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欲立储
    “咚——咚——咚——”洛阳城内的巨钟时隔多年被敲响,巨钟用于祭祀,是在极其隆重的情况下才允许使用,而此刻巨钟再度被敲响已有十年了,百姓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茫然的走到街道上,等着那个位于皇宫中的帝王宣布重大的消息。

    三天前发生的事情太过突然,商国最大乃至天下最大的士族崔氏轰然倒塌,家族眷属以及重要人员尽数被软禁起来,通告上写着祸乱朝纲,看来也逃不过败亡的命运,曾经繁华的府邸如今贴上了偌大的封条,锁上了冰冷的铁链,一切都是那么突然,让人来不及接受。

    宫内也是一片哗然,文武百官都没发现变化,也不知道陛下下旨敲响巨钟有何意,偏偏是在崔氏一族尽数被软禁后下的旨,谁都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平时人数较多的文官如今只剩三分之一不到,而少去的三分之二都是崔氏集团的附庸,崔文不在了,他们也不见了。

    武官们也少了几个,众人纷纷猜测崔氏连一些武官都收拢在麾下了,也是,当时的崔氏的确是最强大的,加入他们当然是明知的选择。

    商帝这次来的很早,一直没有说话,底下也没有人敢说话,包括刚护送完龚起回来的杨旷、杨毅以及老王爷。

    “怎么?你们都没发现少人了吗?”商帝别有意味的问道,目光威严的扫视着底下的文武百官,一朝得势的强大让所有人喘不过气来,崔氏不在,商帝就是名副其实的皇帝,是一言既出无人敢说的帝王。

    久久没有人说话,都在为崔氏倒台感到恐惧。

    “你们在怕什么?莫不是担心连坐?”商帝道:“众卿大可放心,朕是个是非黑白分得清的人,那些该抓的朕一个都没有放过,那些无辜的朕一个也没有错抓,就收起你们那套嘴脸吧。”

    钟声回响在殿外,商帝在威慑住百官后开口道:“众卿可知,朕为何在今日下令敲响巨钟?”

    “臣不知!”这回百官们倒是默契的一同答道。

    “因为,朕的老师,大商的太傅,王永王太傅,病故了。”商帝低沉的说出了骇人听闻的消息,同一刻几乎是所有人都在心底颤抖了一下,那个最有威望的老太傅,死了?正好在这个节骨眼上死了?未免太过凑巧了吧。

    商帝看出他们的心思,道:“老师走了,是大商的不幸,他老人家为国尽忠几十载,功勋卓著,鞠躬尽力,朕哀痛万分,下令厚葬,追封谥号文正,追封明德公。”

    皇帝都在惋惜老太傅的离世,而他们这帮蒙在鼓里的人只有选择相信商帝的言辞,他们也有想过是商帝处理了老太傅,但是现在谁敢说话。

    可任他们再愚钝,也都敏感的察觉到了洛阳的变化,士族备受打压,皇权上升,而崔氏的倒台,也意味着文平王与储位无缘,那么更代表了武成王杨旷成为了无可争议的下一代帝王,他们也必须尽快站好队,不能重蹈崔氏的后尘。

    杨旷上前道:“太傅离世,举国悲哀,父皇的心痛儿臣虽然不能够全部体会,也明白太傅为大商做出的贡献,儿臣也十分惋惜这一栋梁的离去。”

    众人都在心里腹诽杨旷是猫哭耗子假慈悲,老太傅死了你杨旷说不定该有多开心呢,说不定心里乐开了花,没了老太傅储位非你莫属了。

    杨旷敢说这句话,就不怕别人多想,他是真心敬佩这位老人的风骨,说实话他也没想到父皇会在自己与崔氏交战的时候一举扫荡崔氏的据点,软禁了崔文一干崔氏要员,但老太傅的死是他根本无法想象的,一向仁德的父皇也会做出这种逼死大臣的事情吗?交给他来做不是更好。

    “儿臣与皇兄一样,十分悲痛!”杨毅同样报以真诚的说道,惹得群臣议论纷纷,你的后台都倒了,还谈什么悲痛不悲痛,真是愚不可及。

    老王爷沉默,没有发话。

    商帝听后正视着杨旷的双眼,道:“太傅离世之前,朕曾经就储位之事召他进宫议论,可是没有讨论出什么结果,可没想到他老人家回去就一病不起,第二天便病逝,朕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圆了老太傅的遗愿,选出当得起大商储位的皇子,来告慰他老人家的在天之灵。”

    什么?!

    群臣顿时哗然,崔氏刚倒台不久,皇帝就要选出储君吗?有必要这么急着立杨旷为太子吗?他们每个人心里都清楚,商帝选的只会是杨旷,而老太傅的遗愿绝不会让杨旷坐上皇位,商帝这么喧宾夺主,是要彰显帝王的权威吗?

    “陛下!”左丞相李彦匆忙上前,道:“现在南境开战在即,洛阳又乱局一片,这个时候立储,恐非明智啊。”

    “嗯?荒谬,天下何曾安定过,洛阳有何时乱过?”商帝怒睁双眸厉声道:“左丞相,你妄为丞相之职,怎敢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

    李彦老脸一红,颔首不敢冒犯这位势不可挡的皇帝,道:“陛下恕罪,是臣鲁莽了,可”

    “够了!”商帝打断他的话,道:“朕意已决,武成”

    “父皇!”杨旷突然上前一步,把商帝也给打断了,弄得后者莫名其妙,连杨毅也皱眉,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皇兄要打断下来。

    杨旷轻笑的扫过百官,转回商帝这边,笑道:“父皇,儿臣认为,左丞相之言甚是有理,眼下南境战事一触即发,古劲松大将军也在紧张备战,正是国库吃紧的时候,这时候举行太子的册立有伤国库;再有洛阳虽然安定,却也是有些小贼潜藏其中,为了大局着想,还请父皇三思。”

    “旷儿?!”商帝激动的站了起来,不明白他的长子是什么意思。

    百官们面面相觑,也是摸不着头脑。

    唾手可得的储位,就被内定的杨旷亲口拒绝了回去,还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让人猜不透这位亲王的心思。

    老王爷也是侧目皱眉,道:“旷儿,现在立储也是为了安定形势,莫要推辞的好。”

    “谢过王叔的好意,可是侄儿真的觉得现在不适合,一切,让父皇来做主吧。”杨旷笑着依旧回绝,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一幕真是诡异无比,争斗了那么久,换来的却是胜者的拒绝,为了储位留下的鲜血,杨旷就要这么舍弃吗?

    商帝盯着杨旷很久,四目相对,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这对父子的结果,杨旷双目如星,淡然自若,而商帝终究是老了,叹了口气道:“也罢,左丞相言之有理,是朕急了些,那就先搁置一段时间吧。”

    “多谢父皇成全。”杨旷恭敬的鞠躬道。

    “多谢陛下!”左丞相李彦也惊恐的跪下谢恩。

    商帝浑身的好心情都被打乱,看着这个不省心的儿子,挥了挥手道:“今日就到这吧,退朝。”

    而今日的退朝,不是商帝先离开,百官们等了半天没有等到商帝离开,有点明白,纷纷先行叩拜道:“臣等告退!”于是都蹑手蹑脚的离开了大殿。

    商帝朝老王爷使了个眼神,老王爷会心的把手搭在杨毅的肩上,说笑着把杨毅给拉走了,留下杨旷与商帝父子两说些话。

    谢量海也委身离开。

    杨旷笑着看着自己的父皇,道:“父皇是否觉得儿臣疯了?连这个至尊之位都不想要了?”

    “还真有些。”商帝看不透杨旷的心思,问道:“你究竟是怎么想的,能不能都给父皇说说。”

    父子两似乎在这一段时间,经常谈话,是时日不多的父亲迫切的想要铺路,也是雄心勃发的儿子忽然有了牵挂,两人都心照不宣的有了父子之间应该有的交流。

    杨旷站的不舒服,眼下没有了别人的目光,他也很随意的往地上一坐,抬头看着商帝,认真的说道:“原因刚才儿臣借着李丞相的话说了一遍,至于内在的原因,其实与日后的北境有关。”

    “你是想牢牢握住北境的兵权,以防不测?”商帝只能想到这个理由,其余的他想不到。

    杨旷摇摇头道:“不是的,因为一旦儿臣当了太子,有两点弊端,其一太子掌兵,实属不轨,会落下他人话柄,试问有了这些传言,儿臣以后就算登上皇位,也会徒增不少麻烦;其二,儿臣敢断言北唐与大商还有一战,并且会是北唐有史以来最为猛烈的一次进攻,龚起是要做灭国大将的人,他无时不刻都想要灭掉商国,北唐也是野心勃勃,不可能维持太久的和平,若是儿臣以太子的身份前去北境迎战,不说风险,一旦落败身死,必然举国动荡,那时对商国更加不利。”

    商帝恍然大悟的点点头,道:“没想到你如此深谋远虑,父皇远远不及啊,看来你确实是皇位的不二人选。”

    “父皇过奖了,儿臣只是有些自己的考虑而已。”杨旷没有为自己的话感到自豪,反而陷入深深的忧虑,道:“父皇可是有什么心事,如此急着立儿臣为太子,是不是”

    “没有!”商帝立刻否认,道:“不要多想,父皇没有别的意思,你专心做好你的事情就行了。”

    杨旷恍神了会,有些惆怅,他有些猜到商帝如此迫切的原因,不愿意当众揭穿,还是默默的收回了肚子,道:“是吗?父皇也要保重龙体,儿臣下次前往北境,凶多吉少,没有上次那么多的胜算了。”

    “为何?”商帝关切的问道。

    “天下除了古劲松大将军,又有谁能说必胜,”杨旷自嘲的笑了笑道:“龚起下次南下,必然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儿臣除了尽最大的能力阻挡,没有别的办法。”

    “原来如此,即便这样你还要救他?”商帝又问。

    “当然要救,不救才不对。”杨旷果断的答道,“自古得势者胜,没有大义,无法致胜,该来的躲不掉,儿臣虽说胜算渺茫,也总不至于必败无疑吧。”他没有畏惧,他必须迎难而上,若是没有挡住龚起,他就是做了皇帝又如何,照样落得国破身死的局面。

    商帝担忧道:“北境的兵力加上上次征兵调拨过去的,现在应该有十万兵力了,北唐就是也有十万,也不会落得如此灭国的下场吧?”言下之意是怀疑杨旷担心太过。

    “不会的,龚起的实力儿臣比天下任何人都要了解。”杨旷无比忧虑的说道:“往日空竹宅师兄弟切磋兵场推演,龚起从未败过,连古叔叔都说给龚起时间,有望超越他,这样一个可怕的大将军,手下的士兵也必然是虎狼之师,不知父皇有没有见过他这次带来的一百亲卫?”

    “没有。”

    “那些士兵,放在战场,完全有实力至少拼掉商军一千个最精锐骑兵,而龚起有多少这样的骑兵,还都是未知数。”杨旷没有丝毫添油加醋的说道。

    商帝也是低头沉吟道:“没想到我大商已经有这么多潜在的威胁,太傅离世,大商必定不会安稳,举国都会在太傅离世崔氏倒台的情况下掀起大浪,那些士族看到朕打压了最大的士族,必然会有保住自己势力的念头,到时候内乱再起,大商真的是必亡啊。”

    “父皇说的有道理,儿臣也考虑过。”杨旷听到了这句话,终于落到了点子上,老太傅离世的消息与崔氏倒台的时间太过巧合,或许这就是那个老头子临死用出最后的计谋,目的就是为了激发士族的团结,然而却不知道这些士族也会威胁到皇权的存在。

    “都是阿海与我说的。”商帝道出了谢量海的昵称,又回过神来到:“是谢量海,朕与他自小相识,他的见识比朕还要深远。”

    杨旷心里有数,谢量海的气度早在他的印象中,一个太监能有如此气场,其身上的本事也可见一斑,貌似控制住汪宁远的人就是这位太监总管,而且没有闹出动静悄然的控制了禁军,虽说有父皇这个后台,但执行起来却有无数的难处,但是谢量海都完美的办好了,实在是厉害。

    于是道:“谢公公之才,儿臣久仰,不知这位公公可有为父皇出什么好计策?”

    “阿海他”商帝犹豫再三,道:“说过一个办法。”

    “巧了,儿臣也想出了一个办法。”杨旷有些感兴趣道:“父皇先别急着说,看看儿臣与谢公公的想法是否不谋而合。”

    商帝愣了下,随即点点头。

    杨旷便放开手脚站起来道:“儿臣认为,士族在父皇清扫洛阳士族后必然会串通一气,以求自保,而他们的理由无非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势力,害怕的只有父皇的态度,害怕受到牵怒,那么唯有化解这份误会,他们就会安定下来。”

    “接着说。”商帝也来了兴致。

    “儿臣认为,派出一个重要的人在国内四处游走,安抚士族的心,就可以化解这次的动荡。”杨旷说道:“而目前唯一附和条件的,只有作为储位最有利人选的儿臣。”

    他是要亲自去安抚这些士族们的心,去安定整个商国。

    商帝也站了起来,拍起了手道:“好好好,果然不错,与阿海的计策一模一样,你们两个可真是默契,要是他是你的帮手,说不定就能无往而不利了。”

    杨旷谦虚的低头,心中也是为自己与谢量海的默契感到喜悦,志同道合,或者说臭味相投,那么谢量海完全是可以偏向自己这边的,如此的话又会少掉一个敌人。

    “那么既然你是唯一的人选,旷儿,你要想好,巡抚全国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其中的安危与艰辛可想而知,你做好准备了吗?”商帝郑重的询问道。

    “有准备,儿臣在想到后就有了准备。”杨旷不知为什么笑了声道:“父皇无需担心儿臣,儿臣虽然没有把握打赢下一场北境战争,却有很大的把握拿下这帮士族,他们不是想要贯穿一起吗?儿臣就不相信,没有领头羊的羊群,能闹出什么动静,牧羊人就算管不住,不还有牧羊犬吗?”

    “牧羊犬?”商帝听出了玩笑话里深层的意味,会心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不愧是朕的儿子,想的如此周到,这个任务落在你身上,朕可以说放心了。朕明日就下旨,命你巡抚全国。”

    杨旷鞠躬道:“父皇放心,儿臣这回不拿下士族,绝不回京,不过临走之时,想问父皇要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商帝狐疑的问道,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开条件,莫非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杨旷眯着眼睛道:“儿臣想问父皇要一个人。”

    “何人?”

    “崔氏的一个附庸。”

    商帝大惊,道:“附庸?崔氏的人?你没开玩笑?”

    “没有,儿臣要一位叫胡庵的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