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兖州州牧
    杨旷跟着巳蛇来到了野火的刑房,他是要来看看另一伙要杀龚起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主子,都在里面了。”巳蛇将杨旷带到了此地道。

    “不用都见,那帮底层的人哪里知道上头的机密,就算肯吐露,又能吐出什么情报,”杨旷摇摇头,“去把你们唯一抓获的干部带来见我。”

    “是。”巳蛇马上吩咐下去,将被拷打成血人的铁锁架着带到了杨旷的面前。

    杨旷皱眉道:“把他清清干净,带到房间里见我。”于是先行离开了。巳蛇他们听从吩咐将铁锁利索的用几桶清水给冲了几道,水进入伤口的疼痛让铁锁醒了过来,布满血丝的眼睛足够体现出所承受过的拷打是有多么严厉。

    他被强行的换上了一个布衣,再次被架着来到了一个房间,浑浊的视线和眩晕的头脑让他模模糊糊的看到了杨旷的身影,他还没见过这位武成王殿下,自然是认不出他的模样,即使见过画像,也不能确定什么。

    “都出去吧。”杨旷挥手道。

    “可是主子”巳蛇担心杨旷的安全,不放心的问道。

    “无妨,出去吧。”杨旷心里有数,坚持屏退所有人。

    “是。”巳蛇见主子要求如此,便带着人离开了房间。

    杨旷坐于椅上看着无力跪坐在地上呻吟的铁锁,托腮道:“说说吧,你是谁的人,来洛阳的目的我知道不用说了。”

    “啊”铁锁用力抬头仔细看了看他,从方才巳蛇的态度再加上熟悉的五官,猜想差不多就是杨旷了,他哪里能松口,道:“你别想了,我是不会”

    “不会?从来都不存在这种问题。”杨旷不屑的摆摆手,道:“会不会不在你,也不在我,而是情势所定,你会不会开口我不知道,但你也不知道,所以不要这么快给出结论。”

    “呸!”铁锁重重的朝杨旷吐了口痰,可惜没什么力气,没吐多远,够不到杨旷的位置,恶毒的骂道:“黄口小儿,口出狂言,你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吗?”

    杨旷笑了声,道:“不知道啊,所以问你啊。在洛阳,没人可以如此狂妄的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兴风作浪。”

    铁锁嘲笑道:“你的眼皮子底下?!哈哈哈哈,我们的殿下啊,你还真以为这大商的皇位非你莫属了,真是可笑啊,哈哈哈哈!”

    狂妄的笑声歇斯底里,杨旷眯着眼睛静静的看着对方的疯癫状,没有说话。

    “杨旷,实话告诉你吧,不要以为只有洛阳才是权力的象征,整个大商亦至整个天下,不是只有都城皇权,还有无数的势力,你所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就不要说出那么不知天高地厚的话了。”铁锁笑的涕泗横流,一边哭一边笑道:“你永远别想从我嘴里探听到什么情报,一辈子都不要想,哈哈哈哈,我就要看着你一无所知走向毁灭,杀了我吧,哈哈哈哈!”

    杨旷默默的看完了铁锁的动作,放下拖住腮的手,道:“天下?你一介手下败将也配谈论天下?知道吗?你才是笑话,你所做的不过是一个棋子该做的事情,还是枚败子、弃子,没有人会在乎你的话,我更加不会。”

    “你难道就不是棋子吗?试问天下有谁不是棋子。”

    “那也比你好。”杨旷笑道,“做了一辈子的棋子,败给了一个年轻的棋子,你就不感到羞愧吗?”

    “羞愧,当然羞愧,我怎么会败给你这样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皇族中人,这将是我一辈子的耻辱。”铁锁癫狂的笑道。

    “哼,原来你也不是无耻小人,”杨旷揶揄道:“你的人被我的人打败是必然,你们上头以后败给我也是必然,本王才是最后的赢家。”

    铁锁轻蔑的斜视杨旷,道:“口出狂言,杨旷,不要以为赢了小小的一仗就可以放出狠话,我们虽然没有实力再对龚起下手,可是崔氏集团也会前赴后继的帮我们完成这一目标,你的储位大梦,依旧是南柯一梦!”

    杨旷也大笑起来,道:“不用你说我都知道,崔氏嘛,不用他们来找我,我自然会去找他们,所有阻挡我道路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铁锁略微吃惊了下,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想先发制人消灭崔氏,听起来虽然是狂妄之语,可杨旷的神态语气,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就好像,胜券在握的样子,到底是什么能让一个人有如此的自信,于是道:“杨旷,崔氏集团上百年积蕴,又岂会是那般容易消灭,你就算底牌无数智谋超群,想要撼动一座大山,愚不可及罢了。”

    “谁说我无法成功撼动大山,”杨旷盯着他道:“别说是撼动大山,即便是移平它,我依旧有信心。”

    “哼,嘴硬的小子,”铁锁还以为杨旷痴人说梦,道:“反正说再多你这家伙也听不懂,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要假惺惺的假装放我一条生路,你我都是明白这种勾当里不存在仁慈,要么你死,要么我亡。”

    杨旷玩味的摇摇头,道:“谁说我假惺惺了,我是真的想要给你一条生路。”

    “可笑至极!”铁锁根本不信他这一套。

    “你不信那我也没办法,”杨旷摊开双手,道:“你现在还不是我的绊脚石,你们上头也不是,我为什么要赶尽杀绝,徒增敌人呢?你不妨想想,你们所做的一切我都不了解,又何来敌人一说,你这样不但成不了忠义之徒,还会有人说你愚蠢,为何不摊牌互相了解一下。”

    他给了铁锁的生机,人有了希望才不会视死如归,攻心为上,心战是最直接的手段,铁锁果然有所动容,开始认真思考杨旷的话,出于一贯的谨慎,道:“你又如何得知我们不是你的敌人?如果是又如何?”

    杨旷想了想,道:“直觉吧,如果你们是,那我只能毫不留情的杀了你。”

    “杨旷,你不要以为用区区一点小伎俩就能引我上钩,你以为我是贪生怕死之辈,会因为你的三言两语全盘托出吗?”铁锁警觉的呵斥道。

    “我没有让你全盘托出啊?”杨旷无辜的说道:“你想得太多了,哪有那么复杂,一切都是情势而定,你我都决定不了,我为什么要冒着得罪一个未知的势力而欺骗你呢。”

    铁锁竟然觉得有道理,杨旷的话里找不出错误,他也没法反驳,他清醒了下头脑仍然不甘心道:“杨旷,你是争夺皇位的人,牵扯到不必要的麻烦是你想要的嘛?”

    “当然不想,”杨旷都被他逗乐了,“我为什么要找麻烦,你也知道崔氏集团在前,我哪有闲工夫管别的琐事,你们权当是情势所逼不得不对你们下手,我可以保证这次的事件绝对不会牵连到无关的你们。”

    杨旷的言语以及开出的条件太诱人了,铁锁不得不去思考其中的利弊,先者杨旷本来就没有跟他们为敌的打算,是因为他们要杀龚起的目标影响了杨旷对皇位的觊觎,这才袭击了他们,对于一个大敌在前的皇子来说,的确不可能想要得罪一个他自己都不了解的势力。

    “我凭什么相信你?”铁锁犹豫再三还是说了出来。

    杨旷等的就是这句话,生怕他不问,拍了拍手道:“来人,把另一个带过来。”

    铁锁看着被押进房间的女人,竟然是罗兰,转念一想再正常不过了,罗兰是投降的,又怎么会伤及性命呢。

    “罗兰,你”铁锁怀疑罗兰倒戈了。

    罗兰冷冷的看了跪在地上的铁锁,在手脚上都加上铁链的情况下,押送她的人自然毫无顾虑的走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三人。

    两个阶下之囚,和一个掌握他们生死大权的人。

    “告诉我你们两人的名字。”杨旷直接命令道。

    还没等铁锁说话,罗兰就已经开口了:“贱婢叫罗兰,他叫铁锁。”

    “罗兰,你居然敢——”铁锁愤怒的想要站起,可惜伤势太重还没用力就被疼痛支配了身体,根本动弹不得。

    罗兰瞥他眼道:“我想活命,你想干嘛都跟我没有关系,不要妨碍我可否。”

    “叛徒!”铁锁恶毒的骂道。

    罗兰当然不会理睬他,杨旷很喜欢这种情况,故意撮合道:“哎?你是叫铁锁吧,怎么能这么说人家呢,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你连别人活命的权力都要剥夺吗?”

    铁锁怒上心头,道:“这不关你小子的事!”

    杨旷不在意的笑笑,直接跳过他问向罗兰道:“你说本王说的可对?”

    “殿下说的太对了。”说完罗兰还嘲讽的看向铁锁,道:“殿下有所不知,贱婢生世可怜,不得已才加入了这个组织,如果贱婢的情报能够换来一条活命的机会,只要殿下言出必行,贱婢就如实告知。”

    铁锁怒不可遏有无法动手,只能死死的瞪着罗兰。

    “那么铁锁先生,有没有改变你的想法呢?”杨旷毫不留情的拆台道:“记得刚才铁锁先生不是也动摇了点嘛,为何此刻要装的如此刚正呢?”

    一句话挑起了罗兰的鄙视,铁锁更是有苦说不出,憋屈的生着闷气,低下头不说话了。

    “你们不过都是想要活命的人,就不要说那些漂亮话了,本王不是嗜杀之人,犯不着为了你们的性命得罪其他的势力,本王要的是能够专心对付崔氏集团,所以第三次给你们,也是最后一次给你们机会,说还是不说?”杨旷背负双手站起问道,气势凌然。

    罗兰精明的问道:“只要殿下保证不取我等性命,我等便将所有能说出的话都告诉殿下。”

    铁锁不说话,却也是默认了。

    “本王答应你们,现在可以说了吧。”

    罗兰和铁锁对视一眼,都不想先开口。

    杨旷看在眼里,不想无意义的浪费时间,指着铁锁道:“就你来说,反正就你们两个,第一个问题,你们是谁的人?”

    铁锁不爽的看了看罗兰一眼,要不是因为罗兰的摇摆不定,他也不会心生不甘,重新燃起生还的**,于是只能回答道:“我们是兖州州牧的人。”

    “可有凭证?”如是问道的杨旷已经开始推算一切可能。

    “我们身上不可能有州牧的记号,但是我们有兖州所有的情报,口音也有浓重的兖州口音。”铁锁没有说假话,所说的具实属是真话。

    杨旷就当是心里有数,毕竟他们的样子不像骗人,话中也有兖州的味道,再加上目前的情况他们骗人也会首先考虑到自己信不信才对,于是就先过了这个问题,展开下一条询问,道:“兖州州牧为何要杀龚起?”

    “这个”铁锁支支吾吾道:“殿下,恐怕我不能回答这个问题了。”

    “你可以只跟我透露一点。”杨旷降低了标准,不放过这个关键的问题,要知道如果他们没有要杀龚起派人来到洛阳,他也可能很久都不会知道会有这样一股势力潜藏在大商。

    铁锁还是有些不愿意,杨旷作出怒容,倒是把旁边的罗兰吓了跳,抢先开口道:“殿下,贱婢知道。”

    “说。”杨旷收起脸色道。

    铁锁这次没有怒目相视,他自从说出第一个情报,就代表他也透露了组织的事情,于是不阻止罗兰的回答。

    “龚起常年威胁北境,对州牧的处境十分不利。”

    杨旷疑惑道:“兖州又不贴北境,何来不利的影响?”

    “殿下有所不知,我们州牧在邺城那边是对军队有固定捐献的,当然这股捐献是朝廷被迫的,至于为什么不愿意再消耗,恕贱婢真的不能再透露了。”罗兰点到为止的收住了话题,保留了很多**。

    杨旷知道不能强求,点点头若有所思道:“没想到兖州牧的心思也不小,本王倒是很有兴趣拉拢你们上头的人,不知你们能否牵线搭桥呢?”

    做出这个决定并不是惧怕,不是幼稚,是真真切切的妥善之法,要知道如果连兖州牧都有自己的私心,那么整个大商便不止一个这样的人,想想看不是很恐怖嘛?就算自己成功登上皇位,也不能说能将这些势力尽数铲除,如果没有把握对付他们,何不让他们与自己结盟,缓解目前洛阳紧张的局势。

    二人没有想到杨旷说出这样的话,罗兰敏锐的赶紧应和道:“殿下放心,既然殿下开口,贱婢一定会如实回禀上头的人,相信州牧不会驳走殿下的好意。”

    “这样便好,最后一个问题,你们觉得现在的商国是什么情况?”杨旷突然连自己都不明白的问出了一个天大的问题。

    铁锁与罗兰相视一眼,铁锁更加容易回答这个问题,答道:“我认为眼下的商国,内忧外患不断,长此以往下去,迟早是要被其他国家吞并的。”

    “你们也是这样想的吗?看来大商真的是危机重重。”杨旷感慨的说到,挥挥手道:“来人,把他们带下去,等我的命令再放他们走。”

    二人见杨旷遵守了承诺,暗自庆幸的被人带走了。

    巳蛇走近房间,问向杨旷道:“主子,他们说什么了吗?您看起来不是很舒心啊。”

    “没有,他们该说的都说了,再说下去他们未必敢我也未必信。”杨旷背对着他道:“巳蛇,我是在担心大商的未来,我们争斗的同时,大商的国体也正在崩溃,我担心整个商国势必会有一天毁在我们自己手上。”

    巳蛇理解不了那么多,他只想缓解主子心里的愁虑,道:“不会有那么一天的,我们可以很快铲除一切的隐患,主子一定能带领我们,带领商国视线宏图霸业。”

    杨旷回头看了他一眼,道:“巳蛇,以后我登上帝位,你就要接下野火首领的位置了。”

    “主子?!”巳蛇从来没有想过杨旷会把首领的位置给他,他也没动过这个念头,问道:“主子以后还可以一边称帝一边管理野火,我们都是主子的属下。”

    “不不不,我没有试探的意思,你不要多想。”杨旷拍着他的肩道:“我若成为皇帝,会获得更大的权力,却也有不少掣肘,到时候没有精力兼顾,所以选择你来接替这个位置。”

    巳蛇还是不敢相信,低头问道:“为什么是属下?”文武他都不是组织里能够排的上号的,唯独有些指挥的经验,武有寅虎、谋有辰龙,他何德何能。

    “寅虎太燥,难当重任;辰龙不适合领袖之职这我有自己的考虑。而你,四方兼容,少有缺陷,由你来担任再合适不过了。”杨旷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对巳蛇讲出这些话。

    巳蛇明白了主子的苦心,只觉得受宠若惊,没有想到自己也会被寄予厚望,顿时鼻头一酸,跪在了地上道:“主子考虑周全,属下一切皆听主子安排。”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