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备战之夜
    “化为灰烬?!好大的口气。”老太傅吹胡子瞪眼的看着杨旷,不知道这小子又有什么滑头要耍,于是道:“殿下,莫不是想要和我这个老头子同归于尽?”

    杨旷冷笑一声道:“当然不会,太傅尊贵之躯,岂能轻易夭折,本王要做的事情比让您老人家死更恐怖,太傅为何不再仔细想想。”

    这番话让老太傅陷入沉思,他没有看出来杨旷是开玩笑的意思,直觉让他警觉的思考,马上脸色就黑了下来。

    崔文见老太傅如此大的反应,于是问道:“太傅,您怎么了?是否是身体不舒服?”

    崔氏一派的人都把目光放在了脸色不好的老太傅身上,魔嚣魔星两人见到老太傅分神,马上借机站了出来,道:“杨旷,上次算你命大,他们不敢动你,我们兄弟可不怕,要么滚出去,要么今夜就死在这!”

    杨旷看了他们一眼,不屑道:“有本事就动手,本王知道你们有这个决心,可是他们不会让你动手,所以本王有十足的把握今夜安然无恙的离开这里。”

    “你——”魔嚣哑口无言,被对方弄得无言以对,望着一旁紧盯着自己的暮蝉,还是忍住了,但是嘴上没有任何服气的回击道:“杨旷!你不要以为有辰龙就可以在洛阳有恃无恐,他的底细我可是知道,不过就是一个逃离江湖的弱者,你以为他能帮你多少?”

    “他能帮我多少本王不知道,可是你们别想轻易的离开的洛阳!”杨旷气势如虹道:“你们魔杀四鬼身为江湖败类,也敢到洛阳来撒野,也不看看这里是天子脚下,死了两个还不收手,非要本王将你们赶尽杀绝吗?”

    魔星也是咬牙切齿,碍于不能出手道:“魔决魔炼的死,你一定会付出代价!”

    杨旷根本对这一套不关心,只是看着他们道:“明日就是龚起回北唐的日子,你们要是有胆子就跟着崔氏的人前来追击,别怪本王没有提醒你们,找死也得看地方,别脏了本王的手。”一次又一次的嘲讽分明是不把魔杀四鬼放在眼里,甚至可以说是轻蔑,如同地上的蝼蚁一样漠不关心。

    魔嚣魔星还要发作,被反应回来的老太傅一言制止:“够了!把那个女子还给殿下!”

    “为什么?!”崔文一时情急居然讲漏了嘴,也顾不上那么多,全都是疑惑和不解,这个计策就算用了又如何,他第一次对老太傅产生质疑,异常坚决的追问道。

    老太傅没有理他,摇摇头道:“不要多问,还给殿下就是!”

    “老头子!你想干什么?!”魔嚣耐不住了,好歹有个人质也能牵制杨旷,凭什么就这么轻易的交还出去,“臭老头!你要是怕了就别喊我们,现在装什么正人君子!岂不是可笑!?”

    “是啊,太傅,为何啊?!”闫克宇也不愿意放过这个好机会,要知道杨旷对崔氏集团造成了多大的损失,上次杨旷也用计劫持了崔云逸,何必跟他讲道理。

    崔云逸没有说话,他也是不甘心,可奈何骨子里不愿意劫持人质这种下三滥的事情,于是一言不发看着杨旷。

    “你们太傅都发话了,还不赶紧照做!”杨旷厉喝道。

    “杨旷!轮不到你说话!”魔嚣说着已经拔出了剑,誓不妥协。

    老太傅眼里很是恼怒,但又不想说出来,还是没有多言。

    杨旷看在眼里,大笑了几声道:“原来是太傅不愿意透露本王的意图,也好,就由本王说出来吧。”

    众人一听,虽然眼前的小子是敌人,但解决心中的疑惑才是现在的首要目的,都静了下来。

    “因为你们不还,本王就会对杨毅下手。”杨旷面不改色的说出了这个惊天的事情。

    众人震惊,万万没想到让老太傅都为之忌惮的事情居然是用文平王殿下的性命作为威胁的,难改老太傅一直闭口不提,此事太过偏激,也亏得杨旷能狠辣到这种程度。

    “杨旷!你敢对自己的亲弟弟下手!那也是我大商的亲王!”崔文怒不可遏的吼道。

    杨旷歪着头笑道:“不信?那么太傅为何信了你们为何不信?有没有想过原因?”

    这个问题顿时让崔氏的一干人哑口无言。

    “还是本王来告诉你们把。”杨旷诡异的笑道:“因为本王没有开玩笑,试问一个你们一直头疼的小子,突然有了可以被你们抓住的把柄,那么这个小子肯定会嫉妒愤怒,那么愤怒的人会做什么事情呢?当然是出格的事情。”

    老太傅眯着眼睛道:“老夫料到会如此,可之前也没料到殿下能心狠手辣到如此地步,莫不是为了储位迷失了眼睛?”

    “究竟是谁迷失了眼睛?太傅不也是吗?”杨旷不动神色的回了句。

    所有人在这一刻,才明白激怒杨旷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敌人所说的话不能尽信,但也不可不信,杨旷是什么样的人,干出了北境大胜干出了宝塔寺干出了破解无头女尸案,干出了无数让他们始料未及的事情,哪一件都是很恐怖的事情,而他们居然想用一个女子威胁他?威胁能奏效,可后果他们承担不起,没有杨毅他们即便只手遮天也没有依仗,更别提跟杨旷一较高下了。

    这个武成王殿下,现在今非昔比,如同一只饥渴无比的野兽,等待着血肉来填满他的肚子。

    “放,放了吧。”崔文也妥协道,哀叹着。

    下人们赶紧去房间中抬出了张止嫣,少女还在昏睡,杨旷接过小师妹看着她痛苦的眉头,心中怒火不减,抬头扫视了崔氏一圈,道:“下次再有这种事情,就不需要本王亲自来提醒你们了。”

    老太傅不怒反笑道:“殿下,老夫也有一句话问殿下。”

    “太傅说吧。”杨旷没有急着走,耐心的留在原地。

    “明日的交战,老夫可否定义为你我的决战?”老太傅的表情很肃穆,是认真的询问。

    杨旷也尊重对手认真的回答道:“你们若来追,那就是决战;若是不来,当然没事。”

    “可殿下应该知道,老夫一定会追。”老太傅皱眉道:“龚起我们是不会坐视让他这个隐患回到北唐,如果要是决战,殿下好像没有胜算吧。”

    “太傅为何如此自信?”

    “殿下貌似比老夫更自信吧?不知这股自信从何而来?”老太傅反问道。

    杨旷挑眉道:“太傅不妨帮本王分析一下?”

    “太傅,这小子想套话!”崔文警觉的提醒道。

    老太傅抬手笑道:“无妨,那么老夫就来帮殿下分析分析。”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这么早进行决战,他和杨旷的决战,将导致日后的大商格局,人老了,总会有些没底。

    “首先,你的战力不够,老夫这边的高手更多,哪怕你的野火有了龚起研制的战法也不能弥补这些;其次,老夫这次也会更加谨慎,不会再有上次大意的时候了。就这两点,就足以道破你的失败结局。”老太傅道。

    杨旷假意点点头,道:“听太傅这么一说,好像还有那么点道理,不过本王向来不信邪,不试过就不愿意放弃,太傅还是做好跟本王决战的准备吧。”

    老太傅抚了抚长须,叹气道:“殿下,那么老夫就不手下留情了,殿下也要好好珍重。”

    杨旷知道老太傅的意思,看着对自己仇视的魔嚣魔星两兄弟,笑道:“两位若是想取本王的性命,就要看看你们的运气了,还是那句话,找死要看地方,本王有自己的把握,你们好好考虑清楚吧。”

    “哼,你以为就凭你随意虚张声势就能让我们信吗?”魔嚣一脸不屑道。

    “信不信自己看着办,没空跟你这种败类多话。”杨旷说完,也没有别的事情了,便抱着张止嫣在众目睽睽下离开了此地,留下了崔氏的人。

    待杨旷离开,崔云逸马上站在老太傅的面前道:“太傅爷爷,侄孙明天也想参加刺杀龚起的任务。”

    “逸儿,不得胡闹!你可知道明天是决战,厮杀之余没有人顾得了你的性命!”崔文马上不准。

    老太傅倒是笑着问道:“逸儿为何有这种想法?”

    “因为侄孙也是崔氏的一员,决战之际,怎能独身其外。”崔云逸很有担当的跪了下来,非要加入不可,这让一旁的崔文想说又不敢说,毕竟是老太傅在跟崔云逸对话,他不敢对老太傅有所不敬。

    “原来如此,行,老夫准了。”老太傅意外的答应了崔云逸的请求。

    崔文大惊失色道:“太傅,逸儿怎么可以加入,明天的战局凶险,您老人家不是让他去送死吗?”他还是关心这个长子的安危的,上次崔云逸被劫持他就已经很自责了,夫人的谴责也在心底种下,他真的不愿意让没有多少武艺的崔云逸参加明天的决战。

    老太傅挥挥手道:“老夫没有让逸儿去送死,你给我冷静点。”崔文马上意识到自己失态,重新整理情绪等着。

    “明天无疑是决战了,这一场决战势必会影响到大商储位的落定,我们输,就是杨旷赢,杨旷输,就是我们赢,明天的一战至关重要,所以崔氏所有人必须参与,要让整个崔氏的力量都贡献出来!”老太傅非常的激动,拄着拐杖强行站起身来。

    崔文道:“那也不必所有人都出动。”

    “非也,你还是太年轻了,不明白为什么。”老太傅语重心长道:“杨旷有太多我们看不到的底牌了,谁赢谁输都没有绝对的把握,老夫之所以要求全员出动,就是因为没有绝对的胜算,这一点杨旷也是一样,决战就要有决战的样子,每一个人都能发挥力量。”

    崔文这才理解到老太傅的深思熟虑,崔云逸也感谢老太傅对他的允许,道:“太傅爷爷放心,明日侄孙若是拖后腿,尽管放任就是,侄孙不怨任何人。”

    “好!”老太傅当即答应下来,崔文想说还是没说,道:“逸儿,你自己做的选择,不要后悔!”

    “孩儿不后悔!”崔云逸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

    崔文叹气道:“今夜回去好好与你母亲打个招呼,自己劝她,为父可没有胆量再让她担心了。”作为一个父亲,他的辛酸没有人能理解,即便连老太傅都不行。

    崔云逸含泪又磕了一个响头,道:“孩儿知道了。”

    杨旷抱着张止嫣走出了太傅府,马上就有无数的野火人员围了上来,他们都担心主子的安危,就连一向深居简出的辰龙也到了此处。

    杨旷将怀中的张止嫣交给了底下人带回去,带着干部们边走便商量:“已经决定了,明日就是决战,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当然,属下早就等不及了!”寅虎第一个兴奋的说道。

    辰龙想了想道:“考虑好了?”

    “考虑好了,此时不打更待何时,”杨旷道:“龚起与张奕之难得能帮助我们,既添了战力又添了谋士,这下子不需要暗香阁我们也能有和崔氏集团一较高下的实力了。”

    辰龙道:“反正首领你说了算,属下们都准备好了。”

    巳蛇也表态道:“是啊主子,这一天属下们等了很久了,崔氏也该挪挪位置了,野火才是洛阳最强的。”

    杨旷笑了笑,心中的压力也是无比深重,道:“洛阳究竟谁来主宰,就由明日的决战来决定,龚起和张奕之已经将明天的大致方案商量好了,接下来我会跟你们详细吩咐的。”

    “是!”

    “对了主子。”亥猪发话道:“要不要去叫坤沙,那家伙天下第五,能够帮我们拖住霸僧那个难以对付的怪物。”

    “可以,那就交给你去做了,”果然亥猪还是懂自己心思的,那么杨旷就把这个任务交在亥猪的身上去负责了,道:“记住,王逸飞也是个难搞的家伙,说动他也不简单。”

    野火的干部们都仔细的聆听着杨旷布置给他们的任务,他们激动兴奋,决战在前,每个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而杨旷布置完后,他们已经回到了一处据点,门口有一个人也在等着他们。

    王昭荣来了,销声匿迹很久的他出于担心崔氏的报复一直躲在杨旷野火的庇护下,看到他来了杨旷更加高兴,上前道:“昭荣也是为了明日的决战帮忙的嘛?”

    “当然,殿下的事就是我的事,这次一举摧毁崔氏,以后就不用在洛阳畏首畏尾的了。”王昭荣轻松的说到。

    杨旷看了干部们一眼后道:“辰龙留下,其他人各自准备去。”

    “遵命!”

    辰龙和王昭荣留下来跟杨旷谈话。

    杨旷看着两人,都是自己信任无比的人,于是长舒一口气道:“我紧张,不是因为害怕失败,而是害怕失败的后果。”

    “没事,殿下会赢!”王昭荣无比坚信道。

    辰龙带着面具,不知道此刻是什么表情。

    “昭荣,这个时候还拍马屁?”杨旷好气又好笑道。

    王昭荣猛的摇头道:“哪有,我说的句句属实,因为殿下不赢也得赢,因为这是我对殿下的信任,我相信我不会选错主公。”

    “我也是这么想的。”辰龙的话里有了笑意。

    看着两个左膀右臂,杨旷欣慰的笑了笑,道:“昭荣,你来的是时候,明天就让我见识你王家的能力吧。”

    “殿下放心,王家的人都已经准备好为殿下赴汤蹈火了。”王昭荣早早的为杨旷准备了蓄谋已久的队伍,就等着今天决战的时候出来杀崔氏一个措手不及。

    “辰龙,你也要好好惩戒一下那两个江湖败类,他们知道的太多,一定要解决。”

    “放心,他们两个必死无疑!”辰龙也对他们恨之入骨,貌似当年的事情魔杀四鬼也有参与,道:“魔嚣魔星知道我的一点底细,怎么可能留他们活口,就算是为江湖除去一个大祸害吧。”

    杨旷会心的大笑道:“很好,老太傅那边也是严阵以待,他们可能也会有出人意料的底牌,不能不防。”

    “知道,我们这边也不差。”王昭荣笑着道。

    “不可大意。”杨旷认真的提醒道,明天的事情太过重大,即便平日浪荡的他也不得不肃穆起来,道:“明天有巡防营的人帮助,我也会再动用一张底牌以保万全。”

    “哪张?”辰龙问道。

    “那张连我自己都不确定能否使用到的底牌,但是还是可以试试。”杨旷道,“我已经差人去送信了,希望他们能够来得及帮助我们。”

    辰龙瞬间明白了,不管王昭荣还一脸不解,对杨旷道:“可行,殿下考虑的很周到,那么接下来就是我们三人的准备了吧。”

    “没错,明日我们三人成掎角之势,辰龙负责调动野火,王昭荣负责调动王家的队伍暗中跟随,而我亲自跟龚起同行,就等着崔氏的人主动进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