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父亲与老臣的执着
    杨旷整点好了杨毅带来的巡防营五千士兵,满意点点头道:“二弟,事情办得不错。”

    “皇兄过奖了。”杨毅觉得被他称赞是一件很喜悦的事情,也是很恭敬的回答道。

    五千巡防营是商帝允许调动用来护送龚起出境的兵力,再加上龚起的百人骑兵精锐,基本上人数是不会吃亏了,杨旷如是想着,便没有再多话,看着同样整顿完毕的龚起,道:“大师兄,该出发了。”

    龚起感觉来的这几日快得很,短短的时间却像是度日如年一般,明明是为了窥探军情而来,没想到却身陷洛阳的储位之争,还莫名其妙的帮助了杨旷,而今日还是至关重要的决战,有些感触道:“嗯,是该走了,再不走我可要后悔了。”

    杨毅还不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道:“是不是我国招待不周,让龚将军不满意。”

    “非也非也,殿下不必这么想,是外臣归国心切。”龚起马上解释道。

    “这样啊,龚将军真是位爱国的英雄,本王佩服。”杨毅听罢低头鞠躬道,以亲王之姿屈身来表达对眼前这位名将的敬佩。

    杨旷看着有些好笑,道:“好了,不必多说了,既然都准备好了,那就赶紧出发吧。”

    “全听皇兄安排。”杨毅已经有了上次立过的功劳,这一次没有什么迫切的,当然是以皇兄的意愿为首要。

    龚起也表示没有意见,而张奕之这时说道:“三师兄,小师妹怎么样了?”

    “没事了,还在睡呢,不等她了。”杨旷轻笑道:“你别太担心,我都安排好了,他们可没胆子在干什了。”

    杨毅听的一头雾水,不明白其中缘由不敢随意插话。

    “那便没事了,出发吧。”张奕之也翻身上马。

    五千巡防营加上一百精锐骑兵浩浩荡荡的从洛阳城门出发了,这次龚起是真的要离开了,崔氏必定会趁最后的机会下手,杨旷要的已经不仅仅是保护龚起的性命了,他要的是完全摧毁崔氏集团。

    在他们出城后,崔氏的人也倾巢而出的紧随其后,而在崔氏集团后面,还跟着杨旷事先安排的两批人马,都是会对战局起到不小影响的战力。

    而皇城之中,商帝也再远远的眺望着队伍的离开,静静的看着洛阳的动静,道:“阿海,朕觉得是该出手了。”

    “仅凭陛下吩咐。”谢量海低头道。

    老王爷也在一旁,按耐不住心情道:“陛下终于要对崔氏集团下手了吗?臣早就等不及了,阿海助我一起,必能帮助旷儿打败老太傅。”

    商帝也是久违的笑了起来,道:“王兄莫急,我们不急着跟上去,我们先把皇城里面崔氏的一切拔个干干净净,让他们败了也没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拔出洛阳所有崔氏的据点,需要耗费多大的力气,但是崔氏倾巢而出,而且几日都回不来,商帝策划已久的事情终于能在今日大展拳脚,他要在洛阳替杨旷好好的拔除所有的隐患,而老王爷和谢量海能够帮助他实现这个愿望。

    老王爷在京中有他自己的亲卫军大概三千人,这是陛下特许的事情,而谢量海在宫里的势力也在商帝的允许下日益壮大,两股势力一内一外想要铲除崔氏集团的据点很简单,唯一的问题就是老太傅,他老人家必定留在洛阳,若是他有什么后手就不好了。

    谢量海早就想到了,道:“陛下不必担心太傅,奴才有一个计策,需要陛下配合实施。”

    “说。”商帝道。

    “将太傅召进宫,还有崔文,这两人要是进了宫,陛下随便找个理由拖延他们,料他们也没有机会使出什么妙计。”

    老王爷觉得不妥道:“太傅一向精明的很,这种招数会不会太过明显,要是他以抱病的理由拒绝又该如何?”

    “那么陛下还可以再用一个计策,”谢量海此时不再是平日里唯唯诺诺的太监,而是变成了一个计谋百出的谋士,道:“太傅想要什么,陛下就用这个把他引来就是了。”

    商帝皱眉道:“你要朕欺骗一个老人?”

    “陛下,此时不可抱有妇人之仁!”谢量海难得的冒着顶撞皇帝的风险道:“胜利是需要付出代价的,陛下不想再重蹈十年前的那场覆辙了吧。”

    这话讲在了商帝的心底,十年前的影响对他来说太大了,这个关键的事情在此时被说出,就代表谢量海是认真的,希望自己能接纳他的意见,计划无错,只是心有不忍,老太傅毕竟是他的老师

    “陛下,臣觉得阿海的说的没错。”老王爷站在了谢量海这边,两人对视一眼,他继续道:“旷儿的路由我们来铺,就不能因为坎坷而放弃,请陛下早做决断!”

    商帝见最信任的两人都保持一样的想法,叹了口气道:“罢了,去做吧,就这样办,朕即刻下旨,告之朕今日要选出储位的人选,他们不是对这件事情无比渴望吗?就让他们来吧。”

    他不怕老太傅不来,他隐忍了十年,忍了崔氏在洛阳十年的猖狂,恐怕他们早就忘了朕才是皇帝,他才是大商的主宰,这一刻老太傅怎么都料不到他这位优柔寡断的君王会对他突然动手,一切都要在出奇制胜当中。

    突然之间,商帝好像想到什么,道:“对了,王逸飞呢?他应该也通知到了吧。”

    谢量海笑道:“奴才早就替陛下将他传在殿外了,就等陛下召见了,陛下放心,宫里面崔氏的眼线已经被奴才尽数清楚,而王逸飞也是奴才秘密的传见的。”

    “如此甚好,赶紧让他进来。”谢量海马上按照商帝的吩咐出去了,老王爷也在此刻道:“陛下是要动用刑部的力量助臣一臂之力吗?”

    商帝看着他道:“那当然,人是你向朕推荐的,朕岂有不用之理,王逸飞如今已经在刑部站稳了脚跟,应该发展的不错了,有刑部帮你,相信拔出据点不是难事了。”

    两人说着的同时,谢量海已经带着王逸飞来到了两人的面前,王逸飞马上跪拜道:“臣叩见陛下!”

    “不必拘礼,平身。”商帝随和道。

    王逸飞站起,朝着老王爷会心一笑,转向商帝道:“陛下是要开始行动了吗?臣为陛下筹备了刑部的一切力量,仅凭陛下吩咐。”

    “爱卿做的很好。”商帝满意道:“朕听说你还招募了天下第五的高手阴阳棍坤沙加入了你们刑部,真是朕的大幸啊。”

    王逸飞道:“恐怕要让陛下失望了。”

    “为何?”商帝不解道。

    “因为坤沙已经跟着武成王殿下出城了。”王逸飞道。

    “哦?”商帝惊喜道:“如此甚好,那么旷儿那边也不需要朕费心了,是你让他去的吗?”

    “臣不敢居功,实是坤沙自己想去帮忙的。”王逸飞谦卑的低头道。

    商帝摆摆手道:“这没关系,你是朕的人,没有引起动荡反而在刑部站稳了脚跟,还发展了不少实力,正好能够为朕今日的事情帮上大忙。”

    “臣不敢,都是应该的。”王逸飞道。

    老王爷笑道:“陛下,臣就说过了,这小子信得过。”

    “多谢王爷赞赏。”

    谢量海也说道:“王大人现在的实力加上王爷的亲兵要拔除崔氏在洛阳的势力可以说是没有问题了,奴才也会在宫里牵制住汪宁远的行动。”

    商帝听后道:“汪总管也陷进去了吗?可惜了,那么老实的一个人,居然也被崔氏拉拢了进去,朕着实觉得有些可惜了。”

    谢量海摇头道:“陛下不需要觉得可惜,汪总管有能力不假,但是他应该效忠陛下而不是效忠崔氏,奴才是不会允许他再帮助崔氏的。”

    “谢公公说的有理。”王逸飞帮腔到:“所有的隐患都要杜绝,这样才能为旷殿下铺好一条路,陛下不也是这么想的吗?”

    商帝欣慰的笑道:“你们都是朕的左膀右臂,有你们在这件事必能完成。”

    王逸飞想了想,道:“陛下,臣已经有了方案了。”

    三位宫廷中的大佬看向了一个小小的刑部尚书,等着听他到底有什么准备。

    “武成王殿下那边有自己的人,加上坤沙和五千巡防营,以及龚起等人,崔氏没有那么轻易得手,相反臣觉得旷殿下有胜利的希望,因为王家的人也出动了。”王逸飞说出了自己所属的家族,他本就是王家的分支,也对王家的行动了如指掌,“王家派出了王昭荣带着人尾随队伍,臣也知道王家这次是站在旷殿下这边的,陛下可以高枕无忧了。”

    商帝想到了王家,那个新兴的家族,王昭荣跟旷儿关系不浅这他是知道的,有他们帮助旷儿那边也不需要担心了,而他们这边也是胜券在握了。

    老王爷道:“是啊,王家的人是站在陛下和旷殿下这边的,臣可以跟他们联手捣毁崔氏在洛阳的据点,就等陛下一声令下了。”

    “洛阳城中崔氏的据点多的不计其数,臣以为需要放慢脚步,不能急着大范围清剿。”王逸飞说出了自己的考虑,“那些据点盘根错节,都有不少的联系,如果大幅度行动没有完全剿灭的话,他们必定有应急的方案,以太傅的老谋深算,臣觉得不是没有可能,崔氏盘踞洛阳上百年,还是应该捣毁一处是一处,我们的时间很充裕,臣以为必须做到悄然的一处一处清洗,不能给他们一点机会翻身。”

    王逸飞的分析全部在理,老太傅老谋深算不假,所有的据点都是崔氏的根基所在,不可能没有方案解决紧急情况,所以老太傅和崔文绝对不许有应对的机会,必须用储位这块肥肉将他们二人引到宫中。

    商帝点点头道:“你们觉得王爱卿的话如何?”

    “奴才没有意见。”

    “臣也没有。”

    “好!”商帝拍案而起道:“就按照这个办法对付崔氏,王爱卿王兄听令。”

    “臣在!”王逸飞与老王爷应声道。

    “朕命你二人即刻动身秘密整顿队伍准备清洗崔氏的据点,在老太傅和崔文进宫后马上行动,不得有误!”商帝郑重其事道。

    “臣遵旨!”两人异口同声道。

    商帝又转向谢量海道:“阿海,宫里面就交给你了,要是汪宁远有什么反应,一定要将他控制住,实在不行,就”

    “杀。”谢量海果断的替商帝说出了那个字。

    所有的计划都筹备好了,所有的人也准备好了,商帝要在今日完成一件想了很久的大事,维护皇权打压士族的目标十年来从未改变,筹谋十载就是为了今日。

    三人都有了任务,都向商帝保证一定完成。

    “陛下有旨——”太傅府邸来了传旨的太监,老太傅不得不出来接旨。

    “传太傅即刻进宫,商讨储位大事,不得有误,钦此——”太监宣读完旨意,便将圣旨交给了老太傅。

    老太傅仔细看了看旨上的字,道:“公公也辛苦了,先出去等一下吧,老夫还需要想想。”

    那位太监也不敢指出这是圣旨,不能对老太傅不尊重的口气说三道四,没办法的出去等候了。

    这时崔文也从别的门进来,望着太监出去的方向道:“陛下突然下旨召见晚辈与太傅,还说是关于储位的大事,太傅怎么看呢?”

    “这个时候召见我们很奇怪,还是在杨旷离开洛阳以及我们崔氏集团倾巢而出的时候,老夫觉得事有蹊跷。”就在崔文认为老太傅拒绝的时候,却有了变化:“但是老夫必须的走这一趟。”

    崔文疑惑道:“太傅明知事有蹊跷,为何还偏要进宫面圣?”

    “因为是储位的事情,是关系到胜负的事情。”老太傅庄重的说道,年迈的老者看着崔文,道:“老夫一身殚精竭虑,都是为了大商,也是为了崔氏,若是能够兵不血刃为文平王殿下夺得储位,让大商少流无辜的血,也算是积德了。老夫这一辈子在官场里沉浮,手上沾满了太多政敌的鲜血,也想在下去的时候能少受点苦。”

    崔文知道的,老太傅是辛劳的,老人家为了大商风风雨雨几十年,为了崔氏风风雨雨几十年,此刻有些感触,道:“那么晚辈也陪太傅走一趟吧,陛下的也召晚辈进宫了。”

    “不行,你不能去!”老太傅异常坚决道:“你必须留在崔府查看洛阳的动静,老夫去没事,但是你必须守好崔氏的基业。”

    “为何不是晚辈去而太傅留守,晚辈的才能还不够。”崔文不甘心让老太傅去宫中,不知道会有什么变故。

    老太傅长叹一口气道:“崔文啊,你不是没有能力,你的能力够了,老夫磨炼了你很久,就差一个脾气的事情了,你足够能守住崔氏了,而老夫,迟早是要退出这个舞台的。”

    崔文含泪道:“太傅不要这么说,龚起会死的,我们会赢得,晚辈也会成长到足够担起崔氏的重担,还请太傅不要太过操劳。”

    “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老太傅有些累了,他已经知道了圣旨上的意图了,可是他不说出来,还要去。因为他是大商的臣子,他是崔氏的顶梁柱,而之后他只剩黄土,老人现在的样子有些凄凉,一个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老者颤颤巍巍的走了起来,边走便道:“崔文,要守好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崔氏的顶梁柱了。”

    崔文早已泣不成声,望着老太傅的背影又不能阻止。

    老太傅到了太监那边,道:“老夫这便与公公出发,请公公带路吧,就坐老夫的车去吧。”

    “那真是有劳太傅了。”太监欣喜道。

    没人注意到,老太傅那双眯着的双眼已经微微发红,老人预感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也许杨旷的胜利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他们这些士族就算占尽优势,又能对高高在上的皇权如何,杨旷富有谋略,还有商帝等人的相助,一切的能人异士都在朝着年轻的皇子身边聚拢,或许杨旷是有能力带着大商雄霸天下的。

    可是老人不甘心,老太傅马上又回过神来,还没有分出胜负,岂能轻言放弃,不可再有杂念,他又变回了那个大商最有威望的老者,佝偻的身姿竟然稍微有些挺起来了,却有些回光返照的征兆。

    “老太傅去了吗?”暗香阁的副阁主问向墨羽道。

    “是的,已经出发了。”墨羽回答道。

    副阁主有些惋惜道:“英雄惜英雄,不愧是老太傅,明知是局还要去,无愧是大商的栋梁。”

    “他就没有不甘心吗?”说着曾经的敌人,墨羽觉得副阁主有些多虑了,他没有对老太傅的同情。

    “你懂什么?”副阁主摇摇头道:“那是老一辈人的执着,或许老太傅已经有了答案,可还是要去拼一把,这就是可敬的地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