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筹备
    石军回到55号驿站又跟何成风等了几天,依琳说月底把佣兵费送过来,也就是今天可能就要到。

    两人坐在55号指挥部里喝着茶,“北线那里安排好了没?别咱们一走,前路口又被奎国夺回去。”

    “没事,前路口两边漠山比后路口要低,投石机、床弩啥的全部都能按上去。而且我也相信崔志的能力。”

    何成风还是有些担心,“这卡特会不会提前进攻?”

    “应该不会,二十国联军还没失去进攻能力,想必卡特出手也得等到联军战败才行。就是这奎国有些烦,说强不强,说弱又不弱,卡在中间有些烦躁。跟卡特开战前估计得先解决奎国才行,不然这玩意又是个不稳定的因素,很容易打乱咱们的布属。”石军回答道

    何成风想了想疑惑的问道“这奎国不是卡特附庸啊,怎么会突然插手女神战争了?”

    石军也是不知道,跟奎国开打之前他就非常疑惑,凭奎国的实力要跟卡特抢食压根就不是对手。奎国半年前插手女神战事,半年前可是波斯跟北沙正式开打的时候,那段时间他也正往内圈进军。难怪抢了他奎国的地盘,奎国却忍气吞声没有出兵,现在才知道,原来是奎国参也与了女神战争。

    说到底他只是个武将,带兵打仗是可以,对于国与国的战略问题也是不懂,奎国为何参与女神战争肯定是想不出来。喝口茶,舒展下身子,“这个问题咱两在怎么讨论也是没结果,你管你的外交,我打我的仗。至于奎国,只能让节度使大人亲自定夺,若是和谈退兵也就算了,若是继续开打那正和我意。”

    得、他这回答跟没回答有区别吗?何成风就是用屁股想也能猜出来节度使大人会怎么做。别人找他和谈可以,让他找别人和谈?开什么玩笑?镇西军啥时候主动找别人和谈过?拿节度使的话来说:这个也和谈,那个也和谈,我特么赔偿款找谁要?

    刚准备说话,卫兵就进来了“报,女神国使臣已到。”

    何成风望着石军开口道“走吧,还等啥?再不回去,玉州财政就得炸锅了。”

    石军这才起身跟他一起出去。

    …………

    “见过何大人。”使者道

    何成风看着他身后,疑惑的问道“敢问使者,这咋才两车军款?你们依琳国相给我的雇佣费可不是按定额来算的,为何才给这么点?”

    使者一愣,少?特么一百万两黄金哎!这还少?于是道“禀何大人,国相调款令就是这么多,何大人若是有疑问可亲自找国相大人询问。”

    何成风有些生气了,这女神国国相想干啥?两车银子连装备粮草钱都不够,打发叫花子呢?

    石军倒是没有疑惑,认为给的估计是这一个月的雇佣费,他是不懂定额跟不定额各是多少钱,只要每个月的雇佣费给齐就行,看着使者笑了笑“呵呵!你们国相这是给了多少啊?是这一个月的雇佣费吗?”

    “不是,雇佣费不按定额款来算,根据当月具体开销来算全部费用。因贵军目前还没到来,所以还没有当月累计费用,这一百万两黄金属于贵军的提前预支,下月若是不够还会补上。”

    石军:“噗……⊙?⊙,黄金?一百万两?”

    何成风:“⊙?⊙?一……一百万两黄金?”

    得、听到一百两黄金,两人是彻底呆住了。何成风想着,尼玛,还以为给了两车银子,这依琳做事不可能不按套路来啊?原来是尼玛黄金。

    石军也是想着,自己累死累活的打了半年才搞一亿四千万两。乖乖,这依琳国相给个预支都尼玛一百万两黄金。得、这下驼队轻松了,带着一百万两黄金可比一亿多白银要省力的多。

    在全大陆来说,各国通商货币全部以白银为主,像大魏的铜板只能在国内使用。到了国外,各国货币全部都得换成白银,这是必须的,收了你的铜板难道还要跑个几千里来你大魏买东西吗?所以白银在各国都是硬通货。可黄金不一样啊,这玩意可是硬通货中的硬通货,各国黄金兑换比例虽说不同。但却没有一个国家会低于1100的比例,漠北的黄金兑换比例为1116,漠西和更西方应该是1115,漠南各国应该在1118。东方各国比例更高,普遍都在1120以上,大魏是1:120,东夏1:122,北辽1:121,南方各国都是1:120,这一百万两黄金在大魏价值12亿两白银。

    不定额就是说前期雇佣军所有开销都从这一百万两黄金上面扣。扣完了,女神国会继续支付。定额就是每月固定费用,定多少额度就付多少额度,多的算你赚,少的你自己补上。像卡特雇佣给乌国的三十万大军,乌国出雇佣费和粮草,雇佣费都是按月定额支付。当然,卡特每年还要拿走乌国一部分税收,毕竟属于他的势力范围嘛。像杰斯特,那是西蒙直接驻军,每年最少要拿走杰斯特总收入的一多半,可不要小看这一多半,刘毅要拿走这一多半的一半都有两亿两白银。可想而知,这一多半最少四亿多,岳中仁得到杰斯特四成收入每年就是16亿两白银,镇西侯府的巴蜀军每年开支才多少?给他算五两饷银,一年也才两千万不到,粮草钱给他算五千万两,军备给他算到底五千万不打仗压根用不到这么多,一年军队总开支也才12亿。多出来整整四五千万两,这钱可是白赚的,再加上两个大州税收钱也给他算15亿,一年收入高达两个亿,除掉两州政府民用开销,纯收入一亿多肯定是有。

    玉州呢?士兵军饷十两,七十万大军一年光军费都特么八千四百万两,粮草钱算整数一个亿,军备自己自足也就不算了,打仗的战损费和军备更换杂七杂八的也不算,可工匠和矿工的工钱得算上吧?玉州的建设得算上吧?几座新城哪怕不考虑防御问题建好也得五亿左右,他还要建一大堆仓库,那更是费钱的玩意。一年军队总开支两亿左右,内地开支在往少了算,一年没有两个亿都过不去,卖的军备钱算多点,一年给算一个亿,这也才刚刚把粮草钱赚回来,玉州还一点**收入都没有。不然能把他愁的跑去跟卡特抢粮食?不抢是真没办法,玉州财政已经卡在崩溃边缘了,打不过也得跟卡特死磕到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