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没落的败方与南境的战事
    没落的一处庭院,这里很大很宽敞,也很华丽,但是居住在里面的人却没有一个开心的,因为这个地方是用来软禁他们的地方——没错,这里就是软禁崔氏集团所有有关人员的地方。

    这里是没有名字的庭院,而是大商用来软禁罪人的地方——绿叶庭。

    崔文在院内仰望天空,说不出的感伤,他也知道了老太傅离开人世的消息,那位扶助崔氏的老人还是走了,而他这位继任者,也没有守住崔氏的基业,还是让整个组织付之一炬。

    暗香阁的突然袭击打破了他原有的一切计划,让这个性情中人无法冷静,当时理智的做法应该是及时撤退,能走多少走多少,而崔文在那时还下意识认为崔氏是无敌的,是大商最强的存在,的确让他悔恨不已。

    “哟,这不是崔丞相吗?”一个耳熟的声音响起,崔文寻声望去,竟然是老熟人,于是道:“你还活着啊?洪志?”

    这位叫做洪志的男人看起来和崔文一个年纪,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道:“你们崔氏把我送进这里关了五年,没想到你们自己也有进来的一天,怎么,老太傅那个老家伙一死,你们所谓上百年的传承,就成了狗屁吗?”

    “注意你的言辞!”崔文很愤怒言语中侮辱老太傅,他老人家已经身死,也不能允许有人这样折辱他。

    “哼!你以为你还是在洛阳呼风唤雨的崔氏副把手吗?哦对了,其实这些年来一把手其实是老太傅吧,你也没有能力独当一面,我说的对不对?”洪志一副嘲讽的嘴脸笑道。

    崔文怒不可遏,可是没有办法对付他,要是换在以前,定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绿叶庭是什么地方你比我清楚,当初你们仗着势大把我关在这里,天理循环,你们也自食其果。”

    “够了!洪志!”崔文吼道:“没错我是输了,但是你当年犯下的罪过是叛国,念在你们家族忠心耿耿多年留你一条性命,要不是太傅他老人家仁慈,你早就跟着你的家族满门尽灭了!”

    洪志被触碰到了内心,有些恼羞成怒道:“不要搞得你们有多么高尚,崔氏集团把控朝局这些年还不是欺压皇权,也难怪陛下亲自对你们动手。”

    “也比你这个卖国贼要好!”

    “是吗?”洪志突然想到什么冷静下来,邪笑道:“可惜我马上就要出去了,你们就在里面安度晚年吧。”

    崔文一惊,洪志这个犯下重罪的人能出去?开什么玩笑?那可是卖国通敌的重罪,陛下怎么能姑息,马上不相信道:“不可能!陛下绝不会放你出去!”

    “怎么不可能?”小人得志的嘴脸浮现出来,“陛下当然恨我入骨,但是眼下到了用人之际,你们崔氏太过庞大,一下子抓获必定会造成官员空缺大半以及士族的不稳定的情绪,难道这种局面下朝廷还能迅速找出合适的人填补空缺稳定局势吗?”

    这番言论下来,崔文还真有点相信了,毕竟他们崔氏集团确实有着恐怖的关系网,全力扑灭的情况下,又是在一瞬间扑灭的,当然会像洪志所说的局势不稳,朝廷理所应当会启用曾经的罪人。

    可是即便是这样也不能用这种罪人啊,他不服气的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陛下也没有理由放出你这个祸害。”

    “陛下当然不会,可是我已经改过自新,愿意用余生弥补之前的罪过。”洪志说着废话,又说道:“可惜啊,这次让我出去的不是陛下,有这个意思的是老王爷。”

    崔文嘴角抽动,说道:“老王爷?怎么可能?”

    “就是可能啊,你忘了是谁带人把你们在洛阳的据点端了个一干而尽啊。”洪志提醒道。

    老王爷带人端了崔氏的据点不假,可老王爷那样的人怎么样也不会想出这种极端的办法来稳定局势,难道说不可能,老王爷的人品他是了解的,不可能会有别的心思,搞不好有其中的原因。

    崔文思索一番,没有讲话。

    “其实你也不用太过不平衡。”洪志假慈悲道:“你们的没落定然会让别的势力崛起,我就觉得武成王殿下已经成为大商真正的主人了。”

    崔文摇摇头道:“他不行,那样的人不可以当皇帝。”

    “有何不可?”

    “他太暴戾。”

    洪志不屑一顾道:“你了解他吗?就说他暴戾。以我的见解,一个暴戾的人是怎么能够在逆境中打败你们不可一世的崔氏集团呢?又是听你那个老太傅的话才有的想法吧。”

    的确有这个影响,但是崔文还是觉得太傅生前的话很有道理,杨旷现在不暴戾是为了大局考虑,一旦木已成舟,那么这个皇子心中的戾气会完全的释放出来,到时候造成的祸患无穷。

    “洪志,如果你要出去的话,不要为杨旷效力。”崔文思索很久吐出了这句话。

    “为什么?你想让我成为你复仇的利箭?”

    “不是。”崔文否认道:“这是忠告,杨旷我确实不了解,但是太傅的判断没有出过错误,我还是愿意相信他老人家的判断。”

    洪志轻笑带过,道:“你都自身难保了,还想着怎么帮我?有够虚伪的啊。”

    “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崔文犹豫再三还是厚着脸皮开口了:“小儿云逸还没有被软禁,如果你能出去,能否帮忙接济一下。”

    “我为什么要帮你,别忘了我们有仇。”洪志觉得他有些神志不清,居然开始请求自己的帮忙。

    崔文是清醒的,他明白眼前的这个人不会帮忙,但是他有足够的条件,道:“如果你愿意帮忙,我也可以帮你一个忙。”

    “哦?你现在还有谈判的筹码吗?”洪志感兴趣道,曾经的仇恨这几年其实早已淡去,利益才是永恒的。

    “我可以用我最后的人脉,替你找到曾经属于你的宝物。”

    宝物这个词语内容很大,不知道对于洪志来说什么叫做宝物,而洪志真的有些动容,道:“我怎么相信你能够帮我找回那样东西?”

    “你若相信便可,不相信也不强求。”崔文卖关子道。

    “好你个崔文,虎落平阳也敢如此嚣张,可以,这笔买卖做成了,不过你身处绿叶庭,又怎么动用人脉呢?”

    崔文道:“你只需要在救下我儿后带他去找一个叫天魔的江湖高手就行了。”

    “天魔?”洪志似乎认识这个名号,道:“你说的是那个魔杀四鬼的师傅,江湖第一魔头?”

    “没错,他能够带你找到你想要的东西,只要你就下我儿,拿着这个腰带给他,就能让他信任你。”崔文说着取下了腰带,递给了对方,为了自己仅剩的孩儿,崔文可以说是下了血本。

    洪志接过腰带,看出了这个物件的不一般,不仅仅是造功上的精致或者是价值不菲,而是其中的裂痕很特殊,也只有最亲近崔文的人才能识得其中的意思。

    得到了信物后说道:“这个买卖我做了,对了,不妨告诉你一声,其实这次出去我不是当官的。”

    “不当官?干什么?”崔文狐疑道。

    “谁说一定要当官才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洪志阴测测的笑道:“我要做的,是幕僚,藏于别人身后的人。”

    “老王爷需要幕僚?”

    “不是老王爷,虽然的确是他让我出去的。”洪志别有意味道:“其实需要我的是新任的右丞相。”

    新任右丞相,不知道是谁能够继任崔文右丞相的职位,崔文找不出大商第二个合适这个职位的人,当下思虑万千,道:“莫非是杨旷的人?还是陛下新提拔的人?”

    “都错了,是从南夏投靠咱们的人。”看起来关押许久的洪志知道的事情不少,感觉就像是提前有人告诉他一样。

    “南夏的人?谁?”

    “自己猜去吧。”洪志拿着腰带就悠哉的离开了,任凭崔文在后面追问也不理睬。

    大商与南夏的边境,也就是大商的南境防线上,远远的另一头出现了大批军队,大军压境的场景十分恐怖,比起北境的战事来说,完全不是一个规模。

    五万?不止!十万?不止!二十万?还是不止!那是足足四十万的夏国大军,在长江的另一边对着彼岸虎视眈眈。

    而大商南境防线的军队,只有二十万不到,还有一半是刚从各州调派过来的新兵。

    作为南境防线的主帅,大商的天威大将军古劲松,是必须拦住这帮虎狼之师,而两倍之敌以及训练精良的南夏军队,哪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夏国的主帅也就是南夏的大将军正在跟逍遥翁讨论着马上要发生的战事。

    “你说我们这一次能不能打赢他?”即便是占尽优势的一方,南夏大将军的语气还是那么没有底。

    逍遥翁停了会,道:“依旧不能。”

    南夏大将军没有觉得荒谬,反而点点头道:“本将猜也是,不过打还是要打的,能消耗他多少就消耗多少,反正他们也没有时间反攻。”

    “大将军怎么能这么想。”逍遥翁马上反对道:“古劲松无法主动进攻不假,可是这头怪物一旦能够腾出手进攻,那将是我大夏的浩劫。”

    “明白。”大将军说完叹了口气,道:“古劲松古劲松,为何世间会有你这般恐怖的男人,若是你不在,天下早就一统了,何至于没日没夜的战争。”

    逍遥翁也是感慨道:“一物降一物,我就不相信这世上没人能克制这个怪物。”

    大将军不再废话,道:“擂鼓!进攻!”

    一声令下,无数的战旗挥舞,无数的巨大战船气势汹汹的驶向了对岸,后面紧跟着无数的小舟。

    四十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开进而去,大将军却没有一丝能胜利的念头,因为他早就知道结局,古劲松不可能会败,起码不会败在他的手上,这种优势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至少有十次这样的优势,他们依旧拿不下这道被怪物防守的界限,天下第一名将坐镇的地方,是那么的坚不可摧。

    战争开始了,大将军没心情去看战况,战术早在开战前就拟定好了,反正他是不想再看一遍古劲松是如何把他的军队杀得大败而逃了。

    南夏无奈,大将军无奈,只是怪物太凶狠。

    野火刑房之内,巳蛇点着灯来到了一个狱房,走了进去,里面有个全身贴满膏药的男人,此刻正在煎熬当中,双眼上的黑眼圈就足以说明他根本疼的睡不了。

    没错,他就是天下第十的铁臂钢腕闫克宇,曾经的一代高手也落到了被人囚禁的地步,带着浑身的伤势被关押在此,实属不幸。

    “闫首席,伤好些了吗?”巳蛇问道。

    “为什么啊为什么不杀了我”闫克宇一边呻吟一边求死,他这些天收到**上和精神上的折磨远非常人所能承受。

    巳蛇放下灯笼,对他说道:“其实我早想杀你了,要不是主子说你命不该绝,你认为你还有命吗?”

    “杀了我啊!”闫克宇愤怒的咆哮道:“我没让他救我!谁让他饶我了!”刚吼完就被牵扯到的伤口疼的直吸冷气。

    “你就不要再叫了,现在不是尽忠的时候,你们崔氏集团已经败了,就不要垂死挣扎,还不如加入我们野火,说不定”

    巳蛇话未说完,闫克宇就到:“感谢你们的好好意,可是我没有为你们主子效忠的意思。”

    他不是个死脑筋的人,却是个有底线有原则的人,闫克宇绝对不会加入野火,这是他作为武人的执着。

    “野火就那么让你看不起吗?”巳蛇问道。

    “不是看不起你们野野火,我看不起的是杨旷。”闫克宇不掩饰的说出自己对杨旷的厌恶。

    即使将他视作对手,他也不会屈身杨旷的麾下。

    巳蛇有些不想废话了,但是主子给的命令是留住闫克宇的性命,尽力让他加入野火,于是在职责的意识下,巳蛇继续道:“你到底为什么不愿意?”

    “因为你们的主子,给不了我想要的风骨!”

    “就因为这个?”巳蛇皱眉道:“幼稚。”

    闫克宇没有辩驳,任他说去。

    “成王败寇,你一身的武艺有前进的可能,你日后的时间还有无数件事情可做,为什么就要如此放弃?你甘心吗?”

    “不甘心你走吧。”闫克宇虚弱的说道:“你们救活我也是白救,我是绝对不可能投身你们野火的。”

    “那可不行,我答应主子不答应。”巳蛇道:“你要是想死还真死不了,因为你得到了主子的欣赏。”

    闫克宇嗤之以鼻,道:“我不稀罕。”

    “这可由不得你。”巳蛇道,主子在上次单独对阵闫克宇之时或许起了恻隐之心,舍不得这样的良才陨落,这才做出了一个意外的决定,而巳蛇也记得,就是闫克宇扯断了上一任申猴的手臂。

    这样的仇恨他能放下,就连取走三位干部性命的王逸飞,他也能够咽下仇恨与他携手对敌,为什么闫克宇做不到呢?

    难道这就是江湖人的气节。

    又有人来了,巳蛇看去,是亥猪,问道:“你不是要跟随主子准备巡游吗?怎么来了这里?”

    “主子让我来的,说是看看闫首席有没有答应。”

    “那你要失望了,这家伙铁了心要死,说不定救活了他马上就会自尽。”巳蛇没好气的说道。

    亥猪不惊讶,意料之内,也很好奇这个家伙怎么就得到了主子的青睐,非得留他性命,上下打量这个重伤的男人,道:“喂,你知不知道,太傅死了。”

    巳蛇大惊,闫克宇也在同时睁开布满血丝的双眼,惊恐的瞪着亥猪。

    “你疯了!”巳蛇十分反感亥猪的直言,这不是明显刺激闫克宇嘛?干嘛非要道出老太傅离世的消息。

    闫克宇还在难以置信中,道:“那崔大人呢?”

    “软禁了。”亥猪仍不收敛,继续直说。

    巳蛇两次都拦不住他,索性不管了。

    奔溃充满了闫克宇的全身,崔氏集团两大主心骨都不行了,太傅更是病逝,哪有那么巧,定是有人逼死了太傅,于是越想越愤怒,不吐一字睁着满是血丝的眼睛。

    “巳蛇,主子说了,该告诉他的还是告诉他,瞒也瞒不了多久,到时候再让他知道,会有更大的刺激。”亥猪就是代替杨旷来传话的,其实就是杨旷的意思。

    巳蛇听后觉得也有道理,于是让亥猪先走,现在这种情况应该要闫克宇自己冷静一下,给他一点时间去适应这个变化。

    两人都离开了牢房,留下孤独的闫克宇怒目圆睁,整个牢房都充满了无尽的怨愤,恐怖异常。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