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特殊的客人
    春天都是美好的,玉州的春天也不例外,今天玉州军事指挥部来客人了。还是他的老熟人——秦语铭,秦语铭是来找杨承雨的,可秦语铭却多带了个人,此人也是为姑娘只不过蒙着个白色面纱看不到长得啥样。他很是奇怪,这秦语铭为何多带了个人?还像秦语铭的丫鬟一样一直跟在秦语铭身后。直觉告诉他那姑娘绝对不是秦语铭的丫鬟,他对那姑娘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可就是不知道是谁。秦语铭说想去军塞看看杨承雨,反正闲着没事也就陪着一起过去了。

    路上还是没能耐住性子,转过头来“秦教主,不知你身后这位姑娘是哪位?为何不介绍一下?”

    秦语铭两眼一转,回过头看了眼那位姑娘,对他回道“她啊,我表妹,我说在云州待得无聊,出来踏踏春,想来想去不知道去哪踏,最后想到杨公子所以就确定来玉州了。结果表妹听说我要来玉州玩非要我带着她一起。没办法,我这个做姐姐的也不忍心把小妹丢下就带着她一起来了。”

    有些似信非信的看着秦语铭“真的……是你表妹?”

    “笑话,我秦语铭行走江湖几十年啥时候骗过人?”秦语铭有些生气的道。

    听秦语铭这话说的,连她身后那表妹都“咯咯”笑个不停。得、二十岁都没有的小丫头还行走江湖几十年?合着你丫娘胎里就行走江湖了?怎么看怎么觉得这秦语铭都是在骗他。干脆不问秦语铭了,放缓马速绕过秦语铭来到那位姑娘身边“敢问姑娘芳名啊?”

    秦语铭一看他不信,还绕到右边去了随即也放缓马速往两人中间插去,开口道“喂?我说你怎么也是个封疆大吏,咋老往我表妹身边凑呢?你不会是对我表妹有意思吧?哼!我可告诉你,我表妹家教很严的,不准她跟男孩子说话更不准乱接触男孩子。”

    “好啦表姐,刘大人也就随便问问而已,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白衣女子插话道。

    秦语铭白了她一眼“你呀!难怪姑父不让你出门,一点江湖经验都没有。”

    白衣女子没有理会秦语铭,转过头来对他道“小女名叫江燕,此次也是在家待得无聊跟着表姐出来玩玩,大人喊我燕儿就好。”

    “额⊙?⊙?姑娘也姓江?那姑娘哪里人啊?中州吗?”一听这白衣女子叫江燕不由又想起瑶儿了。

    江燕呵呵一笑“呵呵!大人说错了,小女既是语铭姐姐的表妹肯定也是云州人了,怎会是中州人呢?”

    “哦!听闻姑娘姓江在下一时冲动了,在下有个朋友也姓江,乃是中州人。”

    秦语铭看他愁眉苦脸的样子不由笑了笑“大人说的是江盟主千金瑶儿小姐吧?看大人这模样好像很喜欢那个江湖第三美女呀。怎么?既然喜欢为何不去中州找她呢?”

    叹了口,回道“唉!教主说笑了,我倒想去找,可我这身份一旦泄露行踪怕是会有一万多杀手追着我跑,而且那江老头也有些看不上我,我也没办法啊。”

    “哼╯╰!我看大人这纯属借口,要真是喜欢那瑶儿小姐,还会在乎有没有杀手?”秦语铭的话有些刺激了。是啊,真喜欢人家还会怕杀手?堂堂大魏第四藩镇连个喜欢的姑娘都不敢去见,以后出去还不得丢死个人?

    “教主说的是,只是在下这些日子有些忙,等忙完了定去中原见一下瑶儿小姐。”

    “哼哼?_?`那就看大人能不能说道做到咯!”秦语铭得意的回复。

    一路上几人没有在多说话,只是快到军营的时候问了一下秦语铭二人可有住处,若是没有可吩咐卫兵去玉州城内预定两间上房,结果又遭了秦语铭的白眼,堂堂玉州节度使居然连个节度使府都没有。

    这话说的他更是尴尬了,这特么能怪他吗?玉州哪里不要填钱?他哪肯浪费那些钱去给自己整个节度使府呢?这全天下所有势力能穷到这个地步的除了他也是没谁了。

    ……

    到了军营,秦语铭和江燕都不愿意进去,只能独自去喊杨承雨。走进营房的时候杨承雨那丫还在呼呼大睡,喊了半天,结果这玩意扣扣耳朵睡的更香了,把他气的直接扯被子。唉?这家伙居然还穿着衣服睡觉,得、关键时刻还得使出杀手锏,对着杨承雨耳朵大喊一声“秦语铭跟别的男人跑了。”声音超大,外面的秦语铭被他这声大吼给气的直跺脚。不过效果确实不错,杨承雨突然就坐起来了,瞪着老大的眼睛直看着他……“我媳妇又跟谁跑了?麻痹的,老子刀呢?我要砍死他个混蛋。”

    看着下了床的杨承雨像个傻逼一样打赤脚在营房乱转,应该是在找他的刀吧。

    “喂、喂、那个傻逼?你的刀在外面呢。”

    杨承雨:“⊙?⊙?外面?”说着用手指了指营房外。

    点了点头“恩!没错、你放外面了。”

    杨承气冲冲的就往营房外走去。看着那模样,怎么看怎么像个傻逼二百五。

    结果没十个呼吸时间,杨承雨又特么跑回来了,一进营房看到他立刻大喊着“我特么掐死你,语铭在外面你丫为哈不说?老子这模样差点被她看到了。尼玛的!你个混蛋王八蛋想害老子出丑?还好我特么机智,低着头装没看见又跑了回来。”

    被这货掐着脖子摇的头疼,对着杨承雨喊了声“你特么在当误时间,秦语铭就要回云州了。”

    杨承雨这才一愣神,貌似刚反应过来,瞪着他的眼睛眨了眨“咦!你丫啥时候过来的?”

    气的他简直就要爆炸了,感情这逼玩意半天当自己不存在。“你特么的,秦语铭在云州无聊过来踏春找你玩的,你能不能正常点?”

    杨承雨眨巴眨巴眼睛“我很正常啊!不行、我得赶紧打扮打扮,镜子,对赶紧打扮打扮。”说着就去照镜子梳头,还回头对他喊“那谁,帮哥把床头柜那件新衣服拿过来,就是最帅的那件长袍,上回武林大会哥穿过的那件。”

    鄙视了这货一眼走去床头柜,在里面扒拉半天也没看到那件所谓的“最帅的那件”在哪里,回过头来问道“你丫确定放床头柜了?咋扒拉半天没有呢?”

    杨承雨眉头一皱“没有?不会吧?奥!对了,我怕放床头柜被老鼠咬破就给放到房梁上挂着了。”

    得,抬头一看“我靠、真尼玛人才”头顶房梁上一根根绳子系了少说也有七八个包裹。找了找看到其中一个包裹上写着“青色、帅”一抬手就给取了下来,转身丢给镜子旁边那位正在梳着发型的老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