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宴会
    为龚起在宫中设下的宴会即将开始,百官们都纷纷现身此地,龚起早早的就在此地恭候商帝的大驾,虽说宴会的主角是他这个使臣,可自觉还是要有的,这里是商国,商帝和商国的臣子才是主要的,他不能晚到,必须提早到此等候。

    百官们还在讨论关于昨夜南宫门贼人出没一事,此事已在王逸飞的大动作下闹得沸沸扬扬,几乎所有官员都在议论纷纷。

    “崔丞相。”一个崔氏派系的官员走近刚刚到场的崔文,道:“听说龚起昨夜被人袭击,可是丞相您”

    “跟我无关。”崔文面无表情的回答道,看向端坐的龚起,四目相对,没有说什么,只是在心里默默感到棘手,本来此人的性命是唾手可得的,还有别的势力也想取走他的命,结果就在昨晚,不但新入洛阳的势力惨遭歼灭,连他们都损失了魔炼魔决两位高手,实在是溃不成军。

    老太傅昨晚也跟他商讨过此事,一贯使用谨慎的策略,谋定而后动,今天就先让自己来宴会探探这些敌人的底细,除了龚起自身的实力外,那个跟着他的军师张奕之也是个不容小觑的对手,据探子回报昨晚歼灭别的势力的指挥官就是张奕之,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用全新的战法围剿一个势力,实力想必不会弱。

    崔文想着又把目光放在龚起带来的张奕之身上,盯着他久久没有放开,此人看似文弱,总觉得有些霸气没有凸显,可能是龚起的霸气掩盖了他的锋芒,他突然冒出一种奇怪的猜想,若是哪日龚起不在了,不知道这个张奕之能不能超越龚起这份霸道呢?

    想再多也得先入席,崔文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旁边正好是左丞相李彦,行礼道:“李大人。”

    “崔大人。”李彦笑着回道,“太傅今日不来吗?这么大的宴会那位老头子不来真是太可惜了。”

    李彦和老太傅是一个辈分,称呼太傅为老头子没有问题,崔文便没有想法回答道:“太傅身体抱恙,就不来这种喧闹的宴会了。”

    李彦一听,叹道:“那真是可惜了,以前太傅可是最喜欢饮酒的,要不是上了年纪,也不会这么清心寡欲了。”

    “是啊,太傅最近也不喝酒了。”崔文扯着闲话道。

    百官们陆续到齐了,老王爷也不可能错过这么大的排场,像赶热闹一样屁颠屁颠的跑来,杨旷也在随后进入大殿,他此行一人前来,身后又正好跟着杨毅。

    不是他们兄弟二人同行,而是杨毅半路碰上了杨旷,便跟在后面一起来了。

    两位最有希望争夺储位的皇子亲王到达了大殿,坐在皇帝附近的位置,一起等待着商帝的到来。

    龚起的位置离商帝很近,几乎是跟杨旷挨着的,这也是商帝特意命人安排的,眼下是他们携手的时期,坐在一起也能聊聊有用的东西。

    “师弟,你穿蟒袍挺像样子的。”龚起打量着杨旷道。

    杨旷略惊的侧目看向他,道:“大师兄穿铠甲的模样也是师弟我不及的。”

    “咱两这算不算互相奉承啊?哈哈哈。”龚起豪爽的笑着,另一边的张奕之也笑道:“三师兄,今天排场挺大啊,以前看你那样子真心不觉得你是个皇子。”

    “现在知道也不晚。”杨旷不在意道:“对了,今天崔氏的人想必不会闲着,他们必定会有一些小动作,你们可要小心了。”

    “知道。”龚起答道。

    张奕之思虑后道:“三师兄不必如此小心,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那帮家伙作甚。”

    “还是小心为妙。”杨旷不客气的先饮了杯酒。

    这种举动不仅龚起张奕之有些奇怪,百官们也是有些惊愕,皇帝还没有到场,武成王殿下居然僭越的先饮酒了,这是有违礼数的大忌,可是没有一个人敢出来指责杨旷的行为。

    龚起问道:“师弟,看来你的地位很高啊。”

    杨旷明白他为何出此言,回答道:“是啊,那帮鼠辈见我犯了错,一个都不敢上来触我的霉头,不过是一帮墙头草。”

    “三师兄一直这样嚣张跋扈啊,这可不像你在空竹宅的作风啊。”张奕之感觉反差太大,以前在空竹宅的杨旷出了名的孤僻,什么事情都不参与,除了跟小师妹玩,从来不在乎任何事情,低调太多。

    杨旷漫不经心的答道:“还行吧,我只在那帮鼠辈面前如此,不过是为了震慑一下他们,除此之外我对这种行为一点兴趣都没有。”

    “当真如此?”龚起别有意味的问道。

    “当真如此。”杨旷果断道。

    “对了三师兄,你没带小师妹来吧。”张奕之有些担心那个小祖宗驾到,真心是谁也管不住她,于是后怕的问道。

    “放心吧,她没来,看你那样。”杨旷嘲笑道:“她的身份就算是我也带不进来,你真以为我嚣张跋扈到可以目无王法了吗?”

    “那就好那就好。”张奕之舒心的摸摸胸口,感觉是被莫名的拯救了一番。

    龚起点点头道:“没错,小师妹进不来的,你平时脑子那么好使,怎么一扯上小师妹就吓成这幅破样子,丢不丢人?”

    “换你你不怕啊。”张奕之没好气的回击道:“也就只有三师兄管得住她,换了竹姨来也未必行。”

    “不得对老师无礼。”龚起皱眉反感话题中谈及竹居士,他是十分尊师重道的人,见不得旁人如此。

    杨旷和张奕之心有灵犀的对视了一眼,大师兄这性格,就是头倔牛,任你怎么扳都扳不动。

    三位同门师兄弟正在畅谈,却有谢量海的声音响起:“陛下到——”拖长的尖嗓子让全场都肃静下来。

    商帝来到了自己的位置,群臣拜服:“参见陛下。”

    龚起与张奕之两个别国之臣只是微微颔首:“参见商国陛下。”

    杨旷等亲王向来不用行礼,都没有动。

    商帝笑着环视了一番下面的百官以及所有人,挥手道:“平身。”

    “谢陛下!”

    “今日是朕亲自为唐国大将军龚起置办的宴会,还望使臣务必尽兴玩乐,不要扫兴啊。”商帝客气的伸手道。

    龚起谦逊的低头道:“外臣感谢商国陛下的恩典,外臣不甚感激,愿两国和平,永无战事。”

    “外卿所言甚是得当。”商帝欣喜道。

    但是任谁都知道龚起的话再虚伪不过了,不是龚起虚伪,而是他必须这么说,不这么说他还能怎么说,商唐两国南北分离,北唐若想扩张唯有向南边的商国侵犯,这也是龚起要做灭国大大将的必须条件,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事情,都没有戳穿,粉饰着太平。

    商帝见也差不多了,敲了敲了自己桌前的玉杯,道:“朕为唐国的和平感到荣幸,也为使臣的前来感到荣幸,今天这场宴会,就是两国的和平象征,商唐两国必然将会保留长久的和平。”

    “陛下英明!”百官们违心的附和着。

    龚起也在附和的人当中,杨旷在旁边看着他讲出这种话,叹息着世事变迁,就连耿直的大师兄也学会撒谎不眨眼睛了,那么以后他还会变成什么样子,会变得像古劲松一样可怕,一样在天下披靡无敌吗?

    “开宴!”商帝喊道,宴会正式开始,商帝第一个举起酒杯,所有人也跟着举起酒杯来,跟着商帝将第一杯酒一饮而尽。

    美酒下怀,一些个心怀鬼胎的臣子们也放下了平日的烦恼,享受着难得的盛大宴会,要知道平日里商帝十分节俭,对宫中和百官的要求异常强烈,为此还下达了减少开支的各项政策,这才有了大商如今南北战局得意稳定的结果。军饷、粮草、抚恤英烈的钱财、还有布防的琐碎开支,哪一项不是商帝带头节省下来的,商国有如今繁荣的一面,皇帝功不可没。

    龚起也举起酒杯回敬商帝,道:“商国陛下有好生之德,仁义之贤,是闻名天下的仁君,请接收外臣代表鄙国的敬意。”

    “外卿客气了,来,朕与你共饮。”

    商帝大喜,与龚起一起举杯共饮。

    第三杯酒灌满,龚起举杯对准了杨旷,笑道:“师弟,跟大师兄喝一杯如何?”

    “有何不可。”杨旷举起酒杯,道:“四师弟,你还不快举杯一起喝。”

    “我就算了。”张奕之慌忙摆手推辞道:“我滴酒不沾,你也知道我喝不了酒,喝晕了就麻烦了,殿前失仪可不是小事。”

    杨旷不放过道:“你要是不喝我就真的要怪你了,喝多少不要紧,关键是要有心意。”

    张奕之勉为其难的到了一点酒,道:“那就只喝一点点,聊表意思了啊。”

    “来,干了。”龚起率先喝光了杯中的美酒,宫中的美酒很柔,不像民间的烈酒那样辣喉,却也是劲道十足,不同于后者的是后劲十足,等酒下了肚一会才发挥酒劲。

    杨旷与张奕之也喝完了,张奕之只是到了一点点酒,喝下去立马就起了反应,满脸通红,不知识羞了还是醉了。

    “哈哈哈哈。”龚起直接嘲笑起来。

    杨旷也跟着笑了起来,张奕之作为被嘲笑的那个人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明知道自己喝不得酒还要让自己喝,这不是整人吗?不过想想也好,至少不是小师妹动手整人,要不然比这个还要惨。

    其他人都看着杨旷,包括商帝,包括杨毅,包括百官,都看见了一向放荡冷峻的武成王殿下前所未有的笑容,笑的是那么自然开心。

    商帝貌似感觉回到了十年前还没有将杨旷送到空竹宅的时候,那时的旷儿就是这么明朗自在,顿时感伤不少。

    杨毅也是震惊,皇兄竟然可以笑的那么灿烂,他对杨旷的印象一直停留在放荡不羁嚣张跋扈冷峻不羁这三点上,从没想过还能看到杨旷这样笑。

    百官们当然也是跟杨毅一个想法,都没料到杨旷会露出这种情感,当即想法万千。

    杨旷自然没有认识到自己无意间流露的神态,居然博得了在场所有的焦点,也让所有人陷入了无尽的遐想。

    然后歌舞上演,绝美的宫廷舞姿和唯美的乐器伴奏让所有赴宴之人都感到了由衷的放松,龚起和杨旷一起沉醉在歌舞中,张奕之还在醒酒当中,仍然晕乎乎的。

    崔文也在做着自己的准备,等待歌舞一结束,就慢步上前,对着商帝鞠躬道:“陛下,臣在这般尊荣的大殿上享用着无比华丽的待遇,不禁感触良多,既有对唐国的友好感到欣喜,也为龚起到来感到荣幸,至此,臣有一个不情之请。”

    “爱卿有何事但说无妨。”商帝疑惑道。

    “臣素来听闻北唐猛虎名将之威名,还有听说龚将军武艺绝伦,虽不在高手榜之中,却也有位列榜中的资格。”

    崔文说到这里,所有人都听出了其中的含义,也都猜到了崔文下一步想要干什么,说出这种仰慕武艺的事情,找人来“切磋”是再好不过的借口了。

    然而局中人却深知切磋的含义又代表着什么。

    崔文已经找好了切磋的人选,霸僧已在殿外等候,他特意向老太傅借来这个天下第二的高手,目的就是为了下一次动手时能够去除龚起这一战力,他当然不可能在殿上让暮蝉杀死龚起,而是希望借助暮蝉的实力在外行人看不出的情况下重伤龚起,最好是能让龚起在下一次他们的刺杀行动中发挥不了战斗力。

    崔文继续道:“既然龚将军威名在外,臣也想见识见识龚将军的武艺,不知能否请龚将军与在下带来的人切磋一番呢?”

    这话说出来张奕之立马酒醒了,他赶紧朝龚起使眼色,让其不要接受。

    龚起看到眼神准备推辞,道:“恐怕外臣不便在大殿之上冒犯陛下”

    话还没说完就被崔文打断,断章取义道:“看来龚将军不会是怯战了,想来将军也是一国的大将军,有一身武力还不允许让外人瞻仰瞻仰吗?”

    这话明显是逼迫龚起接受。

    龚起不管张奕之的眼神了,这已经不仅仅是自己的安危了,这还涉及到了唐国的威望和唐军的士气以及他自己的尊严,他根本不会因为对方的言语被激怒,而是此刻的他,不得不接下这个切磋的提议,不接受,就代表信仰的崩塌,这对于倔强的他来说,是不允许的。

    于是道:“好,外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崔文得手暗自喜悦,迫不及待想要看着龚起受伤,边道:“那么臣就让带来的人马上”

    “且慢!”一句话打破了所有人的想法,杨旷直接打断崔文的话,在众人的瞩目下,走到了中间,道:“崔丞相跟本王想的甚是一样,本王也对龚将军的武艺仰慕已久,不妨直说龚将军正是本王的同门大师兄,本王比崔大人更想要一睹龚将军的风采了。”

    崔文被杨旷突如其来的打断弄得愣了下,意识到不好,赶紧想要抢先道:“臣先”

    “不必多说了,崔大人。”杨旷不客气的再次打断,笑道:“你的事情暂且放在一边,崔大人不要生气,本王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本王心心念念了很久想要和大师兄一较高下,便由本王先来吧。”

    原来杨旷是想把对战龚起的人选换成他自己,同门之谊比起崔文的说法更为可信,占了道理的杨旷很直接的夺走了崔文的计划。

    “那么臣的人选就放在殿下后面如何?”崔文仍旧不死心,好不容易想到的策略就这样被一笔带过,心有不甘。

    “那可不行。”杨旷怎会同意敌人的要求,道:“龚将军与本王一人交战就已经劳累了,崔大人难道想强人所难,让天下人嘲笑我们商国的人车轮战吗?”

    同样以道理修辞,杨旷的手段比之崔文更为有利,崔文找不到任何语言反驳。

    无奈之下,崔文只有咬牙认命道:“那好,就请殿下与龚将军过招吧,希望殿下不会让臣等失望。”言下之意就是你的实力完全不如龚起,在上面也只是丢人现眼充其量也是作秀,观看的人根本找不到任何乐趣。

    “这就不劳崔大人费心了,本王不会让百官们失望。”杨旷邪魅一笑,盯着坐着的龚起,道:“大师兄,不要留手啊,本王说的可都是真话,大师兄可以当真的。”

    张奕之懵然的看向龚起,虽然危险化解了,可是杨旷的话又是什么意思呢?当真?难不成真想借着机会和大师兄打一架?

    龚起的面容开始严肃,站起了身,先对着商帝鞠躬到:“不知外臣可否与殿下切磋一番,若是有无礼之处,还望商国陛下海涵。”

    “无妨,去吧。”商帝感受到杨旷的认真,故没有阻止。

    龚起走到了杨旷面前,道:“那么大师兄就接受了你的挑战。”

    “大师兄请便,师弟领教了。”杨旷的心思也只有他自己明白了,男人的执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