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帮助与回报
    杨旷出了宫,没有返回自己的王府,也没有返回野火的任何一个据点,经过上次的大战野火也是精疲力尽,需要时间休整和奖赏,作为首领的杨旷当然必须给他们缓冲的时间,他既然做好了巡抚天下的决定,就必须要用上野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事情真的是忙不完。

    而前往的方向却是暗香阁,杨旷到了熟知的暗香阁总部,进去后就看见了一个人默默掰花瓣的莫邪,心生疑惑,好像也是很久没有看到她了,自从上次暗香阁拒绝协助后,莫邪就没怎么出现在他的面前,想来也是有些隔阂了。

    于是靠近上去问道:“莫邪,怎么一个人在这无聊?你不是喜欢热闹的嘛?”

    “啊!”莫邪被吓了一跳,特别是在看到杨旷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庞,小脸一红尖叫了声,把对方也给吓了跳,马上恢复正常又难掩激动道:“你怎么来了?我还以为你再也不想看到我了呢。”

    “怎么会?我们不是朋友吗?”杨旷轻笑道,也在莫邪旁边坐下,看着她道:“为什么那么久不来找我?是不是担心你们阁主怪罪啊?”

    莫邪不屑一顾道:“阁主算什么?还不是什么都依着我。”转而又有些委屈道:“其实我是怕你因为他不帮你对我也冷脸,越想越怕,就没敢去了。”

    杨旷被她的幼稚弄得有些想笑,但又不敢笑出声,只是嘴角抽动了两下,清清嗓子道:“没事的,你想多了,这件事情过去了,我们以后还是盟友啊。”

    “对啊!”莫邪小孩子的心性被释放,乐呵呵的说道:“那我以后就可以天天去找你了。”

    杨旷摇摇头道:“或许你会有一段时间看不到我。”

    “为什么啊?!”莫邪有些激动。

    “因为我马上要去巡游商国了,有些事情需要我去处理。”杨旷笑着说道。

    莫邪想都不想说道:“那我陪你一起去!”

    “这”杨旷有些犹豫,小师妹也必定会随行,看她们两个感觉关系不是很好,担心的问道:“我的师妹也会一起去,你确定吗?”

    莫邪愣了下,有些生气道:“那我更应该去啦!谁知道你们是去干什么?我怎么能放下好朋友去玩呢?不行!我也要去!”小丫头势不可挡。

    杨旷想了想,其实带她去也不是不可,顶多路上闹腾一点,路上总不能太冷清,以小师妹和莫邪的武艺,可以说是带了两个无形的护卫,再加上半数随行协助自己的野火人员,镇住那帮士族是没有问题的。

    那么问题就在:“你们阁主同意吗?”

    “要他答应干嘛?”莫邪拍拍胸脯,弄得那两坨肉抖动着,道:“这种事我自己能做主,没事的!”

    “既然如此那就没问题。”杨旷拍案定音,看着很高兴的莫邪,也没有什么忧虑,反正这次巡游按道理是没有危险,总好过对抗崔氏,眼下最大的两个敌人已经倒了一个,那么也只有龚起一个了,只要聂辰席和司马元将十万北境将士尽可能的提升,再有商国后方稳定,那么就一定能增加胜算。

    莫邪高兴之余又开口道:“对了,崔氏终于倒台了,洛阳再也没有人能挡住你了,是不是很开心啊!”

    “有一点吧。”杨旷吸了吸鼻子,道:“不过洛阳也不是没人能挡住我,你忘了还有你们暗香阁吗?”

    莫邪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看上去有些害怕,杨旷马上笑了起来道:“哈哈哈哈,看把你吓得,胆小鬼,跟你闹着玩的呢,我们是盟友啊。”

    “你真的吓到我了。”莫邪满脸委屈道,“哪有你这么开玩笑的。”

    杨旷作势摸了摸她的头,道:“好了好了,不开这种玩笑了,崔氏倒台了,我的一个目的已经达成,当然很开心,但就是速度太快了,让我有些余悸。”

    莫邪听不懂道:“速度太快有什么不好?”

    “什么事情都是有代价的,这么快的速度,也存在其中很多隐患。”杨旷肃穆的说道:“算了,说了你也理解不了。”

    “哼,就你聪明!”莫邪嘟着嘴不服气道。

    “是啊,你怎么就这么笨呢?”杨旷不客气的回了句,可把莫邪气得不轻,要不是关系好,说不定匕首都掏出来了。

    “哟~这不是大商未来的陛下吗?”远远的就听到墨羽长老的声音,此刻正在恭喜杨旷拿稳储位,成功制霸洛阳。

    杨旷礼貌的起身回道:“墨羽长老哪里话,侥幸而已,未来还说不准呢。”

    “听说殿下今日早朝婉拒了太子之位?”墨羽来到杨旷面前,伸手递过去一杯茶。

    杨旷接过不紧不慢的喝了口,道:“消息挺灵通啊。”

    “那当然,你忘了暗香阁是干嘛的啊?”墨羽和气道。

    “也是啊,其实也有我的考虑,你们也知道龚起迟早会打回来,我当太子,弊大于利。”杨旷给自己的盟友透了个底,把喝剩的茶放在一旁。

    墨羽感慨道:“真的是没想到啊,殿下能够打败不可一世的崔氏集团,连老太傅都不得不身死。”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成王败寇嘛。”杨旷没有在意。

    “其实老太傅的死,应该也有煽动士族团结的意思,毕竟老太傅也是出身士族,总得为士族们考虑。”墨羽道。

    杨旷点点头道:“没错,老太傅也有自己的想法,我们虽然胜了,也没有资格评论他老人家的事情。”

    墨羽听出杨旷的唏嘘,便不再提起了。

    杨旷开口道:“既然龚起离开了,我们的联盟照样继续吧。”

    “那是当然,能跟殿下合作,是我们暗香阁的荣幸。”墨羽谦卑的赞成,当然上头应该也是这个意思。

    “那就好,你们应该还不知道,我要去巡抚全国,不过是镇住那帮士族让他们安分一点。”杨旷提到了正事,道:“危险是没有什么的,但是路上可能会发生一些其他的事情,那是无法预料的,我希望你们暗香阁也能够提供帮助,我说的是人力方面的帮助。”

    墨羽笑着说道:“怎么?能够以一己之力打败崔氏的野火,还需要我们暗香阁的帮助?”

    “过誉了,其中也有龚起的协助。”杨旷道:“你也知道那场战斗耗损过多,我的人大多精力不足,最多也只能分出一半的人手随我巡游,那点人恐怕不够我挥霍的。”

    “没想到殿下这么豪气的。”话听着像揶揄,其实也是作为暗香阁长老的考虑,调拨人手不是小事,他的职权并不能调动多少人,再有上头不发话,他又怎么敢越庖代俎。

    考虑了良久,墨羽叹气道:“这件事我恐怕做不了主,殿下还是得亲自去见一趟阁主了。”

    “见你们阁主?”杨旷诧异道:“那位神秘的阁主不是向来不见人的嘛?上次还见了我这边的亥猪一次,可把他吓得不轻。”

    “哎呀,我是真的没办法。”墨羽为难道:“副阁主有事不在,也只有阁主有这个权限。”

    “你们阁主在这里?”杨旷问道。

    “一直都在。”墨羽突然严肃起来,像是谈论到了很神圣的话题,道:“他现在就在此处,殿下可以见他。”

    杨旷有些明白了,问道:“是不是你们阁主早就在等我了?”

    墨羽没有说话,伸着手指向楼上,道:“殿下可以去了,阁主就在上面。”

    “要不我陪你去吧。”莫邪提议道。

    “没事。”杨旷心领了好意,道:“要是连这点胆子都没有,还有什么资格来借人,去就是了。”

    莫邪噘着嘴道:“那好吧,跟你说一声啊,他可有点怪脾气。”

    “我也有。”杨旷说着就上楼了,一直往里走,走到了那个看上去最神秘的地方,他有感觉,就是阁主的所在,于是想都不想就推门而入。

    周围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和上次亥猪形容的没有区别,于是关上门,想要努力适应黑暗的环境。

    “不用想看我长什么样了。”黑暗中阁主的声音传出来,“你倒是第一个想看到我真面目的人。”

    杨旷笑道:“你也是第一个看不见人又刻意压低声音的,跟辰龙一个尿性。”

    “好小子,有胆量。”阁主笑出声,道:“不愧是能够打败老太傅的人,有勇有谋,日后的帝位,非你莫属了。”

    “阁主过奖了。”杨旷可没空接受夸奖,直奔主题道:“明人不说暗话,我这次是来借人的。”

    阁主却是偏偏不正面回答,扯向了别的话题,道:“你有你的野火还不够?我还听说你瞄准了胡庵。”

    杨旷眉头一皱,道:“阁主如何得知?”

    “那是因为软禁崔氏的人里就有暗香阁的人,谁被押走我会不知道?”阁主玩味道:“话说你有野火,又要了胡庵,还把我的义女莫邪给借走了,终究觉得不够,那殿下你究竟想干什么?”

    “不愧是暗香阁阁主。”杨旷毫不客气的原话还给了对方,“能够准确的料到我的所有事情,连莫邪会陪我一起去都在预料之中,不得不佩服阁主的城府。”

    “你这小子,嘴巴也够刁钻。”

    “彼此彼此。”

    阁主就此不提,或许是不想进行无谓的斗嘴,道:“你想借人,总得有点好处吧。”

    “我们不是盟友吗?”

    “废话,再好的朋友也不能总是无私的奉献啊。”阁主道:“我们之前帮助你,不就是为了一起打到崔氏,没想到你小子动作这么快,居然借着龚起到来反过来消灭崔氏,真是不能小看你。不过崔氏已败,我付出的有了回报,那么我斗胆问一下殿下,这一次帮忙是为了什么?”

    “为了你们暗香阁以后还能在洛阳存在。”杨旷语气一冷,适应了黑暗的视线,依旧看不到阁主的样子,好像还有一道屏风挡着,也不多做想法,道:“以后我上位,你认为我还会允许一个比肩野火的势力存在吗?”

    阁主仍然淡然道:“这么说殿下是有过河拆桥之意咯?”

    “没有,我可是给了你机会了。”杨旷完全不收敛,反倒越说越有气势,道:“要是你们能在这种时候帮忙,我就可以保证你们不会消失在洛阳。”

    “那还真是仁慈的做法啊——你像是仁慈的人吗?殿下?”阁主故意连问两句。

    杨旷信心十足道:“你可以选择相信,也可以选择不信,都在你手上,现在不过为了区区一点人手,就要与我闹翻,不是太难看了吗?”

    “亏殿下还知道难看。”

    “还是你自己选择,是作为我的盟友生,还是作为我的敌人死,看你了,阁主。”杨旷有些威胁的意思,不再去探索对方的样貌。

    阁主沉默了很久,还是开口了,说的却不是人手的事情,道:“你知道吗?杨旷。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知道你能赢。”

    “为何?”杨旷也放下了正事,跟对方聊了起来。

    “不是因为你是竹居士的学生,不是因为你有皇帝的青睐,而是因为你的眼神。”

    “那是什么眼神?”杨旷向对方问着自己的眼神。

    阁主深吸了口气道:“那是帝王该有的眼神,是一种为了赢可以不惜任何代价的眼神。”

    “能得到阁主这般评价,我还真是受宠若惊。”

    “不用推辞,你有这份气质,帝王的气质。”阁主说着:“老太傅老了,崔氏外强中空,崔文又太性情,崔氏的败局早已是大势所趋,能够支撑这么久,也多亏了老太傅。你,意气风发,少年得志,锋芒锐不可当,是必胜的那一方,可我还是没想到你会走那步险棋。”

    杨旷道:“是峡谷的那步险棋吗?”

    “不是?”阁主道:“这步险棋,你从来没有停过,从北境到现在,你的棋路招招凶险,就像是”

    “一场赌局。”杨旷替阁主说出了那句话,道:“我也深有体会,不过好像自从北境开始,我的路就没有停过,一件事借着一件事,就好像是有人刻意布好的。”

    阁主笑道:“老天也是下棋人,你不能忘了这点。”

    “天?”杨旷指了指头顶,有些说不出的豪气,道:“它也只是按照进程开始棋局,我们决定不了生,我们决定不了死,但是生死之间我们可以选择,而我就要把握这个机会。”

    阁主鼓掌起来,赞许道:“好一个生死之间的抉择,不知殿下是否觉得可以逆天而行?”

    “我还没狂妄到那种地步。”杨旷摇摇头道。

    像是一种来自深渊的气息,笼罩了整个房间,杨旷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迫,在说了那句话后自己也受到了感染,他是在谈论天道,也是在亵渎天道。

    黑暗中另一边的阁主传出了阴森的声音,道:“人我可以给你,只要不是太过分都可以,而我也希望殿下能够今日的承诺。”

    “感谢阁主的慷慨。”杨旷理所应当的接受,似乎忘了刚才自己发出的威胁,一切都是轻描淡写的跳过。

    “对了殿下,胡庵这个人对殿下会有帮助,殿下大可放心的用。”阁主莫名的提到了杨旷问商帝要的人,道:“道理不需要我再说了吧,殿下自己慢慢能知道,但是我有必要让殿下更放心。”

    杨旷轻笑一声道:“那就多谢阁主提醒了。”

    “那就不送殿下了。”阁主说完就要送客了。

    杨旷正准备开门,又好像想到什么回头道:“我也有话要送给阁主。”

    “哦?殿下请说。”

    “可以说洛阳已经是我的天下了,或者可以说我们的天下了,但是局限于洛阳应该不是暗香阁的宗旨,你们有你们的目标,我也有我的目标,我希望阁主回答我一个问题,你的志向和我的志向有没有冲突?”

    “没有。”阁主果断回道:“我可以用性命作为誓言,你我的志向绝对没有任何冲突,这点我可以保证。”

    “当真如此?”杨旷问道。

    “若有违背,不得好死。”阁主直接下了个毒誓,扫除了杨旷大部分的疑虑,于是不再停留,道:“多谢阁主施以援手,那么我就告辞了,希望野火与暗香阁的同盟能够一直继续下去。”

    “我也希望。”

    杨旷离开了房间,下了楼,墨羽直接给了他一个令牌,道:“这是暗香阁的令牌,有它你可以调动一批足够殿下用的人手。”

    “好啊,原来都在你们的计算当中。”杨旷有些不爽道。

    “没办法的事情,我也是受命而已。”墨羽极力撇清关系,话中意思也是有他的苦衷。

    莫邪一副状况外的样子,道:“义父答应帮你啦?他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嗯,你也跟我走吧。”杨旷弹了一下对方的额头,道:“我明天就走,你也跟着我们做做准备,这次就当做去玩,不用想太多的事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