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进军
    为了方便的记住各个小国,他把这十四个小国全部当成驿站改用数字来记。要让他清楚的记住每个小国的名字那是不可能的,记是肯定能记住就是太乱,容易记混了。他把这十四个小国从东到西编成一号站、二号站、三号站…………一直到十四号站。如今在十四号站等了十几天,派去乌国的人却还没有回来。

    那个向导对他说从乌国到十四号站,来回也不过就八天而已,可这人派出去十几天要说也早该回来了,到现在没回来估计是出事了。

    对杨承雨说在等一天,等不到,找向导直接进去,管他沙尘暴还是流沙河,可到了第二天还是没消息。

    “承雨,让沈丘去找向导,多找几个,我们直接进去,我到要去看看那什么乌国有多牛逼。”他气道

    “早就说了直接进去,你丫非要等,我媳妇都不知道在乌国咋样了,咱们二十万大军还怕他乌国三十万大军?开玩笑呢?要不是你丫磨磨唧唧、怕这怕那的我早带人杀进去了。”杨承雨这话说的他直喘粗气,他怕乌国?他怕的是这大漠中心流沙河、沙尘暴……

    ————

    向导带着他们直奔大漠深处而去,向导跟他说这大漠中心地带最可怕的不是沙尘暴而是流沙群,沙尘暴也不是天天刮,可这流沙群却是永远都不会消失。

    流沙群就是它不是单个存在的,而是一群流沙河聚集在一起,这种流沙群最是危险。不过很好认,熟悉大漠的看一眼就知道是不是流沙、有没有危险。

    穿越中心地带还要带足水,中心地带太缺水,要想补给水源只能去安全线补给,也只有安全线四国有暗河水井。

    安全线之所以叫安全线主要就是它下面有一条暗河,而上面的地形就像很宽的堤坝一样,四国就是建在这条堤坝之上才不会被沙尘淹没,安全线本身就是处在最高点。

    大漠中心南北数千里,就只有这八百里的安全线,这八百里安全线能建国的地方也就只有那四国所在地,那四国所在地都是面积最大,离暗河最近的地方。

    从南到北从东到西这安全线都是必经之路,东南西北的所有商队如果穿越大漠,都是在这安全线上休整补给。

    一路上沙尘暴倒是没遇到,流沙河却是看到不少。不过很好认,如果不熟悉沙漠的话那就危险了,有的流沙河很不显眼,你明明看它就只凹陷脸盆大的一块,可你只要踏进去那必死无疑。绳索是进大漠必备之物,结伴而行,掉进流沙河没有绳索压根救不回来。流沙的吸附力非常大,救人也得速度快,不然十个呼吸不到就要被流沙拖进去。所以大漠行商、行军都是走高不走低,走平不走凹。没有高也没有平,就是绕路也不能瞎78乱跑。

    向导带着他一路指点,什么地方是流沙,什么地方没危险,听的他是头晕脑胀的。还好带着向导,要是直接带着二十万远征军闯进来,还不知道能回去多少,估计连他自己都得栽进去。

    对大漠熟悉后就能分辨各种流沙河了。至于躲避沙尘暴也不能瞎78躲避,那也是有技巧的,有些新手初入沙漠不懂规律,遇到沙尘暴就喜欢往低处躲避,万一那低处是个流沙河岂不是躲过沙尘丢了命?

    躲避沙尘要是能确定那低处不会有危险,的确可以躲避一下。要是不确定,那就把马匹骆驼啥的全部聚集到一起用绳索栓起来,人员也全部在腰间连上绳索。

    像那种能够把骆驼马匹都吹走的超级大风暴很少见,几十年可能遇到一次,平常的沙尘暴都可以这样躲避。

    脱水症在大漠也很麻烦,一旦得了脱水症,那就必须找阴凉地,停下歇息并且要大量补充水分,所以穿过大漠要带够水。

    走到第三天的时候他这二十万大军就有不少得了脱水症。搞得他不得不带队停下来休息一天,把得了脱水症的士兵全部放在马匹后的阴凉处躲避太阳。好在他们带的水很足,重骑兵马匹要驮着士兵的板甲和其他杂物没有带水,轻骑兵到是每匹马都带了满满两大袋。

    没进过大漠深处,他也是害怕才带了那么多水,其实用不到那么多,第一次进来害怕也是正常。反正多备无患嘛!就像干粮一样,他可是被饿怕了,每次行军士兵的口粮都是发的足足的。就像这次,明明四天的路程他却给每个人都配了六七天的口粮。反正也不占地方,六七天的口粮也就一袋干饼,真是没地方那就放身上背着好了。

    因为好多士兵得了脱水症休息了一天,所以得要多赶一天的路程,晚上也就不走了,在大漠里休息一晚上。

    ————

    靠在马肚子上看着天空,吃着干饼,想着到了乌国该怎么打。明天肯定是打不了,必须要休息一晚上,后天早上才能去约架,不然人困马乏的很容易吃亏。

    常雄一手拿水一手拿饼也坐了过来,剥好的大蒜头递给他一个

    “队长,你看啥呢?这天上有啥好看的?”常雄嚼着干饼就着大蒜头问他。

    “唉!这大漠里的天空真是丑啊!没有玉州的夜空好看。”

    “切!你懂个蛋蛋,这大漠的夜空那才叫美,你看南边那颗星星,像不像美女?要学会享受。”杨承雨也是走了过来往马肚子上一躺。伸手从常雄的干饼上掰下一块,拿了个大蒜头吃起来。

    “我是不懂,反正我不喜欢大漠里的夜空,我只喜欢大漠里的钱”他反驳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