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落幕闲话
    昏迷中的杨旷感觉摇摇晃晃的,还依稀能听到车轱辘转动的声音,料想应该是在马车里,他慢慢睁开眼睛,第一个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美丽的脸庞。

    “止嫣?”杨旷昏昏沉沉的念出那张脸的名字,没想到守在自己身旁的居然是小师妹,他本来是不让张止嫣过来的,可是她还是来到了此地,估计也没人拦得住她。

    “师兄你终于醒了!”张止嫣欣喜若狂的叫着,道:“你都昏迷一整天了,大家都在等你呢。”

    杨旷大梦方醒般的坐起,揉了揉酸痛的脑袋,道:“等我?我们现在何处啊?”

    “已经到了商唐边境了,大师兄还没走,说是要等你醒过来送他。”张止嫣帮着杨旷查看他身上的伤势,杨旷这才看到自己的身上缠满了绷带,浑身上下都是一股药草味,应该是小师妹在他昏迷的时候替他上的药。

    杨旷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大师兄还真是不慌不忙,要我去送他,好大的架子哦。”

    “你别说话了,要不要我扶你啊。”

    “不用。”杨旷使劲想要自己下来,没想到身上的伤势太重,动一下都会牵动到痛觉,有些尴尬的说道:“还是你扶我吧。”

    张止嫣高兴的扶起杨旷,带着他下了马车。

    走出马车看到风景有些壮观,这里是属于邺城外不远的边界,所有人都在等着他,连同的还有北境的一万训练好的骑兵,为首的事司马元,在得到杨旷的调令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到此处,这才力挽狂澜。

    司马元看到杨旷,第一个迎上去跪拜道:“末将参见武成王殿下,参见大将军。”

    “免礼。”杨旷疲惫的说了句,看着面前雄姿勃发的司马元,很是喜悦,没想到一别不久,不仅北境兵力增强,连司马元也有了不一样的改变,此刻的他不同于当时的那个骠骑将军,有了真正的将军风范。

    司马元起身仍然恭敬的低着头,特意把头偏向龚起那边,小声道:“大将军,就这么放他们走了?”

    “你不用管这些,做好你本职的事情即可,带着你的人回去吧,别被龚起全部看透了,他看的也够久了。”杨旷还是提防着龚起,同仇敌忾的时期过了,他们依旧是敌人。

    司马元恍然大悟,便拱手告退,带着北境骑兵浩浩荡荡的撤回了邺城方向。

    龚起等空竹宅的学生也都走了过来,杨旷对他们报以微笑,道:“多谢各位相助了。”

    “不用谢了,权当一个交易便可。”龚起道:“你那么急着让你手下回去,还是怕我窥探到你们的机密?”

    杨旷笑道:“那当然,我们还有可能在北境交战,不防着你一点,怎么对得起我的小命。”

    “我都看了一天了,你还怕我多看一会?”龚起有意无意的提到。

    “无妨,总是要挽回一下弥补。”杨旷半开玩笑的回答道,有转向刘绝尘,道:“二师兄,我是真的没想到你会来这里。”

    刘绝尘昂首道:“你想不到的事情多了去,别把你自己弄得跟神仙一样。不过这次那帮人想对我们空竹宅的学生动手,那也得先问过咱们师兄弟啊。”

    “还有师妹!”张止嫣生怕他们忘了,大声提醒道。

    张奕之在一旁焉了一般不敢吱声,就怕小师妹借题发挥再把他修理一顿。

    杨旷不知心里到底是什么性情,这般师兄弟都是日后的死敌,或者是朋友,这也是他料不到事情,天下局势瞬息万变,谁都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师弟,你不送送我?”龚起好像是等不及要走了,他等了杨旷半天时间了,他是该归国了,这次出使商国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也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杨旷咧嘴一笑,道:“那么师弟就在这里送别大师兄,愿日后你我不会在战场再见。”

    “你知道的,不可能的。”龚起翻身上马,张奕之也跟着他上马,亲卫骑兵也上马,所有北唐的人马都已经准备完毕。

    刘绝尘临时插了句道:“大师兄,师弟就等着看你和老三的对决,不要让我失望哦。”

    “你管好自己吧,二师弟!”龚起回首一笑,转回前方,不再回头大吼一声:“走了!保重!”

    杨旷、张止嫣、刘绝尘纷纷低头送别龚起:“大师兄慢走!”

    北唐的人马一路向北,不久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当中,一路绝尘而去。

    龚起平安的回去了,崔氏成功的被他们打败了,杨旷一阵感慨,突然之间的变故竟了结了他多年的一个愿望,决战来的如此之快,不过也顺利的摧毁了崔氏。

    “老三,我也要走了。”刘绝尘看着他说了句。

    “走就走,我又没说要送你。”杨旷不客气的回答道:“你知道吗?知道你来后,我就知道你没拿什么好主意。”

    刘绝尘并不生气,又好像承认一般道:“没关系啊,不送就不送,现在是亲王了,打不得了哦。”

    杨旷反感道:“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算了,不跟你废话了,哪天当了皇帝记得请师兄来观摩一下啊。”刘绝尘也找了一匹马,穿上了那套江湖的行头,很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道:“师弟,好自为之,你走的有些深了,要么就不回头,要么就早些觉悟,那可能不是你想要的路。”

    杨旷眯着眼睛听了进去,道:“快走吧,我也得赶快回去,二师兄保重。”

    “谢了!未来的皇帝陛下!”刘绝尘开完笑的大喝一声,策马奔向西边。

    本来汇集一处的空竹宅学生,片刻就各奔东西,留也留不住,杨旷和张止嫣站在原地,很是感触。

    “师兄,你真的要和大师兄再打一场吗?”张止嫣少有正经担心的问了一句,她不想看到同门相残这种血腥残酷的事情发生,想看看还有没有回转的余地。

    杨旷看到了小师妹的神态,知道她心善心软,他何尝不想避免同门相残的局面,可是他们每个人都抱着心怀天下的志向,为了那份志向,交锋是避免不了的,天下始终是连在一块的,如果他们都想争霸天下,为了自己那份理想挥洒热血的话,终究还是逃不过那一战。

    于是他开口道:“是真的,我知道止嫣不希望看到我们自相残杀,可是天下就是这样,你不争,就是死,若不想争也不想死,那就只能自甘平庸,我不希望做那样的人,他们也不想,所有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矛盾。”

    张止嫣听得懂,竹居士曾经就在那段日子里预言过他们终将逐鹿天下,互相残杀,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止嫣,我不能向你保证什么,但是”杨旷顿了顿,仔细思量了下,道:“我能救很多人,跟你悬壶济世不同,我能用我的地位我的权力去救人,代价也会很大,回报更大,那是救下的人,可以更多。”

    “那么师兄,你会付出什么代价呢?”张止嫣紧张的问道,似乎猜到了杨旷的想法。

    杨旷愣住了,低下头,叹了口气道:“你还是不要问了,天下太平是需要无数的尸骨累积而成的,如果我没有做好准备,那么我将面临失败,你只需要在我背后,师兄就心满意足了。”

    张止嫣听明白了,点点头道:“可以,止嫣可以一直在师兄背后,照顾师兄。”

    颤抖的手摸向了张止嫣的头顶,可他停住没有摸上去,这时候辰龙的话突兀在耳边回响。

    “你不能有感情,帝王之路必须绝情!”

    杨旷触电般的收回了手,把张止嫣吓了一跳,还以为他哪里的伤势复发了,想要检查一下身体伤势,被杨旷婉拒了。

    “没事,就是突然想起点事情。”杨旷心有余悸的喘着气,道:“没事的,马上就好了,师妹,咱们回洛阳吧。”

    张止嫣不知道他心里所想,便点点头扶着他上了马车,其实在一旁的杨毅一直盯着他们,久久无言,他找不到要说什么,他只是感觉皇兄好累,真的好累,自己比起他来还是太幼稚了,昔日的平等只是幻想,他这辈子都及不上皇兄的才能,于是失落的走开了。

    队伍朝着洛阳返回,夕阳斜下,印证着大事件的结束。

    “崔氏完了。”一个男人对着一个身穿官服的男人说着。

    “铁锁,你确定?”那名大官问道。

    原来男人就是铁锁,那么大官也就是他们的首领兖州州牧了,铁锁看着他道:“州牧,情报确切无误,崔氏倾巢而出刺杀龚起,于峡谷全军覆没,洛阳皇城中崔氏据点被老王爷和刑部尚书尽数扑灭,最大的就是老太傅病故在府中。”

    “老太傅”州牧想到了什么,道:“那个老头子终于死了吗?那么大商的顶点,将由谁来继承呢?”

    “不是皇帝吗?”铁锁小心的问道。

    州牧轻笑一声道:“陛下还没有那个资格,依本官看,要么是杨旷,要么是那个男人。”

    “谁?”

    “不该问的别问。”州牧冷脸道。

    铁锁立马意识到失态,立刻俯首道:“属下多言了,还望州牧大人恕罪。”

    “也罢,以后别再犯同样的错误就行了。”州牧没有过多追究,点到为止,一边负手站着,道:“杨旷是最有可能达到那个顶点的人,他的威望即将超过皇帝,超过老太傅,就连我们,也在他的手上折损了一员干部,他的实力如今是深不见底,再加上北境的兵权,整个大商,除了古劲松好像没有人能压得住了。”

    铁锁疑惑道:“既然古劲松是大商唯一的名将,天下第一的大将军,商帝的亲信,大商的英雄,他为什么不能取代老太傅顶点的位置,还要让杨旷这个黄口小儿取代呢?”

    州牧轻笑一声,道:“这你就不懂了,古劲松执着于兵事,如同龚起一般,不会顾及其他的事情,之所以如此,南夏仗着五位天下名将也不能踏入商境一步,这就是古劲松的可怕之处,论战场杀敌,世间无人是他对手。可是他的心思,从来都不会在意战争之外的事情,顶点的威望,他向来不屑一顾。”

    铁锁若有所思的考虑起来,道:“原来如此,那么杨旷如果站到了那个高度,我们是否需要考虑局势转身偏向他呢?”

    “你的考究是对的。”州牧道:“我们的确要考虑日后的事情,我们的力量还是不够,杨旷将在洛阳盘踞,取代崔氏百年的地位,那么日后的杨旷势必无人可挡,本官也将成为他的臣子,到时候再想投诚,那才是痴人说梦。”

    “那么大人的意思,是准备投靠杨旷吗?”

    “谁说的?”州牧笑着转头看着他道:“现在太早,未来太迟,我们挑准时机在他最需要我们的时候施以援手,那是才有谈条件的资本,明白吗?”

    铁锁低头道:“大人深思熟虑,属下远远不及。”

    “师傅,听说崔氏他们败了。”一个稚嫩的孩童盯着一个白衣飘逸的男子,奶声奶气道。

    “嗯,为师听说过了。”

    “那师傅为什么还要卖老太傅那个面子啊?”小孩看起来少不经事,却知道老太傅等人的名讳,似乎知道的并不少。

    男子笑着道:“那是以往的事情,一时半会说不清。”

    “那师傅你以后说给我听好不好,慢慢的说,徒儿耐心的听。”

    “好啊。”

    小孩手里拿着一柄木剑,装模作样的挥舞着,道:“哎呀,还等着那个天下第二的霸僧来挑战师傅你呢,看来他可能也死在那边了吧。”

    男子摇摇头道:“他不会的,那是枯木老前辈的徒弟,没那么容易死的,他有朝一日定会来找为师的。经过这次崔氏的败亡,想必他也能自由了,为师很期待他的到来。”

    “真的吗?师傅不怕被打败吗?”小孩嗤笑的问道。

    “不怕,恨不得有人能打败我。”男子风清云淡道,“你不知道为师有多么无聊,成天困在这里,连自己想做的事情都做不了。”

    小孩停下挥剑,诧异道:“徒儿从来没听过师傅说想干什么,师傅你到底要干嘛呀?”

    “为师的愿望啊”男子想了想,摸了摸小孩的头,道:“为师的愿望就是造福苍生,为天下的黎明百姓营造太平盛世。”

    “切师傅你是江湖中人啊,那些事是当官的干的呀。”小孩不屑说着。

    男子哈哈大笑,道:“也是啊!哈哈哈哈,可是为师还是想啊,说不定以后会有人能做到,也能让为师出点力哦。”

    “那就祝愿师傅能够如愿以偿吧。”小孩像个小老头一样老成的鼓励着男子,让后者哭笑不得,又爱怜的抚摸着小孩的头,道:“其实啊,为师很没用的,你跟我学艺,可别后悔啊。”

    小孩摸不着头脑,不知道男子在说些什么,道:“师傅你不是天下第一吗?干嘛老说自己没用啊。”

    原来这个男子就是天下第一高手榜榜首的陆平,天师陆平。

    男子就是陆平,陆平就是男子,他惆怅的说到:“他们都不懂,以为高手榜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其实世上哪里没有谎言,天下多的就是谎言,为师也是大梦方醒,可是你不一样,你还有选择的机会。”

    小孩根本听不懂,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陆平理解的摸摸他的头,道:“你可以选择当个武人,你也可以选择当个文人,你也可以选择文武兼济,你也可以选择江湖,你也可以选择庙堂,你也可以选择凡尘,但是你要是选了,就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什么事都是需要代价的,不要轻视代价,它不会一下子让你察觉,它只会慢慢的在你身上积压,直到压垮你的那一刻。”

    小孩害怕道:“那怎么办啊?徒儿还小,做不了选择啊。”

    “没事,不急。”陆平慈祥的笑道:“你还小,还有几年给你选择,将来你会遇见什么人,碰到什么事,都会影响你的抉择,那就是后话了。”

    “那师傅你后悔吗?”小孩问道。

    “后悔,真的后悔。”陆平真诚的说着,似乎在小孩面前从来不撒谎一样,道:“人人都以为天下第一有多么的光彩,但他们看不到其中隐藏的杀机,也看不到其中包藏的压力,为师恨透了这个天下第一。”

    小孩轻轻拽住陆平的白衣道:“没事的,师傅还有徒儿一起呢,徒儿以后保护你。”

    “好,那么为师以后就靠你了。”一代天师陆平,如今居然向着一个孩童要求保护,画面有些荒诞。

    小孩信誓旦旦的拍拍胸脯道:“有徒儿在,以后谁要是敢欺负师傅,徒儿就把他们统统揍成猪头。”

    陆平不再说话,望着群山起伏,作为天下第一的气势攀升而来,说了句:“天下,等着我,不会很久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