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战局升华
    峡谷这边打得不可开交,杨旷受伤的倒在地上嘲讽的看向腹部重伤的闫克宇,没想到天下第十的高手,居然栽在了不通武艺的杨毅手上,要不是因为崔氏皆为推举杨毅为太子的阵营,他也不会这么容易受伤。

    闫克宇也感受到了杨旷眼神中的笑意,怨毒的看向他,却说不出话来,伤他的是整个组织推举的皇子,他又能说什么呢。

    被踹开的杨毅疼痛不已,却仍然爬了起来,持剑指着闫克宇道:“大胆逆贼,竟敢行刺唐国使臣,本王今日一定要杀了你们这帮逆贼!”

    殊不知被他称为逆贼的男人,正是他看不见的后台,闫克宇复杂的看着对方,良久说不出话来,他不能伤了文平王殿下的性命,现在自己又大意的受了重伤,要再想干扰战局,已经是不可能的。

    “二弟!杀了他!”杨旷狠下心来利用自己的弟弟,想要通过闫克宇下不了手的限制除掉这个隐患,杨毅当然不反对,毕竟对方还受了伤,有了第一次的得手,这位殿下还真有些以为自己能够对付闫克宇。

    闫克宇望着慢慢在自己面前靠近的剑锋,侧身闪避一脚踢在杨毅的肚子上,剧痛瞬间传遍杨毅全身,他就这样被一脚踢晕了过去,倒在地上。

    杨旷悻悻作罢,看来闫克宇还有点气力,自己也恢复了不少,趁着机会慢慢爬起,拿回了兵器道:“闫首席,本王还以为您的铁臂钢腕绝不会向二弟出手的,没想到自诩为忠臣的你们,与本王也没有区别吗?”

    “少拿我跟你相提并论,你利用自己的弟弟重伤与我,还跟我提什么忠诚,分明是下作的手段。”闫克宇一手按住出血不止的腹部伤口,安顿好了杨毅后转身道:“杨旷,不要以为这样你就能赢,我们还有后手!”

    “哦?是吗?”杨旷佯做惊讶,其实早有预料,就说老太傅怎么会没有后手,笑着说道:“本王下作?难道你们通过暗杀龚起压制本王就不下作?劫持本王的师妹就算不下做了吗?笑话!自古成王败寇,闫首席难不成还残留着光明正大的谎言吗?”

    闫克宇冷哼道:“少提那些没用的,事已至此,你我都知道此战胜负关系到双方的生死,就不要假惺惺的了。实话告诉你吧杨旷,老太傅调动了他老人家在江湖所有的人脉,一股十分强大的江湖队伍马山就会达到这个峡谷。”

    而此时杨旷心里想的自然是王家的队伍何时到,王昭荣的队伍是行动力最慢最隐秘的队伍,要是他们及时赶到,何至于忌惮老太傅的后手。

    “殿下是在等王昭荣的部队吧。”闫克宇淡然的说出了杨旷心中的秘密,被说中的他表面没有任何变化,哪里有那么容易动容,随对方说去:“王昭荣的队伍你以为凭我们的情报掌握不了吗?他们的队伍已经被赶来的江湖队伍埋伏了,他们一天之内都到不了这里,杨旷阿杨旷,千算万算都没有料到江湖的插手吧,棋差一步满盘皆输啊!哈哈哈哈咳咳咳咳”狂笑不止的他剧烈的咳嗽着,腹部的伤口恶化了。

    杨旷冷冷的盯着他,沉默良久道:“就算如你所说他们赶不来,本王也有把握让你们崔氏损失不少高手和战力,你就是首当其中的祭品!”

    刀与剑在杨旷的双手中挥舞,慢慢走向了闫克宇,后者没办法,马上从袖中掏出一枚药丸吞服而下,又朝着肚子上的经脉点了点,暂时止住了血,可腹部的疼痛依旧折磨着这位高手,用不了多久就会油尽灯枯失去战斗力的。

    闫克宇岂会害怕,道:“尽管放马过来,虽然我受伤了,但是杀你一个人,还是够得!”

    杨旷不跟他废话,一刀挥上,两人厮杀在一起。

    另一边龚起正在跟暮蝉激烈的交战,天下第二的霸僧实在太过强大,蛮力和武艺的交融下连北唐猛虎都节节败退,暮蝉运足气力一个横扫打飞了龚起,后者在空中翻滚稳稳的落下,不敢有一丝松懈。

    辰龙赶到了这边,马上朝着暮蝉释放暗器飞针,被轻易的躲过,看似无用的一招却为龚起赢得了休整调息的机会,关刀借着后面劈来,坛杖与关刀正面对抗,暮蝉一面要压制龚起,一面还得应对旁边不断骚扰的辰龙。

    “暮蝉前辈,您看起来有点累了,要不然歇着吧!”龚起边打边调侃着,想要劝说对方放弃。

    暮蝉不理睬,再一次强力的击退了龚起,转身一个踏步跟着辰龙去了,他决定先解决那个旁边的隐患,这样才能用出最强力的那招击杀龚起快速解决战斗。

    辰龙见他奔着自己来,马上开始逃跑,暮蝉哪里能放过他,几个大步上去就追了上去,可惜的是龚起也吵了近道赶来,一刀拦下了致命的坛杖。

    “多谢了,龚将军!”辰龙拉开距离继续释放暗器。

    暮蝉心烦的躲了过去,一个贴山靠靠退了龚起,继续执着的奔着辰龙而去,气势不退反升,恐怖的超乎常理。

    但是不管暮蝉追上辰龙多少次,龚起都会不顾一切的救下他,就这样三人在一片地方展开着属于他们的消耗拉锯战。

    还有坤沙与魔嚣也是混战一团,魔嚣知道自己不是坤沙的对手,好在实力接近,便借助混乱的战局扎入人堆与坤沙一前一后开始追逐战。

    “魔头休走!”坤沙这次绝不会再放过这个江湖败类,势必要将其击杀于此,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在乱军之中杀出一条血路追了上去。

    “这个疯子!”魔嚣唾骂了句,依旧拼命的在前开路逃窜,再回首坤沙居然已经追了上来,一个棒子当头落下,好在魔嚣反应快,下意识躲过了一个杀招,刺出一剑逼开坤沙的欺身举动,后怕的继续逃窜。

    他甚至感觉到背后的衣服已经湿了,冷汗在刚才那一下冒出,实在是太危险了,想着这些因素的魔嚣明白了逃跑还是甩不掉这个疯狂的高手,在乱军中且战且退才是最好的方法。

    于是魔嚣刹住脚步,目光对上了穷追不舍的坤沙,原地不动等着对方靠近。

    坤沙也停了下来,面无表情道:“怎么不跑了?想找死吗?”

    “我知道我打不过你,可是没道理被你撵着打,就在这分个胜负吧!”魔嚣使诈的说道。

    坤沙不信这一套,可是也不会浪费这么好的机会,握紧了棍子就冲了上去,百变的棍法如上次对阵暮蝉一样分出几个方向打了过去,魔嚣手持一柄短剑,不能硬抗,借着巧劲面前挡开了几棍,也躲过了剩下的几招。

    “受死!”淬过毒的短剑刺向坤沙的下盘,被棍子挑开,坤沙就知道这个败类会用下三滥的手段,早有防范,他早就跟这家伙交过手,清楚一些对方的门路,阴阳棍抡了一圈重重的砸了下来。

    魔嚣一时情急直接挥剑挡下这招,顿时虎口微微开裂,还是坤沙没来的及用全力的情况下。

    吃痛的魔嚣退后几步整理气息,暗道这家伙的实力比当年还要精进,自己这点实力恐怕不是他的的对手了,于是道:“坤沙!你我也算是相识已久了!就不能留条活路吗?”

    “活路,不会留给你这种江湖败类,杀了你才是造福世间!”坤沙的目标自始至终都是魔杀四鬼,唯有四人都死去,他才会罢手,如今魔杀四鬼死了两人,就剩魔嚣魔星了,等他解决了魔嚣,再将魔星抹杀,他就离开。

    “坤沙,你不要忘了,若是我们赢了,你就算有朝廷的庇护又如何,我们这边可是有老太傅,你又有什么呢?就凭一个小小的刑部尚书,能保得住你吗?他算什么东西?!”魔嚣不甘心的威胁道。

    “他是我的朋友,只要有朋友,就不怕!”坤沙义正言辞的说了出来,没有一丝动容,他根本没有考虑也不想考虑这些有的没的,有朋友的感觉让他很舒服,不管之后会发生什么,他至少不会后悔,他想要的就是这个。

    魔嚣被气的说不出话,怒喝一声,打出自己压箱底的绝学,短剑迅猛快速的如同书写一样挥洒在他的手中,这就是他的书生毒绝剑,最后的绝招没有想要打败坤沙的企图,能撑一段时间是一段时间,也能为自己逃走争取时间。

    坤沙阴阳棍在手,何惧这等剑法,你刺来多少剑,我就挡下多少剑,棍子一旦在自己的手中,旁人便没有机会让他露出空隙。

    棍子扫开了剑法,最后的绝招在坤沙的面前仍然渺小,魔嚣故作神秘的吼道:“绝杀剑!”咋呼的声音着实让坤沙警觉的后退了几步,魔嚣抓准机会掉头就撤,头也不回的奔袭在乱军之中,一会就没了踪影。

    “想跑?!”坤沙怒吼一声,便追了上去,势必不能让他逃走。

    再有就是野火十一位干部拦住的魔星,魔星是无比头疼的,十一个人都是有些武艺的,可是他们配合默契,其中还有精通武艺的寅虎和未羊还有丑牛,对阵起来很吃力。

    寅虎大刀一提便是挥舞狂砍,打得魔星一一荡开,轻松的很,但是丑牛未羊联手上前封住他的去路,让他抽不开身,这时灵活的亥猪也是上前与其周旋,那种想打又打不出力气的感觉对于一个武人来说实在太过憋屈。

    “有本事就一对一单挑!少来这种以多欺少的战法!”魔星恼羞成怒的吼道。

    “你也配!”寅虎一刀就砍了上去:“你们刚刚不也是二打一对付主子的嘛?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赶紧认输领死吧!”

    “滚开!”魔星一剑斩退了寅虎,欲用出毕生的力气突围,十一位干部死死的组成一个包围圈,那边是魔星主攻的地方人就压到哪里去,就是让他出不去。

    此刻亥猪是最优秀的人,因为他可以不断的干扰魔星的视线,没有多少战斗力的他灵活无比,魔星的招数就像是天生被他克制一样,一招都打不中。

    “虎哥,咱们配合弄死这家伙!”亥猪飘飘然的在战斗中说着话,差点被刺中一剑,弄得寅虎怒骂道:“蠢货,你他娘的别胡闹,误了大事老子第一个劈了你!”

    亥猪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继续参与到其中的战况当中。

    十一位干部群起而攻之,把一代高手魔星逼得无处用力,如同瓮中之鳖不久就会败亡。

    “混账啊!”魔星气急败坏的开始疯狂的进攻,抱着杀一个是一个的泄愤思想展开报复。

    首当其中的就是寅虎,变成了魔星主要进攻的目标,根本不管丑牛和未羊的干扰,被打中了后背也不管,直奔寅虎一连串凶猛的进攻,十招以内就把寅虎打得兵器都掉落了。

    幸运的毒剑没有刺中寅虎,即使是失去了兵器寅虎也没有放弃,一脚蹬着剑身朝后退去,伺机而上,丑牛和未羊补上了他的位置,也在刚才的机会中打中了魔星两招。

    这时魔星才发现背后有了痛觉,当即更加愤怒。

    寅虎退居二线正想伺机取回兵器,没想到这个时候一个野火的手下找到了他。

    “什么事?”

    “不好了寅虎大人,我们的人陷入败势了。”

    “什么?!”寅虎大惊失色,不可能啊,龚起最新帮他们研制的战法阵型足够对付那帮崔氏武者了,没理由被打败啊,于是激动的询问其中缘由道:“给我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那人也是惊恐万分,脸上的血迹还没有擦干净,慌忙道:“更多的黑衣人来了,不像是崔氏的人,路数都有点江湖的招式,他们人数不下几千,人数太多我们应付不过来。”

    寅虎一听更加震惊,难道是江湖的人。

    里面鏖战的魔星正好听到了,马上狂笑道:“你们这帮家伙完了,哈哈哈哈!我们江湖的援军到了,你们的援军是到不了了!哈哈哈哈!”

    “给老子困死他!”寅虎怒吼了句,又转向那人吩咐道:“赶紧回去监督他们,告诉他们死守阵地不要多想,支援会到的,要相信主子不会放任我们失败的!”

    “是!”那人振作起来马上返回。

    魔星便打边嘲笑道:“我要是你就不会这么说,你应该清楚,我们早就知道你们另一批援军的行迹,你认为我们还会放他们过来吗?”

    “谁说我们只有两路援军,如果我告诉你还有第三路呢。”寅虎没好气的回答道,顺便瞅准时机捡起了自己的兵器,正面当着对方的面与对方刀剑交战。

    “虚张声势!”魔星冷哼道,依旧轻易的击退寅虎,道:“你们也就那么点人,暗香阁不会帮你们,你们的主子还有什么能用上的。”

    寅虎誓不罢休的上前继续挥刀道:“再想想!往北边!”

    魔星又一次荡开一刀,细细的思索对方这句话的意思,往北,不就是北唐了?北唐难不成有人跨越国境帮助他们?不可能啊?难不成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后,他猛地加快攻势,迅速想要突围。

    寅虎见他这幅反应爽朗的笑道:“看来你是猜到了!”

    “不可能!就算来了,也不可能那么快赶到!那实在太过庞大了!”魔星不敢相信的否认道。

    “那咱们就拭目以待吧!败类!”寅虎不客气的指挥者干部们一起上去围攻魔星,同样拼命想要致对方于死地。

    每一边都有属于自己的战斗,战斗居然升华到势均力敌的程度。

    在乱军之中逃出来的张奕之朝着远方望去,竟全是江湖的人物如潮水般搅进了这场战斗中,他迅速明白王昭荣的队伍也同样被这帮江湖势力牵制住了,不可能赶来增援了。

    那么照此下去,胜算就会失掉,虽然杨旷的第三路援军正在赶来,可是那股援军要赶来真的很不容易,说不定来不及,实在是太悬了,他还是想极力寻找别的破解之法。

    “这不是张军师吗?”

    张奕之听到有人喊他,转头看去,竟然是相识之人。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口气中满是惊恐不定,能让张奕之这般慌乱之人,想必不会是等闲之辈。

    对方身穿的是江湖的服侍,但是没有跟其他江湖人一样参见战斗,反而悠闲的站在张奕之身边陪他一起看着战局。

    那人道:“你别这么激动,要不要陪我聊聊天?”

    “没时间!没看到现在什么情况吗?!”张奕之情绪激动的拒绝道。

    “你应该知道拒绝我是什么后果,况且现在你无论谋略武力都帮不上多大忙,还不如跟我聊天。”

    张奕之看起来很忌惮拒绝对方的后果,后怕道:“就一定要现在嘛?二师兄?!”

    “自然是如此。”那人脱去江湖人的服侍,露出了健壮的身姿和硬朗的面庞,道:“有人想杀咱们大师兄,那也得看看空竹宅的面子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