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迅猛扑灭
    夜色深的可怕,乌云都遮住了月亮,一伙不明来历的人正在偷偷摸摸的碰头,在洛阳的一处林园集中起来。

    “你说龚起现在死没死?”一个女子妩媚的问着,魅色浑然天成,每一个字都有种勾引的感觉。

    对面是一个年纪不小的中年人,道:“一半一半,本来准备由我们亲自动手除掉那个祸患,没曾想被崔氏那帮家伙捷足先登,幸好没有贸然出手,否则”

    “你怎么这么胆小。”另一个中年人不太赞同对方的说法,道:“崔氏算什么?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跟他们拼一把又不是必败无疑,何况我们的势力不在洛阳,要是组织对组织,相信他们也捞不到什么好处。”

    妩媚女子嗤笑着,道:“我看啊,你们都被霸僧的名头吓破了胆子,不然为什么光说不练?”

    “哼,虽然我们没有高手榜的高手,但我们的人哪个不比那帮人的单体战斗力强,就算是高手又如何,他能一个人对付一百个人吗?”

    “铁锁,话是没错,但这里毕竟不是我们的主场,洛阳的水不比我们那边浅,做事还是多考虑考虑。”

    “独木,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问问罗兰不就知道了。”

    两个中年人分别是铁锁,独木,还有一个女的叫罗兰,应该也是代号,哪有人会叫这个名字。

    罗兰妩媚一笑道:“看你们闹成这样,上头知道了该多生气啊,不知道情况是你们才对吧。”

    “罗兰,不要以为有上头的人宠幸你就可以对我们指手画脚。”铁锁很不喜欢被这种口气说。

    “还不是因为你没用,呵呵呵,看你那没头脑的样子,上头当然不会允以重任。”

    独木也觉得是该适可而止了,他们可不是来玩的,道:“我们都别吵了,我觉得今晚要是龚起死了,我们不但白跑一趟,还会有其他的危险。”

    “何以见得?”铁锁有些疑惑。

    “我总感觉这夜太静了,你想想看杨旷、老太傅他们之间的博弈程度,哪里会不知道我们潜入了洛阳,当然也知道我们的目标是龚起,龚起一日不知生死,我们一日都要留在这个危机四伏的洛阳,让人不安心啊。”

    “你多虑了吧。”罗兰一脸不在意的媚笑道:“我们带来的人也不少,都是精锐,崔氏来了都不一定能消灭我们。”

    铁锁也说道:“没错,你就别瞎操心了,我们的任务只有龚起,有人替我们解决自然好,要是崔氏做不到,就有我们出手,他绝对不可以活着离开商国,除此之外,没有危险。”

    独木满是愁虑,暂且点点头道:“也是,那我们今晚就只有等消息了吗?总感觉闲着太无聊。”

    “要不你去找霸僧连连?”罗兰开着玩笑。

    “算了吧,我还没有到找死的地步,谁没事去找那个怪物切磋,不是自寻死路吗?”

    “此言差异。”铁锁开口道:“霸僧算什么?真正的怪物是天师陆平,是岁寒三友,他们四个才是站在天下顶点的人物,我们这些人根本无足论谈。”

    一向漠不关心的罗兰也在提到这些人的名号后露出紧张的神色,独木道:“天师武艺绝顶,天下无敌;岁寒三友更有神通,无人可挡,我听说那杨旷还有那龚起,都是竹居士的学生,会不会”

    “多虑了,怪物培养的小崽子还成不了气候,要担心等以后他们羽翼丰满再说,现在的他们,还排不上号。”铁锁不屑一顾道,根本对龚起杨旷不放在心上。

    “你确定,那可是竹居士的学生,我可听说老太傅都在杨旷手中吃过亏,龚起也是连下商国三郡,他们两人联手,恐怕不可小视。”

    “你太妄自菲薄了,不要再想那么多别的事情,我们赶紧分散吧,今晚的碰头到此结束,分为三批去打探消息,要是龚起死了就撤,要是没死就留在这伺机。”铁锁不耐烦的吩咐道,看来三个人中是他来行事首领的职权。

    罗兰和独木没有异议。

    他们正要分散,冲天的烟火从四周冲上云霄,在暗无天日的黑夜中亮起了绚丽的烟火,瞬间让林园亮堂了许多,周围也出现了无数的火把,浩大到让整个林园都没有掩藏之处,每一寸地方都暴露给了外面。

    “什么情况?!”铁锁惊呼一声,独木和罗兰也是手足无措,而他们三个也在同时冒出了被伏击包围的念头,默契的统一了方针——突围!

    他们还在惶恐中,崔氏和杨旷的人都在为了龚起争斗不休,哪里来的人对付他们,再者他们行踪隐秘,又是怎么被发现的,发现也就算了,又是怎么算准时间围剿他们的。一个个匪夷所思的疑惑成了恐惧的助长养料,滋生在在场的每一个人心中,蔓延迅速。

    亮光下照出的是一群青衣青衫的人们,看来青色的衣服是他们的标志,他们如今正准备四处散开准备逃离。

    “哪里跑,都给我站住!”寅虎提着一把大刀带着一队人马堵住了铁锁的去路,另外的干部也堵住了独木的去路,至于罗兰的人,则是撞上了野火的大部队,还是由辰龙的部队编制而成的。

    三个人顿时二话不说上去厮杀,夜间的战火变这样一触即发,没有人可以阻止。

    而外面的统领的,正是张奕之,他也在人群之中,随时改变一切的布局。

    “不管了,都给我上!杀出去!”铁锁拼着一把性命也要杀出去,他不相信野火的人能比得过他们这些训练比崔氏武者还要精良的队伍。

    厮杀愈演愈烈,血溅四方,喊杀声如雷,在这沉寂的夜间像是石头打入了水面,溅起了不小的水花。

    半柱香时间过去了,青衣人一伙仍旧没有突围成功,或者可以说被压制住,不但伤亡严重,还没有推进一寸。

    怎么可能,这些都是比崔氏武者还要精锐的战士啊,怎么会?!野火的战力他们也是调查过的,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提升的如此之快啊。铁锁难以置信的四处扫视,双目突然瞪得滚圆,他发现野火的队伍阵型和攻击方式很奇怪。

    野火的人排着千变万化的阵法,相互无间配合的风生水起,本身实力没有多强的野火居然通过这种诡异的阵法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士气一次比一次高。

    而这种诡异的打法,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铁锁的脑袋却是有些混乱,一时间想不出个所以然,他猛地拍了下自己的脑门,恍然大悟,是战场上的打法——兵法?!!

    没想到没想到,万万没想到,居然是兵法。

    张奕之在外面笑的很开心,大师兄这次帮了很大的忙,特意针对野火的风格制定了一套独特的战阵,兵法加上奇袭,就算都是神仙,也插翅难逃。

    铁锁恨得牙痒,好你个龚起,自己身处险境居然还能将战场的那一套带到洛阳的争斗中,不愧是竹居士的学生,想起方才自己那番话,忽然发现真的很可笑。

    怪物教大的小崽子,不就是小怪物吗?

    “都给我上!”铁锁哪能死心,拼了命也得突围啊,要是这次死在这就太不划算了,他们连行动都没来得及,怎么就会被围剿伏击了呢?他实在是想不通。

    突然面前晃过一个寒光,一柄大刀劈在了刚才自己的位置上,铁锁恶毒的看向那个手持大刀的寅虎,道:“今日放我们一马,日后必报大恩。”

    “放你娘的屁!”寅虎根本不管这些,他好久没动手了,这帮家伙敢在洛阳的地盘上搞小动作,活该主子下了死命令歼灭,挥舞着大刀喊道:“你们速速投降,或许还能绕你们不死!”

    铁锁一听看来是没什么希望了,本来还想用缓兵之计拖延一下,谁知道寅虎根本不给面子,听不进去,他也是倒了霉撞上了他,连忙掏出一双短棍,迎战对方。

    刀棍相击,寅虎却是被击退的人。

    好强劲的臂力,寅虎通过刀身上传来的抖动,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对方的实力,虽然没有闫克宇强,也不是自己能应付的对手,马上就调整了战略,改用了消耗战,等到他的部下消耗殆尽,还愁他不死吗?

    铁锁一看寅虎架势,懊恼的咬咬牙,他怎么就不上来打呢,应该是看出眼前自己这一边必败无疑了。

    他只好再观察其他两支队伍的情况。

    独木还在,嗯?独木独木的头已经已经飞在半空中,还未落下,正好落在了铁锁的眼里。

    “独木?!”铁锁大吼一声,双眼通红,盯着下手的那个人。

    小旋风也回敬了一个视线,他带着无数精良的队伍先手打了个独木措手不及,连他的手下都来不及支援就被自己的人马围了起来,顺势很快的败下阵来,被自己的快刀削去了脑袋。

    纵然是再愤怒,铁锁也没有别的办法,再看向罗兰,她那边居然已经投降了,正在被野火的人缴械捆绑起来带走了。

    “叛徒!混账!”铁锁就知道那个骚娘们靠不住,还没打就投降了,但是客观的讲罗兰投降情有可原,她目睹了独木的败势,也目睹了铁锁的困局,自然也深知必败无疑,又为何要做无谓的牺牲呢。

    寅虎大笑道:“狗日的家伙,还不给老子投降,你再这样下去也是一起送死的份,抓紧时间,你不急我还急呢。”

    “住口!接招!”短棍紧贴在双手的铁锁咆哮着回应对方的嘲笑,已经失去了理智。

    也正是这个大意的时候,野火的人从旁边释放暗器命中了移动中的铁锁,他就这么负伤到地,还想爬起,又被上来的寅虎一脚踩在地上。

    大刀举过头顶,便要取他性命。

    “刀下留人。”张奕之赶来制止道:“留点活口,相信你们主子用得上,或许对我和大师兄也有帮助。”

    “指挥发话便没事了。”寅虎无所谓的放下刀,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杀了该多好,反正像这种人也不会吐出什么东西,浪费力气拷打他有屁用。

    张奕之看着战局,一炷香的时间就玩成了对这股不明来历的组织的歼灭,顿时心生畅快,道:“好一出战斗,大胜而归,向计划又前进了一步。”

    投降的投降,战死的战死,野火的人迅速打理着战场,要赶在巡防营赶到前将这里收拾完毕,不能露出一丝马脚。

    他们迅速的撤离这块是非之地。

    一切,又回归寂静。

    魔嚣在南宫门等的都快爆发了,狗屁都没等着,其他门那边也没有崔氏的人前来通报情况,真是等死人的节奏。

    “老大,要不然咱走吧。”魔星劝道。

    “为什么?我们四个还取不走龚起的命吗?”魔嚣有些愠怒的问道。

    “不是啊老大,”魔星解释道:“我们没有人,其他的门都有崔氏的武者跟随,我们只有四个人,要是皇帝派人送他回来,我们怎么取他的性命?”

    魔嚣怒道:“怎么就杀不了?有人保护又怎样,我们四人在一百个人中也能取走一个高手的性命,就算杀不了,他们能拦得住我们吗?笑话!我可是魔杀四鬼之首。”

    魔星见老大发怒,便不再劝,老大既然下了决定,想让他改变是不可能的了。

    其他的两位魔炼魔决,他们也是沉默不语,话不是很多,都有些惜字如金,倒不如说没说过话。

    “嗯?老大你看。”魔星好像发现了什么。

    魔嚣还以为他又要废话劝,不耐烦的挥手,下意识顺着魔星指的方向看去,那是一个人的身影。

    “龚起?!”魔嚣激动的一下子站起,不仅仅是因为龚起出现了,重要的是龚起是一个人走出的宫门。

    天助我也,魔嚣止不住狂笑,在确定四下无人后,转头对着三人道:“兄弟们,跟我去取下那头猛虎的头颅!”

    魔杀四鬼身如鬼魅一般的游离在屋檐上,迅速的来到了龚起的面前,四人并排站好卖你对着龚起。

    “龚起!我还以为你会在皇宫里龟缩一整个晚上不出来呢?!”魔嚣狂笑不止,负手于背后目光灼热。

    魔星也阴笑道:“本来你能苟活一夜,没想到皇帝都不想留你的性命,那就怪不得我们四兄弟了。”

    “龚起,你要是躲在里面不出来该多好,要是你的师弟杨旷能够用关系让你在宫里躲个一晚上,你就不会撞上我们了。”魔嚣还在狂妄的大笑,讽刺的看向龚起。

    龚起微笑,不怒自威,夜风吹过他额前的几缕青丝,静,静中的威势爆发而出,道:“我本来是准备躲的,可是有个人说要帮我,我就勉强的过来搭把手咯。”

    魔嚣冷哼一声,道:“少故弄玄虚,洛阳高手就那么几个,屈指可数,你们野火一个能看的都没有,谁会来帮你?”

    “那你得问问你后面那为了,反正我也不知道。”龚起笑着往他的身后指了指。

    魔嚣他们回首望去,不知何时,后面多出了一个手持棍子的身影。

    “坤沙!?”魔嚣惊呼道,他认识那根棍子,即使看不到那张脸他也认得那根棍子,原因是什么?是曾经差点在那根棍下丧命,当年要不是自己假情假意说自己会改过自新才被坤沙放过,如今哪还有魔杀四鬼。

    “魔嚣,好久不见,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吧。”坤沙的声音充满了杀意,止不住的向外泄露。

    魔嚣当然知道,他是为了铲除自己这些魔道中人而来的,他原本是不怕坤沙的,但是现在又多了个龚起,虽然有胜算,却也是完全杀不了其中任何一个人。

    杀不了人,他就没有了乐趣,目的也变为虚无,他不是害怕输,他是害怕杀不了人。

    扭曲的心灵让他咆哮着道:“你们这群家伙,莫要小看我们魔杀四鬼,就算是霸僧前来我们也不怕,就凭你们两个?!就想解决我们?痴人说梦!”

    魔杀四鬼一起拿出了兵器,都是清一色的短剑,上面还淬过毒,阴狠下流的手段在他们手中出现并不罕见。

    “阴阳棍,你觉得我们打得过吗?”龚起依旧风轻云淡的拿出了背后背着的关刀,朝着坤沙问道。

    坤沙回答道:“不知道,但是你不会真就一个人来的吧。”说着也举起了棍子摆好了架势。

    魔杀四鬼突然听到了什么,还有人吗?

    “当然不会,他们也来了。”龚起笑着指了指身后。

    魔嚣他们顺势望去,看到了持剑的杨旷和一个不认识的女子。

    杨旷一手持转轮剑,一手持朴刀,道:“几位高手的战斗,还请让本王凑个热闹。”

    张止嫣没带兵器,双手空空和杨旷并肩而站,道:“是啊是啊,想杀我们大师兄,先问过我们空竹宅的学生。”

    魔嚣火冒三丈,吼道:“多了两个废物又怎么样,你们还是没有胜算。”

    “废物?”龚起笑了声道:“把他当成废物的都输过。”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