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峡谷对战
    护送的队伍正在缓慢的行走,不紧不慢的行军着。

    目前烈日顶头暴晒,所有人都有些疲劳,而张奕之当然明白每一刻疲惫的时候都是敌人袭击的大好时机,于是靠向旁边的龚起道:“大师兄,你准备好了吗?”

    “嗯?为什么这么问?”龚起问道。

    “大师兄没有发现我们走的路与来的时候有什么不同?”张奕之反问道。

    龚起了然于胸,回答道:“路变了,原本的路是最快到达洛阳的行程,而我们目前正被商军带着绕远路了。”

    他擅长行军打仗,这种事情瞒不过他,于是继续道:“看来三师弟是故意绕远路的,是在等崔氏集团主动进攻吧。”

    张奕之点点头道:“这就是我为什么让大师兄做好准备的原因,我与三师兄商量了全盘计划,或许大师兄你还不清楚其中的奥妙,有必要提醒你一下。”

    “瞧你说的,”大师兄无奈的摇摇头道:“我有那么不堪吗?这么明显就不用提醒了吧。”

    “防患于未然。”张奕之做着万全的准备道。

    龚起说不过他,道:“要不然我们现在就朝着杨旷聚拢一下,免得到时侯被敌人切断了和前军的联系。”他一贯主张协调作战,若是再如同上次一般被乱了阵脚,就危险了。

    “不用了,大师兄。”张奕之胸有成竹道:“这次他们再也拦不住我们的路了。”

    龚起等着对方的高见。

    “这次的路没有按照套路来,三师兄绕的远路是个岔路非常多的地方,他们的人手不足够在各个路口封住我们的去路,即使他们做到了,那么战力也将大大分散,所以一定会采取短时间最为猛烈的攻势来袭击我们。”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边跑边打?”龚起听出了些眉目。

    张奕之笑道:“那是自然,没理由打不过还跑不过,他们的目标是你,又不是其他人,只要你能带着骑兵四处逃窜,就能为后面跟着的两路援军争取时间。”

    龚起失笑道:“打仗这么多年,还真没有试过被别人逼得四处逃窜的说法,师弟你们可真是会玩。”

    “谁跟你说笑,认真的。”张奕之严肃道。

    “好好好。”龚起作势收起笑容道:“可你有没有想过,他们知道我们肯定有援军跟随,要是他们不顾我们先将援军消灭再来追击我们,又该如何?”

    张奕之早有预料,道:“不必担心,他们不会。”

    “直接説。”龚起不耐烦道。

    “他们如果要对两路援军下手的话,在道路上不可能尽数歼灭,只要放跑一个,我们就日夜行军逃出商境,我们的马匹都是良马,他们怎么样也跑不过我们。打草惊蛇的事情你觉得以崔氏的谨慎会做吗?”张奕之道。

    布局严谨,张奕之和杨旷诠释了谋略的利弊,一阴一阳推演了一切会发生的情况,兵都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有这两个师弟,他的性命无忧矣。龚起舒心的笑道:“你们太能算计了,这天下要是少了你们这两种人,该有多太平哦。”

    张奕之不爽道:“要是没有我们这种人,你们这种将军也没仗可打了。”

    “有道理,哈哈哈!”龚起豪爽的笑着。

    前面领着巡防营士兵的杨旷与杨毅都听到了后面的笑声,杨毅开口道:“皇兄,龚将军是不是跟你一起同窗的时候也是这么豪爽啊?”

    这是主动的示好,杨旷知道对方想要拉近关系,也随口回答道:“没有,他那个时候可是整天摆着一副冷脸。”

    “真的吗?”杨毅不敢相信的回头看看大笑的龚起,反差有点大,于是道:“还真有些看不出来。”

    “我也没料到他也会变。”杨旷说道,看着这位不经事的弟弟,心中惋惜了下,主动道:“你最近觉得如何?”

    “啊?”杨毅怀疑自己听错了,一向对自己漠不关心的哥哥头一次主动询问自己的情况,一时间无法接受。

    “我问你最近觉得如何?”杨旷再次问道。

    杨毅连忙道:“没没问题,好的很。”差点舌头打结,其实是难掩心中的喜悦。

    “那就好。”杨旷又把头转了回去,道:“皇兄想认真的问你一件事,你也要认真的回答。”

    “皇兄请问。”杨毅端正态度道。

    杨旷目视前方,郑重其事道:“如果有一日你我兄弟兵戈相向,你会做何选择?”

    “不会的!”杨毅想都没想就回答了,惹得杨旷侧目,没想到对方回答的这么快,转念一想又在正常不过了,他哪里知道其中的因素,问了也是白问。

    正当杨旷自觉可笑的时候,杨毅又道:“我知道皇兄以后会成为父皇那样的明君,臣弟会永世追随兄长的步伐。”

    杨旷注视他良久,心里浮想联翩,他此刻真的想对这位愚蠢的弟弟说,你没有争位的心,却已经身陷局中,可他说不出口,因为他不忍将一个不涉权谋的弟弟拉进这摊浑水,道:“你不想当皇帝吗?”

    旁边的一个巡防营士兵恰好听到了这句话,惊得差点摔了一跤,不敢流露声色,深怕听到什么不该听的,掉了脑袋事情就大了。

    “不想。”杨毅照旧果断的回答道:“母后于我说过,皇兄比我更有才能,肯定比臣弟当皇帝要好。”

    肺腑之言,虽然心怀不甘,那也仅仅是针对父皇母后的偏心,可他真的没有想过皇帝那个位置,对于皇兄的能力,他服气,这点毋庸置疑。

    “唉——也罢,”杨旷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父皇膝下唯有咱们兄弟两位皇子,我们的妹妹的还在出国巡游中,我希望的是,日后不要再生嫌隙,共同维护大商的江山。”

    话在杨毅的耳中是那么的动听,多少年了,他终于等到皇兄的认可,为此他什么都能不要,而此时随意的一句话,却是他日思夜想的美言,鼻头突然一酸,道:“皇兄放心,臣弟永远不会背叛大商。”

    杨旷也认真的看着他,道:“还有一件事,待会会有很多的刺客来袭击龚起,你愿意帮忙吗?”

    话题跳跃的有些快,杨毅愣了愣道:“皇兄为何知道有刺客?”

    “因为我是故意引他们来的。”杨旷沉吟道:“他们迟早要来,还不如就在此地一决胜负,你也知道他们不希望放虎归山,目光短浅,很可能会挑起两国战争,到时候生灵涂炭徒增杀孽,也是你不想看到的把。”

    “当然,臣弟愿意帮忙。”杨毅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透彻的局内话,有点感觉被重视的感觉,马上答应下来。

    杨旷满意笑道,心中抱歉又要利用这个弟弟了,道:“待会如果开战,你要跟着皇兄一起抵抗敌人,一口气将他们消灭光,好不好?”

    “好!”杨毅热血沸腾道,等不及要战斗一样。

    而太阳越照越大,逐渐到了正午的时候,杨旷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朝着后面打了个招呼,张奕之也是默契的点点头,示意一切准备就绪。

    良久后,按照地图上的情况来看他们即将进入一道峡谷,这个地方是动手的最好机会,他们不可能再等下去了,因为这个峡谷穿过之后一马平川,龚起要想跑他们也追不上了。

    也正如杨旷所料,崔氏集团动手了。

    漫天的刺客从峡谷两边攀爬者岩石迅速的下落,速度之快根本没有给弓弩手准备的时间,迅速在两侧夹击队伍。

    此情此景,比之上次杨毅护送龚起的时候还要恐怖,人数比上次的数量还要多出一倍不止,这一次像是背水一战一样疯狂涌来,如同蝗虫奔着庄稼而来一样气势汹涌。

    “迎战 !”预备已久的杨旷立马做出反应大喝一声,所有人的警钟在此时被重重敲响,大战一触即发。

    霸僧暮蝉、铁臂钢腕闫克宇、魔嚣魔星两兄弟,率领着无数的黑衣的武者猛烈的朝着队伍进攻着。

    拖住!拖住!拖住!杨旷心中唯一的目标就是这个,只要能在两支援军赶到后就能马上进行反扑。

    龚起拿起关刀就策马高喊道:“大唐的猛士们,随本将杀敌!”大将军的威势这一刻猛然乍现,所有的北唐精锐骑兵都战意沸腾的回应着大将军的召集。

    百人骑兵在龚起的带领下不退反进的迎上了第一批刺客冲了上去,结合着完美的阵法和训练有素的战士,杀入敌阵势如破竹,无人可挡。

    霸僧暮蝉第一个抓住机会几个步伐切到了龚起的上方,一杆坛杖从空中划开一道弧线,朝着龚起的头顶砸下去,龚起瞥见了上方的威胁,抡起关刀打偏了对方的攻击,胯下的战马默契的在这时加速,瞬间拉开了和暮蝉的距离。

    暮蝉没办法,人的速度不能与马相提并论,刚才追得上是靠高手一瞬间的爆发力,面对龚起身后的骑兵阵,只有选择暂时退避。

    随后而来的魔嚣魔星两兄弟,在正面想要拦住龚起。

    谁料此刻的龚起是有战马加持的,他瞄准了淬了毒的两把短剑,知道其中的端倪,缰绳一勒,胯下战马下一刻腾空跃起,直接越过了两人的堵截。

    靠着马躲过了战斗,弄得魔嚣两兄弟一脸茫然,没想到龚起的马术也是无可挑剔,也是不敢正面迎接骑兵阵法的撞击,迅速撤退,闫克宇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随着霸僧等人一起跟上去追杀。

    峡谷的尽头肯定被埋伏好了,龚起只是跑了一段路便折返回来,没有去做无谓的撤退,拖延时间才是眼下首要。相信对面的崔氏集团也一定明白他们的目的,同样报以最大的能力围堵上来。

    杨旷领着巡防营跟不上他们的双方的速度,步兵既没有武者的爆发力,也没余骑兵的机动力,唯有尽最大的可能靠近上前。

    来不及的,崔氏的武者再一次正面撞上了龚起,龚起首当其中需要面对四位高手的合力杀招,做着完全考虑的龚起觉得最好的选择是避免最大的伤害,于是准备先手应付暮蝉的一击,一手关刀横扫而去。

    坛杖与关刀撞击爆发的火花,也迸射出其他三位高手的攻击,张奕之怎会视而不见,瞄准最弱的魔星挥剑抵挡,还有两名骑兵赶紧脱离阵法上前帮助龚起挡下两招。

    两名骑兵瞬间殒命,张奕之也是被魔星下一招击伤,但仨人都为龚起争取了时间,舍小取大的道理龚起是明白的,张奕之不会有性命之忧,当即赶紧策马穿过高手们的包围冲杀上去,骑兵阵随后跟上,除了撤出的四位高手崔氏武者无一幸免的正面被骑兵杀了个七零八落。

    张奕之倒在地上,在乱军之中不敢乱动,动一下都有可能被马蹄踏到或者被武者攻击,唯有原地修养。

    杨旷也在此时在武者的后方开始猛攻,巡防营的士兵们在后面与崔氏武者厮杀,当然是无法打败武者的,杨旷只是为了拖延时间,他看了一旁严阵以待的杨毅,道:“是时候了,跟我来!”于是策马追着龚起去了。

    龚起正在策马狂奔,不一会就拉开了和高手的距离,但是又遇上了武者的堵截,不得不调转马头迎接下一轮进攻,前两轮他可是用了一些压箱底的绝技,这回还真没什么把握挡下来,想起那两位为了保护自己而死去的骑兵,更加坚定了要活下的信念,当即怒目一睁,提着关刀策马冲上去。

    四位高手一样的气势汹汹。

    “暮蝉,先毁掉他的马!”闫克宇提醒道。

    暮蝉一个坛杖脱手而出,掷向了了马匹的腿部,龚起暗叫不好踩着马背挑起,下一刻马腿便被坛杖打断,整个马都栽在了地上。

    魔嚣魔星瞄着机会双双上前,配合默契,打出了两边的连击,龚起在空中接了两招,落地翻滚后撞上了闫克宇,被钢腕打退了两步,后面两人也等了很久,没办法不得不再往后空翻躲过,可后面又是重新拿起坛杖的暮蝉,无路可躲了。

    四位高手很快就能拿下他的性命。

    “啊!”杨旷带着杨毅突然杀到,掷出了一杆长枪分散了四人的注意力,也让龚起闪到了一处空地。

    一手刀一手剑跳下战马,杨旷飞快的双手同时攻击魔星魔嚣两兄弟,马上抽回趁着一时的疏忽双手斩下,被闫克宇双臂轻松拦下。

    暮蝉没有在乎杨旷的出现,目标仍旧锁定在龚起身上,提着坛杖追了上去,与之缠斗在一起。

    “大哥,这小子归我,你去帮暮蝉!”魔星见这杨旷分外眼红,杨旷是杀了他们两个兄弟的人,这个仇被他一人揽了下来。

    魔嚣点点头便跟着暮蝉一起去攻击龚起了。

    剩下的闫克宇和魔星两位高手合力对付杨旷,不出十招杨旷就被打得兵器掉落,下一招便是死亡。

    杨毅此时见势不好,提着剑就上去拦住魔星的必杀一剑,可惜实力不够,被魔星一脚踢倒在地上,本想补刀的魔星被闫克宇拦下,道:“不许杀他!”

    魔星悻悻罢手,准备回头了结杨旷的性命。

    那边的龚起也是有些撑不住了,面对霸僧和魔嚣的合力攻击,早就是强弩之末了。

    此时关键时刻,阴阳棍坤沙及时出现,一棍扫开了下杀手的魔星,连人带剑打飞了出去,闫克宇也别推开,随后坤沙上前牵制住了魔嚣的动作,好让龚起减少压力。

    救兵来了,那么两路援军也快到了,杨旷在地上想着,用出了剩下的力气站起,捡起兵器又上去拖住闫克宇的动作。

    魔星被打飞后恼火的爬起,瞄着杨旷从背后偷袭。

    野火的人也在此时及时赶到,寅虎带着野火的干部们一起拦住了魔星,寅虎的大刀劈开了魔星的偷袭,道:“好家伙,居然背后偷袭,真他娘的不要脸!”

    “滚开!”魔星多次被制止早已怒不可遏,一人独自面对野火全员干部打了起来。

    辰龙也在队伍中,但是没有参与魔星的战斗,而是第一时间靠近霸僧暮蝉想要帮龚起再减缓压力。

    战斗全面打开,援军到了一个,杨旷很欣慰了,只不过没人来帮他,倒是被闫克宇打得节节败退,一刀一剑扫去都是别闫克宇手腕上的钢腕牢牢挡住,对方一个冲拳打在自己的肚子上,顿时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你以为我会向魔决一样大意吗?杨旷,今日就是你的死期!”闫克宇不会再放任杨旷成长下去了,既然是决战,就不在乎杨旷作为皇族的身份了。

    杨旷被打的无力再坐起,胸口上下起伏的喘气,还不断咳出鲜血,那一拳很重,他没办法再战斗了,而闫克宇下一招拳打自己咽喉的杀招时,旁边有人突然刺出一剑,闫克宇当即收手准备反杀,但是下一秒愣住了,竟被一剑刺入了自己的腹部,吃疼无比才无奈的一脚踢开了刺剑的那人。

    杨旷诡异的一笑,看着无法对杨毅下手的闫克宇被自己想要效忠的皇子亲手刺伤,得逞的笑了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