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情报系统改组
    这几天一直待在丐帮总坛里,李大瘸子一大早就跑过来见他,没别的事,主要还是为了丐帮情报改组问题。

    “王老狗还有多久能回来?”他问道

    “王长老在路上被朝廷的走狗缠上了,可能还得过段时间”李大瘸子回答道。

    “朝廷的走狗?谁的人?”

    “陈太师的人,津州合道门出动上百高手一路追着王长老,王长老目前还没甩掉他们。”

    “陈乔山?这老东西怎么会和田若举走到一路了?”

    “目前还不知道,不过不只是我们,三藩安插在京城的钉子也被陈太师和国舅爷联手拔掉一大半。”

    “哦?这么说是国舅和太师不谋而合?所有藩镇在京城的钉子全部成了他们清除对象?这事有些蹊跷,看来得派人去接应一下王老狗。”他感觉到京城可能出了什么事情,照理说陈太师永远不可能跟国舅爷合作,田若举更是不可能跟这两人合作。两王和两大藩镇在京城的眼线全部成了他们清除的对象?是不是标志着魏延快要寿终正寝了?若是魏延突然驾崩那三藩等不了多久就会起兵,京城安插的钉子就成了三藩在京城的眼睛,对朝廷不利的事情国舅和太师肯定是要清除掉。

    不行,京城是大魏中枢不能没有眼睛,王老狗必须赶紧回来,“老李,你即刻前往军部,拿着我的调兵令去找常雄要人,记住、让常雄挑一批身手好些的赶紧入关去接应王老狗,不要耽误赶紧去。”

    “是、大人。”

    内地情况他是啥也不清楚,必须王老狗回来才能知道具体事情。永州的北辽军早已撤退,外敌既已消除那就该轮到内战了,三藩在年前就各自请到外援,只有自己还是孤军奋战,若是朝廷没有眼线很容易在各种问题上吃大亏。

    王老狗在报告中提到的那个崆峒九弟子也必须要见到,一剑的师弟他还真想看看和一剑的差距到底有多少。一剑曾在武林大会上斩了北辽武道大师萧珂,那剑法到现在还是记忆犹新,他曾经问过王老狗有关一剑的事情。一剑在东北的名气简直就是长虹贯日,为练剑气居然独自一人跑去关外与山裕关东夏驻军开战,杀了东夏数百兵甲搞得遍体鳞伤被东夏大军一直追到山裕关,最后还是秦钟带兵出关把他救了回来。结果伤一好又偷偷溜出关去与东夏大神门十数位高手厮杀,斩掉大神门数人再次跑回山裕关,就这么反反复复好多次,杀了东夏上千人才练了那一手剑气,可以说千人斩成就了他那手剑法。而这个九剑却想超越他的师兄,只是大魏现在除了玉州,没一个地方能让他修炼剑气,所以他找上了王老狗,他想去大漠,只有跟随镇西军去大漠他才能有永无止境的杀戮之地供他修炼剑气。他给王老狗的回复就是:想要杀戮之地修炼剑气可以,答应为玉州效力三年。

    他也是没有办法,丐帮的高手实在太少了,常雄和季虎还有那个余坤功夫都不错,常雄强悍的更像万人敌,但就是没啥头脑,一个个都只是冲锋陷阵的料。好不容易从盐帮来个林强还被石军抢走了,石军是他的指挥使,他一个做上司总不能去挖手下墙角吧?

    还想过把洪涛的弟弟也给挖过来,可洪涛的盐帮一共就两接班人,小叔子都已经被他挖走了,在挖人家小弟有点说不过去,想想也就算了。

    要是能把江瑶儿给泡到手多好,江盟主身为中州镖局总镖头自身更是武道大师,手下不说高手如云那最起码几十上百的弟子还是有的吧?他是不相信一个走镖的武道大师手下弟子功夫会差到哪里去。也就只能想想了,那个江老头简直就是可恶,明知道自己的心意还偏偏要装13,以后要真做了他女婿,只要他挂掉立刻就把他镖局抢过来,看他会不会变鬼晚上过来吓自己。

    就在他瞎78乱想的时候,他苦苦等待的王老狗又如何了呢?

    ……

    ————

    齐州一个破庙里,“长老,这群合道门的走狗从京城一路追到齐州一点罢手的迹象都没有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现在还有多少人?”

    “死了一百多兄弟,我们现在还有六十多人。”

    “联系齐州分舵了没?”

    “联系过了,齐州分舵可以掩护我们,但可能要死很多人。”

    “唉!九剑啊九剑,你还想不想去大漠了?为何到现在还不过来?”王老狗叹了口气。

    ……

    原来破庙里这群人就是王老狗和他的丐帮弟子,被合道门从京城一路追杀到齐州。今天白天被合道门追上,十多个兄弟不要命的拖住合道门,王老狗才带人甩开合道门。晚上在这个破庙休息的时间王老狗又派了几个人去联系齐州分舵的丐帮长老,准备让分舵弟子帮忙拖住合道门。王老狗也是没办法,京城上百个情报站都被田若举的情报局拔除,正好帮主又让他回玉州,也就带人连夜撤出京城,可刚出京城没一天时间就被合道门盯上了。合道门在东海津州,照理说绝不可能出现在京城附近,而且丐帮也没有得罪过他们,直到一个月后津州分舵那里带来消息:合道门背后有朝廷陈太师的影子。王老狗这才知道原来是陈太师想铲除他。

    跑了半个月不只没有甩掉合道门反而折损他一百多个手下,那一百多人可都是他静心培养的探子啊,王老狗心疼的就像被刀子扎了一样。可在心疼也没办法,现在主要问题是怎么甩掉这群朝廷走狗,派去联系九剑的人还没回来,也不知道联系到了没有。天亮之前若是九剑还没过来,王老狗也只能让分舵弟子拿命去拖合道门了,不然自己别说回玉州,就连震州可能还没过去就得折在对方手里。王老狗愁的在破庙里走来走去,就在这时破庙门口“扑通”一声倒进来一人,此人浑身是血、衣服破烂,可王老狗看到此人却是连忙跑过去“小三、小三你怎么了?”王老狗抱着此人急切的喊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