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降生
    第1章降临

    当黎明的第一缕阳光照进这个小山村的时候,村子东头的一户人家终于迎来了一声响亮的婴儿的啼哭声,四十岁的薛大山终于迎来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孩子,此刻他正在屋子外面焦急的搓着双手走来走去,时不时还趴在糊的严严实实的窗户边向里面看几眼,虽然什么也看不见。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李大婶抱着一个孩子走了出来,“恭喜恭喜,是个大胖小子。”薛大山走进屋里,妻子文雨彤正虚弱地躺在床上,鬓角的头发被汗水打湿站在了脸颊上,薛大山紧走几步,坐在床沿握着妻子的手,“雨彤,我们有孩子了!”

    李婶将孩子交给文雨彤,开始给孩子喂奶,小家伙眼睛都还没有睁开,噙着奶头吸得滋滋响。

    “大山,我们给孩子起个什么名字呢?”

    薛大山憨厚的一笑,挠着后脑勺说:“要不就叫薛壮,强强壮壮。”

    “去,一点都不好听。”文雨彤笑着拍了一下薛大山的手臂,“大山,我想了一个名字,薛讷,讷于言而敏于行,我希望咱们的孩子以后是一个聪明勇敢的人,不像你当年一样。”

    听到妻子这么说,薛大山陷入了沉默……

    这个世界共有四块大陆,随风大陆、寒武大陆、赤炎大陆和碧波大陆。四块大陆每块都是浩瀚无穷,普通人穷其一生可能都走不遍一块大陆,薛大山出生在随风大陆风月帝国,靠近太古山脉的太古山郡,世代傍山而居,靠山生活。

    薛大山16岁的时候,一次上山打猎,追踪猎物时坠崖误入一座洞府,得到一部古籍,名字叫《太古重生诀》,依靠这部古籍觉醒了甲痕,从而成为了一名痕战士。根据老一辈人的说法,上古时代,甲痕每个人能都觉醒的,那时武风盛行,人人尚武,痕战士随处可见,但是进过万年前的界域大战,大量的痕战士损落,连最强大的痕道圣者都损落了九位,其余的大都身受重伤,不再过问俗事觅地修养去了。此后,武道凋零,很多传承都断代了,痕战士产生的也越来越低,十之**泯然众人矣,十六岁以前不能觉醒甲痕的,以后都不会再觉醒了。

    薛大山从小就是听着痕战士的故事长大的,对于依靠打猎讨生活的人们,对力量是非常渴望的,在得到《太古重生诀》之后,在十六岁的尾巴上终于觉醒了甲痕,左手臂上部出现了一道淡淡的竖,竖为甲字的第一画,代表成为黑甲战士,依次往上还有铜甲武者、银甲尊者、金甲圣尊,整个甲字完全显现即为痕道圣者,这世界的巅峰。

    痕战士每次进阶均需要依靠修炼痕力,依靠痕力将阳跷脉、阴跷脉、阳维脉、阴维脉、带脉、冲脉、任脉、督脉逐一打通才能进入下一等级。

    薛大山成为薛家村第一个修炼出甲痕的人,对于常年游走于凶兽环绕的猎人村落来说,能够住进城里,城市有城主近卫军保护,加上10丈高的城墙,基本都能阻挡每次兽潮的袭击。避免凶兽的袭击是所有居住在太古山脉周围村民的愿望,可惜城市容量有限,加上贵族把持,歧视平民,如果没有巨大的贡献或者财富,根本就不可能住进城里。

    现在薛大山成为了痕甲战士,有资格成为城主府近卫军,看着周围乡亲满怀希望的眼神,薛大山暗暗发誓,一定要把自己所在的小山村搬到城里去,带给大家一个安全的生存环境。

    在薛大山18岁那年,成为黑甲战士的第二年,他冲破了阳跷脉、阴跷脉达到了黑甲战士二阶,顺利通过选拔进入了城主近卫军。

    薛大山20岁的时候,太古城遇见特大兽潮,在狙击兽潮的过程中,救下了城主7岁大的儿子而被城主赏识,再加上他黑甲战士四阶的实力,从而成为了城主近卫队第一大队的一个小队长。

    在这个崇尚武力的环境下,实力进步迅速的薛大山被认为是最有可能成为铜价武者甚至达到更高阶段的人,可惜自从薛大山22岁修炼至黑甲战士七阶之后,实力难以寸进,督脉怎么都打不通,好几次因为强行打通督脉而差点走火入魔。

    从昔日的天才跌落至平庸,巨大的反差让薛大山开始沉沦,最终在两位近卫军副统领的内斗中成为了替罪羊,被投进了城主府大牢,在大牢里面一待就是十年,出来后早已物是人非。

    伴随薛大山从大牢出来的还有一位五十多岁的文姓老者,文姓老者本来属于书香门第,可惜得罪了城主府近卫军,被判了冤狱,投进了大牢。在大牢中,因为薛大山的保护,才得以周全。

    文姓老者有一女儿,叫文雨彤,温婉贤淑,知晓薛大山的经历后,并没有看不起薛大山,反而被薛大山的善良感动,再加上薛大山在大牢中对其父亲的照顾,最后,文雨彤嫁给了薛大山,文姓老者变为了薛大山的岳父。

    从大牢出来,以前的职位都没有了,薛大山没有了去处,经过与妻子商量,两人又回到了薛大山曾经生活的薛家村。乡亲们并没有因为薛大山的无为而归看不起薛大山,依然和当初一般热情。

    虽然薛大山卡在黑甲战士七阶无法进步,但是在这个痕甲战士稀少的时代,薛大山依然是厉害的武者,他带领薛家村的猎人游走于太古山脉边缘,打的猎物比以前多了两倍,村里面的人都不再挨饿了。

    太古山脉,连绵百万里,周围居住的猎人都只在最边缘地带打猎,从来没有人敢深入。因为老村长曾经听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说过,在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年轻时去山脉边缘采药,见到有个脚踏金色战兽的金甲圣尊飞向太古山脉深处,飞到一半,就被从天而降的一只巨大的爪子拍落,不见踪影。半个月后,又有十几个脚踏金色战兽的金甲圣尊进入太古山脉深处,再没有见过他们出来。

    太古山脉有九级魔兽成为了各个猎人村落代代相传的偈语,打猎只能进入边缘地带成为每个猎人遵守的丛林法则。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十年又过去了,薛家村依然平静的生活着,壮年男子平时除了出去打猎就是跟着薛大山练拳,虽然都没有觉醒痕甲,但是薛大山教给大家他在近卫军时学习的《长生拳》,一套简单粗糙的拳法,可以强生健体。

    在这个武道凋零的时代,痕战士修炼之法与秘籍都被各大宗门和皇室收藏,一般人根本就没有机会学习,只有长生拳在军队中流传,允许每个士兵学习。

    早晨五点,天刚亮,薛家村的村口就已经站了两个队伍,一个队伍是大人,一个队伍是参差不齐的孩子,每个人都绷着脸,认真的跟着薛大山练习长生拳。

    “抱拳归一!”

    “喝!”

    “龙腾虎跃!”

    “喝!”

    “鹰击长空!”

    “喝!”

    ……

    “喝!”

    “喝!”

    小薛讷已经十岁了,站在孩子队伍的最顶端,小脸憋得通红,跟着周围的哥哥姐姐一起练习着《长生拳》。薛讷人虽然人长的小,但是打出的长生拳一板一眼,虎虎生风,一点都不比周围的人差,甚至有所超越。

    太阳慢慢爬上了村口的大树顶端,“好了,今天的练习就到这里,大家都回去吃早饭吧,记得多吃点肉,”薛大山笑呵呵的说:“练拳打磨身体,不吃肉可不行,不吃魔兽的肉,是练不出力量的。”

    “知道了,薛大叔!”孩子们脆生答应。

    “大山,嫂子做好饭没?要不去我家吃点,我昨天刚打了一只孢子,让你嫂子炖着呢!”薛讷的大伯薛青虎邀请薛大山。

    “不了,雨彤已经做好饭了,在家等着的,下次一定去。”薛大山带着儿子辞别薛青虎后向家里走去。

    家门口文雨彤系着围裙在等候薛大山父子两的归来,文雨彤虽然出身书香门第,但是没有一点大小姐的脾气,嫁给薛大山后,相夫教子,没有任何怨言。

    “娘亲!”离得老远,薛讷在薛大山怀里就冲着门口的文雨彤喊着。

    文雨彤溺爱的摸着儿子的头问:“练拳累不累?”

    “不累!”薛讷脆生生的答道:“我练得可认真了,父亲说的感悟内劲,在双臂是否有灼热感,我今天都有感觉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