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战起3
    他们就这么天天挖坑不知不觉挖了三天,基本上也算完工了。

    周兴带领黑枪营再次撤回沙城,而负责押送粮草物资的队伍早在几天前就各自出发,王四他们大队真的就被成功的派去玉州城押送粮草。

    整个沙城不管城内城外全部挤满了士兵,他的小队被安排到西门城头负责巡逻监察任务,此刻他站在城头往沙谷方向看去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常雄不知又从哪搞了根黄瓜坐在城头一座倒塌的城跺上吃着黄瓜嘴里嘟哝着

    “也不知道西辽啥时候过来,咱们天天就在这城头瞎溜达真没意思。”

    他并没有理会常雄,任然远远的望着沙谷方向,如果有人看到他的脸就会发现此时的他满脸都是担忧的神色。…

    就这么过了两天时间,当天下午身在主军帐的龚明正要喝茶时军帐外传来斥候的急报。

    “报军副,距沙谷西北方百里外出现西辽大批骑兵,保守估计不下五万人。”

    龚明一听立马放下茶杯站了起来

    “传令中军各部由王举指挥立马出发沙谷,传令右军和骑兵营各部由方岳指挥立马出发沙谷右翼,传令黑枪营,战刀营以及混编突击营跟随中军一起出发,传令左军各部做好准备等待机会。

    来人啊,备马,随我前去小狼丘。”

    “是,大人。”

    当周兴带领黑枪营出城跟随中军后面前进时,他心里咯噔一下想到

    “这是要三个独立营和中军一起堵住西辽骑兵的进路吗?军副啊军副,你这是要三个独立营全部拿命去堆啊!关键这办法真的有用吗?”

    走了一晚上早晨时分到达沙谷。

    王举传令各部全部蹲下,得到命令,他和常雄等人也都蹲在了沙谷后面,只等西辽人从沙谷向上冲锋。

    没等多久大概不到午时,前方就传来了“噗咚噗咚”的马蹄声。

    说真的,他从没上过战场,说不害怕都是假的,此时他异常紧张,不知道这次自己会不会死在沙谷。

    常雄看到他的脸色安慰道

    “没事,不用害怕,当初我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怕的都尿裤子了,那时年纪比你还大那么一点,那时候太子爷还没死,带着我们这群新兵蛋子跟东夏作战,那叫一个过瘾,一下就冲进东夏步军中间去了,那四周啊……到处都是敌人,杀了第一个人后心里真的很害怕,可杀第二个的时候就没那么怕了,不杀他们我就得死,闭着眼睛乱砍就是,只要不砍到自己人,管他谁谁呢。”…

    听到常雄这话他心里稍微放松一点,就在这时,有人大喊

    “冲啊!杀光西辽狗”。

    他和常雄连忙站起来,也往沙谷冲杀而去。而常雄一直挡在他前面,他想绕过去可却被常雄拉住

    “队长你在后面帮我看着,咱们一前一后,两翼有骑兵杀过来你帮我捅了他们。”

    他心里明白常雄真实用意,但是没有说什么。因为此时前方已经跟敌人杀了起来,敌人骑兵从沙谷里往上冲,镇西军从上往下赶。常雄也冲到了沙谷边上,捅死两个敌人后自己很倒霉的中了一箭,不过只是射穿了肩膀头上的肌肉没有生命危险,他赶紧扶住常雄往后退几步。

    “怎么样?还好吗?”

    “没事,感觉有点痒,给我拔掉它,我特么还没杀过瘾呢,这群***骑着马还真不好杀。”

    常雄说完就让他拔箭,他也不在意,右手握住箭尾一用力就把箭簇拔了出来,尔后拿起长枪和常雄一起再次冲了上去。一个敌人骑马冲了上来,他一枪刺向对方,却被敌人长刀一挡直接错开,而且还一刀向他砍来,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时候常雄上去拉他一把。他后退一步惊魂未定那人在次砍了过来,常雄身子一躲,反手一枪直接把那人捅个对穿。

    常雄大吼

    “伤了没有?”

    “划破点肉,没啥大碍”。

    其实他胸口的伤很重,那一刀砍过来要不是常雄及时拉他一把,他的脑袋估计已经两半了。可一刀划拉下来还是把胸口划个大口子,从左胸膛划到右下肋骨,不过总比丢命好。

    “小心点,跟在我旁边不要散开。”常雄大喊。

    他跟在常雄身边杀退了两次敌人,敌人还是使劲往上冲,他全身都是血,眼睛都要模糊了。当他刺死一个敌人时往左边看了一下,发现中军已经快要顶不住了,中军承受敌人最大力度的冲锋,压力很大死伤更大。

    远远的听到有人在喊

    “兄弟们顶住……不能让敌人冲上来……顶住……杀啊……”…

    西辽骑兵的阵型像一根巨型尖锥,驾马拼命的从沙谷斜坡往上冲去,锥尖部位的西辽骑兵不管前方有多少敌人,直接挥舞战刀向前方冲撞而去,镇西军也全部往锥尖上面顶住冲撞。镇西军死一个,立刻又顶上去一个,西辽骑兵强冲两波终于踏上沙谷的边。

    王举大喊,独立营全部往左翼靠拢。

    两次猛烈的冲锋西辽军已经上了沙谷,在想逼退不可能了,只能一步步的挡住西辽军继续前进的路。

    沙谷岸上的镇西军中军被西辽骑兵逼退十多丈,再退下去就是想挡也挡不住。

    只听王举再次传令,中军后队顶上去。

    镇西军中军伤亡很大,后军接上前军后总算暂时挡住了西辽军,西辽军眼见着快要被冲破的镇西军再次稳住阵型,立刻又改变冲锋方向。

    只见西辽军在沙谷岸上的锥型冲锋变成了两个队,一个队杀向中军右侧,镇西军发现右侧敌人力量更强的时候不得不把中间兵力往右挪移。可这时候镇西军中间的力量又变薄弱了,沙谷岸上原本人挤人的密度,中间位置却出现个空洞。镇西军中军主力往右挪移导致中间兵力变薄,瞬间被敌人破了阵型。

    王举又传令,命中军再次往中间靠拢,命独立营速度往左侧倾斜,给中军拖住时间整理队形

    就在西辽军即将从中间把镇西军分割的时候,三个独立营付出巨大的伤亡终于从右侧倾斜靠拢过来和中军混合到一起再次把西辽军挡了回去。

    西辽军已经上了沙谷,如果独立营在不拼人头把西辽军顶回去那镇西军离完蛋不远了,镇西军四万五千人早已损失过半,西辽军只要在大冲锋一次,镇西军这边估计就要乱了阵脚。

    沙谷岸上尸体遍地,从岸边往外百丈内的土地全部被鲜血染红。沙谷边上尸体太多堵住了西辽战马冲阵的道路,大多西辽军都已经是驾马往尸体上冲,至于踩踏的是敌人的尸体还是自己袍泽的尸体西辽人是不会去管的。

    因西辽人被尸体堵住了冲阵的路,镇西军仅剩的不到两万人稍微减轻些压力。就在这时,沙谷内的西辽军看到镇西军已经不到两万人,突然改变进攻阵型。不再是两队阵型,而是像钢叉一样从左中右三方直撞而来,镇西军伤亡巨大,再也顶不住敌军多方冲阵,开始小范围散乱阵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