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开刀
    胡庵,朝廷的二品大员,崔氏集团一个若有若无的成员,从来没有什么很大的作用,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功绩,而此刻却被特殊对待的押送到了杨旷的手里。

    杨旷看着跪在地上失魂落魄丧失斗志的男人,道:“你可知本王为什么独独让你从软禁中恢复自由吗?”

    中年人杂乱的胡须有阵子没有修过了,他迷茫的抬头,嘲笑道:“这也算自由?殿下是在逗下官玩吗?”

    “成王败寇,那是你们应得的结局,就不要不甘心了。”杨旷冷漠的回答道:“你不信本王会给你自由,那是你的自由,可是现在的的确确有一份选择摆在你的面前,让你自由的选择,不会有任何的干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胡庵大声笑着,道:“殿下真的认为选择是自由的嘛?下官在洛阳尚有家世,如果选错了,那不就是死路一条,搞不好还会落得个满门抄斩的结局,直接说一条选择不就行了。”

    杨旷没有急着反驳,缓缓的坐下,道:“你错了,大错特错,本王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残暴,虽然本王却是会做出这种事,但也只是针对个别分子,你就不要嘴硬了,给个痛快的回答把。”

    胡庵沉默了一会,道:“殿下能否先回答下官一个问题?”

    “讲吧,看情况。”杨旷悠哉的等着。

    “为什么是下官?”胡庵问道:“崔氏成员比比皆是,比下官有能力的更是数不胜数,殿下选我过来究竟是为什么?”

    杨旷道:“因为太有能力的太忠诚,太没能力的本王不需要,你正好介于两者之间,是本王折中的考虑,而更重要的是,你胡庵,是个真正的良官。”

    “良官?”胡庵愣了下,忽的继续大笑,道:“哈哈哈哈,殿下就因为这个,下官还以为这个洛阳,已经没有人在乎什么清廉不清廉,良官不良官的了,殿下不觉得这种想法很幼稚吗?”

    “不觉得。”杨旷认真的说道。

    胡庵反复确认对方没有开玩笑后,低头思索良久,开口道:“殿下是因为第一个开刀的对象,是跟下官有联系吧。”

    杨旷双眼一亮,没想到这家伙还不傻,不怒反喜道:“没错,亏你能猜到。”

    “我就说殿下怎么着好心,能放我一条生路,果然是有利用价值啊。”胡庵不客气的嘲讽道。

    “难道有利用价值是件不好的事情吗?”杨旷反问道:“要是一个人连这么点价值都没有了,他与死了有何异?你应该庆幸自己能被利用,这才是价值。”

    胡庵落寞的摇头道:“殿下真是个阴毒的人,难怪老太傅终其一生不惜死去也要阻止你登上帝位,现在看来,他老人家的做法该有多么明智啊。”

    杨旷没有因为这句话而愤怒,各为其主,他没有理由去阻止他人的**和志向,于是道:“你可以这么认为,但是选择是自由的,本王向你保证,无论你答应否,你的家人还有你的性命都能够保证。”

    “你拿什么保证!”胡庵一下子站起怒视着杨旷,惊动了外面的野火人员,一拥而入,都握着兵器对着他。

    杨旷淡定的抬手挥了挥,示意他们下去,待人都走光了,不为所动的胡庵依旧站着,杨旷坐在椅子上仰视着他的面容,道:“胡庵,大商如果陷入内乱,作为大商的臣子,该做什么?”

    “肃清乱局,恢复太平。”胡庵几乎想都没想果断的回答道

    “好!看来你还没有被权力腐蚀!很好!”杨旷很满意他的态度,道:“那如果本王告诉你,如果士族躁动,影响大商安定,你会怎么做?”

    胡庵犹豫了会,这个问题挑的不是时候,若在平时就算身为崔氏集团成员他也会果断的站在大商的利益上,可是如今身为阶下囚与败军之将,他还有什么资格说出那句话。

    杨旷明白他的难处,于是也站了起来,抓住他的衣襟道:“无论如何,大商败亡是我们都不想看到的,事情已过,太傅用他的死亡宣告了争斗的结束,如果此时我们还在因为旧怨互相不服,那么谁会得利?北唐?南夏?他们都有可能趁虚而入。”

    胡庵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原本就做好了必死的决心,绝不会投靠杨旷,可是眼下对方说出的道理他找不到错误,都是深刻的分析,无法反驳。

    他也想同意,可是敬仰的老太傅被逼死,是他不能容忍的事情,这份仇恨太深刻,潜意识中的杨旷已经成为了整个崔氏的死敌。

    “你不说话,就代表你犹豫。”杨旷入木三分的针对着胡庵,道:“你既不反对也不同意,就是有两难抉择的地方,本王猜是因为老太傅的原因。”

    “够了!闭嘴!”胡庵不想再听了,老太傅的名讳传入耳中,除了无尽的痛苦根本没有别的,“殿下不要再说了。”

    杨旷松开了他的衣襟,胡庵也随即跌坐在地上,失神不断。

    良久,他才平静下来,抬头道:“殿下说的不假,出现这种情况对大商是没有好处的,但,你我志向不同,若是你等上帝位,那是我不想看到的,所以请允许我拒”

    “先别急着下结论。”杨旷出言打断,道:“你又怎么会知道本王即位是你不想看到的,你看过吗?没看过又如何能够断言本王不是个合格的帝王?”

    胡庵道:“殿下还需要我与你解释吗?你的秉性,世人皆知,那是歹毒无比阴森至极之人,你登上帝位,那么士族们还有存活的机会吗?”

    “你未免太高看我了。”杨旷笑道:“士族哪是那么容易说消灭就消灭的,再说本王也从来没有说过要消灭,本王要的只是权力的平衡,你们士族权势滔天足以挑战皇权,这难道不是威胁吗?”

    “那又如何?我们所做的问心无愧!”

    “问心无愧?那是你们的一厢情愿!”杨旷不赞同的反对道:“就算你们当中没有居心叵测之徒,那你能断定往后的日子里没有吗?你换做本王的立场来看,作为皇族日日看着皇权遭受压迫,你就不会愤怒吗?”

    胡庵再一次语塞。

    杨旷不罢休继续刺破那一层底线,道:“整个洛阳,被你们崔氏集团霸占了上百年,你就可以保证这上百年的时间里,没有出过士族横行的局面吗?”

    “那皇权就没有吗?”大逆不道的话语从愤怒的胡庵口中说出:“士族与皇权都不能保证日后的局面,殿下又有什么资格去评价呢?”

    “本王有那个资格!因为本王是胜者!”杨旷以胜者的姿态压迫道:“你们太过跋扈,就该镇压,同样的皇权太过集中,你们也可以争取,但这些都不是你们作为借口挑战皇权的理由!”

    两人言辞激烈的辩驳了很久,双方都开始冷静。

    胡庵叹了口气道:“殿下说的很对,下官找不到错误,可是即使如此,也不需要用老太傅的生命作为代价”

    果然还是因为老太傅,杨旷敏锐的察觉到,说道:“胜利总会伴随着牺牲,你不能永远不付出任何代价来换取胜利,这不符合天道。”

    “天道?!我不服!”胡庵眼眶微红,道:“老太傅没有做错什么,他为大商付出了那么多,为什么天道给他的却是不公平的待遇!”

    “本王也没有做错,世间从无对错,或许对错是由胜者书写的规矩而定,但是对错的结局,向来没有公平。”杨旷威严的道出了天下的大势,从另一个角度破开对方的心结。

    胡庵努力不让泪水流出,咬牙道:“既然如此,为何殿下还要坚持,既然从来都是不公平的,为什么殿下还是满身荣光,无比舒坦。”

    “本王没有一日,是舒坦的,这就是代价!”杨旷说完思索良久,还是准备告诉他一些事情,道:“不知你可否记得十年前陛下御驾亲征的那一场战争?”

    “有点印象”胡庵有些反应不过来,不明白为何突然料到这件事情。

    “那你应该知道就是因为那场战败,让本王七年都没有回过洛阳。”

    一切都被这句话诠释,胡庵当然记得武成王是三年前才从竹居士那里学艺归来的,他发出颤抖的声音道:“莫非当年的那场战争”

    “没错,本王的母妃死在了异国,而本王也险些死去,若非古劲松大将军拼死相救将本王送到竹居士那里,或许根本就不会有现在的局面了。”杨旷面不改色的说完,其实心里的伤疤又开始隐隐作痛,那是谁都理解不了的伤痕,是一辈子都好不了的。

    “原来如此”胡庵恍然大悟的躺在地上,悟出了世上的一切都需要代价,此刻的胜负没有那么重要了,他也不会再为了老太傅的死归结在杨旷身上。

    杨旷用自己的往事,打动了一个敌人,他在“敌人”的身旁蹲下,道:“当年的事情,封锁的很好,很少有人知道,本王信得过你的人品,就不会担心你泄露出去。而本王说给你听不仅仅是劝你为我效力,还有解开你的心结。”

    “或者殿下可以说,解开士族们的心结,是吧。”胡庵四仰八叉的躺着道。

    “是的。”杨旷其实从一开始就没想过对士族斩尽杀绝,他要的是平衡,不是唯我独尊,如果能够解开士族们的心结,就不需要残忍的手段去维护了。

    胡庵大舒了一口气,道:“可惜北有龚起,南有五将,大商必须安定,下官愿意帮殿下这个忙。”

    “你可知道本王要你帮什么忙?”

    “当然知道。”胡庵道:“如果连这点觉悟都没有,下官就对不起身上二品官员的官服了。”

    他们这些官员,摸爬滚打多少年才有了如今的风光,哪怕是有关系当官的,没有点本事还真不可能爬到这种高度。

    杨旷点点头道:“你有什么建议吗?”

    “殿下确定要问我?亦或是殿下信得过我?”

    “信得过,就算你背叛也对我造成不了多大的麻烦。”杨旷无比自信能够将其牢牢的抓住。

    “殿下还真是豪气啊。”胡庵道:“殿下需要我,那是由于殿下首当其中要拿来开刀的就是最靠近洛阳城的月山城,而月山城中最为强大的士族,就是我们胡家。”

    “很好,继续说。”杨旷非常满意他的灵敏,四位敏捷的人能够办事,这让他无比的欣赏。

    胡庵继续道:“既然殿下问了,下官也就直说了,据下官的见解,胡家就没想过权倾朝野,他们想要的无非是在月山城能够辉煌,殿下若是想要安抚他们,需要的东西不多。”

    “需要什么?”

    “钱财,名气。”胡庵一字一句道:“只要这两样东西,就可以让他们安分很久很久。”

    杨旷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本王没有看错你,你与本王想的不谋而合,但是本王选你不是要你出谋划策,而是需要一个拥有胡家子弟身份的你和我一起去。”

    “一起去?”

    “没错。”回答震惊了胡庵,他从没想过能活着走出那里,杨旷又说道:“你的妻儿也能活命,你的官职依旧不变,这个条件如何?不错吧。”

    难掩死里逃生心中激动的胡庵慌忙的爬起跪在了杨旷的面前,道:“罪臣以一己之见揣度殿下的为人,是不可饶恕的大罪,殿下非但不计较,反而给予厚望和重恩,罪臣再次叩谢殿下的大恩大德!”

    “不必多礼,起来。”杨旷不顾对方的感激一把拽起来,道:“大商光靠本王无法光复,必须要集合所有的有才有能之人才能够支撑起大商的荣光,本王希望你陪本王走这一趟。”

    “罪臣谢过殿下恩典。”胡庵道:“但是罪臣有一个不情之请,就是希望殿下不要过分的镇压士族,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他们也是为了活命才希望自己更加强大。”

    杨旷能够理解,于是道:“可以,只要他们没有谋逆,本王尽可以放他们活路,当然也不会过分镇压,这点分寸本王还是有的。”

    “那崔氏他们?”胡庵有些难以启齿的问到了崔氏的结局,生怕这句话惹得杨旷不悦。

    杨旷确实有些不悦,但是喜怒不在表面,他的表情还是那么轻松,道:“他们不会死,但是本王一日不登上帝位,他们就不可以自由,你不想与我为敌,但难保他们不会。”

    “殿下所言有理。”胡庵心有余悸不敢再提。

    杨旷拍了怕他的肩膀,道:“来人,带胡大人下去换件衣服整理一下。”有看向一脸惊愕的胡庵,道:“你也是朝廷命官,也要注意自己的形象,先让我的人去带你弄弄干净吧。”

    “殿下,不知”

    “你想妻儿了吗?放心,你今日回府就能见到他们。”杨旷看着野火的人将胡庵带走,补充道:“希望胡大人回去好好想想,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洛阳城的某处阴暗角落,三个人狼狈不堪的人正悄悄的坐在里面沉默不语。

    仔细看才知道这三人是崔氏集团的崔云逸和暮蝉,还有仅剩的魔杀四鬼之一的魔星,现在是唯一的鬼了。

    他们三人自从上次峡谷之战落败后便撤离了那里,不敢暴露自己的行踪一直在夜里悄悄的赶回洛阳,特别是崔云逸,在救下魔星撤退的过程中,手下仅剩的人也都在路上为了掩护他们被暗香阁的人解决了,只要他们三人逃了出来。

    崔云逸是最没有精神的一个,眼睛还是红的,像是刚刚哭过,至于为什么哭其余二人都知道——崔氏集团倒台、老太傅病逝、崔文一干人员被软禁,这三个消息对他一个人来说太过沉重,不久前还处于大商顶点的势力顷刻间轰塌,是多么的令人无法接受。

    魔星看到了他的忧伤,发话了:“公子可知道为什么我看不起你们崔氏任何人,唯独对公子如此友好吗?”

    崔云逸没有心情回答,孤独的坐在角落沉默。

    “因为我有一个妹妹,他最喜欢公子这种文采哗然风度翩翩的人了,可是我可能回不到家乡去给她找相公了。”魔星自言自语的说到,身上的伤还没有痊愈。

    崔云逸依旧没有回答,他的脑海全都是自己家族蒙羞,以及为自己的无能感到悲愤。

    暮蝉站了起来,道:“小僧就先离开洛阳了。”

    “暮蝉师傅也要走了吗?”崔云逸这才张开干裂的嘴唇。

    “嗯。”暮蝉没有觉得愧疚,道:“小僧侍候太傅多年,算是完成了对师傅的承诺,既然太傅不在人世,小僧也不用再留在洛阳,崔公子,就此别过。”

    “暮蝉师傅保重。”崔云逸失神的说道,看着最后的暮蝉也离他们而去,心中更加的空挡。

    魔星没有走,依旧陪在他的身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