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独身入府邸
    杨旷用自己出行的马车带着龚起和张奕之回到了使臣居所,龚起搀扶着有些醉醺醺的张奕之,对杨旷道:“师弟,就送到这吧,你的人已经把我这保护的水泄不通了,再加上魔炼魔决身死,崔氏不会这么快动手的。”

    “知道了。”杨旷作势准备要走,却被一个野火的人员喊住:“主子主子!止嫣姑娘被霸僧劫走了!”

    这一消息说了出来,就连醉的不像话的张奕之都猛地睁开双眼,挣脱了龚起的搀扶。

    只见杨旷双眼泛红,恐怖的无以复加,面目狰狞犹如恶兽,龚起和张奕之也是怒目相向,崔氏居然向小师妹下手了,这种行为触碰了他们这些空竹宅学生的底线,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于是龚起率先道:“师弟,我陪你走一趟崔府。”

    “不行!”张奕之虽然愤怒,担仍旧保持着清醒的头脑,道:“不知霸僧会将小师妹带到何处,贸然行动太过危险,我建议先搜查,实在不行一个一个的端掉他们的据点。”

    龚起等不了,道:“这怎么行,小师妹身陷险境,难道要让她一直等待救援吗?”

    “都别说了!”杨旷抬手喊停,在场任何人都没有他焦急,真是可恨的家伙,自从上次他用计劫持了崔云逸后,就一直担心对方会故技重施,千算万算没想到会牵连到小师妹身上,道:“我想好了,直接去太傅那里跟他算账!”

    “直接去?师兄你没喝多吧?那老狐狸会那么容易放弃到嘴的肥肉?”张奕之不可置信道。

    “我赞成杨旷的方案。”龚起破例跟杨旷同一个想法,道:“我陪你一起去那里,把人要回来,实在不行今晚就开战。”

    杨旷摇摇头,道:“大师兄稍安勿躁,我没有要即刻开战的意思。”

    “那如果大师兄去了他们肯定不会放过这个绝好机会,不带人太危险,”张奕之做着考究,杂乱的脑子里全都是超负荷的分析,道:“我不知道三师兄你有了什么妙计,还是小心为妙,我觉得他们现在的意图可能已经不是小师妹,也不是三师兄你,而是大师兄。”

    龚起知道一切都是因为自己而起,不想推卸责任道:“还是今晚开战吧,当断则断。”

    “不!”杨旷依旧驳回,道:“我一个人去。”

    “什么?”杨旷一个人确实没有什么危险,可是就算杨旷有计策,那么就一定能救出张止嫣吗?有些时候龚起还是不信杨旷那一套,追问道:“如果老太傅不同意怎么办?你还要继续放任小师妹身处敌营吗?”

    杨旷瞪了他一眼吼道:“我说一个人去就一个人去!”

    这一声怒吼在夜间回音袅袅,张奕之都感觉震耳欲聋,只有龚起平静的看着他,道:“你有把握吗?”

    十成!”杨旷信誓旦旦的说到:“这个条件老太傅绝对拒绝不了,他敢对我用这种招,我就敢做出格的事情。”

    二人见杨旷没有开玩笑的样子,当然是相信杨旷此时不是意气用事,这小子的头脑精明着,可能是因为张止嫣的事情太过触碰到他的底线了,让杨旷不再保持稳操胜券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扭曲的面目。

    “三师弟,大师兄相信你,可是还有一句话你必须听,”龚起不精通权谋谈判一事,心中的的想法按耐不住道:“无论是否救出小师妹,你一定要给他们好看,答应大师兄。”

    “没错,三师兄这个条件你必须答应。”张奕之也是态度异常坚决,由不得改变的样子。

    空竹宅的学生此刻同仇敌忾,对崔氏已经忍无可忍,龚起的霸道压的杨旷无法拒绝,其实他心里也是一样的想法,敢动小师妹,不让他们好看怎么行。

    于是杨旷拍拍胸脯道:“放心吧两位,崔氏集团的人,一个都跑不掉,我要他们为今晚的行动付出代价。”

    “那就这么一言为定。”龚起伸出了一个手,张开手掌有握手的意思,杨旷略微愣了下,迟疑的伸出手,握住了龚起伸来的手,握上的一刻龚起的手突然用力,杨旷吃痛松不开,两人在握手中互相用劲。

    龚起笑着看着这位师弟,道:“你的阴谋可以大显身手了,要是失败了,我可得把你这条手给废了。”

    “还用你废。”杨旷不甘示弱的回了一句,说完发觉对方的手劲送了,趁机抽回手,握了几下拳头道:“放心吧,救不回小师妹,你杀了我都行。”

    张奕之看着两人,道:“那么就快出发吧,事不宜迟。”

    眼下太傅府邸王府正集结了所有的崔氏集团重要人员,都在等待着暮蝉的归来。

    院门打开,暮蝉终于回来了,肩上还扛着一个昏厥的少女,想必应该就是崔文建议劫持的那个杨旷的小师妹吧。

    “久等了,崔大人。”暮蝉见到焦急的崔文,没有丝毫觉得不妥,放下少女深鞠一躬,双手合十道:“太傅,小僧回来了。”

    崔文本来纠结万分,看到暮蝉带回张止嫣的时候还是下定了决心,做都做了,就要做到底,于是又开始盘算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做着分析和解决方案。

    老太傅看着崔文开始学会临危受命感到欣慰,他早就希望崔文能够独当一面,不然也不会让暮蝉唯崔文的命令是从了,看着暮蝉道:“辛苦了,过来喝杯茶吧。”

    崔云逸也到了这里,在夜里受到老太傅的紧急集合,比崔文还早一步到达此处,看到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张止嫣,有点起了怜香惜玉的想法,即便自己上次遭受了杨旷卑鄙的劫持计划,可是骨子里还是不屑用这种阴损的招数对付别人。

    “太傅爷爷,既然这是杨旷所在乎的人,那么他得到消息也是很快的事,侄孙担心”崔云逸欲言又止。

    老太傅笑道:“老夫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害怕杨旷借此大动干戈,卷起洛阳的腥风血雨是吧。”

    “是的。”崔云逸道。

    崔文皱眉道:“这有什么好担心,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对付他们还是绰绰有余,他要是敢来觉得是全军覆没。”

    “不对,老夫有感觉,”老太傅佝偻着腰道:“老夫预感杨旷不久便能积攒到与我们一较高下的实力,很快。”

    “为何这么说?”崔文不相信这句话。

    老太傅瞥了他一眼,道:“你忘了从杨旷北境取胜凯旋归来这洛阳发生了多少事吗?我们、南夏高手、还是魔杀四鬼,都在他手上吃过亏,他的威望逐渐积攒,连朝中那些墙头草都感觉到了形势的转变,野火的士气也在逐步提升,辰龙拥有庞大的集团,与野火合力加上龚起张奕之的协助,已经今非昔比了。”

    一番言论破析了所有的考虑,崔文才开始意识到不久前还在崔氏集团面前如同蝼蚁一般的杨旷竟然演变成了眼前的生死大敌,好快的成长速度。

    “时势造英雄啊——”老太傅轻叹一声,道:“尔等也不必太过惊慌,他小子急了,我们也忙着消灭他,决战是迟早的事情。”

    “那你还等什么?!”一直缄默的魔嚣吼道,让周围吓了一跳。

    “魔嚣,你又想干什么?”闫克宇不客气的警告道。

    魔星也跟着大哥迈出一步道:“你说我们想干什么,死了两个兄弟,在有利的时候不对付他们,非要等到那个杂种小子羽翼渐丰决战,说什么笑话呢死老头!”

    老太傅对魔杀四鬼仅剩的两人没有动怒,他能明白上次的失利让他们损失了形同手足的兄弟,于是安慰道:“两位小子莫慌,老夫答应你们会出动,可眼下真不是出击的时候。”

    魔嚣不信他这一套,问道:“那你说说为什么不是时候?再有什么时候才是出击的良机?”

    “首先张奕之和龚起帮助野火研制了全新的战术,对我们这些没受过训练的武者很克制,试问就算我们单体战斗力强,在变幻莫测的阵法中又有什么机会获胜,你有吗?”老太傅解释道:“老夫觉得在杨旷护送龚起归国的路途中最为合适下手。”

    崔文一听就忙着说道:“杨毅殿下也在其中啊。”

    “管他什么杨毅不杨毅。”魔嚣懒得听崔文废话,抢着说道:“就这么说定了,那次你要是再变卦死老头,信不信我们弄死你!”说完还威胁了句。

    这可把霸僧和闫克宇弄毛了,都对这两人怒目相向,他们二人要是有一点不轨的举动,两位高手榜的高手就会将他们就地正法,毫不留情。

    老太傅点点头,示意是自己的承诺,对崔文道:“你也不用担心杨毅殿下的安危,我们有分寸,杨旷那时怎么携带野火的人,路途遥远,我们总能找到机会,以逸待劳。”

    “太傅深思熟虑,晚辈佩服。”崔文深谙老太傅的全盘布局,心服口服道。

    魔嚣两人觉得文人间这种“互相吹捧”很是恶心。

    “既然已经劫持了张止嫣,就先将这个女子放进里面去吧。”老太傅一声令下,马上有几个下人将张止嫣移至房间内,随后场面迅速冷寂下来。

    老太傅一脸肃穆道:“诸位,杨旷成长的太快,已经失去了预计的控制,现在又有了龚起和张奕之两个强大的外援,假以时日我们就不是杨旷的对手了,这个小子心思阴狠,若是做了大商的皇帝,必定会令天下苍生离乱,唯有杨毅殿下才是储位的不二人选,老夫说这些不为别的,只为了崔氏上百年辅佐明君的志愿,在此恳请诸位帮助老夫,消灭杨旷这个祸害。”

    “仅凭太傅吩咐!”崔氏集团的人员士气高涨应和道。

    魔嚣和魔星一脸厌恶,根本没有反应。

    像是誓师大会一样的场面没有人觉得尴尬,因为说话的事大商威望最高的老太傅,跟着这位老人,他们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恨不得用自己的鲜血是完成这位老人的志愿。

    崔文开口道:“太傅,晚辈方才想了会,觉得杨旷今晚就会有所行动,据晚辈对杨旷的了解,此人虽然定的下心沉得住气,但是对于张止嫣不会忍,此刻应该会在来这里的路上。”

    “哦?”老太傅好像就是在等崔文想到这一点,问道:“为何去的不是崔府,而是来老夫的府邸呢?”

    崔文道:“因为只有太傅才会下达这种命令,虽然太傅将大部分决策权交给了晚辈,杨旷却不会这么想,所以晚辈断定他会来。”

    老太傅笑着拍拍手,道:“说的漂亮,没错,杨旷此刻应该在来的路上了,你猜到他会用什么招数吗?”

    “这个晚辈着实猜不到。”崔文想听听老太傅的话。

    “老夫其实也猜不到,谁知道这个给了我们无数惊喜的殿下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算了,顺其自然吧。”老太傅也是无奈的笑笑,挥手让众人准备。

    魔嚣听到后耐不住性子道:“那个杀了我两个兄弟的杨旷要来?为什么不趁现在干掉他?”

    “废话!那可是皇子!”崔文一脸庄重的说到。

    “你们要是不方便动手,那我们兄弟不在这动手,等杨旷在路上动手,这样总没事情了吧。”魔星提建议道。

    老太傅连连摇头,道:“首先,杀了杨旷会跟杀了老夫一样引得大商大乱;其二,杨旷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角色,要是你们两人就能取走他的性命,那老夫还需要头疼他吗?老夫记得上次你们就是中了他这个黄口小儿的算计损失了两个兄弟吧。”

    “还不是你这个老头畏手畏脚?!”魔嚣不甘心的骂道。

    “老夫与你们有言在先,一切不要冲动,如果发现龚起应该及时通知各个宫门的人先过来,杨旷就料到你们忍不住,能怪谁?!”老太傅终究还是发怒了,厉声戾气的说道。

    魔嚣被噎的无话可说,只能闷声不做响。

    众人见这两个嚣张的江湖败类终于被老太傅收拾了,都在心里幸灾乐祸,早看他们这种目中无人的态度不爽了。

    老太傅道:“老夫不想追究任何人的责任,只是希望你们依令行事,不要擅自行动,我们已经给了杨旷太多的机会,足够他爬到跟我们比肩的位置,此后必须越发的小心谨慎。”

    “太傅大人,武成王殿下在门外求见。”下人跑来通报道。

    杨旷到了吗?这么快?众人还没从老太傅的一番鼓舞中脱离出来,有些失神,老太傅皱眉道:“让他进来吧。”

    崔文拱手道:“太傅,晚辈们是否需要回避?”

    “回避什么,待着这。”老太傅随意道:“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这些人,老夫在这你们陪着,来会会这个小子,正好给他点压力。”

    崔文低头应诺着,于是所有崔氏集团的重要人员都在此地等着杨旷的出现,等着他为了张止嫣会如何应对。

    脚步声越来越近,出现的是一张异常平静的脸,着实让众人意外,怎么说遇到这种事总该有点反应,强装是装不出这种感觉的,要么就是这个殿下的心思太深了,捉摸不透了。

    老太傅看着走来的杨旷,瞪了一眼耐不住性子的魔嚣和魔星两人,转向杨旷道:“哟,稀客呀,这不是武成王殿下吗?老臣失礼了,敢问深夜造访所为何事啊?”

    杨旷扫视了眼周围,发现都是熟人,看到了魔嚣和魔星,也是照样闲庭漫步的绕了一圈,道:“本王前来当然是有事,不过太傅不觉的人太多不方便说事吗?”他也对这个阵容感到一点压力,要说没有那是假话,他必须有着比老太傅还要大的气场。

    然后他看到了暮蝉,皱眉片刻道:“你们从本王那里带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本王现在给你们机会将她交还出来,要是执迷不悟,休怪本王无情。”

    “敢问殿下如何无情?”崔文挑衅般的问道。

    “闭嘴!”杨旷历喝道:“有你说话的份吗?本王在问太傅事情,你有什么资格插话!”

    一声怒喝的口气让崔文也不服气道:“哼!那本官也想问问殿下身为亲王夜间造访太傅府邸大胡小闹,是何居心?!”

    老太傅笑着打圆场道:“你们两个就不要针锋相对了,殿下是来商议事情的,不管我们知不知情,都要有礼,殿下,老夫说的不错吧?”

    “太傅明理就好。”杨旷还是一副居高临下的态度,丝毫不加收敛。

    杨旷盯着老太傅,道:“把人交出来!”

    “老夫不懂殿下在说什么?”老太傅装糊涂道。

    “本王问第二遍,把人交出来。”

    老太傅饶有兴致的问道:“不知殿下问及第三次时,会发生什么事情呢?”他读懂了杨旷的话中话。

    “发生什么?发生你们后悔的事情。”杨旷冷脸笑道:“让你们所有的努力都化为灰烬的后悔,明白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