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玉牌
    第7章玉牌

    薛大山父子俩躺在地上,都受伤不轻。薛大山自爆了丹田中的气旋,一身修为暂时全废了,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去重新修炼痕力气旋,在这期间,他基本就是一个普通人。

    薛讷还好一点,仅受了一点内伤,但是痕力全部消耗一空,全身经脉中空荡荡的,一挪动身体,经脉钻心的痛。

    调息了一顿饭的时间,薛大山父子被山洞中出来寻找的众人发现。看见地上已经死去的那只巨大的鬣狗头领,众人心中一阵后怕,要是没有薛大山父子,众人恐怕没有一个人能走出这龟背山。

    薛青虎被人扶着走了过来,看见薛大山询问的眼神,神情一黯,缓缓说道:“牺牲了六人,残废了四人……”

    “我对不起大家!”薛大山眼角溢出泪水。

    “大伯,你胳膊怎么了?”薛讷看到薛青虎用布包裹着的半截右臂,顾不得身体的疼痛,赶紧冲上前来询问。

    薛青虎无儿无女,从小就将薛讷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先给薛讷。练拳不认真被父亲罚站的时候,大伯也会偷偷给他带好吃的,给他讲解长生拳的要点,在薛讷的心里,大伯的地位与父亲是相等的。现在看到大伯断了一臂,薛讷的心里很难受,很自责,要是自己再强大一点,就能保护所有的人了。

    薛青虎用没有受伤的左手摸了摸薛讷的脑袋说道:“傻孩子,不要哭了,大伯没事,大山里的猎人都是流血流汗不流泪的。”

    “大山,我们送死去的兄弟回家吧!”薛青虎朝薛大山说道。

    “回家!”众人咬紧嘴唇,强忍着心中的悲伤。

    ……

    薛家村的猎人队带着死去队友的尸体,抬着鬣狗头领和其他猎物回到了薛家村。

    老村长薛德才早已带着村里留守的人在村口等候猎人队的凯旋。

    “人数怎么感觉少了!”老村长有点疑惑。

    走到老村长跟前,薛大山膝盖一弯就跪了下去。老村长和他身后的众人吓了一跳,赶紧去搀扶他。

    “大山,赶紧起来,这是怎么了?”老村长招呼旁边的小伙子帮着他一起搀扶薛大山。

    “德才叔,我没有带好猎人队伍,因为我的失误,我们遭遇了鬣狗群的围攻,我们这边牺牲了六个人,我是薛家村的罪人……”薛大山跪在老村长脚下嚎啕大哭。

    薛青虎走了过来,一双泛红的眼睛缓缓扫过众人说道:“牺牲的六个人是薛志河、薛青林、薛青木……”

    “呜呜……”随着薛青虎念出一个个名字,老村长身后的人群中开始传出了阵阵哭声。

    老村长眼角含泪摸着薛大山的头说:“大山,你没有做错,我们在野兽横行的太古山脉讨生活,本身就生活在生与死的边缘,牺牲的人都是我们薛家村的英雄,我们要做是照顾好英雄的亲人,让他们的后代能够茁壮成长起来。”

    连续几天,薛家村都沉寂在悲伤之中。

    薛大山他们带回的猎物已经分到了各家各户,只剩下那只二级魔兽鬣狗头领了,魔兽的肉可是大补药,里面蕴含了魔兽吸收的天地之间的元气,普通人吃了能够提升肉身力量。

    老村长决定,鬣狗头领的肉只给猎人队和青少年孩子服用,尽快提升他们的肉身力量,增加猎人队的实力,只有猎人队实力增强了,才能够猎回更多的猎物。

    鬣狗头领作为二级魔兽,肉身已经接近刀枪不入的地步了,薛大头拿着大砍刀砍了十几下,怎么都砍不动,最后还是薛讷动手,凭借痕力劈开了鬣狗头领的肉身,将其肢解。

    “嗯,这是什么东西?”正在清洗下水的薛大头从鬣狗头领的胃里面掏出了一个玉牌。

    “大山叔、德才爷爷,你们看这是什么东西?我在鬣狗头领的胃里面掏出来的。”薛大头献宝似得将玉牌拿给老村长和薛大山。

    老村长拿过玉牌,翻来覆去看了几遍说道:“这是一面玉牌,因为其保存时间长的特性,有钱人家经常用来记录重要的东西。这上面好像还有字,大山,你看看上面写着什么,人老了,眼睛就不行了。”

    薛大山接过老村长递过来的玉牌,只见玉牌的一面记录着密密麻麻的文字,另外一面刻了三幅摆着奇怪姿势的人物画像。

    走到光线好的地方,仔细查看玉牌上的文字,只见第一行写着《龙翔术》,原来这是一篇轻功功法,练成后能够像飞龙翱翔般迅速移动,估计是哪个大家子弟被鬣狗头领吃掉,身上带着的《龙翔术》功法玉牌也被顺带吃进了肚子里。

    “大山,上面写的什么啊?”老村长碰了碰薛大山。

    薛大山看向薛大头,吩咐道:“大头,你关上门去门口守着,没有我们的同意,不要放任何人进来,我和德才叔说点事。”

    “好嘞。”薛大头点头出去了。

    “什么事啊,搞得这么神秘?”老村长有点疑惑。

    “德才叔,我们发财了!”薛大山举着玉牌高兴地对老村长说。

    “发财?这个玉牌值很多钱?”老村长被薛大山搞的摸不着头脑。

    “这个玉牌我们不能卖,甚至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如果泄露出去,我们薛家村可能都会有灭顶之灾。”

    “啊!”

    “德才叔,这个玉牌上记录的是一种兽级功法,名字叫《龙翔术》,目前已知的功法有兽级功法、人级功法和神级功法,至于还有没有更高级的就不确定了,因为还没有人见过更高级的功法。”薛大山给老村长解释。

    “这个很珍贵吗?”老村长看到薛大山很小心,就问道。

    “珍贵,非常珍贵。”薛大山拿着玉牌翻来覆去的看着,笑呵呵的肯定。

    “兽级功法不是最低级的吗?”老村长像个好奇宝宝,继续追问。

    薛大山放下玉牌,看着老村长正色道:“德才叔,你可别小看这兽级功法,它虽然是最低级的,但是咱们太古城都不会超过十部,功法太过稀少,城里很多大家族都将兽级功法当做镇族之宝。”

    “德才叔,咱们一定要保守住这个秘密,不然,这块玉牌就会成为我们薛家村覆灭的源泉了。”薛大山郑重的嘱咐老村长。

    “嗯,这个你放心,过会儿我会给大头说他找到的这个玉牌只是个有点年份的古物,我收藏到族里的宝库了。”老村长捻着胡子点头。

    “那,大山,这个功法大家都能修炼吗?”老村长试探着问道,越是厉害的功法,对修炼者的要求就越高。

    薛大山拿起玉牌,将上面的功法内容细细看了一遍,直到过了盏茶的功夫,薛大山才抬起头说道:“所有的功法只有觉醒的痕甲战士才能修炼,但是这个功法我可以简化一下,作为一种简单的武技让大家学习,对大家还是有所帮助的。”

    “好,好,有帮助就好。”老村长听到薛大山的答复,高兴地胡子都颤抖起来了。薛德才一辈子都在为薛家村操心,有什么事首先想到的是对村里面有没有好处,有没有帮助。

    薛大山看着老村长已经佝偻的背,握紧了拳头,暗暗发誓,一定要让薛家村强大起来。

    “好了,大山,你带着这块玉牌先回去吧。”老村长站起来,“听说小讷也成为痕甲战士了,很好,我们薛家村有两名痕甲战士了,看以后城里那个税务官还敢不敢狗眼看人低,故意抬高我们薛家村的税赋。你和小讷赶紧先修炼这个功法,等你们学会了,你再把它教给村里的其他年轻人。”

    “放心吧,德才叔,我一定要让薛家村强大起来,没有人敢欺负。”薛大山郑重的说道。

    ……

    薛大山回到家时,薛讷正在屋子里面修炼,自从上次经过龟背岭一站之后,看到周围的那些熟悉的大叔、大哥哥一个个倒下,看见大伯空荡荡的衣袖,薛讷就为因为实力不足而不能保护他周围的亲人愧疚。

    回来后的薛讷收回了之前的骄傲,每天都在屋里修炼。经过与鬣狗头领殊死战斗,在痕力消耗一空之后,薛讷感觉自己的痕力回复速度比之前快了那么一丝丝,很微小,但是清清楚楚能感觉到。

    有了这个发现后,薛讷每天都找薛大山对练,通过对练来消耗光身体中的痕力,每次被父亲凑得没有痕力之后,感受着空荡荡的经脉慢慢抽搐着恢复痕力,他的心里就充满了喜悦,实力进步的喜悦。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半个月的“挨揍”,薛讷的痕力终于有了突破的迹象。

    “呼……呼……”

    薛讷的呼吸越来越悠长,间隔的时间也越来越长,由刚开始的一分钟十六次,逐渐的减少,到最后一盏茶的功夫才呼吸一次。

    丹田内的气旋急速的旋转着,时刻不停地从八个经脉吸收着薛讷从外界吸收转化来的痕力,一丝丝的痕力源源不断的汇入到气旋中,气旋慢慢的在膨胀、在壮大。

    时间慢慢的流逝,丹田中的气旋吸收痕力已经达到饱和,薛讷下腹和八大经脉中已然有了胀痛感,但是他没有停止修炼,继续保持着刚才的速度吸收着外界的痕力。气旋已经完全充满了丹田,在旋转的过程中发出“噗通~噗通~”的声音。

    薛讷知道这已经是气旋壮大到极限的表现,该到冲刺下一个经脉的时候了,薛讷舔了舔嘴唇,一咬牙将丹田中的气旋变化为一把尖刀,向着小腿内侧的阴维脉冲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