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惨烈(下)
    第6章惨烈(下)

    看到薛大山父子俩向它所在的位置冲过来,鬣狗首领的眼中人性化的闪过一道不屑。

    “嗷呜~~”它召集大量的鬣狗群围攻薛大山父子俩。

    原本冲向山洞的鬣狗分出一大半开始冲着薛大山父子奔过来,尖齿、利爪无一不朝两人的身上招呼。

    “噗哧”“嘭”“哧”

    鲜血飞溅,所有围攻薛大山父子的鬣狗均是一招毙命,薛讷和父亲背靠着背且战且挪动,从距离鬣狗首领一百米逐渐拉近至八十米,五十米,三十米,十米……

    鬣狗首领依然端坐在山丘上,粗壮的身体绷的挺直,散发着一股俾睨天下的气势。

    距离鬣狗头领只剩下五米远了,一路冲过来,薛大山父子俩身后留下了一地的鬣狗尸体。

    擦了一把溅到脸上的鲜血,薛讷的身体微微绷紧了一些,作为一名黑甲战士,对危险的事物都提前有所觉察。

    看到鬣狗头领依然用不屑的眼神看着他们,薛大山的心微微一沉,鬣狗并不是先天就是魔兽,这只鬣狗可能是后天进化的,没有动手前,看不出是几级魔兽。

    看见鬣狗群挡不住前面的两个人类,鬣狗头领低吼了一声,它周围拱卫的四只强壮的鬣狗护卫加入了对薛大山父子的围攻。

    “锵!”薛大山刺出去的长枪被一只鬣狗护卫的利爪挡住,另外一只鬣狗护卫从后面跃起伸出利齿向着他的脖颈处咬来。

    说时迟那时快,薛大山猛地将长枪抽回转身向后抽打过去,枪头部位刚好抽在后面鬣狗护卫的脖子处,直接将其抽飞出去,这时,之前在前面的那只鬣狗护卫已经扑了上来,尖锐的牙齿散发着阵阵寒光。

    眼看要咬到薛大山的胳膊上,薛大山冷哼一声,向后微一弯腰,之前抽出去的长枪猛地拉回,倒刺进这只鬣狗护卫的嘴中,直接深入半米,眼看是活不成了。将长枪拨出,一脚将鬣狗护卫的尸体踢飞。

    薛讷同样应对着两只鬣狗护卫,不过他就没有他父亲猎杀的那么顺利了。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可薛讷的长枪与他的身高差不多,仅有一米来长,与鬣狗护卫对战,只能近身战,没法将鬣狗护卫阻挡在一定距离外。

    “呲啦!”缺少战斗经验的薛讷不留神之下被一只鬣狗护卫一爪子抓在了背上,幸亏有痕甲护体,只是抓出了一道血痕。

    薛大山一直注意着儿子这边的动静,看到儿子被鬣狗护卫抓伤,拼着承受另外一只鬣狗护卫一爪,用长枪刺穿了鬣狗护卫的脖子。

    枪头一抖,薛大山将鬣狗护卫的尸体甩开后就向薛讷那边冲去。

    “嗷呜~~”看到鬣狗护卫奈何不了薛大山,鬣狗头领将浑身毛发一抖,长嚎一声就向薛大山扑了过来。

    正要去就儿子的薛大山突然看到鬣狗头领向他扑过来,匆忙拿起长枪横档在胸前,“嘭”的一声,薛大山被撞飞出去五六米远,胸头气血翻腾。

    鬣狗头领迈步向薛大山走过来,不屑的眼神略带一丝戏谑。

    薛大山深吸一口气,调动痕力在奇经八脉中运行一周,压制住气血的翻腾。

    这只鬣狗头领绝对是晋入了二级魔兽,刚才那一扑,力量就超过了一万斤,薛大山打起十二分精神盯着缓步走过来的鬣狗头领,寻找着进攻的机会。

    这边薛讷依旧与两只鬣狗护卫斗在一起,看着眼前两只鬣狗护卫互相配合,明明只是两只力量大一点的野兽,但是他却一时半会猎杀不了,每次在猎杀一只鬣狗护卫时,另外一只都会及时攻击自己,让自己不得不防守自救。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看到父亲被鬣狗头领扑飞,薛讷越发焦急。

    每次被一只鬣狗护卫逼着自救,没有机会去猎杀另外一只,说明我的速度太慢,如果在鬣狗攻击我之前,我就把另外一只猎杀,我就没有必要再去自救,可是如何提高自己的攻击速度呢?薛讷思索着。

    “有了,痕力。”既然痕力遍布全身奇经八脉可以增加我的力量和速度,那我如果将痕力重点分布到双臂的经脉,那我的出枪速度应该会更快。

    薛讷开始尝试将分布全身的痕力逐渐收回,只保留两成痕力分布全身,维持痕甲的消耗,剩余的八成全部灌注进双臂的经脉。

    “唰!”长枪闪电般刺出,洞穿了前面扑上来的鬣狗护卫的喉咙,出枪速度比刚才快了两倍。

    “果然可行。原来痕力才是对身体力量和速度加成的关键。”薛讷的脸上露出一抹喜色。

    剩下一只鬣狗护卫,不能对薛讷形成夹击,被薛讷很容易一个崩枪拍在腰上,拍断了肋骨无法动弹。一枪洞穿地上鬣狗护卫的喉咙,薛讷向父亲与鬣狗头领战斗的地方冲去。

    薛大山每次试探性的攻击都被鬣狗头领用利爪轻松挡了回来,长枪的攻击根本就穿不过鬣狗头领的防守。

    “吼!”鬣狗头领猛地向前一扑,庞大的身躯又一次与薛大山匆忙中横起的长枪碰撞到一起,红绸木枪杆终于承受不住巨大的力道,“嘭”的一声从中间断成两截,薛大山如炮弹般被撞飞出去。

    “咳咳咳……”薛大山喷出一大口血,五脏翻腾,已然受了内伤,摇摇晃晃费了很大劲才站起来。

    鬣狗头领依然迈着矫健的步伐一步步向前走来,如同看玩物般看着薛大山,并不想一下子就杀死他。

    “咻!”一道箭矢飞向鬣狗头领的脖颈,可惜好像早有预感般,左爪随意一挥,箭矢便被挡到了一边。

    薛讷飞奔到薛大山旁边,搀着薛大山的胳膊,“父亲,你没事吧?”

    薛大山推开儿子的搀扶,说道:“我没事,这畜生很强,绝对达到了二级魔兽的实力。我打不过他,一会儿我缠住它,你带着大家赶紧逃走。”

    “不行,父亲,我们两个人一起,二级魔兽和您的级别是对等的,只不过力量大一点,我们两个人,可以杀死他的,再说了,我也不会扔下父亲逃走的。”

    看着儿子执拗的眼神,薛大山知道劝不走儿子。

    “好,就让我们父子俩大展身手,消灭这头畜生。”薛大山重新焕发了战斗的渴望。

    “我主攻,你辅助!”扔下这句话,薛大山左手拿起半截枪柄,右手拿起半截长枪冲向了鬣狗头领。

    “锵!”“嘭!”两声响,薛大山枪头和枪柄不出意外又被鬣狗头领的爪子挡住。

    “唰!”又一个枪头以奇快无比的速度朝着它喉咙刺去,鬣狗头领低吼一声向后跃去,躲过了薛讷刺出的长枪,不过薛讷长枪刺出的速度超过平常,鬣狗头领的喉咙处被枪尖划出一道血痕。

    “吼!”鬣狗头领愤怒了,在它眼里的玩物竟然伤了它,咆哮一声,鬣狗头领向薛讷窜过来。

    “好快!这才是它的真实速度吧。”薛讷顺地一滚,躲过鬣狗头领的扑咬。

    在鬣狗头领一扑之后力竭之时,薛大山跃起,拿着半截枪杆用力向鬣狗头领的腰部拍去。

    鬣狗头领一个转身,枪杆拍在了鬣狗头领的左肩骨上,“咔嚓!”半截枪管再次断裂。“吼!”鬣狗头领吃痛,右爪向薛大山拍去。

    “唰!”薛大山一个铁板桥后仰躲过鬣狗头领的攻击。

    “着!”薛讷将九成的痕力灌注在右臂,趁着鬣狗头领攻击薛大山之际,闪电般刺入了鬣狗头领的右眼,握着枪杆的右手一个旋转,又深入了半分。

    “嗷呜……”剧痛让鬣狗头领发狂,左爪向着正欲后退的薛讷拍了过去。

    将痕力全部灌注在双腿的薛讷迅速闪过鬣狗头领的拍击,鬣狗头领的左爪拍在了他手中来不及撤回的长枪上。

    “咔嚓!”即使灌注了痕力的枪杆也承受不住鬣狗头领的力量,段成两截,薛讷被惯性带动飞出去翻滚了好几圈才停住。

    “咳咳咳……好大的力气!”薛讷看着自己被震裂的虎口,发现枪太长了也是个累赘。

    “吼!”一阵阵吼叫声传来,鬣狗头领被薛讷刺穿右眼后,发狂攻击,想去找薛讷,可惜都被薛大山死死纠缠住。薛大山的半截长枪都被拍飞了,赤手与鬣狗头领厮打在一起,不过同级别下人类的力量比起魔兽还是差了一点,这会儿薛大山被鬣狗头领压在了身底下,双手使劲支撑着鬣狗头领的双爪,躲避着鬣狗头领的利齿。

    看到父亲被鬣狗头领压住,随时都有性命危险,薛讷捡起掉落的半截长枪,丹田内的气旋旋转到极至,产生的痕力全部灌注到双腿,“唰!”如轻烟般,薛讷瞬间跨越数十米的距离来到了鬣狗头领的进前。

    灌注在双腿的痕力从经脉中瞬间被抽回,经过任督二脉送入了右臂,痕力的突然转移产生的剧痛让薛讷大吼一声,右臂青筋迸现,浓郁的黑色雾气包裹着右臂和半截长枪刺入了鬣狗头领受伤的右眼中。

    “噗哧!”长枪末柄而入,从鬣狗头领脑袋后边穿出。

    “呀!”薛大山自爆气旋,凭借瞬间爆发的痕力,将鬣狗头领撞飞出去,旋即抱着薛讷向后倒跃出去十多米远。

    “吼……”鬣狗头领即使被洞穿脑袋,生命力依然顽强,挣扎了一盏茶的时间才不动了,四周的灌木被它冲撞的横七竖八,一片狼藉。

    山洞中的众人也是个个带伤,箭矢都射完了,地面上倒了一地的鬣狗尸体。在鬣狗头领被杀死后,鬣狗群一哄而散。

    薛青虎拖着被咬断的右臂开始清点人数,山洞中十八个人,死去六个,残废四个,其他的都挂着伤。出来打猎,现在看着满地的猎物,却没有一点的喜悦,有的只是浓浓的悲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