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哀哉洛阳
    洛阳城内,刑部的人员跟着一队亲王的护卫瞄准了一个官员的府邸,伺机而动。

    “王爷,动不动手?”王逸飞对着这个提拔自己的人还是有着不少尊重的,虽说口气中还是有些轻佻。

    老王爷皱眉问道:“老头子进宫了没?”

    “进了,我的人亲眼看到的,”王逸飞笑着回答道:“可是崔文没有来,听说是抱病在家无法前来,借口倒是找的挺好,留个人在家守着,亏他们想得出来。”

    “守又能如何?他根本拦不住本王。”老王爷信心十足道:“不过为什么来的是老头子不是崔文,按理说老头子守家岂不是更好。”

    王逸飞听罢开口道:“或许是因为他老了吧,王爷。”

    “老了?”老王爷眉头越皱越深,脸上布满了皱纹。

    “对,太傅王永年纪太高了,就算他仍然有能力守住崔氏基业,可总得想着死后该怎么办吧。”王逸飞笑着提出了他的猜测,出于对老人的了解,像老太傅那样年纪的人,不知道哪一天就入了黄土,怎会不考虑身后之事呢。

    老王爷听懂了些,道:“老头子是选好了接班人吗?哼,崔文那家伙根本不是本王的对手,多此一举罢了。”

    “王爷切勿小看崔文,都说哀兵必胜骄兵必败,王爷还是谨慎些好。”这话从王逸飞嘴里说出就变了味,总有种幸灾乐祸的样子,好在老王爷见怪不怪,没有追究,道:“按你的想法,这第一个目标选在这是为什么?”

    第一个进攻的目标是户部尚书的府邸,作为崔氏麾下的官员,可以说是不大不小的据点,而宫里那位谢公公却选了这里,老王爷才问向王逸飞。

    “臣以为,是为了攻心。”王逸飞笑道。

    “攻心为上是吗?”老王爷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想起阿海的本事,放心道:“接着说,本王倒像看看你的想法。”

    王逸飞恭敬不如从命的低头道:“公公选户部尚书作为第一个开刀的地方,可以做到让他们猜不到我们是从小到大还是从大到小的清理,也可以同时派出不少人在城中骚扰,以便混淆视听,崔文纵使三头六臂,在人数缺稀的情况下不敢随便增援,这是一条死计。”

    “死计?”老王爷听出了点所以然,没想到阿海的布局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胜局在握了。

    王逸飞也在心里对那个久居深宫的太监总管谢量海赶到了深深的忌惮,一介内官,不出宫廷,竟能通晓如此多的因素,若是敌人,该有多可怕,或许比崔氏和杨旷还要危险。

    老王爷本来很兴奋,在听到胜券在握后却莫名的叹了口气,王逸飞见状询问道:“王爷怎么了?”

    “本王要是说,觉得太傅可怜,你会不会嘲笑本王。”老王爷的眼眶有些泛红,的确是真情流露,而王逸飞当然觉得可笑,但表面上哪里敢说实话,唯有道:“下官绝不会取笑王爷,英雄惜英雄,王爷真豪杰也。”

    老王爷听出了满嘴的假意,冷哼道:“王逸飞,跟你废话几句吧,太傅是本王跟陛下的老师,那个老头子虽然平时讨厌了点,但是作风手段都没有伤害过大商,就算是他要败了,也不是被我们打败的,是大势所趋。”

    “下官明白了。”对于提拔自己的恩人,王逸飞理所当然的表现无比谦恭,低眉顺目的应和道。

    老王爷抹了抹眼睛,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抬起了一只手,抬手的一刻身后的亲卫甲士都齐刷刷的靠前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他英姿飒爽的回头看了看王逸飞,道:“本王上过战场,你的人也不用出多大力,就在后方掩护吧。”

    “谨遵王爷吩咐。”

    “全军听令!”

    “是!”

    老王爷拔出了佩剑,直指府邸,大吼道:“给我拿下这座府邸!若有退者,杀无赦!”

    “遵命!”几千亲卫甲士磨了许久的刀锋,终于能在今日大展手脚,好不激动,都纷纷整齐又迅速的冲向了府邸,不一会便冲开了府门,杀了进去。

    老王爷威风凛凛的在外面与王逸飞观察战况,不时地看着皇宫的方向,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

    “宣太傅觐见——”

    老太傅孤身一人,佝偻着身子走近了富丽堂皇的宫殿,老人的步伐比往常还要慢,浑浊的目光不断张望着宫殿内的摆饰,有意无意的笑了笑,想当年,他也是被先帝这样召进宫里教导当今陛下与老王爷的,回想起来,也是一段不错的时光。

    商帝坐在龙椅上,盯着缓缓走来的老人,眼泪已经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陛下是在哭吗?”老太傅与商帝的距离很远,可确说出了商帝如今的模样,他对陛下的性子摸得很准,有些释然的继续走来。

    “老师”商帝喊出了对老人的称呼,低头沉吟良久,才抬头道:“现在就朕与老师两人,便来商谈储位的事情了吧。”

    老太傅走到了一定的距离,不能再往前时,才缓缓的坐在了地上,这般市井的做法,老人却一点都不介意,商帝也是一样。

    商帝整理了下情绪,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了椅子的把手,道:“朕膝下唯有两子,武成王杨旷、文平王杨毅,不知太傅以为,他们其中哪位可以担当太子的人选。”

    “文平王殿下。”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老太傅依然不假思索的坚持自己的判断,道:“文平王殿下是最像陛下的皇子,也是秉性最真诚的孩子,他来继任陛下,当之无愧。”

    “然而毅儿也是最没能力的皇子,老师觉得他像朕,就不怕他犯下朕十年前的大错吗?”商帝的语气有些激动。

    “国君人选必然先从秉性考虑,毅殿下仁德,是老臣以为最优秀的帝王人选。”老太傅避开十年前的话题,指向的仍然是杨毅的性格品德。

    商帝耐着性子,继续道:“那么旷儿呢?老师就从来没考虑过吗?”

    “说实话,陛下,”老太傅抬头睁开昏聩的双眼直视商帝,道:“老臣是考虑过的,可是旷殿下太过狠厉,骨子里没有帝王的胸襟,哪怕他的能力再出众,也不是老臣理想中的君王。”

    “那么老师是希望毅儿当选太子吗?”

    “是的,陛下。”

    商帝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朕承认,旷儿确实如老师所说性格偏激,若说朕的偏心没有来自于十年前的事情,那是不可能的,正因为如此,旷儿也学到了足够带领大商雄霸天下的资格,老师就没想过这点吗?”

    “没想过,戾气太重的君王,误国误民。”老太傅不屑一顾道。

    商帝按耐不住了,拍着把手站起,怒视着坐在地上的老太傅,吼道:“朕看老师要的,是一个能够继续放任士族猖狂凌驾皇权的傀儡吧!”

    皇帝的咆哮在大殿上回音不断,没有一个人敢出声。

    老太傅眯着眼睛看向对自己怒目相向的陛下,那也是他了如指掌的学生,随即自嘲的笑道:“陛下也觉得,老臣选文平王是出于私心吗?呵呵呵,哀哉乎——”

    “难道不是吗?!”商帝的情绪没有收敛,愈演愈烈。

    老太傅被商帝的怒吼说的沉默良久,待商帝平复,他才张嘴道:“老臣可以跟陛下说一句实话,真的没有。老臣读惯了圣贤书,也为大商鞠躬尽瘁,从来不奢求功名利禄,不奢求后世留名,求的,只是能有个值得效忠的君王。”

    商帝等着老人的后话。

    “没错,若是毅殿下即位会导致士族的猖狂,但是那样的国家,至少比在狠厉的笼罩下要强得多,武成王殿下有才能不假,可其心性早已不是一国之君该有的样子,陛下就没想过,若是旷殿下即位,毅殿下还有命活吗?我们这些为大商出生入死的士族还有活路吗?”

    老人的肺腑之言触动着商帝脆弱的内心,商帝仍有不甘的问道:“既然知道你们士族猖狂,老师又为何还要放任他们如此,以老师的权威,制止士族的猖狂不是难事吧。”

    “确实不是难事,可是正当老臣准备收手之时,旷殿下回京了。”老太傅讲述着三年前的事情,道:“那时老臣真的准备劝说各大士族们罢手收敛,可是老臣看见了旷殿下,看到了他身上挥之不去的戾气,老臣之所以放弃了罢手的念头,都是为了阻止这样一个阴狠的君王诞生!”

    “那么毅儿即位后,你们这些士族又会放过旷儿吗?”商帝言辞犀利的反驳着。

    “老臣的确保证不了,可是老臣能够向陛下保证,毅殿下即位后,老臣若是还活着,就必会镇压士族们的猖狂,为彼此留一条后路。”老太傅颤抖的说着。

    商帝有些动摇了,可是曾经的优柔寡断让他吃了太多的亏,受过太多的伤,这一刻仁德的陛下,变成了执着的君王,商帝冷漠的看着几乎是在哀求的老师,道:“毅儿即位,大商不会有什么大作为,而旷儿,会坐在朕的位置上,替朕管理好商国的江山,直至大商,雄霸天下。”

    老太傅听后双目失神,竟然开始大笑起来,老人边咳嗽边嗤笑着:“陛下啊陛下,你会后咳咳后悔的,哈哈哈”

    “朕不会再后悔的,朕失去了端妃,就已经失去了后悔的资格,也不会容许后悔的机会。”商帝在这一刻,终于表现出了一代帝王的威严,容不得一丝一毫的侵犯。

    老太傅迷惑的打量着陌生的陛下,道:“陛下终于变了,老臣还以为,陛下一辈子都不会变的。”

    商帝的泪水猛地涌出眼眶,这句话太傅曾经在教导他的时候提过,那时的商帝年少,太傅开玩笑的对他说过:“殿下一辈子都不会变,因为殿下就是这样的人。”

    那时的太傅正值壮年,那时的商帝意气风发,如今,师徒却成了陌路的敌人。

    商帝没有再去擦拭自己的泪水,任凭流淌,道:“老师,朕还是变了,老师还是没变啊。”

    “是呀,老臣这几天不断梦到曾经与先帝还有崔濡三人并肩整治大商,好不痛快。”老太傅的眼中仿佛望见了另一种光景,久违的老脸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幸福和满足,道:“先帝是个深明大义之人,能在先帝的手下效力,实在是老臣一辈子的福分。”

    “老师在朕的手下,委屈了。”商帝闭上眼睛不忍看着老太傅状若疯癫的模样,那是他的老师,是大商的顶梁柱,他在心底,除了敬佩之外,还有心疼。就是这样一个颤颤摇摇的老人,在他大败而归的时候迅速整顿了朝堂,就是这样一个摇摇欲坠的老人,一直在大商的幕后出着力,抵抗者外来的探子;就是这样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在他的背后支撑了数十年。

    老太傅吃力的爬了起来,摆好姿势,郑重的行跪拜礼道:“老臣王永,愿为大商世代君王赴汤蹈火,在陛下的手下,一点都不委屈。”

    老臣与皇帝,都哭的不成样子。

    “老师”商帝没有睁眼,道:“您该安歇了,一路走好吧。”

    老太傅了然一笑,又接着郑重的磕了几个头,重新站起,佝偻的腰居然直了起来。

    两名太监端着酒壶酒杯上来,是为了老太傅准备的。

    酒依旧是宫廷美酒,而在酒里,却多了一份不该有的东西,一个致命的东西——毒酒,赐给了老太傅。

    毒酒,赐给了兢兢业业鞠躬尽瘁的老太傅,相信商帝做出这个选择的时候,没有后悔,但心中已经崩溃,除了这种办法,他找不到办法阻止老太傅干扰旷儿的日后的路,所以不惜玷污自己的仁德之名,用如此下作的手段毒杀老太傅,即便日后为人所不齿,为天下人所唾骂他也不在乎。

    老太傅淡然的扫过毒酒,道:“老臣拒绝这种死法。”

    商帝惊愕的睁眼望着对方。

    “老臣会选择一种死法,安静的死去,让别人看不出是死于非命,”老太傅说出了令商帝震惊的话语,“既然陛下都下定决心不惜留下骂名来毒杀我这个老头子,老臣也没有理由不尊重陛下的决定,就不给陛下的美名添麻烦了。”

    两句话,老太傅将生死看淡,参透了自己学生的意图,用人生最后的能力,为大商的君王献上最后一份忠诚。

    商帝长大着嘴巴,说不出话,也哭不出来,老师是在用最后的轨迹,告诉自己他是大商的忠臣,是朕的良臣。

    “老师好走!”商帝咬着牙挤出了难以启齿的几个字。

    “陛下也是,要保重龙体,老臣这就先走一步了。”老太傅没用拐杖了,直着腰走出了大殿。

    谢量海这时从帘幕后走出,低首问商帝道:“陛下不担心太傅出了这宫殿就反悔了?”

    “老师不会的。”商帝果断的摇摇头道:“他老人家是朕这辈子见过最坦荡最真实的男人。”

    谢量海听后不再多话,也望着老太傅的背影,是那么的有朝气,就好像是个年轻人一样,莫非这就是所谓的回光返照吗?

    “崔大人,崔大人!户部尚书的府邸被毁了。”

    崔文听到后镇定道:“别慌,只是第一个而已,他们还会继续不停的随机摧毁我们的据点,太傅不在,我们更要守好据点,不能让他老人家失望。”

    “可是”一个从户部尚书那里逃出来的崔氏人员喘着气道:“老王爷的人马太过凶悍,貌似是训练好久的猛士,再加上刑部的重重包围,我们根本不是对手啊。”

    “不要损自己士气,什么事情还没到结束的时候,就不要轻言放弃!”崔文声嘶力竭的鼓舞着士气,老太傅进宫不久了,在他老人家回来之前,他一定要守好崔氏的据点,他胸中已经算好了,如果老王爷是选择随即摧毁,那么就用变幻据点的方法扰乱对方的视线,亏得老王爷还派了人过来干扰他们,也不想想崔氏的情报网有多密集。

    要是按照目前的计划进行,那么他们完全有能力拖到崔氏战力返回洛阳的时候,到了那时候,他到要看看老王爷该怎么收手。

    “大人大人不好了!”

    “出什么事了?”崔文疑惑的问道。

    一名崔府外的吓人浑身是血的进来,哭喊道:“有一伙神秘人袭击了我们的府邸,跟上次夜袭咱们府邸的刺客穿的一样。”

    “你说什么?!”崔文大惊失色,上次袭击崔府的,那是暗香阁的人呀,难道说是趁着老王爷大肆清剿崔氏据点的时候,奇袭本部乘火打劫,正好毁掉崔氏?

    一个身影从天而降,落在了庭院外,屋内的众人看的清清楚楚,那是一个矮小的身影。

    “暗香阁小阎王,前来登门拜访!”

    “给我上!”崔文鱼死网破,他没了退路,唯有奋力一搏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