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宴会结束
    宴会过去很久,崔文借口内急来到了殿外,见了等待已久的暮蝉,后者还等着完成重伤龚起的打算。

    “崔大人,发生什么事了,小僧的看你的脸色不是很好啊。”暮蝉双手合十低头道。

    “是吗?里面确实有些超出计划了,不得不说杨旷临场的拆招能力不弱。”崔文道:“比试被杨旷破解了,那小子识破了我们的计策。”

    暮蝉叹了口气,问道:“崔大人应该有一争的实力的,怎么会被杨旷如此轻易的破解?”

    崔文也是有些不悦,道:“是啊,因为杨旷把自己变成了想要挑战龚起的人选,就如愿以偿的代替了本应该由你对战的位置,你不想想,他是龚起的同门,比我们更有理由拿下这个位置,不仅破解了我们的意图,还如愿以偿的打了场。”

    “如愿以偿?”暮蝉诧异道:“杨旷和龚起真正的打了场”

    “对啊,”崔文说出了难以置信的事实,道:“双方确实使用了全力,可是两人都没有受太大的伤,杨旷屡次被击败龚起屡次放过他继续打,两人逢场作戏不要太默契。”

    暮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那确实很难办,既然没有小僧的事,那么小僧就先告辞了。”

    “且慢。”崔文喊住了准备离开的暮蝉。

    暮蝉回头看向对方,崔文道:“今天有很多发现,特别是对于杨旷的情报更加详细了些,我希望你能代为转告太傅他老人家。”

    “崔大人说吧,小僧记着呢。”

    “杨旷的武力不容小觑,虽说没有高手榜那么惊人的武艺,可也是不小的隐患,再加上神兵在手,我想不会比闫克宇差。”崔文分析道:“我没有开玩笑,杨旷本身的实力不及闫克宇,但手中那把转轮剑足以令他威力倍增,而且还是双手持兵器,更加难以捉摸。”

    暮蝉听的仔仔细细,满脸肃穆道:“如此这般,那么杨旷也得算作是个不小的战力了,上次看他使阴招打败魔决,还以为是侥幸,听大人这么一说倒像是为了尽快解决战斗所用的计策,我会转告太傅让他重新布局的。”

    崔文继续道:“对了,魔炼魔决一死,想必魔星和魔嚣心怀怨恨,我怕他们不服管教贸然出击,不知太傅那边能否镇住他们?”

    “放心,这没问题,如今他们只有两人,小僧和闫施主能够压住他们,大人尽管放心。”暮蝉做着保证道。

    “那就好。”崔文心中的一块大石总算落下,道:“暮蝉师傅,此事非同小可,一定要早点汇报给太傅,不然漏算这一个会造成不小的损失。”

    “小僧知道。”

    “还有一件事。”崔文想了想,道:“我发现杨旷是有情感弱点的,今日他在宴会上表现的很开心,那就说明他还是有情感的一个人,上次他利用我们对逸儿的重视关心劫持了逸儿,这回我们也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那个小姑娘的背景查清楚了吗?”

    暮蝉问道:“大人是指哪个小姑娘?”

    “就是那个你们说摆了魔炼一道的那个小姑娘,一直跟在杨旷身边举止亲昵的那个。”崔文确认着条件问道。

    “哦,那个太傅已经查清楚了。”暮蝉笑道:“大人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借此劫持那个姑娘,制约杨旷的行动?”

    “没错,你说说她到底是什么来历?”

    “她也是竹居士门下的学生,杨旷龚起的同门小师妹,济世堂最年轻唯一一个女性的长老——张止嫣。”暮蝉说出了完全属实的情报,看来老太傅在这上下了不少功夫,挖出了很多情报,就上次辰龙的一些底细都被他动用江湖的关系给找了出来。

    崔文拍手道:“没错,就是她,回去在告诉一些杨旷的情报外,别忘了向太傅转告我的建议,我觉得可行。”他已经有些决定了,如果这时没有老太傅,是由他来决策的话,说不定已经开始实行了。

    暮蝉低头道:“好的大人,小僧这便告辞了。”说完走出了这个地方,崔文也返回了宴会。

    此时的宴会已经步入尾声,夜色渐深,大部分都有些醉了,就连商帝也有些微微的脸红。

    杨旷看到崔文出去这么长一段时间,一定是去找暮蝉了,他心领神会的朝龚起使了个眼色,龚起点头起身,走到了商帝的面前,鞠躬道:“商国陛下,外臣有一事需要与商国陛下说了,请允许外臣禀报。”

    商帝眨了眨眼睛,看清底下的是龚起,笑道:“外卿但说无妨,这是宴会不用拘束,朕准了。”

    “外臣为了两国的和平而来,如今看到商国陛下如此仁德接受好意并也有回敬之心,外臣作为一介使臣,是心满意足,不辱使命了,”龚起说着,“既然已经达到了目的,外臣作为大唐的大将军,也该尽早返回本国,履行职责,军中不可一日无统帅,还望商国陛下允准。”

    龚起要走?崔文冒出了这个念头,商帝还没发话他就忍不住上前道:“龚将军何必急在这一时,本官听说唐国刚刚击败了北边的胡人,眼下又与我大商建立友好关系,军队的事情就不用这么着急了吧,这样岂不是让天下人有散布谣言的嫌疑了吗?”

    崔文抓住了龚起话中军中不可一日无统帅的话题,深究起来,意思就是你龚起这么急着回去整顿军地,你们唐国解决了北胡,除了商国还有别的目的吗?

    “崔大人误会龚将军的意思了。”杨旷也马上起身为龚起打圆场,没想到龚起的言语组织能力太差,他不得不上前帮忙,道:“其实整顿军队不一定代表要战争,只是恪尽职守罢了,试问一个大将军,如果不回军中势必会引起军中松懈,若是北胡借机再次南下又将如何呢?”

    随机应变,好一个小子。崔文暗叫棘手,又不肯罢休,道:“原来如此,臣也只是为了挽留龚将军这样的名将,留在我大商也能蓬荜生辉,试问龚将军名震四海,这么早离开商国让本官不甚惋惜。”

    商帝还没发话,崔文和杨旷就开始争斗了,看在眼里的他自然是向着杨旷那一边,咳嗽道:“咳咳——朕认为旷儿的话不无道理,龚将军早日归国朕也惋惜,但是人家也有自己的职责,换做是朕派古大将军出使唐国也会早日盼着他回来的,毕竟是身在异国,对吧,外卿?”

    “商国陛下所言极是。”龚起顺着给出的台阶往下走。

    “这”崔文想继续说话,商帝直接打断,不给他任何机会,道:“朕意已决,明日正午派武成王杨旷亲自送别龚起归国,旷儿,你可有异议?”

    “没有。”杨旷第一次跟商帝如此默契,立马接下这个合适无比的任务了。

    一旁的崔文咬牙切齿,不禁感慨陛下真的是太偏爱武成王了,处处向着杨旷不说,还一直扶植杨旷打压他们这些士族,难道皇帝动了为杨旷铺路的打算吗?

    老太傅曾经也对崔文提及过商帝的态度,记得老太傅也是惋惜不已,因为十年前对杨旷的愧疚造成了陛下偏心武成王的情况,杨毅多好的一个孩子,日后必会成为一代贤君,却因为商帝的一己之见,被冷落在一边。

    “不过儿臣还有一个建议。”杨旷又说了句,看向了杨毅道:“二弟在上次迎接使团的时候击退了一伙贼人,立功卓著,既然二弟也成长了,儿臣认为他也能够担任这份差事,儿臣建议由二弟跟着我一起送龚起归国。”

    杨毅瞪大了眼睛,心中耐不住兴奋直接起身,丝毫没有看到崔文摇头的样子,直接应承下来道:“父皇,皇兄,儿臣可以去,感谢皇兄的重视,臣弟绝对不会让皇兄失望,还望陛下批准。”

    崔文懊恼的气不过,怎么这位殿下单纯到这种程度,这么明显被利用都不知道,还屁颠屁颠的答应下来,杨旷分明是想利用杨毅来牵制他们刺杀龚起,多么处心积虑的布局,不可能是杨旷一人想到的,他看向了还坐着的张奕之,后者对他笑了笑,马上就明白正是由杨旷和张奕之一同商议得出的计策,阴阳结合,无往不利。

    任凭旁人看的真切,杨毅可不管这些,他只有对皇兄承认他感到无比的兴奋和骄傲,这是皇兄第二次夸赞他了,都开始幻想是不是杨旷开始承认他了。

    商帝皱眉看了看杨旷,自己的长子微微点头着,他这才会意道:“旷儿言之有理,毅儿也有此意,那便正好,两厢情愿,好,朕便命你们兄弟二人负责护送龚起出商境,不得有误,明白了吗?”

    “儿臣遵旨!”

    “儿臣遵旨!”

    兄弟二人抱着不同的想法应诺下来。

    商帝看着一脸吃瘪的崔文,不知为何有些心疼,他有些想起了崔文的父亲崔濡,那位老先生是何老太傅一起开创了大商朝局的伟人,自己如此对待他们以及他们的后人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陛下,不可犹豫啊。”一旁的谢量海借倒酒为机会,小声在一边提醒道。

    商帝于是猛然醒悟,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不再乱想了,一边对谢量海报以感激的眼神。他这个优柔寡断的毛病很久了,要不是阿海和老王爷一直在身边辅佐他,他或许坚持不了信念。

    谢量海回以一个微笑,在旁边端着酒壶候着。

    杨旷与龚起回到位置,张奕之马上着急道:“大师兄你怎么说话的,差点又被那个崔文抓住小辫子。”

    “不是你们让我找一个理由吗?我就随便找了个啊。”龚起一脸无辜道,有点你们不提醒的责怪。

    “随便?大师兄我真服了你了。”张奕之无语的扶着额头道。

    杨旷笑道:“大师兄就这样,打仗时灵活,平时死板比谁都没用。”

    “胡说。”龚起皱眉道,马上又舒展开来道:“哪有哦?”

    三人共同欢饮,当然张奕之每次只倒一点点,不就三人都有点醉醺醺的。

    “我说师兄们,我们这样醉了没事吧?要是崔氏趁机动手咱们不是死定了。”张奕之红着脸问道。

    “没事,我已经安排了人来保护我们了。”杨旷笑着道,“再说咱们可以赖着这不走,没事,父皇不会管的。”

    龚起笑道:“有个做皇帝的爹不错嘛。”

    “哪里哪里。”

    宴会也进行的差不多了,商帝也有些只撑不住道:“宴会到此结束,朕乏了,就先走了。”

    即便很多人醉了都跟着其他人跪拜到:“恭送陛下!”

    商帝在谢量海的搀扶下离开了大殿,百官们也纷纷离开,杨旷他们也跟随他们离开,杨毅本来想找杨旷聊聊,但是见身边有龚起张奕之,就消了这个念头。

    大殿开始被清理,冷清了起来。

    张止嫣正在野火的一个据点无聊的盘弄着自己的药壶,配着不知是毒药还是良药的药粉药丸,嘴里还嘟哝道:“该死的师兄,去宴会也不带我去,下次再也不要理他了,一点都不关心我,哼!”说着还用力捣碎了一个药草。

    野火的人都被张止嫣屏退了下去,在配置药的时候她习惯一个人,不希望被打扰,野火的人虽然有保护她的任务,可是也不敢惹这个姑奶奶不开心,这边的人好像都被张止嫣无聊的时候整过不少,组织里都冒出了这个首领夫人是个特别恐怖的乖女人,所以张止嫣一言既出,莫敢不从。

    夜色很暗了,张止嫣是坐在庭院的,露天的环境她是打着灯笼在配置药草,见身边都暗了下去也打了个哈欠,自言自语道:“这么晚了,我也要睡了,等师兄回来再收拾他吧。”

    她刚收拾好桌上的一些东西,提着灯笼准备回房间时,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不好意思,请姑娘今夜移驾别处吧。”

    张止嫣一点也不慌,转身就是一个侧踢,这一脚连杨旷都未必能反应过来,没想到却被黑暗中伸出的一只强有力的手给牢牢的抓住了。

    那双手劲道十足,张止嫣也算是怪力女子,却在这双手下无法抽身,这就说明一个恐怖的事实,那双手的力量比她的腿还要大力,试问天下还有几人,在这洛阳便只有一个。

    “小僧暮蝉,诚挚邀请姑娘前去一叙。”没想到夜间造访此地的居然是天下第二的霸僧暮蝉,难怪张止嫣无法反抗,没想到被这个怪力第一人擒住,哪里还能够脱身。

    张止嫣心想不好,不会是寻仇师兄找到自己想要借此威胁师兄吧,她猜的都对,可是仍然改变不了此刻危险的境遇,那条腿无论怎么发劲都挣脱不了。

    “姑娘还是不要反抗了。”透过地上的灯笼照出微弱的光芒,张止嫣清楚的看到照出的半张脸,狰狞的武僧脸上青筋暴起,心想是没可能逃脱了,天下第二都动真格了,她一介女子如何逃脱。

    于是不继续挣脱,哀求道:“这位大师,不能放了我吗?”

    暮蝉刚想说话,突然觉得手上多了一根针,已经扎入筋脉中,呈现出黑色的条纹——有毒!

    他没有急,先是松手重重的锤在张止嫣的腿上,这一拳用了力,足够她半天爬不起来,然后掐出手臂运功想要逼出里面的毒素。

    张止嫣哀嚎一声跌坐在地上,惨笑道:“臭和尚,味道如何啊?”

    暮蝉只是集中注意逼出毒素,怪力下真的将针震出了手中,然后溢出了不少黑色的血液,毒素算是清除了大半,暂时不会毒发。

    “好毒的女子,小僧差点就死在施主手上了。”暮蝉没有迁怒对方的意思,还有些庆幸成功逼出毒素,倒是对这个女子有些刮目相看。

    张止嫣刚才那个哀嚎已经惊动了野火的人,他们马上冲进院子里看见了眼前的一幕,马上准备营救。

    暮蝉速度之快肉眼不得见,马上一只手抱起地上的张止嫣起身越过墙壁,迅速撤退了,后面追击的野火成员跟不上,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被劫持走。

    崔文乘着马车到了太傅府上,进门发现所有人都在等他,有些吃惊的问道:“发生什么了吗?”

    “都在等暮蝉罢了。”老太傅轻松的笑着。

    崔文有些懵了,转念想起自己对暮蝉说的话,马上有些震惊和忌惮,问道:“暮蝉师傅没有回来吗?”

    “没有。”老太傅回答道,“我跟他说执行你的意思,想必你是跟他吩咐了些什么吧。”

    “什么?!”崔文一脸不可置信,道:“不会吧。”

    “你跟他说了什么?”

    “我只是提了个建议,让他回去跟你商量再说”

    老太傅没有激动,慢悠悠的说道:“老夫告诉他相信你的判断,放心的让他去了,你也别乱了阵脚,你的判断最近是正确的,暮蝉也是有分寸的,放心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