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崔氏惨败,太傅逝去
    随着北境骑兵的到来,江湖客马上就被杀得片甲不留,刚才扭转的战局一下子又回到了杨旷这边,崔氏的败局已经尘埃落定,再也没有翻盘的可能了。

    杨旷望着的遍地的尸体,有崔氏的人,有江湖中人,也有野火的人,也有巡防营的人,也有龚起亲卫的人,为了杨旷与老太傅的争斗,多少无辜的尸骨徒增,杨旷此刻唯一的想法就是以后尽可能避免无意义的杀戮。

    “师兄,我们赢了。”张奕之有些激动,鼻头开始抽动,似乎快要哭出来,他马上擦了擦双眼,想起身来到:“我们赶快支援大师兄他们把。”

    “也是,不能再有无谓的牺牲了。”杨旷身负重伤,被杨毅搀扶着,想要动身却发不了力。

    “皇兄还是不要动了,你现在有伤在身,不宜再动。”杨毅关切的扶着杨旷,不希望他再参加战斗了。

    杨旷眼神复杂的看向他,叹了口气道:“也罢,奕之你和二师兄先去帮忙吧,我这个样子也是累赘。”

    刘绝尘轻笑一声,道:“你还有点自觉,就凭你这点三脚猫功夫,能把天下第十的闫克宇弄得濒死,得攒多少年的运气啊。”说着还看了杨毅一眼。

    杨旷反感他话里有话,不耐烦道:“快去吧,没时间在这里跟你耍嘴皮子。”

    刘绝尘不在意挥挥手跟着张奕之朝着龚起那边去了。

    留下的杨旷仍然被杨毅搀扶着,走向一处空地坐下。

    杨旷望着还在负隅顽抗的崔氏人员,感慨道:“二弟,如果这些人是你的手下,你会不会为他们惋惜?”他通过假设的话语来询问这位弟弟的想法,也算是满足自己的疑惑吧。

    “为何这般说?”杨毅诧异道,但是看杨旷一脸肃穆,还是回答道:“不会惋惜的。”

    “哦?”杨旷吃惊道:“你不觉得可惜吗?”

    “如果他们是我的手下,为了刺杀使臣来达到自己的一己私欲,挑起两国的战火造成生灵涂炭,那么他们就是罪有应得。”杨毅一脸果断的给出这个答案。

    杨旷看他振振有词,也在心里沉下了一块石头,道:“你还是那个正直的二弟,皇兄我很欣慰。”

    杨毅对他的夸奖很受用,他不知幻想过多少次平等和自己的皇兄好好谈谈,如今这个幻想竟然在这个乱军之中实现,不免有些感触,道:“皇兄放心,臣弟永远都是臣弟。”

    “皇兄相信。”杨旷感觉有些累了,眼皮沉重的下坠,他的意志力已经支撑不了了,于是在地上躺下,闭上眼睛昏厥过去。

    而那边的混战还在继续,追杀着魔嚣的坤沙将对方逼入绝境,外面是北境骑兵,后面是阴阳棍的范围,魔嚣此刻已然无路可逃。

    “坤沙!放我这一次!我保证改过自新!”魔嚣悔恨莫及,苦苦哀求想要拿走自己姓名的男人,不顾及尊严只求留下一条性命。

    “想活命?可以。”坤沙没有马上要杀他的意思,手中的棍子没有放下,道:“自废经脉,就放你走!”

    要他废了一身的武功作为活命的代价,魔嚣怎么可能答应,要是没了这身武艺,他还有什么,但是性命攸关,当下难以抉择,犹豫不决。

    坤沙向前逼近一步,道:“给你十息,之后你必死无疑!”

    十息过去的很快,魔嚣还是两难抉择,想着自己没了武功仇家必定汹涌而上,那时比现在不是还要危险,好你个坤沙,自诩正派,做法竟然如此恶毒,他还不如直接拼命,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十息过了,受死吧!”坤沙举棍而上,没曾想魔嚣比他还要先一步,在话音刚落便冲向了坤沙,举剑就刺。

    两人过了十几招,坤沙迅速的压制了魔嚣,胜券在握。

    魔嚣有自知之明,再过几招就要败了,他不甘心就在这里死去,他还有很多事没有做,一手绝杀之招出手,短剑如同一条蛇一般扭曲的刺向对方。

    “嗯?”坤沙暗道有意思,这么久了终于有个像样的招式了,同时也用出了全力,横扫而去。

    短剑碰到棍子的一刻扭曲向反方向,直刺坤沙的面门,不得不后退躲避,魔嚣见机欺身,将全部的赌注压在自己的最后一招,再次用尽全身的所有力量集中在手上刺出。

    “好招数,可惜还是慢了点。”坤沙淡漠的声音无情的炸响在魔嚣的耳旁,棍子奇迹般的抽回,挡开了这个致命的杀招,最后的希望在魔嚣的眼前破灭。

    坤沙其实也被这招惊讶到了,他也不知道对方藏着一个绝技,不禁对他的武学造诣有些敬佩,但魔嚣作恶太多,这种念头很快就消失了,棍子绕了一圈抡了上去,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如同西瓜破裂一般的场景,魔嚣的脑袋顿时被砸进了一个大坑,脑浆鲜血迸射四溅,死状惨不忍睹。

    坤沙收回阴阳棍,松气收工,一代魔头终于伏诛,这才是对坤沙最大的慰藉了。

    再有就是龚起那边,龚起和辰龙联手一攻一辅,让暮蝉有些一心两用,实力没有得到完全的发挥。

    暮蝉一次次击退龚起,一次次杀不了辰龙,困扰良久,他也察觉到周围战局的第三次变故,北境骑兵的到来印证了他们的失败,可是他仍然有胜算击杀龚起,哪怕为此付出生命在所不惜,所以还在坚持战斗。

    龚起也是很吃力,天下第二的功力不是盖的,若不是辰龙相助让暮蝉无法用出全力,或许早在之前暮蝉便能用出他的绝招迅速解决掉自己。

    恐怖之余,他也很开心,这次来商国收获不小,虽说卷进了意料之外的争斗当中,可是也完成了勘察商**备的目的,也满足了自己作为武人的战斗欲,两全其美。

    “今日就算落败,你也是必死无疑!龚起!”暮蝉怒喝一声,似乎下定了决心,不取龚起性命誓不摆休。

    龚起立刻提刀提防,暮蝉的决心非同小可,不可能没有把握说出这种话来,心中暗潮汹涌,十分忐忑。

    这时辰龙开口了:“暮蝉,你妄为天下第二,怎么一点头脑都没有。”

    暮蝉和龚起纷纷转头看去,辰龙不停继续道:“此刻败局落定,你不顾全局也就罢了,难道还要让自己身死于此吗?”

    “哼!小僧还是可以杀了你们的!”暮蝉语气中仍然自信十足。

    “无稽之谈!”辰龙立即反驳,道:“我们的支援很快回到,到时候你连走都走不掉,还不如为你们太傅保存实力,要是在这里全军覆没,你觉得你对得起太傅吗?”

    暮蝉被说的有些动摇,摇摇头道:“你休要说这些话来迷惑小僧!”

    “难道你自己一点想法都没有吗?”辰龙厉声呵斥道,其实他也是没有把握拦住这个霸僧,但是言语上一定让这个武人动摇,凭着他对老太傅的忠诚,就能说动他心中所怕的地方,让他退去。

    暮蝉当然动摇了,可是龚起就在眼前,他怎么能如此轻易的放弃,思量再三,还是不肯离去。

    辰龙马上做好准备,龚起也是精神紧绷。

    “大师兄!”张奕之的声音在远方响起,让三人都被打乱了,暮蝉这回拔腿就撤,再也不做任何犹豫,有了支援他可真得没有把握杀了龚起,真的像辰龙所说的为了给老太傅保留实力而明智的撤退了。

    刘绝尘第一个看到暮蝉撤了,于是道:“不追吗?不怕放虎归山?”

    “不用追了。”张奕之道:“拦不住他,再说胜负已定,去追他没有任何意义,崔氏尽灭于此,留他一个高手又能何妨。”

    “这样啊,有点可惜,我还想看他怎么死呢?”刘绝尘懊恼的说着,像是开玩笑一样看了眼龚起道:“大师兄,别来无恙啊。”

    龚起也是一脸不敢相信,没想到刘绝尘也到了此地,道:“刘绝尘?你怎么来了?”

    “你这不废话吗?”刘绝尘笑着道:“我也是空竹宅的学生,当然也要来凑个热闹咯。”

    张奕之在旁边揶揄道:“明明什么都没做,也好意思说是空竹宅的学生。”

    刘绝尘不客气的给了对方一拳,道:“说什么胡话呢?要不是你师兄我,你早死在乱军之中了。”

    “好好好,谢谢行了吧。”张奕之自觉有愧,道。

    “看你那不情愿的样子。”刘绝尘一脸不爽道。

    龚起想起什么道:“你见过杨旷了吗?他怎么样了?”

    “他活着,没死。”刘绝尘直接回答干脆,让想说话的张奕之憋了回去。

    “这样啊,很好。”龚起舒心的放下兵器,作势松口气。

    辰龙也看到了朝他们跑来的寅虎等干部,问道:“怎么了?魔星人呢?”

    “跑了。”寅虎惭愧的说到,“突然间有个人现身带着不少人把他给救走了,本来我们都快得手了。”

    “谁?”

    “崔云逸。”

    辰龙听着名字才想起来是崔文的长子崔云逸,他怎么来了,不过人都救走了,也只能作罢,道:“做的很好,不用自责,反正我们也赢了。”

    寅虎这才舒展眉头,道:“辰龙你也辛苦了,主子情况怎么样了?大家都很担心。”

    “没事。”辰龙经由刘绝尘说出了杨旷的情况,突然有些敏感的看向刘绝尘,问道:“你姓什么?”

    “姓刘。怎么了?”刘绝尘看着这个带着鬼面具的男人,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问。

    辰龙有些动容,马上追问道:“你是刘远梅的儿子?”

    刘绝尘有些明白了,眼前的这个人肯定和父亲有什么瓜葛,出于考虑他还是道:“是的,阁下不会要找我寻仇吧?”

    辰龙震惊的颤抖着,自言自语道:“我就说我就说怎么会有那个人的影子,果然”

    疯癫的状态让周围的人有些警觉,感觉刘远梅这个名字对辰龙有着别样的意味。

    刘绝尘没有害怕,反而大大咧咧的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辰龙回过神来,道:“我认得你父亲,是跟他有仇,但也不会从你身上下手,不用但心。”

    “那就好。”刘绝尘作罢道:“要是要找我父亲寻仇,尽管到西蜀去,他就在那里跑不掉。”

    刘远梅的儿子?刘远梅?那不是岁寒三友之一吗?除了认识刘绝尘的人外,所有人都陷入了惊惧当中,鬼谋刘远梅,那是江湖中闻风丧胆的名声,可以比肩古劲松的恐怖存在,居然是这个魁梧男人的父亲?

    刘绝尘见怪不怪的没有在乎周围的反应,父亲对他带来的影响早就让他司空见惯,老头子那么出名,他也没办法刻意隐藏自己的身份,说实话他还真没什么危机意识,向来是有一关闯一关。

    辰龙平复下激动的心情,压制住往日的回忆,默默的离开了此处。

    战斗落下帷幕,峡谷发生的决战,让整个洛阳的局势发生了惊天的逆转。

    洛阳城中,已经过去两天了,两天之内老王爷带着王逸飞随即清扫了崔氏大大小小几乎所有的据点了,只要是他们有情报的据点,都被顺利的拿下了,出乎意料的是崔文没有做出任何应对措施,有点隔岸观火的意思,当然他们埋头清剿,不知道崔府遇袭的大事。

    “王爷!王爷!”

    “何事?”老王爷又完成了一处据点的摧毁,问道。

    “崔府遇袭,崔府上下死伤大片,崔文和崔府上下家眷全被一群不知名的势力抓到了刑部的大门口。”

    老王爷淡然的听完,挥手让他离开。

    “王爷,还有一件大事。”

    “快说!”

    “是,太傅王永昨夜病故与府中。”

    老王爷这次真的没法淡然了,沉默良久,望着旁边听的仔细的王逸飞,道:“你替本王处理剩下的据点,本王要回宫一趟。”

    “遵命!”王逸飞当然接受,这可是不小的功劳,能立的功自然要竭力争取,他也不能拒绝。

    老王爷说完便骑马离开,直奔宫中而去。

    他来到了商帝的寝宫,疯狂的冲进去,看到的,是两眼泛红的商帝和面无表情的谢量海。

    “陛下”老王爷的眼睛,不知怎么,也红了,平日里唾弃老太傅最凶的是他,其实最尊敬老太傅的人里,也有他,那也是他的老师,大商的忠臣。

    商帝料到了老王爷的前来,用沙哑的声音说道:“老师走了,是我们逼死了他。”

    “臣,知道”老王爷怎么会猜不到呢,商帝原本的计划是将老太傅毒杀在宫中,借机除掉,可是谁又会想到,即便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老太傅着想的,还是大商的利益和商帝的名声,才会用自尽的方法,装作病故的模样欺骗天下人,为商帝的美名做最后的贡献。

    “是朕是朕的无能”商帝的泪止不住的从两眼中流下,强忍着哭腔说道。

    老王爷瞪大着双眼无神的看着商帝,摇摇头道:“陛下不要自责,臣也没有想到老师会做这种事情,也许是他老人家太爱陛下了。”

    谢量海看着两人声泪具下,不合时宜插话道:“目前崔氏集团彻底宣布灭亡,奴才也将禁军总管汪宁远控制住了,眼下最好的选择就是将崔文一干崔氏重要人员软禁起来,控制他们不让死灰复燃。”

    老王爷有些生气谢量海的无情,可是他找不到反驳的理由,看着谢量海有种看着自己的感觉,其实他心里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可是老太傅的做法似乎是在为崔文他们求情,这让他陷入了犹豫。

    陷入犹豫的还有商帝,他孤独的坐在龙椅之上,低头道:“就依阿海说得办,所有人都要软禁,做都做了,就没有回头路。”

    “陛下”老王爷知道做出这个残忍的决定,对自己的弟弟也是大商的皇帝而言十分的煎熬。

    谢量海应声道:“谨遵陛下旨意。”

    “另外”商帝补充道:“厚葬太傅,追封谥号,就用文正来吧,配得上他老人家。”

    文正是文官最好的谥号,老太傅殚精竭虑几十年,风风雨雨几十年,不知立下多少汗马功劳,这个谥号当得起。

    老王爷没有意见,道:“老师膝下无子,到头来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太可怜了。”

    “朕现在知道,为什么老师一生孤独,不娶妻不生子了,”商帝恍然醒悟道:“他老人家也怕将来落到连坐的罪名,自古伴君如伴虎,老师怕朕怕到这种程度吗?”

    “你变了,陛下,所以太傅才会怕。”谢量海说道。

    “朕是变了,但是朕若是不便,换来的就是旷儿的危险,朕已经愧对他的母妃了,不能再让旷儿受罪了,老师,请原谅朕的自私。”商帝认真的站了起来,朝着远方深深的鞠了一躬,老王爷也效仿鞠了一躬,谢量海也是一样。

    当年太傅教导商帝老王爷,谢量海在一旁伺候也耳濡目睹不少,一代传奇人物,大商的顶点,还是走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