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决战在前
    刑部带着大批人马赶到了南宫门,即便是崔氏武者也不敢轻举妄动,打当然是打得过的,但是不能轻易对朝廷的人动手,若是闹大了,对组织还是储位的争斗都没有好结果。

    王逸飞嬉皮笑脸的看着杨旷,道:“殿下,我来的不算迟吧。”

    “哼。”杨旷冷笑一声,道:“本王猜你从龚起出来就一直在一旁看到现在吧,真是辛苦了。”

    “唉?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下官也是刚刚赶到。”王逸飞打着马虎眼,谁也不知道话里是真是假,杨旷不打算深究,就直截了当的对他讲:“这帮人袭击北唐的使臣,本王护送龚起出来便遇上他们,便合力杀了两个贼子,想必尚书应该是明理的吧。”意思就是给王逸飞一个解释,让他们踏踏实实的站在自己这边。

    王逸飞当然听的明白话中的另一层意思,于是心领神会的点点头,面朝那边的崔氏人员,喊道:“尔等贼子竟敢在皇宫重地附近袭击别国使臣,简直是罪不可恕,来人,给本官将他们抓住!”

    刑部的人员马上依令行事,一拥而上。

    暮蝉冷静果决的说道:“撤。”

    “什么?”闫克宇有些不舍得走,如果现在直接下去处理掉龚起,凭他们的实力再撤走不是难事,虽然有考虑到攻击朝廷命官的风险,可他还是有些不愿意。

    “撤。”暮蝉说了第二遍,自己先走了。

    闫克宇没办法,朝着背着魔星的魔嚣使了个眼神,自己便领着队伍迅速撤退,刑部的人员自然是跟不上他们的速度,况且王逸飞也只是装装样子,他不可能真的要抓捕崔氏的人,不自量力也得有个限度啊。

    于是刑部就这样追了过去,虽然崔氏的人早没了影子,他们还是前赴后继的追击。

    而南宫门外,就只剩下杨旷他们一伙人了。

    “殿下,他们都去追了,一定能给殿下一个解释。”

    杨旷无所谓的扔掉朴刀收回佩剑,道:“王大人本来就不打算追上他们,而他们也没有实力对抗贼人,就不要说这种好听的话了。”

    王逸飞笑着不语,鬼知道他在想什么。

    龚起放下关刀,看向了坤沙,道:“不知是什么缘由能让阁下出手相助,在下还是先行谢过了。”

    “受不起,不用谢。”坤沙冷峻道:“魔杀四鬼本就是江湖败类,我仅仅是为了铲除这帮贼人,你谢我作甚,是我自己想要出手对付他们。”

    “阁下还是帮了在下,谢还是要谢的。”龚起没有收回谢意,严肃的施了一礼,道:“魔杀四鬼今日已死两人,还有两人潜逃,不知阁下的意思是否是还要继续追杀他们?”

    “那是自然。”坤沙想都不想就回答道。

    “那就是说日后还有联手的机会,先谢过阁下了。”龚起笑着说道,感觉有种已经视对方为盟友的意思了。

    坤沙听着怪的很,又找不出漏洞,便转身离开了。

    王逸飞看着坤沙离开,没说什么,对杨旷开口道:“殿下,下官已经差人去追查了,那么下官便先告辞了,好像现在也没我什么事了。”

    “走吧。”杨旷挥挥手同意,望着王逸飞和张鸿宇的背影,心中思虑万千,真是搞不懂这伙到底是不是中立的,他也明白没有中间地带,可是对方的所作所为也太过诡异了,这个王逸飞以后还是需要提防。

    “师弟,想什么呢?”龚起道。

    “没什么,跟你无关。”杨旷没好气的回了句,道:“现在都结束了,我们也好回去了。”

    龚起没什么意见,道:“好啊,反正今晚崔氏已经撤了,你知道四师弟那边情况如何吗?”

    杨旷道:“当然是成功了,刚才的第二串烟火就是成功的信号,有了你特地设计的阵法,相信那帮人绝对没有什么突围的可能,这点我还是对你有信心的,毕竟我自己都试过跟你对阵。”

    “你这样说大师兄可要骄傲了。”龚起笑道。

    “就夸你几句而已。”杨旷白了对方一眼。

    张止嫣在一边用双手捂着眼睛,还在试探的问道:“你们杀完人了吗?杀完了我可要睁眼了。”

    小师妹不杀人也怕看见死人的场景,杨旷和龚起二人见怪不怪的一起道:“没事了。”

    张止嫣这才慢慢睁开眼睛,确认没有在杀人时,才从地上魔炼和魔决的尸体中间跳过来,拍着起伏的胸口道:“吓死我了,差点就看到师兄杀人了。”

    杨旷无奈道:“你是救世行医的,怎么还见不得死人?”

    “我不是怕死人,我是怕杀人。”张止嫣执着的解释道:“三师兄你也太不厚道了吧,我好歹是来帮你的,谢都没有一句还嘲笑我。”说完还有点委屈。

    “好好好,是师兄不好,师兄跟你道歉,再跟你道谢。”杨旷拗不过她,好声好气的附和道。

    张止嫣这才露出微笑,道:“师兄真好。”

    一旁看着真切的龚起别过视线,见不得这些,看来小师妹真的是喜欢杨旷啊,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杨旷也觉得高兴,一半的敌人都消灭掉了,那么压力就少了不少,又解决了两个崔氏的高等战力,今晚的成绩好的不像话,这回龚起的性命还是有机会保证的了。

    于是对着龚起道:“大师兄你觉得洛阳之行还符合你的预计吗?”

    “为什么这么问?”龚起问道。

    “因为我看你也很开心,很少见你笑那么久,从进洛阳一直笑到现在,想来以前在空竹宅的时候,你都是板着脸的。”杨旷扯到了别的闲话。

    气氛轻松了很多,龚起还是不减笑意,道:“师弟要是喜欢我笑,以后我就多笑些。”

    “好了好了,酸的很。”杨旷有点反感,受不了道:“你是来看看我对北境的准备吧,反正保住你的命就已经很辛苦了,就不要再想别的东西了,该看的你在北境应该已经看了不少了吧。”

    龚起道:“你选的人很好,下次的仗就能打得有模有样了。”

    看来他是见过聂辰席了,那小子在北境练兵的成果他也有所耳闻,能被龚起称赞,看来他真的干的很好,没有看错他,于是道:“大师兄放心,下次你我对决两军之间,好好打一场。”

    “好,我答应你。”龚起会心笑道。

    张止嫣不喜欢这些男人间的话题,打断道:“能不能不要在这种时候将这种不着边的话,真讨厌你们。”

    “小师妹不喜欢听,那就不讲了。”龚起大气的说道。

    杨旷也闭口不说了,道:“小师妹这次来洛阳帮了我很大的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奖励你了。”让小师妹高兴才是他现在的重要目标。

    “那就多带我玩玩,我要玩遍整个洛阳。”张止嫣当真的回答道,开始幻想日后美好的日子。

    杨旷当然不会言而无信,道:“好啊,以后你想去哪玩我就带你去哪玩。”

    龚起站在旁边强烈的不适,正当气氛变味严重的时候,张奕之也带着野火的干部们找到了杨旷他们。

    “嗯?崔氏的人走了?”张奕之诧异道:“我解决那边就赶紧过来了,还担心崔氏那帮家伙不死心,没想到就这样撤走了。”

    “不死心倒是真的,不过好在刑部的人来了。”杨旷答道。

    “刑部?没事吧?”张奕之还不知道关于王逸飞立场的事情,有点后顾之忧的感觉。

    龚起道:“没事的,刑部好像是三师弟一边的人,是吧?”

    “不是。”杨旷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他们打得什么心思,反正今晚已经成功,别的都先放一边,崔氏的威胁还没有解除,我们还是得小心行事。”

    张奕之点点头,道:“你的人很不错,调配起来很轻松。”

    杨旷顺势看了眼十位干部,狐疑道:“你们选的亥猪当的替身,行啊奕之,眼光挺毒啊。”

    “还行吧,看人我还是略有精通的。”张奕之不好意思的笑道。

    寅虎耐不住性子道:“主子,那个阵法用的真不错,把那帮家伙打得在里面根本用不上力。”

    “那你该感谢龚将军了。”杨旷指向龚起,阵法是龚起特意针对野火的素质临时创建的阵法,对于兵法战法,龚起的天赋真的是没话说,就不知道跟古劲松比起来怎么样,不过古叔叔的实力应该还是远超龚起很多的,岁寒三友嘛,老师竹姨都不是他们能力所能及的,就别提古劲松了。

    “您就是龚将军吧,不愧是天下名将,佩服佩服。”寅虎止不住心中的敬意,连连称赞。

    龚起谦虚道:“应该的,一条战线就该出点力。”

    “主子!主子!”老远就听到亥猪的嗓门,正跟着辰龙一起向他们走来。

    杨旷看着到自己面前的二人,问道:“看来吸引火力做的很好,辛苦你们两个了。”

    “应该的主子。”亥猪挠头道。

    “属下应做的。”辰龙也颔首道。

    这句平常的话在野火干部耳朵里如同炸响了巨雷,辰龙竟然自称属下,他不是跟主子是盟友关系吗?虽然是明面上野火的成员干部,可是从未见过这种情况啊。他们又开始遐想连篇。

    杨旷没在乎道:“说说他们怎么采取对策的。”

    “他们分出一半的人力,再分成两批人马追击我们,但是并未出动高手。”辰龙详细的回答道。

    亥猪还在震惊中,只是微微点头。

    “原来如此。”杨旷若有所思的低下头道:“老太傅那个老狐狸谨慎的不得了啊,过了今晚这件事,他又该更加谨慎了,到时候我们还真不好一举摧毁他们。”

    有一个惊雷炸响在干部们的耳中,不是吧,摧毁崔氏集团,主子什么时候这么激进了,想想上次还在停战,骤然开战有忽然冒出摧毁崔氏的言论,再加上辰龙的俯首称臣,他们都不知道短短的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众干部震惊之余,辰龙开口道:“崔氏目前的动向依旧是以龚起为主,不杀龚起誓不罢休的程度,属下认为应该及早的对他们展开行动,争取一击致命。”自从上次的谈话后,既然作为首领的杨旷做出了选择,那么作为属下的他就该无条件的为首领的目的做出尽可能的提议。

    “嗯,没错,老太傅谨慎归他谨慎,现在我们又减少了一半的敌人,崔氏损失两位高手,而野火除了单体战力的提升还多了龚起和坤沙两位高手,形势转变的很快,我们要快些完成反扑。”杨旷也坐着分析。

    张奕之听的透彻,几句话足够他分析出自己的观点了,道:“不管崔氏有什么新的策略,我们的大致方针决不能改变,现在任何一丝一毫的退缩都会让我们的形势恶劣。”

    “师弟言之有理。”龚起也赞同一举消灭敌人。

    “其实还有别的因素,”张奕之补充道:“老太傅按你们的形容差不多是个保守的老头,哪怕再深不可测,都没有足够的精力亲力亲为,这正是崔氏最大的弱点,一个身居幕后的操控者一旦失去了强大的意志,那么无论组织再庞大,都来不及更换首领重整旗鼓。”

    “没错,首领的交替需要磨合,我想老太傅和崔文都没有准备好,积蕴上百年的集团,弊端已经无限放大了。”杨旷冷笑道:“他们现在能做到的,就是考虑如何对大师兄你下手,只要除掉你,他们就能重新压制我们了。”

    龚起惊讶道:“你们的思考太缜密了,我玩不转这一套,不过说的有道理,我的性命现在包含的影响太多了,无论是对我自己,还是北唐,还是你们商国,还是对你杨旷,都有很大的影响。”

    “知道就好,尽量珍惜自己的命。”杨旷白眼道。

    张奕之继续道:“下一步就是对崔氏集团的全面开战了,还是决战,这一战事关重大,会影响以后的格局,我虽然有了计划,但还是要提醒三师兄一句,你想好了吗?”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决策者杨旷的身上,现在的杨旷是整个计划的中心,只有他,唯有他,才能做出判断,下达决战的信号。

    杨旷知道肩上的担子,拍了拍肩,似乎是表示自己没事,道:“压了很久了,不差这一点,我想好了。”

    “那便好,我就直说了。”张奕之看着辰龙,道:“您就是辰龙阁下吧,接下来的计划便由我们二人协商,事关重大,我一个人没有足够的把握端掉一个盘踞洛阳上百年的势力,我还需要另一个有谋略的人”

    杨旷道:“是啊,辰龙,就由你跟奕之共同计划,我相信奕之的实力,我也同样相信你的实力,这一次,拜托了。”

    “属下领命。”辰龙没有推辞,看向张奕之,道:“看来你是有了整个部署的计划了,要我帮忙,是要我来检查计划的把。”

    “正是。”张奕之鞠躬道:“果然没有看错阁下,我早已有了策略,只是还没有琢磨透彻,洛阳的格局还没有时间给我消化,就劳烦阁下了。”

    辰龙摆摆手,道:“无妨,只要你的策略比我优秀,我自当按照计划行事,我挑刺还是有些本事的。”

    杨旷看他们二人已经开始形成默契,很欣慰道:“很好,野火的干部们也要时刻备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绝佳的时机,那时候都要能够做到时刻全力出击的样子。”

    “属下遵命!”野火干部莫敢不从。

    亥猪不合时宜的举手道:“主子,属下有个不情之请。”

    “说。”

    “能否以后事先跟属下说明计划,也好让属下准备,要都像这几次一样错不及防,担心坏了主子的大事。”亥猪明显是想要推脱危险的任务,他的小命比什么都重要。

    寅虎失笑道:“别发牢骚了,鬼都听出来你小子想什么呢,待会我把东西给你,闭嘴吧你。”

    寅虎一说亥猪就乐了,那个价值连城的珍珠就要到自己的手里来了,想起来都开心,寅虎那么抠门的人竟然把最珍重的珍珠给了自己,光是猜猜寅虎表面大气其实内心里像割肉一样舍弃珍珠,他就有莫名的兴奋。

    众人都给亥猪逗乐了,有些人都开始笑出声来了,当然亥猪本人一点也不害臊,脑海里全是珍珠的想法。

    见众人都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了,那么现在就是鼓舞的时候了,杨旷深吸一口气,道:“兄弟们,野火的人,大师兄,四师弟,小师妹,辰龙,我们现在都是一条战线的战友,我们唯一的敌人就是崔氏集团,他们是洛阳最强大的势力,也是堵在我们面前最高的墙,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尽我们的全力消灭他们,摧毁一切的隐患!你们能跟着我去完成这个艰难的任务吗?”

    “能!”所有人,同时异口同声的回应道。

    洛阳的决战即将上演,崔氏集团与杨旷只能有一个胜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