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崔志
    投石机瞄准城头跺口,放、放、在放,一个个巨石全部朝着城头飞去。城头躲避不及的士兵全被巨石砸倒在地,、鲜血崩的到处都是,第一波巨石直接砸死数百人。城头上守军大喊“躲避、快点躲避”,可蛇国城头过于简陋哪里有地方可以躲避?第二波石弹飞过来又砸死了上百人,伤者更是无数。其实石弹的命中率是很低的,只是覆盖面积大了,命中率自然也就变大了。更多的石弹都是砸在了城墙跺口上,跺口直接被砸塌一大片。大漠国家,城墙普遍的脆,建城材料也不是石头、砖之类的,大多都以木料为主,混合一些粘沙加固而已。石料太重运输困难,建一座石城那得要多少石头?大漠还不稳定,沙尘覆盖率太可怕,建造石城代价又大,只能以木料代替。建造材料都是木头能不脆吗?这是没办法的,谁都不可能花天价去和沙尘暴赌博,漠中安全线之所以用石头建城,那是安全线不会被沙尘覆盖。

    城头上,“注意巨石、举盾”……石头飞来了……“全部举盾散开,快、立刻散开”。守城士兵举着盾低头跑,还没跑几步就被巨石砸的连人带盾飞出数米远……“跺口已塌,巨弩机准备……放……在放……”,城头的士兵刚被几波石弹砸的还没缓过劲,又被巨弩压制的连头都抬不起来。有的士兵举着盾去挡巨弩箭,却被巨弩箭直接贯穿盾牌透体而亡,拖着尸体一起钉在了城跺上。巨弩箭的威力太大了,守城士兵中箭后被拖拽着撞翻十多人才停下来,有的巨弩箭更是贯穿数个士兵落进城内。几波弩箭过后……

    “擂鼓,第一梯队准备”

    “攻”

    “杀啊…………!”蛇国城下,镇西军第一梯队五千人早就整戈待旦了,只是跺口没砸塌前还不能进攻,直到现在命令传来,第一梯队急不可耐的开始攻城。十多个攻城梯,每个攻城梯十几个人在下面推,攻城梯一靠上蛇国城墙,镇西军第一梯队五千人顶着盾牌立刻前赴后继的登上攻城梯。……“啊……”……“敌人上来了”……“快点站起来……全部站起来”……“把敌人砍下去”……“给我死去吧”……,一个蛇国士兵拿着战刀大喊着把一个镇西军士兵砍了下去。

    “杀啊”………“不要让敌人攻上来”……“推滚石,快点推滚石”,双方的士兵仅仅半个时辰就杀的热火朝天。攻城的犹如蚂蚁一般前赴后继,守城的要把所有爬上城头的敌人全部砍下去,一个个顶着盾牌的镇西军刚爬上城头立刻就被蛇国守军一石头砸了下去。……“中间敌人上来了,预备队、预备队快点顶上去”……一千多人的预备队立刻往中间杀去……“快点、右边跺口要守不住了,预备队,支援啊!”崔志站在指挥台大吼……又是一千多人的预备队往右边跺口顶去。城头的镇西军还没站稳就被蛇国预备队全部顶了下去……“将军,左边顶不住了,……敌人上来了”……崔志一看左边敌人数量吓了一跳,太多了。“预备队,立刻支援左墙跺口,快”,……“将军,没有预备队了”一个士兵大喊。“什……什么?没有预备队了?没有了?”崔志瞬间心凉了半截。

    看到这里石军有些纳闷,这蛇国有些战斗力啊。“传令,黑枪营进攻。”

    听到让黑枪营进攻,林强很是激动,终于轮到自己上阵了。他一直在第一梯队后面,战鼓雷动的时候他就想第一个冲上攻城梯。可前面的队伍还没有退下来,黑枪营也没地方可上。进攻命令传来后,林强终于等不急了,“兄弟们,冲啊……!”他必须要第一个攻上城头,攻上去,从今以后他就是猛虎军团第四个旅团长。

    天快黑了,晚上不适合攻城,必须要在天黑前拿下蛇国。

    崔志看着城下密密麻麻的镇西军,心情是既激动又忧愁,他等这天等了很久。从当上这蛇国将军到现在为止,连一场仗都没打过,现在能让他痛痛快快的打一场自然让他激动无比,可他的预备队已经用完,兵力是他最大的弊端,所以他更加忧愁。“传令,上雷木”,上百人立刻从后城跺推上来数十个雷木。雷木一推上城头就被石军看到了,嘴里念叨“城中统帅是个汉人?”

    雷木上全是一掌长的粗丁子,守城士兵把雷木往前一推,雷木立刻顺梯而下。瞬间几十个登城士兵就被雷木洞穿胸口掉下城去。城头上箭簇乱飞,守城士兵兵力太少,攻城士兵兵力太多。城头面积那么大,指望几千兵力守城,哪里顾的过来?林强顶着铁盾,拿着即将登上城头,这时一根雷木顺着登城梯滚了下来。林强右手拿刀一挡盾牌往上一顶,居然硬生生的靠力气顶住了雷木滚落之势。就这么一会功夫林强把铁盾往上一翻,纵身一跃站到上城头上,砍死了推雷木的两个守城军,“哈哈哈哈,兄弟们给我杀啊……”跟在林强后面的镇西军仅仅数十个呼吸就全部登上城头……

    看到林强登上城头,还站稳了脚跟,石军当即下令“传令,反抗者杀。”

    望着在城头上带人杀出一片地盘的林强,嘴里嘀咕着“好小子,旅团长你得到了。”

    从攻城开始到现在仅仅一个多时辰,镇西军就彻底打上城头站稳脚跟。

    崔志看到敌人已经攻下城头,也知道自己败了。后面的战斗也没啥悬念,凭自己的兵力只能是被敌人瞬间淹没。

    抬起头看了一眼东方,默默道“这是第一战,也算是最后一战,没想到才一个时辰自己这五千人就顶不住了。”他没有下令投降也没有带人逃跑,只是孤单的坐在指挥台,等待敌人过来杀他。他曾经也是个汉人,父亲是镇南军顾大帅的副将,后来顾大帅被国舅夺了兵权全家十多口全部死在大牢里,自己的父亲身为镇南军中军指挥使更是顾大帅亲信,自然也难逃一劫。

    他记得那天晚上父亲让母亲带着他逃走,交代母亲逃出大魏永远都不要再回来,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母亲带着他一路逃到西蒙国,在西蒙国一个边境小镇生活下来,他很不习惯西蒙国的生活,老跟母亲闹着要回家,母亲也是安慰他过段时间就带他回家。可半年后他从商队那里得到消息:镇南军大帅顾方勾结南越国,拥兵自重意图谋反,麾下三军指挥使崔天河、吴顺、顾霖皆为顾方党羽,遂同罪问斩。他终于知道母亲为何要带他逃走,从那以后再也没跟母亲嚷嚷着要回家,因为那个家永远都回不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