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修炼(上)
    第8章修炼(上)

    “轰”

    经脉中的阻塞全部被化为尖刀形状的痕力拉枯摧朽般冲开,狠狠地撞击在了阴维脉中,痕力由尖刀变化为螺旋枪头,从筑宾穴开始一路向上,飞速旋转着冲破阴维脉中各穴堵塞的杂质。

    薛讷的衣服已经全部被汗水打湿,粘在了身上,但是他没有精力去顾及这些,他必须全神贯注操控着痕力幻化的螺旋枪头冲击阴维脉的各个穴位。

    筑宾穴、府舍穴、大横穴、腹哀穴……每开始冲击一个穴位,身体上该穴位处都会鼓起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包,一胀一缩,沿着阴维脉一路向上。

    薛讷的双眼紧闭,嘴唇微抿,带着一种对力量的向往和执着,与阴维脉展开了一场争夺战,打通了阴维脉,就意味着在阴维脉脉路能够拓宽,在阴维脉中能够存储更多的痕力。有了宽阔的经脉,肉身力量才能够增加,有了更多的痕力,才能够跟持久的进行战斗。

    随着冲击穴位个数的增加,痕力一点点被消耗掉,开始冲击阴维脉最后一个穴位廉泉穴了,薛讷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努力不让掐着手印的双手颤抖。

    丹田中的痕力已经被抽调一空,冲击着廉泉穴的痕力有点后继无力,一次、两次、三次,连续三次冲击,廉泉穴仍然纹丝不动。

    薛讷猛然间睁开了眼睛,一咬舌尖,剧烈疼痛的刺激让他的丹田一收缩,又一股纯净的痕力弥漫出来,这就是薛讷这一个月与父亲疯狂对战摸索出的经验,丹田既能存储痕力,也能吸收一部分痕力,对身体压榨的越厉害,从丹田中提取出来的痕力越多。当然这也和薛讷较快的痕力回复能力有关。

    有了这股新生痕力的加入,廉泉穴的杂质终于抵挡不住痕力的冲击,轰然破碎。

    “轰!”

    阴维脉的贯通,使得薛讷的力量和速度都增加了一成,**力量达到了三千斤。

    丹田中的痕力冲击完阴维脉之后,痕力消耗一空,但是,随着薛讷的晋级,丹田犹如饥饿了好几个月的饕餮,疯狂吸收外界的痕力,在薛讷的周围形成了一个气旋,外界的痕力全部涌向薛讷,从其八脉中进入,经过净化,变成纯净的痕力汇入丹田重新形成痕力气旋。

    薛讷仔细观察新形成的痕力气旋,发现新的痕力气旋和之前的有所不同,之前没有突破阴维脉时,痕力气旋比较稀疏,旋转速度也比较慢,新的痕力气旋密实了一些,旋转速度也有所提升。

    薛讷的脸上流露出一抹笑容,气旋旋转速度的提升,代表他可以更加快速的调动痕力到身体的各个部位,延迟时间大大减少。

    薛讷站起身来,全身骨骼哔哩啪啦一阵脆响,握了握拳头,感受到强大的力量,不由想到:“这下可以在父亲的攻击下支撑的时间长一点了吧。”

    “找父亲去练练。”薛讷换了一件衣服就向外面走去。

    ……

    薛讷刚出门就碰到了从老村长那里回来的薛大山。

    薛大山看着走来的薛讷,定身感受了一下,哈哈大笑着一拍薛讷的肩膀说道:“好小子,才短短两个月,你就又突破了,哈哈哈,不愧是老子的种。”

    薛大山看到儿子灼热的眼神,便知道他想干啥。于是问道:“是不是想跟我练练?你今天如果能在我的攻击下坚持一盏茶的功夫,我就送你一个礼物,怎么样?”

    “真的?什么礼物?”薛讷眼神一亮,立即问道。

    “暂时保密,等你赢了再说,要是你输了,那就作罢。”说完,薛大山便向后院的演武场走去。

    薛大山现在是黑甲战士七级,薛讷是黑甲战士二级,两人相差五级,按照薛大山的认知,一个等级力量相差一千斤,五级相差五千斤,他应该很容易在力量上压制住薛讷的,但是薛讷的表现却是超出了他的认知。

    在薛讷黑甲战士一级的时候,两人对练,薛讷能够经常性的爆发出与他本身等级不相符的力量和速度,究其原因,薛讷能够在瞬间将全身的痕力全部调动至身体的某一部位爆发,从而产生了力量和速度的突然爆发。

    薛大山按照儿子说的方法尝试了很多次,但是每次抽调身体其他部位的痕力向一个地方汇聚时,都会引起体内经脉断裂般疼痛,痕力紊乱。其实薛讷这种误打误撞摸索出来痕力汇聚的方法只适合年龄很小就觉醒痕甲的人,处于长身体的儿童的筋脉是最有韧性的,能够很快适应痕力的突然汇聚,大人的经脉已经定型,很难再适应痕力的突然性增加,所以就出现了这种情况。

    但是不得不说,薛讷这种痕力突然汇聚爆发的方法很实用,尤其在对战中,力量和速度突然性的爆发,绝对会给对手造成意想不到的后果,薛大山就吃过这样的亏。两人第一次对练时,黑甲七级的薛大山只用一只手就能够压制着黑甲一级的薛讷,大意之下,没想到薛讷突然爆发痕力,汇聚全身痕力的拳头冲着薛大山的左脸招呼过去,薛大山不防之下,一个懒驴打滚才险之又险的躲过了儿子的这一拳,每次想到这事,薛大山都恨的牙痒痒。

    薛大山父子两分开站定。

    “父亲,小心了!”薛讷抬起右拳微收之后向着薛大山打去。

    “啪”拳头所过之处,空气中都响起了爆鸣。

    “喝”薛大山同样抬起拳头,收回七成力量迎着薛讷打过来的拳头碰撞而去。

    “嘭!”一大一小两个拳头碰撞在一起,薛大山纹丝不动,薛讷咚咚咚后退了五六步才止住。

    薛讷甩了甩右臂,大喝一声:“再来!”挥拳又扑了上来,这回速度比起刚才快了一倍。

    感受到调动全身痕力后爆发出来足有六千斤力量的一拳,薛讷暗自思索:“这回可以撼动父亲,让他后退了吧。”

    看见儿子这一拳出拳的速度大增,薛大山知道儿子使用了痕力加成,因为有前车之鉴,不敢大意,使出八成的力量迎着儿子的拳头撞去。

    “嘭!”一大一小两只拳头又一次碰撞在一起,薛大山上身晃了两下稳住了,薛讷咚咚咚后退了三步。

    “好小子,进步很大,才黑甲二级,都已经逼我用出八成的力量了,你要是达到黑甲三级,估计我得出全力才能应付。”薛大山活动了一下微微有些发麻的拳头说道。

    “力量还是不够,不能撼动你,让你后退。”薛讷苦着脸嘟囔。

    薛大山拍拍儿子的肩膀说道:“行了,别泄气,你才修炼多长时间,半年都不到,我已经修炼了二十多年了,你要是再打通阳跷脉,使用痕力爆发的话,力量就和我相当了,那时候我就是想不后退都做不到了。”

    “今天不需要你在我的攻击下坚持一盏茶的功夫了,以你现在的力量,一顿饭的时间都能坚持下去。走,跟我回屋,给你看看我刚才答应给你的礼物。”说完,薛大山当先一步向屋里走去。

    进屋后,薛大山让薛讷关好门窗,这才拿出那块玉牌递给薛讷:“看看这个。”

    薛讷面带疑惑的接过玉牌仔细看去,只看到第一行,薛讷就猛地抬起了头紧张的问道:“这就是父亲您以前说的兽级功法?”

    薛大山看着儿子激动的表情,微微一点头说道:“对,这个《龙翔术》属于兽级功法,而且是兽级功法中的高级功法,比起初级和中级高了两个档次。”

    薛大山端起茶喝了一口接着说道:“《龙翔术》之所以能够算作高级功法,是因为将《龙翔术》练至第三重,就可以做到一苇渡江、凌空虚度,当然,凌空虚度时,在空中停留的时间不会太长,因人痕力浑厚程度而定。”

    薛讷听到能在空中凌空虚度,顿时呼吸急促起来,在空中飞翔是很多人的梦想,但是黑甲战士没有办法飞翔,只有进阶成为铜甲武者之后,才能将痕甲变化为痕兽,借助于痕兽在天空飞翔。有了《龙翔术》,就可以提前在空中飞翔,哪怕只有几个呼吸的时间,可那也是飞翔。

    薛讷擦了一下嘴角的口水怯怯的问道:“那,父亲,我能修炼这《龙翔术》吗?”

    薛大山表情严肃起来,说道:“这个《龙翔术》是在我们猎杀的那只鬣狗头领的体内发现的,是用我们六个村民的性命换回来的。《龙翔术》属于薛家村的共有财产,你可以修炼《龙翔术》,但是在你修炼有成的时候,你必须回报薛家村对你的培养,这个你能做到吗?”

    “能。”薛讷重重的点了下头答应道。

    “好,我相信我薛大山的儿子会是一个遵守承诺的男子汉。记住,不能给外人说起《龙翔术》,包括你的娘亲,不然会给我们薛家村带来灾难。真正的《龙翔术》只能是薛家村觉醒痕甲的人才可以修炼,另外,我会将《龙翔术》稍加改动,教授给其他没有觉醒痕甲的人。”薛大山说道。

    薛大山冲儿子挥挥手说道:“带玉牌回去修炼吧,将玉牌上面的功法口诀和行功路线记熟后还给我。”

    “嗯。”薛讷点头答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