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杨学栋
    年已过完好几天,就是不知道北辽还会不会继续进攻。坚持到二月份,若北辽不在出兵,估计今年也就算过去了。

    为何说坚持到二月份就能确定北辽不会在出兵呢?这是共识,草原各民族都有的共识,开战时间只会发生在秋冬天。没办法,春夏季不适合出战,有时候深冬太冷也不会出战。比如雪下的太大,补给、辎重在雪地里运输过慢,一旦断掉补给,不出三天就得战败。春夏季不适合出战,就在于放牧问题,草长莺飞正适合放牧的季节,打仗影响放牧,只能在秋冬出兵。

    中原地区不喜欢夏天出兵,并不是说不能出兵,毕竟夏天出战的也不在少数。主要是尸体不好处理,容易引发疾病和瘟疫。为将者最怕的是什么?怕死人太多吗?当然不是,慈不掌兵,为将者都能做到。真正怕的是疟疾在军中无限传播,这可不是人力能抗衡的,一旦出现瘟疫征兆,不管战争胜败都得立即退兵。

    医药兵之所以是最安全的军种,就在于敌人不会进攻医药兵,能当医药兵的,代表那是军医。当然,任何国家都没有军医这个兵种。可以说医药兵就是军医,负责处理尸体,以及给伤兵治伤、检疫,不负责打仗杀人。不论战争如何激烈,打完之后,尸体都需要处理。若是敌人战败撤走,那所有尸体都由己方处理,若双方战后退兵对峙,那就各自尸体各自处理。像那种一方战败,另一方连老百姓都不放过,那是打红眼了,仇恨不知得有多深,尸横遍野无人处理,很容易引发大瘟疫。

    百年前,北沙大帝一怒之下,斩了西方三国联军一百万降卒。主要原因就是三国不守规矩,攻进北沙五个附属国内乱杀一通,引发大瘟疫,五国几年内病死数百万人。北沙帝国打败三大帝国后,连士兵加主将全部坑杀完,三大帝国五六个大将军,连一个都没跑掉。

    在东方各国也有例子,八百年前,新越国三十万大军攻进南越国,大开杀戒。一个月内整个越城爆发疟疾,百姓死亡近百万。南越国王跑到北汉皇城,找北汉大帝诉苦,北汉大帝派大将军袁策,率两百万大军,直接把新越国皇城给围了。袁策可没有大开杀戒,都是北汉附属国,施加点压力就好。最后新越国无奈退兵,雇了上百位郎中去南越国治疗疟疾,北汉大帝也下令,全国郎中集体想对策,控制南越国疟疾蔓延速度。当然,所有药材、人工费,全由新越国出,不给也不行,硬逼着他给,忙活一年半才把疟疾控制住,去南越国治疗疟疾的郎中也死了百人之多。

    所以说,大决战一般都是发生在秋冬天的比较多,其他季节有是有,但很少。

    提起北汉,在对比大魏,四十年前,西辽在沙城大开杀戒。大魏不只不闻不问,最后还能封锁关卡,真应了那句古话:强者制定规则,弱者遵守规则。又扯远了,立刻回来

    要等到二月份才能确定北辽会不会继续出兵,也就没有回玉州。万一他前脚刚动步,北辽跟后又杀过来,那可就哭都没眼泪了。可让他在西辽干等两个月,也是不可能,今年冬天下雪晚,过了年都还没下雪,可这天气却是冷的出奇。带着胖子、猴子一起去欲神国玩玩,顺便看看都护府的建址。年前就有跟何成风说过,过了年来大漠选址,让杨开着手建造都护府。既不能太靠近内圈,也不能太过外围,过深容易遭风沙,太外又达不到兼顾距离。

    望着茫茫大漠,忍不住感慨道: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

    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

    ——取自《使至塞上》

    前朝大诗人王维实为唐代,借用一下所作,呵呵!现在用在他身上也蛮合适,前朝设玉州为西域都护府。他现在也算是接上了,换个名字,安西都护府。

    猴子听他吟此诗,也是感慨“是啊!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胖子在一边郁闷道“哪有长河的?”

    得、这话可把他给逗笑了“我说胖子啊!你丫几年书都读哪去了?猴子都没读过书,差距咋这么大呢?”

    胖子挠挠头“确实没看到长河啊!搁哪呢?”

    猴子也打趣“你不早看过长河了吗?”

    “啊?我啥时候看长河了?”

    唉!听的他头疼,只能解释一下“这长河说的就是咱玉州,山城到新城中间那条曲河,懂了没?”

    “啊?是那条大黄河?”胖子惊讶道

    猴子笑笑“怎么?你的私塾先生没跟你说过?照我说,当初你还不如就跟我一样。直接跟老大读书算了,浪费卫叔那么银子,天天跑学堂里睡大觉,真是服你。”

    “谁说我在学堂睡觉的?我那叫沉思,你不懂。”

    还沉思,***,连长河都不知道是啥,思哪去了?“行啦行啦!你那是叫沉思,我们都知道,走吧!去欲神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