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开幕
    夜晚的使臣居所,分外清静,亥猪在所有龚起护卫的配合下扮演龚起的替身,其实他也有想过,根本没什么用。外面全都是崔氏的眼线,所以当然知道龚起半夜被宣进宫中的事情,以他敏锐的洞察力也明白了张奕之如此吩咐的原因。

    那就是假装弱势,假装不知情,将自己这一方扮演的很害怕,害怕崔氏的实力,这样一来又合理又显得让对方放松警惕。

    关键是一个人在这又不能真的睡觉,若是真的掉了脑袋,可拿不到寅虎的宝贝了,那个蠢货啥都不知道,还真以为自己深陷险境,他不戳穿不就是为了捞好处嘛,容易吗他。

    子时早就过了,崔氏的人依旧没有出现,这让亥猪很放心,因为他知道计划奏效了,崔氏的刺客肯定在守株待兔,龚起一旦回来就直接动手,可惜啊可惜,主子和张奕之已经有了别的对策,要让那帮高手们竹篮打水一场空咯。

    “亥猪,你睡了吗?”

    冷不丁的声音把在床上假寐的亥猪吓了个机灵,立马坐起身子四处打量,立刻就瞥见了一个黑影,差点要喊出来。

    “闭嘴,是我。”熟悉的声音让他没有喊出来。

    亥猪努力适应黑暗中的视线,看了看对方,发现居然是辰龙,他不是应该去跟野火干部们汇合吗?干嘛来找他?疑问不断冒出,却又不吱声,等他自己说来。

    来的确实是辰龙没有错,他本人直勾勾的盯着亥猪,透过那双恶鬼面具的目光犀利的让人生寒,然后才开口道:“就不跟你废话了,直接告诉你,我不用参与那边的事情,我已经把我的势力合并给了殿下,张奕之会好好把握的,我现在来找你是有别的事情。”

    亥猪听的云里雾里,怎么又变成合并辰龙的势力了,他不是一向游离于野火之外的吗?难道说主子已经成功把辰龙纳为他的麾下了?

    “龙哥,你这么说我是有些懵,要不然你直接说事吧,也好节省时间。”亥猪挠头道,丝毫不拘束。

    “也行,反正给你点时间也能想通。”辰龙说着,道:“殿下和龚起会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突入战局,张奕之也会率领野火所有成员围剿那股势力,你和我嘛,有别的任务。”

    亥猪听后简直生无可恋,略带哭腔道:“龙哥,怎么又是我啊,你也别框我了,反正不是什么好差事。”

    “不选你选谁,利索的听我讲完。”辰龙懒得跟他废话,继续说道:“你应该也知道了,崔氏的刺客们已经在使臣居所外面准备就绪,我们能拖住他们一时,托不住他们很久,所以你和我的任务,就是让他们无法干预殿下的计划。”

    “龙哥,做事固然可以,不要太危险行不行?”亥猪还在岌岌可危的求饶,不想把这条小命给丢了。

    辰龙不客气的朝他的头打了一拳,疼的后者不敢吱声,于是道:“你不想死我也不想死,你跟着我做事就行了,保你不死,哪来那么多屁话。”

    “龙哥,我”亥猪还想说些话,又被辰龙挥舞的拳头给吓得闭上了嘴。

    辰龙见他安静了,才继续道:“现在不慌办事,他们还会再等一段时间,我派出了几个得力的部下在监视他们,如果有撤退的迹象,那时才是我们动身的时候。”

    亥猪想了想,觉得不妥,问道:“不太好吧,他们要走我们怎么拦?就凭我们两个?拜托,我们的武力都不够对面任何一个高手看的。”

    “我要你跟他们打了吗?”辰龙无奈的道:“我们的任务是吸引他们的注意。”

    “嗯?”亥猪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直觉告诉了他一些答案,顿时又要哭出来,道:“龙哥,你不会想让我们两个分开逃跑装作声东击西的样子让他们怀疑,然后将他们的人力尽可能的分散吧?”

    “没错。”辰龙有点坏笑的意思,道:“你武功不高,逃跑的技术却是天下一流,我们两个分开逃跑,他们势必会以为真正的龚起还在使臣居所,便会前来追击,就算不会,他们出于完全的考虑也不会放过任何可疑的地方,还是会派人追击,就能达到殿下的目的了。”

    亥猪想了想,赶紧道:“不行不行,龙哥你这条计策还是不行,他们怎么样都会来追我们是事实,但是我们也起不到拖住他们的目的啊,试想一向既然对方信奉万全之策,又怎么会全部出动来追击我们呢?顶多分派出一半的人去,其他的人还是会离开这里。”

    “这个就不需要你担心了,殿下自有妙计。”辰龙话中有话,道:“你只要跟着我就行了,可以吗?”

    “我还能拒绝吗?”亥猪轻声道。

    “你试试,殿下可是把你的调配权给了我,你抗命就等于对殿下抗命,到时候不死你也得死了。”辰龙胸有成竹的料定对方不敢不接下这一条任务。

    亥猪一听到杨旷的名字,顿时就怂了,连连点头道:“我跟你开玩笑呢龙哥,你的话我哪敢不听啊,跟着你就行嘛,好好好,大丈夫何惧生死啊,哈哈哈哈!”强颜欢笑的样子都差点让冷峻的辰龙笑出来。

    “哟?什么时候有了这一腔热血啊?”辰龙嘲讽道。

    “哎,龙哥这是哪里话,为野火效忠本就是我的夙愿,一条命算什么,龙哥尽管放心吧。”亥猪变脸比翻书还快,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家伙。

    辰龙见说通了亥猪,便没什么别的事了,凝望着外面的夜色,道:“他们应该不会再等很久了,那边也应该开始围剿计划了,就不知道那个张奕之有什么杀手锏了。”

    “龙哥你不看好主子的师弟吗?”亥猪疑惑的问道。

    “不是不看好,殿下都说了张奕之的才能远胜于他,我有怎么会质疑有关他的能力,”辰龙摇摇头否认道:“我在乎的是他们能干出什么样的事情,你知道我对岁寒三友畏惧如虎,其中竹居士教出来的学生如今在洛阳汇集了四个,我真的很想看看他们究竟能有什么才能。”

    亥猪挠了挠头,他也只能做做这个招牌动作,道:“龙哥你也别太担心,我知道你以前肯定有什么不好的回忆,但我是相信主子的。”

    “你也认为他的做法是可行的?”辰龙问道,似乎是一直想要寻找这个答案。

    亥猪却摇头道:“我不赞同主子的做法,但是我相信他,既然主子做了,我就要追随他,去把想法变为现实。”

    “你倒是条忠犬。”辰龙笑骂道。

    “暗香阁那个阁主也这么说过。”亥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其实也没那么多事情,主子的性子你还不了解,他要做的事情,全天下谁也拦不住。”

    辰龙失笑道:“确实确实,这话不假。”

    时间流逝,一炷香的时间又过去了,外面传来了一阵骚动,辰龙示意亥猪先别紧张,自己贴到窗户那边听了会,猛然走向亥猪,道:“开始了。”

    “真的?”

    “嗯,我的人刚才通报他们正在整理,马上就要大规模的撤退大部分人了。”辰龙都快把面具贴到亥猪脸上了,道:“我们现在就光明正大的走出使臣居所。”

    “这么高调?”亥猪还是有些后怕。

    辰龙哪里管他,直接拽着他朝外面走去,闹出了很大的动静,护卫们提早受到了张奕之的招呼,对这种情况视而不见,各司其职不管不问。

    两人一路吵闹的走出了使臣居所,正好被潜伏在外面刚要撤退的崔氏集团刺客们发现。

    辰龙一把松开亥猪自己朝着左边直接奔走,亥猪也反应过来,朝着反方向飞快的移动。

    外面的崔氏刺客们也马上做出反应分出两批人马前去追击,两队追击的队伍跟他们二人消失在道路的两端。

    “暮蝉,这什么情况?不是说好的今晚能动手吗?怎么龚起被诏进了宫,而后又冒出这两个跳梁小丑?”魔嚣一脸不痛快的质问暮蝉。

    “施主稍安勿躁,太傅吩咐过要小心对方的分兵之计,分走的都是底下人,我们这些战力还在的话,小僧就能带着你们在其他地方看看野火到底在干什么。”暮蝉冷静的回答道。

    “怎么?”闫克宇有些不解,道:“太傅认为野火有别的目的?”

    暮蝉点头道:“太傅嘱咐过了,严防野火声东击西之策,上次有过惨痛的教训,这次不能再犯。”

    “哼,事后诸葛亮。”魔嚣嘲弄道:“反正派他们去追两个人就够了,我们接下来要去哪?我反正已经等不及要大开杀戒了。”

    其他崔氏一派的武者都投以鄙视厌恶的目光,若不是大局为重,他们怎么会跟这种江湖败类联手。

    “好,接下来就去”暮蝉还没说完,一个通报的声音将他打断。

    “商帝命人护送龚起从南宫门回去。”

    魔嚣听到后迫不及待道:“那还等什么,直接去南门。”

    “不可鲁莽。”暮蝉小声道,“小僧认为不一定是南门,所有的门都有可能,或许这就是杨旷的障眼法。”

    “照你这么考虑下去,还杀个屁啊。”魔星也不耐烦地说了句,道:“有考虑这有考虑那个,畏手畏脚,等到我们做好决定,说不定龚起早就跑了。”

    “跑不掉。”闫克宇道:“龚起在洛阳还能躲到什么时候,不是自夸,以我们现在的战力,就算洛阳其他势力联合起来对付我们,也不堪一击。”

    魔嚣道:“那还等个屁,直接去南门。”

    “那这样吧,为保万一就由你们魔杀四鬼前去南门,我们分散到各个宫门附近,反正如果有一方发现龚起的踪迹,再发信号通知你们便可,如何?”暮蝉冷静的道出了合适的办法,听起来很是合理。

    魔嚣没有意见,默认下来,而他同意就等于魔杀四鬼全部同意了。

    “那就这样,依计行事。”暮蝉发号施令,带着人撤离了这边,而魔嚣也带着人去南门了。

    张奕之到了野火集合的地方,所有的野火成员都在等待他的调令,而令他震惊却是野火的阵容远比杨旷说的还要强大。

    “野火全员,听从指挥调遣!”

    一张张陌生的脸孔,在张奕之的眼前眼花缭乱,他似乎不太适应这种场面,于是道:“很好,接下来的行动你们主子应该都跟你们吩咐了,那我就不介绍了,等一下我会带你们去指定的位置,你们只听我的吩咐,明白了吗?”

    “明白!”

    张奕之好像看到了一些人跟野火的服侍不太一样,野火的服饰都是全黑再加上一些火红的标志,而有大部分的人虽然大致差不多,却在背后有一个利牙的标记。

    于是有些疑惑的问道:“你们为什么跟他们不一样?”

    “因为我们是辰龙的人。”一个貌似领头的人回答道,像是在说一个常识。

    辰龙的名字他是听杨旷提到过的,出现这种情况那么就代表一个解释,那就是辰龙一开始不属于野火的,他没有在这个细枝末节上刨根问底,道:“我不管的别的事情,只需要你们听从调遣,能做到吗?”

    “当然,”那人道:“在下小旋风,愿听阁下调遣。”

    这一切都是辰龙吩咐好的,又有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不听从这位的命令,在辰龙手底下做事的虽然都是桀骜不驯之辈,但在大是大非上不可能有别的意见,所以他们不会忤逆上头的命令,遵守服从张奕之的调遣。

    张奕之满意的点点头,比预计的战力还要优秀,那么这一战他便有了十成的把握,不会在惧怕任何因素了,道:“很好,我要的就是人数,至于质量如何不要紧,我自有办法弥补。”

    “仅凭阁下吩咐。”小旋风很识趣的弯腰道。

    野火的干部们早就到了这里,没有见到辰龙的他们有点摸不着头脑,于是都靠近了张奕之开始询问。

    张奕之耐心的跟他们解释道:“辰龙在不在无所谓,你们是要听我的吩咐,接下来的战斗都在我的计划中,你们各尽其职就可以了。”

    寅虎道:“不行啊,这帮人从来没有一起行动过,我怕”说到这还看了小旋风一眼,道:“我怕他们不协调。”

    “你多虑了,我们的人都是训练精良,只要你们不拖我们后腿就行了。”小旋风笑里藏刀的反讽了句。

    “你——”寅虎被噎的讲不出话来。

    巳蛇打圆场道:“好了好了,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同心协力完成主子的计划才是头号任务。”

    张奕之点点头,暗道这个巳蛇还有点大局的气魄,难怪杨旷会选他当做代理指挥,假以时日培养一下,还是能够独当一面的,于是道:“说的不错,你们主子定了其他的策略,不说给你们听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希望你们能够专注于自己眼下的任务。”

    “这些我们懂。”新任申猴的嘴巴哦又开始管不牢了,没有杨旷的约束下他显得开始轻佻了,寅虎瞪了他一眼,没说话。

    “你原来是辰龙的部下吧。”张奕之突然问了句。

    “是啊。”新任申猴漫不经心的回答着,“阁下有什么问题吗?”

    张奕之轻笑声,他才懒得跟对方计较,于是道:“我就是想看看那位辰龙到底是何方神圣,如今看了下他的手下,都各个不俗啊。”

    这话一说,新任的三位干部以及小旋风都很是受用,心想这个指挥还真会说话,比那个杨旷不知道要好讲话多少。

    “指挥还是不要扯闲话了,还是快些动身吧,不要误了时机。”小旋风还是善意的提醒道。

    “不慌。”张奕之抬手示意不急,道:“我已经有了打算,早一点晚一点都无妨,对面已经是必败无疑。”

    “口气挺大。”新任申猴揶揄了句。

    张奕之一笑而过,道:“有几分本事,说几分话,我在这里向各位保证,若是今晚失败,拿我人头便是,毫无怨言。”

    众干部都是表面装作不用,其实都在想你是杨旷的师弟,谁敢拿你的人头,作秀做的如此逼真,搞的他们有点反胃。

    “看来大家不相信,那么在下就在此地此时与各位打个赌如何?”张奕之来了兴致,提出了一个特别的条件,道:“如果今天我输了,也不要你们拿我人头了,我就给各位每人磕个响头;相反,如果我成功了,你们只要跟我道个歉,如何?”

    “当真?”寅虎第一个开口确认道。

    “当真。”张奕之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一言为定。”新任申猴替寅虎把话给讲了。

    寅虎轻笑了声,他倒要看看这个家伙有什么本事,能够张狂到这种程度,就连主子都不会如此有自信。

    张奕之笑而不语,腹中隐甲兵。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