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收服
    杨旷来到一处巷子,想到这个地方,他有些感触,当初就是在这个地方遇见了那个人,才有了日后的野火。

    “辰龙,你在吗?”杨旷对着空荡的巷子里喊了声,呼唤着那个名字,迫切的想要见到那个人。

    良久后没有反应,杨旷没有离开,依然在等,他知道对方一定会出现,他是不会被赶走的。

    辰龙还是出现在巷子的另一头,恶鬼面具透出的视线直盯着杨旷,一股寒意流露而出,杨旷有些动容。

    “殿下,如果是告之今晚要依照你那位师弟的计划铲除那股新的势力,我没有意见,还是请回吧,我还有别的事要忙。”辰龙口气跟以往不同,更加的冰冷无情。

    杨旷与他四目相对,摇了摇头,靠近他说道:“我不是为了今晚的计划来找你的,我对你的实力太放心,而目的是为了你,为了你的以往。”

    辰龙面具下不易察觉的抖动了下,道:“殿下是认为魔杀四鬼对我的底细有所了解,会对我造成影响吗?”

    “是。”杨旷直接承认。

    “唉——”辰龙长叹一口气,道:“殿下多虑了,我还没有那么容易受到影响的程度,而我的计划不会因为自己的事情受干扰,我不会失败。”

    话中的意思是多么的露骨,那就是他辰龙,不会输。

    杨旷是知道的,他虽然对辰龙的过往不是太了解,但他视对方为知己,那份情感是无法取代的,野火是有了他的帮助,干部也有他的举荐,野火没有他,早就败亡了,他对辰龙不是朋友的关系,那是生死一线的兄弟。

    杨旷负手于背后,道:“辰龙,他们认识你,这不是好事情,我之所以答应把野火交给张奕之调遣,是有原因的,张奕之的谋略比我高,所以由他来制定方针再合适不过,同样的,辰龙你也要顶住目前的压力。”

    “殿下忘了吗?”辰龙提醒道:“在这洛阳,我永远不会败,永远不会。”

    “我知道你有信心,你曾经教导过我,我也希望能够开导你。”杨旷是出于自己的私心才来到这里同他说这些话,道:“洛阳的情况一天比一天恶劣,我希望这次你也放手陪着我去赌一把。”

    辰龙笑着道:“怎么赌?难道不计后果的跟崔氏拼了?”话中无非是对杨旷想法的幼稚感到可笑。

    “没错。”杨旷肃穆道:“成王败寇,要是按照经营的方式想要赶超崔氏集团,没有十几年根本不可能,只有拼上所有的手段一举击溃他们才可以。”

    “我的殿下啊,你什么时候开始那么着急了,是因为你的小师妹吗?”辰龙嘲讽的问了句,质疑着杨旷的领导能力。

    杨旷没有否认,道:“有她一部分的原因,我不会骗你,但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你我别无退路,我父皇的时日不知还有多少,上次朝堂被气伤的时候我就有些预感,我说这些不是对他不尊重,我说是因为我们没有回头路,我们只能要求速决,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一项最难的任务。”

    辰龙摇着头,摇了很久很久,道:“殿下,储位之争输了便输了,以后我们还有机会”

    “不可以输!”杨旷厉声喝道:“我们晚一刻,天下就会乱一刻,不止是大商,不止是我们,天下都会发生改变,如果那是不好的改变,那我宁愿赌上一切去逆转他们!”

    “愚不可及!”辰龙也是情绪激动的吼道:“我提醒过你多少次这种幼稚的行为是多么愚蠢的,你这样只能害人害己,你救不了任何人,你做不了任何事!”

    “我相信我可以!没试过你怎么知道?!”

    “殿下不要再无理取闹了,你是知道我们的处境的,任何的错误都会招致灭顶之灾,我很早就想说了,龚起的性命虽然重要,但不至于非要借着现在动手!”

    “此时不动手何时动手,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够了!”

    辰龙与杨旷,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争执,自他们相识携手的时间中,从没发生过。这场争斗,也算是两人理念的不同,曾经的一拍即合的知己,此刻竟然发生了分歧,这是必然还是偶然,他们谁都说不清。

    唯一的答案,就是他们其中有一人要夺走一个领导的权力。

    杨旷是领导,辰龙也是领导,辰龙隐姓埋名身居幕后,杨旷身在瞩目下总理一切,平日里相安无事,而在今天,他们必须要有一个决定,决定一个人永远作为首领。

    但他们两人,都在之前没有任何这种想法,一切都只是发生于一场争执,而这场争执却是为了保护龚起而发生的。

    杨旷主张借助这次机会,凭野火一己之力扫平崔氏集团完成整个局势的逆转,而辰龙的想法则是继续步步为营,慢慢削弱崔氏集团的实力保证一击必杀。

    两人的意见更有千秋,客观的来说,辰龙的想法更加妥善安全,杨旷的主张虽然有胜算,但风险太大,大到什么程度,这么说吧,如果失败,就是野火败亡的结局,他们这是准备出其不意的跟崔氏集团进行一场决战,打他们措手不及,可是如果失败了,也就是说崔氏明白了野火是要奋力博弈了,那他们还会顾及别的事情吗?以老太傅的立场,也会用尽全力来扑杀杨旷的野火,结果想想都知道。

    辰龙走近一步,冷静下来,道:“杨旷,我不想再多说了,这是最后一遍。你要走的事帝王之路,帝王之路,岂能意气用事,你在这段时间,动了不止一次情,父子之情,男女之情,还需要我解释吗?”

    “我知道我有,但我还是恳请你答应我,这是最后一次。”杨旷同样理智下来,竟然对着辰龙深深的弯下了腰,低着头真诚的请求着。

    “你要我做出什么选择?逼我?”辰龙失笑道,把头偏到别的地方,沉吟道:“我在洛阳好不容易培植了自己的力量,好不容易从曾经的惨败中重新爬起,你也好不容易有了争夺储位的势力,这不是很好吗?如今你就一句凭借自己的直觉,就要求我们拼尽一切的力量,承担一切的风险跟着你去消灭一个强大的组织,你有想过他们传承了上百年吗?你有想过他们把持了多少年的朝政吗?你想过吗?”

    杨旷没有起身,也没有抬头,保持着鞠躬的姿势道:“想过,无日无夜不在想,崔氏集团势大,我们可能胜算渺茫,但是既然有胜算,我就想去搏一把。”

    辰龙走到了杨旷的面前,俯视着他,道:“你还有什么筹码?你只有野火,如果野火也没了,你就只有北境的兵权了,到时候你还想带着北境的兵马南下夺走你弟弟的皇位吗?”

    “他不适合,我便要抢!”杨旷果断的做出回答。

    “如果我说不同意,你怎么想?”辰龙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不改初心,拼死一搏!”杨旷在这个时候直起身子,抬头面向对方,让对方清楚的看到了自己坚定的面容,不容改变的气势伴随着话语传递给了辰龙。

    辰龙哀叹道:“没想到竹居士的学生,各个都是疯子,没想到我当年就是败在像竹居士一样的岁寒三友之一的手上,好生不服啊。”

    杨旷没有说话,不想打扰对方的感叹。

    辰龙再次看向他,道:“我不会再劝你的,你想好了,如果你坚持要做这件事,那么以后我都不会提醒你的。”

    这句话,代表着辰龙准备正式承认杨旷领导的地位,不容许更改了,而代价就是不会再进行对杨旷的提醒。辰龙知道总有一天杨旷会成为领袖,但还是认为他太稚嫩,还需要磨炼,如果现在就要成为领袖的话,那么就没有再锻炼他的必要了,以后的路需要他自己体会,他不会再插手的。

    杨旷坚定的说到:“好,一言为定,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好了,不要说这些好听的话,要么就把事情办完再来跟我说这些话,”辰龙气的笑了出声,道:“殿下准备好了,我也属下也不拦着你了。”

    一声属下包含了多少的准备和忧虑,辰龙从和杨旷的同盟中,变为了他的下属,那么自今日起,他就是野火真正的干部了。

    杨旷很高兴能听到这句话,不是为了区区的面子和地位,而是对辰龙的俯首称臣感到由衷的欣慰,以后的路,即使没有了辰龙的提醒和磨练,那么还有辰龙的力量,两股分散的力量合为一处,会变得比以往更强。

    “辰龙,我命令你,与我一起摧毁整个崔氏,不许违抗!”杨旷高昂着头颅,对着他下达了第一个命令。

    辰龙笑了声,微微颔首,摆出遵命的态度,道:“属下听令,但凭首领吩咐。”

    今天开始,野火多了一位真正的干部,杨旷真正拥有了辰龙的力量,如今的野火,实力翻了不止几倍,而如今的杨旷,真正有了和崔氏集团对抗的资本了。

    刑部,张鸿宇正在和归来的王逸飞汇报着他不在的这几天的大小事宜,这时坤沙也来到此处。

    “嗯?坤沙啊?怎么了?”王逸飞早就很厌烦张鸿宇的汇报,自己处理不就行了,干嘛还偏偏要多此一举的汇报,说了多少遍信任他,全让他自己看着办。

    可张鸿宇不买他的帐,自顾自的汇报,丝毫不给这个上司的面子,其实他们两人,除了明面上的地位,根本没有高下之分,他们就是平等的同僚。

    坤沙见张鸿宇正在汇报情况,故意没有接话,看戏一样的等着张鸿宇讲完在说话,这下子可有王逸飞受的了,苹果也吃不香了,听着张鸿宇念经一样的语气,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上。

    张鸿宇一下子念了靠近一刻钟,可把王逸飞憋坏了,一听他说汇报结束感觉比破十个大案子还要兴奋,立马拿出一个苹果开始啃,朝着坤沙招手,道:“快来快来,快陪我说说话,受不了了。”

    坤沙这才上前道:“本来以为跟着你后面做事会很无聊,如今看来也不尽是无聊,反倒有趣的很。”

    “你这人看上去正经,怎么骨子里还有这样的一面?”王逸飞没好气的说到,望见张鸿宇冷漠的眼神,顿时语塞,又开口道:“那个鸿宇啊,没事就先别说了,要不咱们听听坤沙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曾经搅动风云的刑部尚书居然被属下吓破了胆,用上了请求的语气,张鸿宇板着脸其实心里都被逗乐了,故作严肃道:“可以,就说说吧。”

    坤沙用力憋住不笑,待笑意结束后才咳嗽两声道:“其实我今日来,是有事相求。”

    王逸飞啃着苹果问道:“直说,不是什么犯法的大事就行,其他的我都帮你。”

    “注意言辞。”张鸿宇白了他一眼。

    “其实也不用你帮我,是我自己的考虑。”坤沙下定了某个决心,道:“我想去铲除魔杀四鬼。”

    铲除魔杀四鬼,那么就是要帮助杨旷咯。

    王逸飞和张鸿宇对视一眼,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毕竟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王逸飞停下问道:“你要想了,你代表的是刑部,你要是出面对付魔杀四鬼,就意味着刑部站在杨旷那一边,势必会将刑部牵扯进去。”

    张鸿宇也皱眉附和道:“没错,刑部向来执法公正,向来不涉党政,如果牵扯进储位之争,那么好不容易换来的中立之位,就会摇摇欲坠,崔氏集团的实力我们也在那天看到的,还不包括没出动的三位魔杀四鬼成员。”

    “我知道这会让你们很难办,可是邪魔外道危害世间,若不出手制止,那将让我抱憾终身。”坤沙有他自己的抱负,不希望放任江湖人人唾弃的魔道中人在洛阳肆无忌惮,又补充道:“王逸飞,你不也是代表刑部的公正执法吗?让他们将洛阳弄得乌烟瘴气,你就不会愧对自己的抱负理想吗?”

    这句话算是说对了时候,就连张鸿宇都开始思考起来。魔杀四鬼在洛阳要干的事情无疑是挑起两国战争的事件,极有可能导致洛阳的混乱,而他们刑部的职责便是维护洛阳的司法公正,于情于理都应该出面制止。

    王逸飞缓缓的啃了口苹果,咀嚼着一边思考这句话,道:“你说的不错,他们是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责,但凡事要量力而行。”

    “这话是你该说的嘛?”张鸿宇没好气的杠了句,以前跟个疯子一样不顾后果挑衅崔氏集团的王逸飞是最没有资格讲这句话的。

    “哎呀,此一时彼一时,那时的大势已去,不能再瞎搞了嘛是不是。”王逸飞不好意思的说到,其实他说的也在理,要针对情况作出不同的判断,他有这个分寸就不怕别人说他反复无常。

    张鸿宇懒得跟他口角,直接对着坤沙道:“还是你自己拿主意,我们不会拿恩情来胁迫你,指望你自己能够做出判断。”

    “你就跳过我直接说,太过分了,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啊。”王逸飞在一旁大呼小叫,被张鸿宇一个眼神瞪了回去不敢再说了。

    坤沙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才来做出这种选择,虽然可能对不起刑部的朋友,但是魔杀四鬼声名狼藉在外,干下过不少有辱武者身份的勾当,手上沾上的鲜血无数,还曾经犯下过很多不可饶恕的大罪,作为一介江湖中人,坤沙不可能放过他们,于是认真的说道:“我一定要去。”

    王逸飞和张鸿宇沉默良久,说不出话来。

    “二位放心,我坤沙不是不守承诺之人,这次无论成败,还是会继续在刑部把恩情偿还在离去。”坤沙以为他们担心自己不告而别,解释道。

    “不是这件事,你要想走说一声不拦你。”王逸飞笑着叹了口气,道:“我们其实也是在担心你的安危,魔杀四鬼既然有这种称号,想必都是集体行动的,你若是一人前去没有我们的帮助,你又怎么从他们手中保住自己的性命?”

    张鸿宇道:“是啊,坤沙,魔杀四鬼其中一人都能和你有一战的实力,四个加起来你一定不是对手,还是不要去了吧。”

    “放心,不止我一个。”坤沙笑了笑,道:“不还有杨旷那些人要保龚起吗?正好顺便带我一个,给那帮江湖败类好好的上一堂课。”

    “杨旷加上你还是没什么胜算。”王逸飞依旧摇头不太同意这个想法,道:“崔氏集团根深蒂固,有谋略有战力,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坤沙,我还是不会插手,做好中立的打算。”

    坤沙知晓对方不涉党政,他也不是为了涉入储位之争,他是为了自己的良心,男人若是畏惧死亡,那就白做男人了,他一定要去会会魔杀四鬼,尽量让江湖失去这一祸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