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次交锋
    天一亮他就派了几个人先去乌国观察一下情况,看看那乌国的30万雇佣军到底是个啥情况,毕竟他这是孤军深入可不能犯了和拓拔宏宇同样的错误。

    把杨承雨、常雄、沈丘都叫了过来,商量今天的仗要怎么打,对于杨承雨的话:商量个屁直接怼过去。常雄这货更是啥也不说,指望他冲锋陷阵可以,指望他出谋划策那刘毅还不如蹲地上数蚂蚁实在。沈丘倒是提了意见,沈丘说他先带黑骑过去叫阵,常雄带着五千金甲军在侧面埋伏,要是敌人出城野战就两面夹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他还是蛮看中沈丘的,杨承雨能把沈丘提拔出来没点能耐怎么行?不过沈丘提的两面夹击他没有采纳,不是说这样不行,而是条件不适合,大漠太空旷了,埋伏的太远对于重骑来说太费劲,太近又没地方躲。

    杨承雨之所以要直接干过去啥策略都不要也有他的理由。反正双方都是骑兵,我20万但我五千重骑,而且轻骑装备防御也都不差,战矛都是杨承雨专门设计好交给他去打造的。轻骑的战刀也都是精品,骑弩每人也都配了一把,马铠和轻甲早已换成了锁甲,重量更轻防御也更强。至于对方那30万大军他敢保证绝对没有重骑,卡特有没有具装甲杨承雨不知道,但卡特雇佣给乌国这30万大军绝对没有具装甲。杨承雨有信心直接靠实力怼死对方30万大军。对于杨承雨的用兵能力他心里还是有点b数的,就说跟西辽对战,拓拔宏宇损失七万人,他杨承雨才损失不到两万。而且那五千金甲骑兵一个都没损失。他刘毅虽说会用骑兵但他确实没用过具装甲骑。杨承雨上回说在去打架让他看看金甲战士有多牛逼,他也确实很想看看他每个月砸进去上百万的银子到底有多值,所以他采用了杨承雨的办法——直接怼过去。

    派出去的几个斥候一个时辰不到就回来了,问了一下对方情况。斥候说城门口商队查的比较严他们进不去城,不过斥候还说,有看到乌国扣押其他商队。想了一下,欲神国国王上个月跟他说过大漠规矩:大漠任何国家不得以任何理由扣押商队及货物。乌国这是要自取灭亡还是咋滴?不管了,直接打过去。

    “常雄,派人告诉沿路所有商队,乌国扣押我大魏商旅。我大魏为国内商旅讨回公道将在今日于乌国开战,让所有商队找地躲避,不然后果自负。”

    常雄立刻派人骑马向乌国方向而去。

    “全军披甲,目标乌国。”

    ————

    沿路商旅收到通知后都带着驼队、马队往远处躲避而去。有个马队却在附近找了个最高点在上面休息,从那最高点往前方望去整个乌国城门都近在眼中。马队中所有人都站在高处望着乌国城门方向,一个年轻人望着乌国,头都不转的问旁边老者:“二叔,咱们大魏怎么会打到沙漠来了?不是在和北辽对峙吗?而且我怎么没听说大魏有骑兵了?”

    老者摇了摇头“我也没听说过,大魏就算有骑兵也不可能会到大漠里来啊!咱们马帮一路从西蒙国过来也没听说大魏有哪支军队来了大漠”。

    年轻人很是疑惑“这,可那沿路通知我们躲避的人我看确实是个魏人。还披着黑甲骑着战马,而且手里拿的小旗上写的也是汉字的“劉”字(魏属汉人)。说什么乌国扣押我大魏商旅,可大魏在沙漠走货的除了我们马帮、盐帮、茶帮、碳帮外没有其他商队啊?我们这四帮也没有哪个帮派被乌国扣押。真是奇怪,难道大魏又多一个商队来大漠走货了?”。

    老者叹了口气,“唉!咱们还是看看再说吧,乌国这些年也确实有些过分,动不动就改税率,要是大哥还在保不准又得走私,只是大哥……”。

    原来这群人就是当初他说开武林大会要请的那个马帮的商队。前任帮主数年前在大漠遭遇沙匪,不只货被劫了连人也死了。接任新帮主之位的就是前任帮主唯一的儿子霍权,霍权身旁老者就是霍权的二叔霍元屠。霍权接替马帮后一直跟着霍元屠在大漠里学习经验,这次他们带了一批魏私窑瓷去女神国北边的兹国与人交易,路径乌国却出现这事。但他们也想看看到底是大魏哪支军队竟能孤军打到大漠中心来,而且还是为了个不知是大魏哪个帮派的商队。所以霍权带队找了个最高点,霍权真的很想见识一下那支大魏骑兵,若有机会更想去认识一番。他马帮也是在大漠走货,若是能得到那只军队的帮助以后岂不是更加安全些,只是不知道那支大魏骑兵能不能打过这乌国的30万铁骑。乌国这30万铁骑可都是从卡特帝国雇佣来的。大魏和卡特东西相距数千里的对决他霍权真的很想看看。

    ————

    距离乌国还有半里地的时候乌国也得到了消息。

    “史密斯将军,敌人距离乌国只剩半里地,末将请命出战。”一个雇佣军将军问一个身穿军装的大胡子男子。

    “嗯!我卡特帝国岂会怕人邀战,全军出城,让那些商旅也看看我卡特大军的强大战力”史密斯下令道。

    ————

    刚才探马来报说乌国三十万骑兵已经出城迎战,而且还是向着他们冲来。他转头看着自己的二十万黑骑军,“敌人三十万大军出城向我方冲杀而来,准备迎战。”

    哪知他话音刚落杨承雨这货马头一调要往回跑,问他干嘛去,来句:“敌人三十万大军啊!我滴妈这么多,我得跑路啊!不然死定了。”

    他:“啊?⊙?⊙!”

    常雄接话道:“别管那货了,麻痹的还说要救媳妇,一打架就特么要跑路,不管了,我要先去干他一场。金甲军跟我冲,驾!”说完带着五千金甲军前冲而去。

    沈丘:“统帅可以丢人,我们黑骑可不能丢人,走、驾!”

    沈丘也带着黑骑追着常雄而去。

    看着杨承雨的背影:“丫的这傻逼怎么就跟个二百五一样?卧槽,老子也去杀他一场,驾、驾!”

    ……

    两军相距不足百步,渐渐……除了马蹄震天动地的轰鸣声外,其他什么也听不到了。从远处看,除了看到一片犹如沙尘暴般的漫天飞沙外,其他什么都看不到。但他知道那阵遮天蔽日的沙尘内就是敌人三十万大军,来不及多想、他的二十万大军跟史密斯的三十万大军瞬间相聚。

    “杀、杀、”常雄带着五千金甲军以锥形阵型直接撞进对方大军当中。金甲军在前面拼命冲撞,黑骑跟在金甲军后面冲杀。金甲军的马铠都是硬钢打造,**力超强,对方都是轻骑兵,拼冲撞力压根不是金甲骑兵的对手。马马相撞只见卡特骑兵瞬间就被撞的人马皆飞,人被撞到半空中掉下来立刻被马蹄踩踏成了肉泥。金甲骑兵人手一把重矛,**期间长矛贯穿卡特骑兵无数人,撞伤敌人落地滚出十多丈才停止下来,流下一地的鲜血。常雄把铜锤一横瞬间带飞十多个卡特骑兵,嘴里大喊“撕裂他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