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武林大会2
    中午让人做了很多食物,一个个送到武台周边的小桌上,用他的话说:边吃饭边看比武更好玩。杨承雨左手端着碗汤,喝了一口,拿起鸡腿撕了一大口,看的他直翻白眼,让杨承雨吃饭文明一点,对面数千人看着呢!他自己却抓了个猪蹄直接就啃。看的王老狗跟身后众位长老在心里直骂,还好意思说别人?自己吃相比人家更难看。

    吃着午饭他想着,上午各大门派小孩子花拳绣腿的玩了半天,这下午该轮到这些老家伙出手切磋了吧?正啃着猪蹄时,看到台上一个蒙面纱的女子一脚把一个斧头帮弟子踢下台去。尔后此女子把剑往丐帮总坛门口一指,他还感觉奇怪,啃着猪蹄对旁边杨承雨道“台上那小丫头挑战你呢!还不上去揍她?”

    杨承雨咬着鸡腿看了他一眼又把目光望着台上那丫头,用手指了指自己,台上那丫头摇摇头。杨承雨把鸡腿从嘴里拿下来看着他道“你特么的,人家要揍的是你,草。”说完继续啃他的鸡腿

    看看台上,心里想着,这丫头身材真特么好。就是不知道长得咋样,三下五除二的把猪蹄解决了,接过王老狗递过来的水盆洗洗手,用毛巾擦擦嘴站了起来。这时王老狗在他后面说,台上那丫头是江士奇的千金,他这才点点头往武台走去。

    ————

    台上,右手一撇道“江小姐请指教。”

    江瑶儿也不废话,挥着剑就往他砍去。他看了一眼,心想这丫头不会是个傻子吧?这要是在战场上早被人一刀了结了,随即身子一歪躲过一剑。江瑶儿又是一剑往他胸口刺来,他把身子一侧在次躲过,并且左手还抓住了江瑶儿拿剑的右手。得,牛逼哄哄的江瑶儿在他手上连一招都没撑住。

    “这个江小姐,你已经败了。”

    “败你个大头鬼,看招”,说着江瑶又用左手往他脸上扇去。他不慌不忙的又用右手抓住了江瑶儿的左手,这时把江瑶儿急的啊!挑战别人结果人家一招就抓住了自己拿剑的右手,现在又抓住了自己左手。可咋办啊?对,本姑娘还有脚,看脚。一看对方没了双手又出脚了,还是把脚直接往他下巴上踢。把头一侧,江瑶儿一脚踢了个空,想把脚收回来时,他把双手往后一扯。得、两人瞬间贴在一起,只是中间还夹了个江瑶儿的小秀腿。江瑶儿那叫一个气啊!大喊放手,使劲的往后挣扎,他也不能欺负人家啊?于是把手一放,江瑶儿因为挣扎又是单脚着地,他一放手这丫头就直愣愣的往后跌去。看到她要摔倒,又是连忙上前几步,左手一伸瞬间抱住江瑶儿的腰。一瞬间啊!江瑶儿的面纱就掉了,细长的小眉毛,秀挺的小鼻子,白净的瓜子脸,粉红的樱桃小嘴,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巴几下……特么的……可爱的一塌糊涂!他就感觉心跳速度直线上升,还没有停止的迹象。咋回事?不知道,反正他是看呆了。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眼睛直瞪着半天没说话。连抱着人家都忘了,就这么直懵懵的看着江瑶儿。

    这时台下,“节度使大人,小女年幼不知礼数,冲撞了大人,还望大人原谅。”原来是江士奇打破了沉静

    听到江士奇的话这才猛然惊醒过来,连忙把江瑶儿抬起身直道“对不起,失礼了”。江瑶儿起身后赶忙把面纱再次带上,有些气愤的瞪了他一眼慢慢走下台去。可他还站在台上愣着神呢!咋办?“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摇摇头叹了口气,失落的走回台下,一屁股坐在杨承雨旁边。

    杨承雨瞪着他直问爽不爽,可他就是不说话,他能说啥?你特么的花拳绣腿就算了,还搞得自己小心脏扑通扑通的直跳,啥意思啊?

    杨承雨也看出来了,他这算是一见钟情咯。

    ————

    江瑶儿在台下待不下去了只好带着丫鬟去丐帮在总坛安排好的房间。江士奇倒是没有离开,一直坐在台下往丐帮总坛门口看。其实江士奇也愁啊!女儿被对面那个小军阀看上到无所谓,关键是那臭小子要是来找他提亲可咋办?人家玉州几十万大军自己又该如何是好?

    江士奇把他想的太坏了,他怎么可能用武力去提亲呢?想得到他女儿也不用搞那些下三滥的手段吧?只是江士奇不了解他罢了。

    不管怎么样大会还是得继续,小孩子表演了一上午也该轮到下面那些老家伙了。第一个上台的就是号称中州大侠的上官秋水,此人据说打遍中州无敌手,幻影刀法奇快无比。

    “本人中州上官秋水,哪位朋友上来指教?”

    “江州陆豹前来领教一下中州幻影刀。”

    …………

    ——

    “好,没想到七绝门六长老内功如此深厚,卢家堡楚齐认输。”楚齐说完拱拱手跳下台去

    “马帮霍元屠,请六长老指教。”楚齐下台后霍元屠上台去

    台下丐帮总坛门口,“喂!我特么问你话呢?那小美女抱着爽不?”杨承雨又在问他了

    “爽,爽的我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有气无力的答道。

    “切!不就抱抱人家嘛!搞得像在床上大战三百回合似得,我特么郑重的告诉你,再有美女该轮到我泡了,你丫不准跟我抢,残次品也不准,都是我的。”

    “行行行,都你的,大妈大婶也都给你泡,我在这台上动都不动行了吧!草。”

    这时台下响起了一片掌声,转过头往武台上看去,原来是那七绝门六长老又赢了。而再次走上台去的是个三十来岁的大汉,拿着两把大斧头。

    “斧头帮阎霸天请六长老指教,请……”

    “少林已空大师前来讨教一二”

    “武当洗明老道前来讨教”

    …………

    就在他们吃着苹果看着比武的时候

    “哈哈哈哈,南越国金正明也来向大魏高手讨教一二。”

    他:“噗!这人什么玩意?咱们有请南越国的人来参加大会?”他感觉很奇怪,这尼玛几个路口都被镇西军把的死死的,这南越人是怎么进来的?

    他正奇怪的时候却又有人走上武台

    “东夏纳兰潜炳也来向大魏高手讨教一二。”

    “北辽萧珂也来讨教一二。”

    “什么?这些人都是怎么进来的?”气的他直接站起来大吼。

    武台周围所有人都奇怪了,这些人是怎么回事?虽然江湖是江湖,朝廷是朝廷。但这玉州武林大会乃是玉州节度使举办,各个路口全部把死,这些人怎么进来的?中原内地各国人都会有一些,大多都是些各国商人。玉州举办武林大会压根就没有请外国帮会门派,他们出现在这里是要干嘛?砸玉州军阀的场子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