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即将到来的北辽战争
    天武元年,冬。原玉州大将军龚明,病逝于安西都护府山城,享年六十二岁。

    跪在龚明灵柩前,“义父,儿不孝,因为巴陵原因,未能见义父最后一面。告诉义父个好消息,巴陵战争,儿扳回了一局,为义父送行。”

    看着龚明的灵柩,眼泪再次流了下来。良久,起身,在龚明的棺头前烧掉一张纸,“义父,这张纸将是儿一生的目标,特意烧过去让你看看,有不对的地方,一定要在梦中告知儿。”说完,转身走出灵堂,看着府中几个下人和两卫兵,很是心酸。义父走了,可也要让他老人家风风光光的走,“猴子,派人抬棺柩,这场丧事,我要在山城官府广场举办。一万大军,为我义父葬礼送行。”

    “是,老大。”猴子转身走出灵堂

    没一会,进来十多个士兵,抬着棺柩往山城广场走去。建这广场原本就是政府为举办特殊活动用的,现在用来办理丧事再好不过。披麻戴孝,抱着龚明灵牌走在棺柩前面,一万大军排着长长队伍跟在后面,各个带着白头巾。街道两边无数老百姓都在看着,有外地商人不知道啥情况,问旁边,这是谁家在办丧事?如此场面,应该官职不小吧?旁边人告诉他,这是我们安西真正的王,给他义父办丧事,场面小的了吗?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有些江湖门派分舵开在山城的,都有派人来追悼。丐帮足足派了数千人前来悼念,帮主的义父就是丐帮的义父,没话说。就连北辽那个王爷都亲自从玉州城跑来悼念,不为别的,只为图个人情,要在大魏发展,这个葬礼就必须去。

    站在山城广场,望着人山人海的广场周边,抬手压下糟杂的议论声,喊话道“义父仙逝,今在山城中心举办葬礼,是为让义父带着如今安西繁华场面安心离去。今在场所有人,无论工人、农民、商人、还是军人和官人,我要告诉你们的是,没有龚老爷,就没有现在的繁华山城、玉州城、以及即将竣工的四座新城,更没有远至大漠的安西都护府。当然,也不会有我安西大都护刘毅。安西能有现在的稳定生活,说句实话,都是龚老爷子给的。有诚心就抬手敬礼,没诚意我刘毅也不强求。

    所有安西军都听着,龚老爷一日为安西大将军,就永远都是安西大将军。现在,拔刀,给你们的大将军敬礼、送行……。”

    “唰、唰、唰……”广场下,无数拔刀的声音响起。“拜……在拜……三拜……”,“礼毕,回鞘”,一万大军再次把刀插回刀鞘。

    ……

    龚明征战一生,最大的喜好就是酒,后来又多了个棋。所以他把玉州生产的军用烈酒满腔火和那盘他收藏的玲珑棋,全部放进棺柩里,让龚明在另一个世界,也能享受到美酒和围棋的乐趣。

    一场葬礼,各种礼节,各种拜,烧的东西都有十多车,足足搞了一整天才结束。

    ……

    ———

    龚府,“哈哈哈哈,好个王老狗,干的漂亮,竟然能把蜀军三十万大军的军备补给全给烧了。爽!这下可不只两个月,到明年,岳中仁都别想在打巴陵主意。”

    “是啊!真没想到,老王还有这胆量,一百多人就敢偷袭十几万民夫的运输队。”李大瘸子附和道

    “呵呵!也算巧合,徐笠把蜀军全部带走,留下民夫无人看守,倒叫老王阴差阳错的捡个大便宜。原本拆掉桥板只是想把战事拖到冬天,好让蜀军知难而退。现在王老狗烧了蜀军补给,没有粮食,没有军备,没有过冬棉衣,想必巴陵那边应该退兵了。”

    “巴陵还没传来消息,这几天因为龚老爷丧事也没有派人过去,要不属下派人去看看?”

    “恩,张鹤在巴陵紧张两个月,也该让他放松一下。你再从丐帮抽点款子,多买些年货送过去,好好慰劳慰劳巴陵守军。”

    “丧期结束,属下就立刻派人去各分舵凑钱。不只巴陵守军,还有震州守军,三万大军的慰劳款,我们丐帮都出了。”

    喝口茶,想想道“不要抽太多,我可不想帮内弟子没钱过年。”

    “帮主放心,不会的,三万大军慰劳款,我丐帮还拿的出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