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修炼(下)
    第9章修炼(下)

    《龙翔术》是一门辅助性的功法,主要是修炼双腿,让双腿能够承受住快速移动所引起的高频率振动,如果双腿肌肉骨骼和经脉达不到相应强度,就不能修炼《龙翔术》,因为强行修炼《龙翔术》会让双腿的经脉拉断,骨骼错位,甚至成为残废。

    《龙翔术》的前半章讲述的是怎样锻炼双腿肌肉骨骼和经脉,后半章才是讲述《龙翔术》修炼的行功路线。玉牌背面三幅图分别对应《龙翔术》修炼的三重境界:龙奔、龙腾、腾云。达到第一重境界,可实现奔跑移动迅速,快若闪电;达到第二重境界,跳跃间距增大,可快速跳跃前进,可达到飞龙腾空行走的速度;达到第三重境界,身体轻如无物,一苇渡江、凌空虚度。

    薛讷将《龙翔术》的功法和行功图牢牢记在脑海中,确定记住的功法和玉牌上的一模一样之后,才深吸一口气进入了入定状态。

    《龙翔术》功法文字一行行在薛讷脑海中浮现:龙翔之术,在于双腿,腿强而术强,痕力为引,润腿之经脉,一成痕力入腿之经脉而不胀痛,则达到修炼条件之一;肌肉、骨骼与经脉为腿之一体,十个呼吸间能够迅速移动十里,则可达到修炼条件之二。此二者缺一不可,切记切记!

    “呼!不愧是兽级功法中的高级功法,仅修炼条件就这么苛刻。我现在能够将全身所有的痕力都调动至双腿经脉之中,算是达到了修炼《龙翔术》的第一个条件,至于第二个条件,以前没有计算过自己的移动速度,去尝试一下就知道了。”薛讷站起身来向外面走去。

    来到村子后面的大山里,薛讷深吸了一口气,调动痕力“唰”的一闪,身体就迅速的向前面冲去。十个呼吸眨眼就过去,看了一下移动的距离,才五里。

    “看来差的还是比较多啊!”薛讷自言自语。

    “痕甲现!”

    “唰!”

    十个呼吸后,六里。

    “痕力爆发!”薛讷喝道。

    “唰!”

    九里五。

    “我穿上痕甲,爆发痕力之后才能在十个呼吸内移动九里五的距离,如何才能提高移动速度呢?”薛讷苦恼的思索着。

    突然,眼前一闪,一只不知何时已经接近他的云影豹张嘴向他的脖颈咬来。

    “滚!”

    正在思考问题的薛讷被突然打断,心中恼火,右手一伸就捏住了云影豹的脖颈,对于野兽,在如今的薛讷面前,都如同婴儿与壮汉的区别。

    “唰!”旁边树叶响起,原来还有一只云影豹在旁边树上等候,看到薛讷的强大后,立即逃走。

    “嗯?”薛讷看到云影豹逃走的速度几乎接近他穿上痕甲爆发痕力时的速度。

    “一只连魔兽级别都达不到的云影豹,自己能够轻易猎杀,但是它的速度为什么达到了自己的最快速度?而且自己有痕甲和痕力加成。”薛讷一只手捏着云影豹怔怔发呆。

    “咔嚓”一声,薛讷捏断了云影豹的脖子,“是了,云影豹整天在森林中行走,为了生存不停地在奔跑,四肢在经常锻炼之下逐渐变得坚韧有力,从而速度大增。我何不学习云影豹这种方法,封住痕力,专门锻炼**,等**锻炼的足够强大了,加上痕力的增幅,速度和力量岂不是大增。”薛讷双眼逐渐亮了起来。

    双腿锻炼最好的方法就是跑步,通过跑步可以带动腿部经脉和肌肉活动,经久坚持,可提高双腿的韧性和耐力。想到这里,薛讷就压制住痕力,沿着山脉奔跑起来,从一个山头到另外一个山头,相距五十里。

    跑过第一个来回,薛讷的衣衫就已经湿透了,双腿如灌满了铅般沉重,之前压制住的痕力早已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自发的滋润双腿经脉。

    薛讷有点苦恼,**锻炼的辛苦他知道,他也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但是身体中的痕力却不听他的话,无时无刻自发的滋润着身体的经脉,怎么都压制不住。

    “痕力自发滋润经脉,那我就消耗掉所有的痕力,看你用什么滋润。”薛讷咬牙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

    薛讷召唤出痕甲穿在身上,澎湃的痕力充满全身经脉,开始在两个山头之间快速奔跑起来。

    一个来回。

    两个来回。

    三个来回。

    ……

    五个来回后,薛讷已经气喘如牛,全身痕力消耗至枯竭。

    “这回没有痕力滋润经脉了,再坚持就能突破极限,起到锻炼的作用了吧。”薛讷喘着气又开始跑动起来。

    汗水滴答滴答从脸颊滑落,掉进脚下的黄土中埋没不见。脚步蹒跚的薛讷仍然在坚持着,痕力消耗枯竭后他已经在两个山头之间跑了一个来回了,眼前的景色在摇晃,意识已经跟不上思维。

    “我还能坚持,我要变得强大,我要保护生我养我的村子……”薛讷心中默念着坚持下去的理由。

    在山脉间,一道瘦小的身影在蹒跚着向前移动,烈阳如火,没有人知道这道身影的坚持。

    薛讷的意识逐渐模糊,薛讷的耐力已经到了极限,随时有昏迷的可能,可他还是坚持着再向前跑动。

    “咔”的一声轻响,好像什么破碎了。薛讷蹒跚前进的身体突然一颤,之前灌满铅般沉重的双腿重新变的轻松起来,枯竭的丹田中涌出一股纯净的痕力,迅速被身体各个经脉吸收,身体的各个细胞都沸腾起来,好像欢腾的孩子,贪婪的吸收着这股痕力。

    薛讷没有停止跑动的脚步,继续保持匀速跑动着。用手擦了擦汗,“终于突破**的一个极限了,耐力和韧性都应该有所增强了吧。”

    突破**的一个小极限后,薛讷又跑了两个来回,直到迈不动腿了,才停下来。已经突破过一次极限了,今天想要再次突破极限是不可能了,过犹不及,薛讷还是明白的。

    回到家,躺在床上,全身肌肉酸麻的疼,好像有几千只蚂蚁在肌肉中撕咬。薛讷坚持着坐起来,进入了修炼之中,在痕力枯竭之后,修炼痕力效果是最好的。

    “呼~~~”薛讷张嘴呼出一口浊气,经过三个时辰的修炼,消耗一空的痕力全部补充满,全身充满了力量,痕力好像也凝实了一分。

    薛讷站起来舒展了一下筋骨,抬头看看外面,天色刚暗下来,干活的人都陆续回家了。

    陪同父母吃完晚饭,薛讷回到房中重新拿起玉牌,继续熟悉上面的功法口诀。经过半个时辰的温习,《龙翔术》的功法口诀全部牢记在薛讷的脑海中,再也不会忘记了。

    随手将玉牌向桌子上放去,“嗯?”薛讷目光一凝,划过油灯的时候,玉牌中显现出几个模糊的线条,好像是记录的什么文字。薛讷将玉牌拿起凑到油灯下仔细观察,又什么都看不到,薛讷不死心,翻来覆去研究了一个时辰,却是一无所获。

    “难道刚才是我眼花了?”薛讷拿起玉牌跟刚才一样又向油灯旁边的桌子上放去,玉牌中模糊的线条重新闪过。

    “不对!刚才一定是我观察的姿势不对,才看不到玉牌中的线条。”薛讷小心翼翼地按照刚才放玉牌的姿势,将玉牌在油灯旁边移动。这回黑色的线条出现了,但是模糊一片,只能看出是文字,具体是什么内容却看不清楚。

    “是不是油灯的光线太暗了?”薛讷点燃了两盏油灯放在一起,这回玉牌中的文字稍微清晰了一点,但是具体文字内容还是分辨不清。

    “哪里的光线还能再亮一点呢?”薛讷右手摸着下巴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思索着。

    “有了!”薛讷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桌子上的水壶茶杯都被震离了桌面。“太阳的光线是最强烈的,我明天将玉牌拿到太阳下,绝对能看清里面写的文字。”

    一想到明天就能看出玉牌夹层中的文字,薛讷兴奋的拿着玉牌舍不得离手,脑子里一直在想着:“玉牌夹层中的文字会不会又是一部功法呢?或者是哪个厉害的痕道圣者的藏宝图?”

    将玉牌一直研究到很晚,薛讷才勉强收敛心神进入到了修炼之中。

    “喔喔喔”太阳爬上了村子东头白杨树的树冠,村子里的大公鸡开始打鸣,新的一天开始了。

    薛讷从修炼中醒来,顾不得洗漱,就拿着玉牌在后院练功场对着太阳仔细观察起来。

    柔和的太阳光照射到玉牌上,随着薛讷不断地调整玉牌对着太阳的方位,昨晚看到的模糊的文字开始出现,不过这会儿出现的文字不再是模糊的,而是清晰地,三个大字映入薛讷的眼帘——卧虎功。

    “小讷,大清早的你对着太阳研究什么呢?”薛大山来到练功场进行锻炼。

    “父亲,你快来看。”薛讷激动的喊着薛大山。

    “什么事,这么紧张?”薛大山来到薛讷的身旁,“嗯?你举着玉牌干什么?”

    薛讷将玉牌举到父亲眼前指着玉牌说道:“父亲,玉牌中有东西,里面应该还有一部功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