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觉醒
    第2章觉醒

    “嗯?”听到儿子这么说,薛大山立即将儿子从妻子的怀里拉过去,急的妻子直喊慢点。

    “你真的感觉到双臂有灼热感?”薛大山盯着儿子问道。

    “嗯。”薛讷重重的点了一下头说:“我今天早晨练到第二遍长生拳的时候,就感觉有一股气流从我的肚子中流出来,最后都汇集到两个手臂上了,热乎乎的好舒服。”

    薛大山拉着儿子的手臂,小心翼翼的输入一道痕力,一输进去就发现不对了,痕力输入普通人的体内,能够起到疏血化瘀,调理筋脉的作用,且不会遇到什么抵抗,但是今天输入到儿子体内的这道痕力,刚进入儿子的体内,就遇到了抵抗,虽然这股抵抗很微弱,但还是被薛大山觉察到了。

    从儿子体内收回那道痕力,薛大山既高兴又忐忑,高兴的是儿子才十岁,就有了痕甲觉醒的迹象,但是痕力是有遗传的,儿子以后会不会跟自己一样,卡在黑甲战士七阶难以进步。

    文雨彤看着自己丈夫不停变换的脸色,以为出什么事了,焦急地问道:“怎么了?孩子没事吧?”说着还把薛讷拉过来上下前后打量了一遍,看有什么意外。

    “哦!没事,我刚才查看小讷的身体,他快要决心痕甲了。”薛大山回过神来说道。

    “这是好事啊,你担心什么?”女人就是心细,虽然丈夫没有说什么,但是文雨彤从丈夫变换的脸色上还是看出了丈夫的担忧。

    “我是担心小讷以后跟我一样,卡在这个阶段不能再进步。”

    “不会的!”突然薛讷脆生生的声音想起,“爸爸,你不是教过我,痕甲战士觉醒后,后天的修炼才是最重要的,没有翻不过的山,只有不努力的人。”

    “是啊,你的痕甲觉醒时你都已经十六岁了,而且你是修炼了《太古重生诀》之后才觉醒的,可能因为这原因你才卡在这个阶段不能进步。但是小讷今年才五岁,痕甲觉醒比你早了将近六年,他要是再修炼《太古重生诀》,应该就不会跟你一样卡在某个阶段了。”文雨彤赞同儿子的说法。

    薛大山内心一阵苦笑,觉醒了痕甲的他比别人都清楚,痕甲是能够血脉遗传的。儿子还没有觉醒甲痕之前,他就能断定,但是这些又怎么给妻子和儿子说,罢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或许儿子以后可能会冲破这个瓶颈,薛大山心中存着一丝希望。

    想到这里,薛大山身上迸发出一股豪气,“哈哈哈,当然,我薛大山的儿子岂能差了,十岁年纪就能觉醒痕甲,以后绝对是一方强者。”他弯腰抱起儿子,“走,我们回家吃饭!”

    等到妻子将碗筷都摆好,薛大山盯着儿子问道:“小讷,你是真的想当一个厉害的痕战士呢还是想当一个普通的猎人?”

    “我当然要当一个厉害的痕战士了,就跟父亲一样,我要有自己的战兽。”

    “那你为什么要当痕战士啊?”薛大山接着问道。

    “因为我要保护你和妈妈,我还要保护隔壁的二牛哥哥、小雅妹妹、美芙姐姐、青菱婶婶……”小薛讷掰着手指头一个个给父亲算着。

    听着儿子这么说,薛大山的心头一热,曾经,他也有这么一个梦想,可是被现实拍碎了。

    “乖孩子,有志气!”薛大山沉寂的心又开始活跃起来,自己当年没有完成的愿望或许在儿子身上能够完成。最近几年,太古山脉附近村落受到凶兽的攻击的次数越来越多,以往每年冬季因为缺少食物,会有一到两次出现有组织的兽群攻击村落,兽群不大,仅有二三十只虎狼豹类凶兽。

    但是这两年,凶兽基本每隔三个月就出现一次,每次出现三十只,不多不少,好像有人驱使过来的一样,上个月的兽群中竟然出现了一只一级的金眼虎,若不是自己及时灭杀,村民们就危险了。

    一般情况野兽进化为一级以后就会产生一定的智慧,成为魔兽,魔兽都生活在太古山脉深处,即使最低级的一级魔兽也只在太古山脉中部活动,从来不会来到太古山脉边缘,更不会主动跑出太古山脉去袭击村落,太古山脉中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想到自己实力低微,目前的实力也就勉强能够对战二级魔兽,操心再多也没有用。

    薛大山抬头看着儿子,眼神渐渐坚定。“小讷,你知道我当年痕甲是如何觉醒的吗?”

    薛讷眨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父亲,摇了摇头,“不知道。”

    “小讷,接下来我要告诉你的事情关系着咱家一家三口的性命,你得保证不能给外人说,不然我和你娘亲,还有你都有可能遭到歹人的毒手。”薛大山盯着儿子缓缓的说道。

    “啊!”薛讷吃惊的张大了嘴,但是马上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即用手捂住了。“我要和父亲、娘亲一起,我不会给别人说的。”薛讷看着父亲坚定的说道。

    薛大山看向妻子,看到了妻子支持的眼神。

    “好。”薛大山一拍桌子,“讷讷,你既然选择成为痕战士,那父亲就倾尽所能培养你。薛大山转身到屋子角落挪开一块地板砖,从里面拿出一本发黄的书籍,只见上面用小篆写着《太古重生诀》。

    薛大山将《太古重生诀》交给儿子,“这本功法是我少年时在太古山脉所得,当时在太古山脉边缘打猎误入太古山脉中部,被一头二级魔兽莽荒牛追赶坠落悬崖,幸好被半山腰的藤蔓挂住,我顺着藤蔓爬到悬崖峭壁间的一个山洞,得到了这本《太古重生诀》,依靠它我觉醒了痕甲,成为黑甲战士。现在我把这本功法交给你,但是只能是你自己修炼,不能展示给别人,你要记住: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薛讷小心翼翼的接过《太古重生诀》,“父亲放心,我不会给别人说的。”

    “好了,赶紧吃饭,吃过饭就赶紧去修炼,有不懂的地方可以来问我。修炼一途没有捷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回到房间,薛讷便迫不及待的将《太古重生诀》翻开,只见第一页写着:吾乃上华圣者,五岁觉醒痕甲,十岁成为铜甲武者,二十岁银甲尊者,三十岁迈入金甲尊者,修炼无岁月,但是大道无常,终不及顶,推断世人修炼进入误区,世人修炼均是由外及内,外强内虚终不能长久,只有内强,方是大道。奈何无人信吾,吾得此功法,修炼之则有望突破桎梏,奈何吾之大限将近,终留遗憾!现将此功法留待有缘人,希望有后辈之人能够将此功法发扬光大,突破这个世界的桎梏,替吾看看外面的世界!!!

    薛讷将《太古重生诀》放于桌上,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以示尊重。

    《太古重生诀》共分五重,分别对应着黑甲战士、铜价武者、银甲尊者、金甲圣尊和痕道圣者。《太古重生诀》重在内部修炼,即修灵魂、强魂魄,只有灵魂足够强大,才能够更加精确的操纵身体。

    薛讷按照《太古重生诀》的行功路线,盘膝坐下,静心凝神,默念第一重口诀:凝气丹田,游走八脉,阴阳交融,壮气回丹,带冲互冲,汇于任督,精气凝合,痕甲乃现。

    一般人初次修炼《太古重生诀》可能都凝聚不出气,因为没有脉路,气无从而聚,但是薛讷跟着父亲已经练习了两年的长生拳,身体中早已产生一股内劲,再加上薛大山对于儿子寄予厚望,从小就用自身痕力温养薛讷的经脉,经过五年,薛讷的经脉粗壮程度基本和长年练习长生拳的十六岁孩子的经脉差不多了。

    薛讷按照行功路线运行两遍后,就感觉下腹丹田处热乎乎的,出现了一个小气旋,在丹田内逆时钟旋转,随着小气旋的旋转,八脉中还在源源不断地产生气向丹田小气旋汇集。

    小气旋越转越快,汇集的气越来越多,小气旋逐渐膨胀为大气旋,跟龙卷风一样在丹田内快速的旋转。丹田气旋吸收八脉的气还在继续,强大的吸力作用下,薛讷全身发红,好像被放在沸水中煮过的一样,全身八脉产生的灼热越来越厉害,说千刀万剐也不为过。

    汗水从薛讷身上滴落,在他盘坐的位置汇成了小溪,薛讷依然在咬牙坚持,他记得父亲给他说过觉醒痕甲的过程,破茧重生,坚持下来能够成功觉醒痕甲,坚持不下来,这辈子再没有觉醒的可能,还有可能成为废人一辈子躺在床上。让薛讷始料不及的是他的痕甲觉醒会这么快,仅仅修炼了两遍《太古重生诀》,就让痕甲觉醒开始了。

    “我一定会成功的!”薛讷紧紧的咬着嘴唇,牙齿深深嵌入了唇肉中都毫无知觉。痛,彻骨铭心的痛,撕心裂肺的痛,无法形容的痛,这就是《太古重生诀》,破茧重生。

    丹田中的气旋已经达到了丹田的最大容量,但是它依然在高速旋转,吸收着八脉产生的气,达到丹田的容量后,气旋一点点由虚幻逐渐凝实、压缩,突然气旋一个大的收缩,“嘭”的一声爆裂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