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屠鬼
    北唐猛虎龚起、阴阳棍坤沙、武成王杨旷、济世堂张止嫣四人各自对上了魔杀四鬼的四个人。

    “大师兄,你要谁?”杨旷客气的问道。

    “废话,魔嚣自然是我的。”龚起冷冷的说到:“说得好像你能应付魔嚣或者魔星他们其中一人一样,还不是只有我和坤沙才能先选。”

    “既然龚将军要了魔嚣,那么在下也不好夺人所求,在下就选择魔星吧。”坤沙讪笑着举棍道。

    杨旷见最棘手的两人都有人选了,他也放心的说道:“那么魔炼魔决二位就交给我和小师妹了。”

    张止嫣表示没有意见,两手空空的站在杨旷身侧。

    而这些对话在魔杀四鬼四个人耳边就如同挑衅和轻蔑一样,被当做市集上的白菜一样任人挑选,那是莫大的耻辱,他们各个双眼泛红,都想要将周围的四人都撕成碎片,在明知不可能的情况下执着的想着。

    “废话少说!动手吧!”魔嚣知道没有办法脱身了,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太冲动,连情况都不知道就轻视了对方的战力,弄得现在被包围,想逃都没办法,于是大吼一声先冲向了看似最弱的张止嫣,想奇袭一番擒住张止嫣借机威胁对方得以脱身,败类的名号不是白叫的,为了活命他什么事都可以做出来。

    魔星也是很默契的冲向杨旷,其中最强的两位瞄准的都是弱势的一方,速度都是用尽身上毕生的力气。

    眼看两人就要得手,谁知还有两道更快的身影,当然就是龚起和坤沙二人,速度比之他们还要迅猛不少,如同脱弦之箭飞离原地,直接拦下了他们。

    魔嚣面前被一把关刀拦住,魔星则是被一棍打退。

    “这样不太好吧,对本将太不尊重了,说好了你是我的对手,可不要对小师妹下手啊。”龚起横握关刀架势霸道,对着被拦下的魔嚣冷漠的说了句,又是一刀横扫而去,直接逼退对方五六步。

    魔星也在苦苦支撑坤沙出神入化的棍法,招招陷入下风。

    杨旷看了眼小师妹,有些忧虑,但还是装作轻松的笑了笑,问道:“有没有这样打过架?生死的?”

    “没打过?我从来不杀人的。”张止嫣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笑着说道。

    “没事,我来杀。”杨旷嘴角上扬,看向了他要面对的魔决魔炼二人,道:“来试试看吧,两位败类。”

    魔决魔炼虽然没有魔嚣魔星那种能跟高手榜高手披靡的实力,但也是不弱的战力,魔决愤怒道:“臭小子,你不要以为你是皇族我们就不敢下杀手,今天算你倒霉,你的储位大梦就要终结于此了!”

    “是吗?”杨旷被说到了忌讳的地方,面露杀气,眯着眼睛慢慢靠近他们二人,道:“那你们为何不上来好好打一场,莫非是怕了?!”

    魔炼当时就被激怒冲了上去,杨旷准备迎接对方的一击,三个人都没料到途中被张止嫣一脚给踢歪了了方向,一剑刺空,还差点摔了一跤。

    “小师妹?”杨旷有些惊愕,突然间明白了什么,暗自嘲笑自己多虑了,张止嫣的武功也不弱,好像还比自己要高一点,至于为什么还要担心,是因为小师妹不杀人,双手不沾鲜血的女子又怎么在生死之战敌得过那帮穷凶极恶之徒。

    张止嫣似乎能猜到他的心思,回头道:“师兄你放心,我会注意的。”

    真诚的微笑不知为何能让杨旷静下心,魔决趁着杨旷失神之际想要突袭,被反应回来的杨旷一个左手刀挥砍挡下。

    “嗯?小子,你有两下子吗?”魔决吃惊道,不死心的又上前,短剑突刺迅猛,瞬间改变方向从刺向咽喉的位置改为刺向腹部。

    杨旷一刀落空,所幸还有右手剑,斩开了恶毒的一剑。

    魔决又一次失败,惊愕之余还有些愤怒,想他也是在江湖多年的武者,如今却被一个黄口小儿处处制住,怎么可能服气,于是不甘心的用上了全力。

    左手刀右手剑,两只手不间断的切换着应对魔决的一个又一个杀招,没有让短剑上的毒靠近自己一寸,游离在突刺中,虽然显得吃力,但还是挡住了。

    几招下来,杨旷已经满头大汗,他武艺不差,但是也没有那么多体力,平日的疏于练习,武艺好像有些微弱的不熟悉。

    魔决发现了这一细节,马上瞥了眼魔炼和张止嫣的战斗,魔炼占了上风,心想是个大好机会,如果他们成功将这两个人解决,那么就能有时间及时支援大哥二哥,这样就不会导致失败的结局。

    如是想着,魔决加快了攻势,想要赶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杨旷,他有信心,这个小子呼吸已经打乱,想来也是疏于练习,九成把握。

    短剑如同敏捷的毒蛇一样变幻莫测的刺向不同的方位,杨旷也是咬着牙处处抵挡,甚至有两次还漏掉了两次,差点让短剑擦到自己的身体,那可是淬过毒的剑,一击就能结束战斗,杨旷的额头上的汗更多了,开始大口喘气了。

    “小子!你也是块练武的材料,要是放下兵器投降,我还能留你条性命。”话是这么说手里却把短剑攥的更紧了,随时准备出击,一部分是为了分散杨旷的注意力,还有一方面是为了快速结束战斗,无论是逼迫对方认输 还是偷袭,能快则快,因为他也目睹了魔嚣和魔星有些吃力的样子。

    “不好意思,该投降的是你们才对。”杨旷汗流浃背的笑道,好像一点都没为自己的处境考虑。

    魔决二话不说就持剑而上,一剑突刺上去,突袭之下杨旷没来得及防备,被一剑刺入了胸口的位置。

    短剑的剑锋没入衣服中的那一刻,魔决的脸上满是狰狞,他等不及想要看着鲜血迸发而出的壮观场景,作为嗜杀之人,血液无疑是对他最好的奖励。

    而后下一刻,他发现杨旷看着他,也狰狞的笑着,他下意识看向没入衣中的剑锋,没有任何鲜血的颜色,也没有刺入皮肤血肉的质感,而是被什么东西咯住的感觉——没刺中?!

    恐怖的念头让他狰狞的面目扭曲了起来,他再转头盯着杨旷恐怖的笑脸,便要抽剑撤走,没想到自己的剑居然有种被黏住的感觉,一时竟然慢了半步。

    杨旷左手刀右手剑几乎同时一砍一斩,慢了半步的魔决竟然生生的挨了一剑一刀,剑斩在肩膀,刀砍进了右臂,两边都溅出了很多鲜血,而那把由稀世神兵转轮剑造成的伤口大的可怕,他都感觉不到肩膀了。

    “啊!!!”惨叫声响彻了夜幕,所有人的视线都在这一刻望向了他们二人的战斗,也目睹了魔决松开短剑倒在地上哀嚎这一恐怖的场景。

    太快了吧,就算是握有神兵利器的杨旷,也不可能这么快打败魔决的,魔嚣对自己兄弟的实力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魔决虽然没有高手榜那样的实力,但也不会落到被一个黄口小儿击败的地步。

    而插入杨旷胸口的那一把短剑,直挺挺的扎在杨旷的胸口没有落下,笔直平行于地面,他反手握刀松开胸口的衣服,一手拿出了那把短剑,所有人都清楚的看到了短剑的剑锋上沾着个厚重的粘稠物质。

    “麦芽糖?!!”魔星差点傻了眼,这么儿戏的东西居然出现在这种生死一线的场景中。

    龚起轻笑了声,不屑道:“旁门左道,尽是些下三滥的手段。”

    “当然是比不上师兄光明磊落,可师弟我要活命啊。”杨旷丢下短剑,顺便抹了把头上的汗水,呼吸不知何时就恢复了正常。

    地上哀嚎不断的魔决看见了这一幕,恍然大悟明白了一切,这个混蛋小子,从一开始就是故意让自己的呼吸错乱,这样演戏给了自己看,还故意露出胸口的空隙让自己钻,本来平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他,大意了。

    “没错啊,大意不得哦。”杨旷重新执剑握刀,低头看着地上双目通红的魔决,用最大的力气堆出了一张笑脸,道:“大意是所有的错误,你轻视了我,那个时候,你就已经是必爆无疑了。”

    魔决蜷缩在地上,**上的疼痛和精神上的不甘让他很痛苦,吃力的低吼道:“臭小子,我要杀杀杀了”

    “杀什么啊杀?还有什么遗言吗?”杨旷很礼貌的问道。

    魔嚣和魔星都想前去救援,但是猛虎和阴阳棍哪里是那么好对付的,自身都难保了。

    魔炼是唯一有机会的,他放弃了对张止嫣的疯狂压制欲图抽身救援,余光却在同时瞥见了一个娇小的拳头,被打掉了几个牙齿,半跪在地上难以置信的抬头看向那个看起来武功不高的女子。

    “没人教过你不要背对你的敌人吗?”张止嫣有些气鼓鼓的瞪着对方,丝毫不理他眼中复杂的眼神,又是一脚侧踢过去,裙摆都给这姑娘给摆了起来,没人有兴趣看裙下的内容,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没来得及避开的那张脸上。

    一击命中头部,整个人在空中翻了一圈落在地上口吐鲜血,被这怪力的姑娘来上一脚,换了谁都吃不消。

    魔嚣魔星和坤沙这三位不了解张止嫣的人也在震惊中,哪里有人知道看似年纪最小最弱不禁风的女子竟然有这等功夫,她明明就是一个武学奇才啊。

    魔决魔炼都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竟然因为各自的疏忽大意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败下阵来,丢尽了作为江湖前辈的脸。

    杨旷看向龚起,问道:“要不要帮忙?”

    “我不用。”回答的竟然是坤沙,插话虽然显得很多余,却有他自己的理由:“武人对决不能有外人插手,这是规矩。”

    武人的规矩吗?杨旷无奈的耸了耸肩,向龚起使了个眼神,得到了对方的许可。

    “龚起!你——”魔嚣在听到坤沙拒绝支援的话后本来还有点安心,再看向龚起居然同意了杨旷的请求,顿时惊慌起来,叫骂道:“龚起,你好歹也是武人,怎能做出如此行径!简直有辱江湖的风气!”

    “首先,我不是江湖中人,我是大唐的大将军,”龚起挥舞着关刀霸气侧漏:“其次,像你这种江湖败类魔道中人,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败坏江湖风气!”话音刚落便是一声历喝,关刀自头顶劈向魔嚣的头顶。

    魔嚣慌张闪避,被堵得无言以对。

    杨旷有兴致的说道:“师兄你再打一会,你的实力跟他打个平手没问题,等我先把这两个人解决再说。”

    “随你!”龚起专注于眼前的战斗,没有丝毫松懈,随口应和了句。

    魔嚣和魔星心有余而力不足眼睁睁看着杨旷走向了倒地的两个兄弟,没有办法抽身离开,似乎所有的怨恨和无助都在此刻爆发出来,两人都爆发了超常的爆发力生生的跟龚起和坤沙持平了一段时间,当然这样也没法抽身,顶多是硬撑,为他们快速落败落下伏笔。

    杨旷当着他们的面闲庭漫步的走到了魔决魔炼的中间,一左一右正好给了他一个中间的位置,也正好可以一次性一剑一刀了结他们的性命。

    “求求你,放我一马。”被小师妹又补上好几脚的魔炼无力的跪在地上支支吾吾的求饶道,一旁的魔决已经在重伤的情况下昏厥了过去,失血过多。

    “我给你一个机会。”杨旷说道,魔炼好像从中看到了希望,还没来得及说话,又被对方接下来的一句话扑灭了所有的生还可能:“一个讲遗言的机会。”

    “去你娘的狗”魔炼的话还没有讲完,转轮剑从他的口中贯穿到了他的后颈,杨旷左手刀已经砍下了魔决的人头,两人在同一时间毙命,也算是做到了同年同日同时死吧。

    魔杀四鬼就这样憋屈的死在了洛阳之中。

    杨旷慢慢收回贯穿对方咽喉的转轮剑,冷眼看了看倒下的尸体,似乎很喜欢这种杀人方式,记得上次虐杀卓凌峰,也是用了类似的手段,他对于这种败类的人,觉得就应该用上残忍的手段。

    魔嚣和魔星看在眼里,悲愤的怒吼,他们虽然是江湖败类,却对自己的兄弟无比看重,顷刻之间两个如同手足般的兄弟便命丧此地,他们又如何能忍。

    坤沙看出了魔星的攻势减弱,知道他是在刚才用上了所有力气进攻,但还是没能从自己手上脱身,而此刻就是制敌的绝佳时机,于是阴阳棍上挑,一棍掀翻了魔星,反手一棍打在了对方的背部,震得魔星一口精血喷出。

    魔嚣那边也不是很好,备受干扰的魔嚣已经失去了本来可以和龚起战平的结果,在方才冲动时用上了太多的力量和体力,导致现在自己的攻势也弱了下来,从压制龚起的状态变成了守势,没了往常的猛烈。

    龚起虽然转守为攻,却依旧没能迅速结束战斗,估计还要再过上不少招,杨旷处理了魔炼魔决的性命,便过来帮忙,力图在此刻歼灭魔杀四鬼全员,而张止嫣也是紧随其后。

    三人围攻魔嚣,马上让形势大好,魔嚣过不了十招就要落败。

    坤沙也准备击毙魔星,刚要下棒就被一声吼叫制止,抬头看了看,原来是他们的支援来了——崔氏的人来了。

    霸僧暮蝉、铁臂钢腕闫克宇两个高手榜上的武者带着无数的崔氏武者赶到了此地,龚起出现在南宫门的消息他们也是很快就知道了,于是火速前来,没想到还是晚了些,已经有两人殒命。

    “住手!”喊叫的是闫克宇。

    坤沙不想理睬,仍然不放下手中的棍子。

    “再不住手你们也要死在这里!”闫克宇再次发声威胁。

    魔嚣趁着三人分神的机会抽身,一个健步一剑荡开阴阳棍,果断弃剑抱起魔星就马上赶到了崔氏那边。

    “逃了?可惜了。”龚起收起关刀惋惜道。

    杨旷也是抬头注视着崔氏武者,道:“你们就真有胆子,在这里将本王杀了?”

    “那么殿下就有胆子在宫门被发现持兵吗?”闫克宇反手威胁道。

    双方对峙起来,谁也不敢先动手。

    摆在崔氏成员面前的选择有两个,一是就此罢手撤退,但是显得示弱,还损失两个高手,得不偿失;二是就地围剿敌人,可武成王的性命太过重大,一旦有什么差池皇帝必然会大动干戈,他们的计划也有风险。

    这时杨旷的身后响起了声音,一队又一队的刑部人员前来,为首的王逸飞亲自带人过来,气势汹汹。

    “刑部巡查!不得造次!”张鸿宇直接喊出刑部的名号,让对面的崔氏武者不敢再有动作,稍微震住了对方。

    杨旷看了看身后的王逸飞,笑道:“可以啊,信守承诺来了?”

    “殿下说笑了,下官不是早与殿下就有约吗?”王逸飞拱手行礼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