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打猎
    第3章打猎

    不知过了多久,那种刀割般的灼痛感才慢慢消失,薛讷身上的衣服全部被汗水浸透,贴在了身上,黏黏的很不舒服,换了一身衣服重新打坐,尝试运行《太古重生诀》行功路线。

    在行功开始后,薛讷立即发现了不同,自己竟然可以看见经脉和丹田中的状况了。只见丹田中雾状的气流全部变成了黑色的比较密集的气流,在丹田中形成一团模糊的黑雾,心意一动,立即有一小股气流分出,流经任督二脉,汇于右臂,右手握拳向前猛地打出,只听见“嘭”的一声爆响。

    薛讷睁开眼睛,看着右拳有点发呆,以前练习长生拳,是增长了一些力量,但是要达到一拳打出能让空气发生爆鸣的程度,还是差得很远的。

    “小讷,发生什么事了?”薛大山和妻子文雨彤听见儿子房间的异常响声,赶了过来。

    薛讷打开房门,“父亲,娘亲,我一拳打出能在空气中产生爆鸣了。”

    “你的痕甲觉醒了?”薛大山的语气有点颤抖。

    薛讷摸摸脑袋说:“我不知道,我照着《太古重生诀》行功路线练了两遍,就感觉全身很痛,等到疼痛过去后,我一拳打出就能在空气中产生爆鸣了。”

    薛大山一把拉起儿子的胳膊,把衣袖挽起,怔了怔,接着就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我的儿子觉醒痕甲了,十岁年纪就觉醒甲痕,以后绝对前途不可限量。”

    听到父亲的笑声,薛讷才注意到自己的左臂上出现了一条黑色的竖线,他敢保证昨天洗澡的时候还没有的。

    他连忙又把右臂衣袖挽起来,右臂上也出现了一道很淡很淡,不仔细看基本看不见的横线,没有一个经脉打通,薛讷有些失望。他以前听父亲说过,有些天才少年在觉醒痕甲的时候,经脉可以打通至第七脉,看来自己离那些天才少年差距还是很大啊。

    薛大山看到儿子低落的情绪,知子莫若父,立即知道儿子在想什么。他拍拍薛讷的肩膀说,“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觉醒痕甲却没有打通一条经脉,很难过?别的天才少年觉醒痕甲能够打通七条经脉,是不是很自卑?可是你知道别的少年觉醒痕甲的时候都多大了吗?他们都比你的年龄大的多,最年轻的也都九岁了。”

    薛大山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说道:“很多大家族的少年,因为家族的富有,从小就用天材地宝调理身体,这些天材地宝蕴含的药力在觉醒甲痕的时候可以帮助他们打通更多的经脉。”

    “父亲没用,没有能力给你找到天材地宝调理身体,但是我要教你一个道理,任何依靠外力得到的都不可能真正属于自己,一个人要想变得强大,最重要的是需要有一颗勇敢的心,懦弱的人永远成不了强者。”

    “嗯,我记住了,我一定会成为强者,超过那些人的。”薛讷握着小拳头说道。

    夏季的天亮得很早,很多人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太阳就已经悄悄爬上了树梢。距离薛讷觉醒痕甲已经过去一个月了,一个月内薛讷彻底稳固住了痕甲觉醒后的境界,真正成为了一名黑甲战士。

    就在前天,阳维脉也在薛讷的苦修下打通了,阳维脉的打通,让薛讷的力量和速度较之前均增加了一成,现在薛讷的力量和速度比起成年人都差不到哪去,甚至更强。为了保护薛讷,薛大山没有告诉任何人薛讷成为黑甲战士的事情,毕竟薛讷年龄太小了,天才成长起来才是天才,半路夭折的永远成不了天才。

    今天是薛家村的青壮年进山打猎的日子,天刚亮村子里面就人声鼎沸,老人的千叮万嘱,妻子的细语依侬,孩子的依依不舍,汇聚成了一幅壮观的送行场面。

    进山打猎的猎人一般在山里面要待十天半月,猎物不是说遇见就能遇见的,野兽的力量比人大,猎人们只能依靠自己的智慧制作各种陷阱来猎杀野兽。猎人在猎杀野兽,野兽又何尝不是也在猎杀猎人,这就是自然界的残酷,都是为了生存。

    薛大山检查完进山需要携带的包裹,告别妻子正要离家,却见薛讷也背着一个小布袋跑了出来,“父亲,我也要跟你进山打猎。”

    “别给你父亲添乱了,你这么小,怎么能进山打猎,万一被野兽咬到了,让娘亲怎么活。”

    “娘亲,我都已经十岁了,还有你忘了,我现在是黑甲战士了,父亲说我现在的力量和速度比大人还要强。”薛讷一边安慰着母亲,一边一脸希冀的看着父亲。

    薛大山考虑了片刻,想到这次去打猎的区域他已经去过很多趟了,没有什么厉害的野兽,儿子也该跟着出去锻炼锻炼了,就点头答应了,“好,你可以跟着我去,但是你得听我的话,我不让你去的地方你不能去。”

    “嗯嗯,我一定听父亲的话。”薛讷听到父亲同意了,高兴的小鸡啄米般立即答应了父亲的条件。

    一旁的文雨彤急了,“大山,小讷他还小,山里很危险……”

    “温室里的花朵永远长不成参天大树,”文雨彤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薛大山打断了,“一个强者,从小就应该接收各种环境的磨炼,既然选择了成为武者,那就应该坚持勇敢下去,懦弱的武者迟早会成为强者的猎物,成为他们进步的磨刀石。”

    “进山喽!”第一次进山打猎的薛讷跟着薛家村的猎人队伍蹦蹦跳跳进入了太古山脉。

    没有人质疑薛大山让十岁大的薛讷跟随进山打猎的决定,因为十多年作为薛家村猎人队伍的队长,建立起来的威信让大家相信薛大山的决定。

    在进山的路上大家都很少说话,全部低头赶路,这片路上没有什么野兽,只有尽快赶至目的地,才能开始做陷进、下捕兽夹等辅助捕猎工具。

    突然走在最前面的薛大山向后一摆手停了下来,走在他后面的小薛讷猝不及防撞在薛大山的身上又反弹回来,摔了一个屁墩儿。

    没有人发出笑声,都神色严肃的等着薛大山发布命令,因为这种情况都代表发现了比较大的猎物。

    薛大山向大家打了一个原地等候的手势,然后带着薛青虎、薛二牛等几个经验丰富的老猎手向前方摸去。

    茂密的山林不光有着参天大树,还有很多的灌木丛。

    薛大山他们慢慢拨开前面一片灌木丛,脸上都漏出了喜色,因为前面弄出响声的是一只棕色的狗熊,现在它正撅着屁股在那边掏着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蜂巢,庞大屁股上的小尾巴一摇一摇的。

    薛大山示意大家散开一点,从背后拿出一张硬弓,搭上一支箭对着狗熊的屁股射去。

    “噗”的一声正中狗熊的屁股。

    “嗷……”

    狗熊猛地转过头来,站直了身子,看见站起来的狗熊,众人有点发呆,这还是狗熊吗?快成精了吧?

    只见站起来的狗熊足有八米高,熊掌比磨盘还要大,谁要被它拍一巴掌,骨头估计都会被拍碎。

    “散开!都赶紧散开!用弓箭射杀它。”薛大山一边让众人散开,一边再次张弓搭箭瞄准狗熊的眼睛射去,不管是人还是野兽,眼睛都是最脆弱的地方。

    其他人也纷纷张弓搭箭冲着狗熊射去。

    “啪!”狗熊一巴掌就拍掉了薛大山射过来的箭,至于其他人的,没有觉醒痕甲,力量与薛大山相差甚远,射出的箭矢落在狗熊的身上,最多留下点血痕,都深入不到肉里面。

    “嗷呜!”狗熊被激发出了凶性,冲着薛大山奔了过来。

    “呼!”比磨盘还大的熊掌冲着薛大山当头拍下。

    “嘭!”薛大山双手拿着长枪格挡,红绸木做的枪杆被熊掌拍成了一个弧形。

    “呼!”狗熊看到一掌没有奏效,另外一只熊掌又拍了下来,关键时刻薛大山一个鲤鱼打挺翻滚到了一边。

    薛大山暗自心惊,这回看走眼了,这只狗熊快达到一级魔兽的境界了,加上它皮粗肉厚,一般的一级魔兽估计都不是它的对手。

    “咔嚓!”大腿粗细的树木被熊掌连腰拍断。

    “咻!”就在狗熊一愣神之际,薛讷的大伯薛青虎看准机会一箭射中了狗熊的左眼。

    “嗷呜~~”左眼的受伤让狗熊开始发狂,冲着薛青虎那一群人就冲了过去。

    “快散开!”

    “大家都赶紧散开,与狗熊保持距离。”

    猎人们都四散跑开,寻找着有利地势供给狗熊,但还是有跑得慢的,薛二牛在跑的时候被藤蔓绊了一下,等爬起来时,狗熊已经冲到了跟前,在他向前跑的同时,磨盘大的熊掌已经扇到了薛二牛的耳侧。

    “嗖!”

    “二牛!”

    薛二牛睁开眼睛,“我没有死!”感觉头顶火辣辣的疼,用手摸了一下,一把血。原来在熊掌扇过来的的关键时刻,薛二牛踩进了别的猎人挖的陷阱,掉进了深坑中,陷阱比较窄小,狗熊庞大的身躯掉不下来。只不过在掉下去的瞬间,头顶被熊掌划了一下。

    “咻!”薛大山一箭射中了狗熊的另外一只眼睛,黑甲战士的力量足有千斤,他射出的箭矢直接从狗熊的后脑勺冒出。狗熊完全变成了熊瞎子,再加上被薛大山射出的弓箭穿透大脑,狂暴了一会儿就倒地不动了。

    确定狗熊完全断气了,大家才松了一口气,一个个瘫坐在地上休息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