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水来土掩
    “从今日起,这位就是你们的指挥了。”杨旷指着自己带来的张奕之,对着野火所有的干部都下达了指令。

    所有干部都看向那个年轻的男子,比自己的主子还要年轻,主子是认真的吗?巳蛇没有对自己的代理指挥权力被剥夺而感到不快,只是贸然听从一个陌生人的指挥,兄弟们谁会服气呢,单说他就不会服气。

    张奕之看着十一位干部,拱手道:“在下张奕之,有幸能与诸位豪杰一起共事,荣幸之至。”礼貌很周全,给人一种很儒雅的感觉,而这种气质,却是众人都不喜欢的。

    寅虎直率的说到:“主子,属下冒昧的问一句,这人谁啊,我们为什么非得听他的不可。”

    “因为他能带领我们保全龚起的性命,也能带领我们击垮崔氏集团。”杨旷风轻云淡的说出了两个堪比登天之难的事情,让众干部目瞪口呆,顿时都在心里对这个来路不明的张奕之起了不一样的想法。

    张奕之笑了笑,道:“在下没有你们首领说的那么厉害,在下只是略通谋略,还是有些把握的。”

    “师弟,论谋略你胜于我,就在这里商讨一下对策吧,这件事宜早不宜迟,还是速决的比较好。”

    师弟?这两个字落在干部们耳中才有了点眉目,原来是主子的熟人,同门师兄弟,那么应该有些本事,他们惊叹的是下一句话,意思居然是此人比主子的谋略还要高,杨旷平日里唯独承认不如辰龙,难道此人竟有比肩辰龙的头脑,还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带着疑问,新任申猴问道:“主子,辰龙大人不来吗?”他原本是辰龙的部下,这件事情那么大,杨旷没有喊辰龙过来很奇怪,于是就这么问了出来。

    杨旷看了他一眼,道:“辰龙有他自己的职责,你以为洛阳这么大的棋盘,要是没有辰龙在支撑着,你们出去支援龚起的那段时间里,谁知道会出什么事情。”

    “是属下多虑了。”新任申猴吃瘪的站了回去。

    杨旷对他的态度依然是严厉,此人还在调教阶段,像这种不服管教的,若是不压他狠一点,他就不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

    “辰龙大哥不来吗?”亥猪也自言自语了句,转眼想通了,便马上缄默不语,不敢说出来。

    杨旷环视众干部,道:“没有了暗香阁的协助,我们的战斗异常艰辛,这也是锻炼野火实力的好机会,我们要在崔氏集团的狂轰滥炸下保住龚起的性命,无疑是螳臂当车,可我们依然要做,拼了命都要去做,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为了主子的大局。”巳蛇率先应和道。

    “没错,大局为重,龚起的命我以后自会去收,而在这之前,他的命,不容许被那些宵小之辈拿走,”杨旷说到这顿了下,道:“况且据辰龙的信息,或许不止崔氏集团想要袭击龚起,多了魔杀四鬼,以及一股最新潜入洛阳的势力。”

    此言一出,众干部又陷入震惊。

    新的势力,本来有崔氏集团一家作为敌人就已经很绝望了,还有势力想要取走龚起的性命,他们野火没有强大的战力,又该如何守住对方势在必得的龚起。

    新任酉鸡在这时发言道:“敢问主子知道那股新的势力来自何方何处,具体有什么战力吗?”

    “不知道,”杨旷否认道:“辰龙没有告诉我,说他会负责拖住他们,而我知道他既然开了这个口,他就能做到,所以我们目前唯一的任务,就是在崔氏集团的猛攻下守住龚起,仅此而已。”

    说的简单,但实际上光是这一个任务,就涵盖了无数的因素和坎坷,霸僧暮蝉在侧,首席武者闫克宇虎视眈眈,还有横刀插入的魔杀四鬼,哪一个都不是野火能够应付的人物,即使是在无数次险境下,他们都没有如此绝望过,一个一个都没有说话。

    “你们不要如此沮丧吧。”张奕之突然的声音将众人从绝望中暂时拉了回来,所有人都在看这个年轻人能够有什么妙计,“在下负责大略方针,你们主子用上阴谋辅助,再加上龚起,我觉得也不是没有希望。”

    寅虎当时就坐不住了,也不管对方是主子的什么人,直接上前质问道:“敢问你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听听啊。”

    “寅虎,不可无礼。”巳蛇好意的提醒着。

    “你别劝我。”寅虎不管他的劝阻,看向杨旷道:“主子,属下向来直来直往,若是真有可行之策,属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杨旷又好气又好笑的笑骂道:“好,你先滚回去冷静一下。”

    寅虎站回了队伍,巳蛇还在小声提醒,都被这位莽汉给忽视了。

    张奕之在得到杨旷点头的许可后,便开始道:“其实在来的路上,在下就见过诸位一面,诸位还是有些实力的,所以你们至少可以拖住两个高手。”

    “然而问题主要存在于霸僧暮蝉和其他三位魔杀四鬼的成员,这四位高手我们没有多余的人手去抵抗,就算龚起和在下以及你们主子联手,做多拖住一个霸僧而已,还有三位高手虎视眈眈,这应该就是你们发愁的地方吧。”

    寅虎本来还想说几句这不是放屁吗,被有准备的巳蛇拽住衣角不让他动身,弄得前者一脸怨气。

    他又抬手伸出一个手指,道:“但是这些问题,都可以总结成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战力弱于敌人,所以在下认为,不必坐以待毙,反正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我们也不需要逃一世,只需要逃一时就可以了。”

    “师弟,你的意思是”杨旷听出了些门道。

    “如果在下所料无误的话,那么今晚他们就会动手,师兄方才跟我介绍过老太傅这个人,在下简单的将其归纳为两个字——谨慎,老太傅身在朝堂几十年威望不减,肯定是有他自身的理由,小心谨慎是他最好的武器和凭仗,所以按照这样的秉性,刺杀会速战速决,他们不想留给我们准备的时间。”

    杨旷道:“我也做过这种推演,师弟你真的有把握他们会在今晚下手,我觉得还是太早了。”

    “师兄,我听说过你曾经打败崔氏集团一次吧。”张奕之忽然问起了貌似不相关的问题。

    杨旷愣了愣,道:“是有过,只是重创了下,却也没什么太大的胜利,暂时停战罢了。”

    “那么敢问师兄胜的是否风险?”

    “有那么点风险。”杨旷承认道,张奕之的问题肯定有他的理由,没有什么需要欺骗的。

    “那就对了。”张奕之拍手敲定道:“由此可见老太傅一定不会再放任师兄你的,我现在有把握确定他们今晚就会动手的。”

    杨旷沉吟了会,道:“你是说老太傅掌握了我的风格,特别针对我制定了不同往常的策略。”

    “可以这么认为。”张奕之分析的头头是道,“首先在经历了重创停战后的崔氏,必然会由老太傅重新整顿,不妨换个角度想想,一个常年占据优势的老者,忽然被一个年轻的皇子打败,除了不甘心和后怕,这位老人还会有什么?”

    “有新的战略。”新任酉鸡插话道。

    杨旷看了她一眼,道:“那么师弟你既然确定他们今晚就会动手,是不是准备冒着被整个洛阳发现的风险,擅自移动龚起躲藏起来?”

    张奕之摆摆手,道:“我没那个胆子,师兄不要瞎说,我的意思不仅仅是转移,我要的是他们不战自退。”

    “说来听听。”杨旷洗耳恭听。

    “大师兄住的是外臣居所,在你们陛下的眼皮子底下,转移走没有好处,但是我们可以接助皇帝的力量熬过今晚,先熬过今晚再说。”张奕之认真看着他道。

    杨旷皱眉道:“你是要父皇出面保住龚起?”

    “没错。”

    寅虎再也忍不住道:“我还以为你有什么高招,没想到就指望主子搬出陛下来压住敌人,你算什么谋略啊!”

    “这就是谋略!”张奕之猛然提高音量喊了句,镇住了全场的人,道:“利用眼前可以使用的力量来完成自己的目的,这就是谋略,这才是谋略。”

    杨旷想了许久,道:“你说的不错,此计可行。”

    “感谢师兄出手相助,麻烦你们陛下一趟了。”张奕之鞠躬道。

    “我会让父皇在入夜时宣龚起进宫谈话,设法熬过今晚。”杨旷说出了张奕之心中所想,暗自叹息,阳谋这一套,他实在是玩不转。

    张奕之没完,又开始说道:“今晚熬过去是第一件事,我们今晚还可以同时进行第二件事。”

    “何事?”杨旷没想到他还有别的目的。

    “师兄方才不是说还有一股新的势力潜入洛阳想要取大师兄的性命吗?那位辰龙能够做出拖住他们的豪言,想必也是很有能力的一个人,所以师弟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在今晚彻底把第二股敌人消灭,让辰龙抽身出来为野火增添一份战力。”张奕之冷静的说出了他的方针。

    新任申猴站了出来,对这句话有些不满,在他的认知中辰龙拥有的力量远比野火强,连辰龙都只能拖住,这个黄口小儿凭什么放眼消灭,于是道:“不好意思,我觉得那股势力非同小可,你有什么手段能够消灭他们?”他不敢再用轻佻的口气了,杨旷那边先得讨好了再说。

    张奕之看着有人质疑,早有想法的说道:“在下没有自认为比辰龙强的意思,在下只是认为,一个外来的势力潜入洛阳,那他们就算有再大的力量也不能完全发挥出来,辰龙或许是出于谨慎没有大动干戈,而我们等不了,必须在完全渗透前将他们全部消灭,杜绝后患。”

    他看向杨旷道:“至于消灭他们,并不是纸上谈兵,有野火,够了。”

    杨旷还是问道:“如何够了?”

    “洛阳他们不够熟悉,我们占了地利,此为一;辰龙又把握拖住他们,说明能够不逊色他们,加上野火能顾一战,此为二;第三点嘛,那是因为对自己随机应变能力的自信。”张奕之一点不吹嘘的说着,没有丝毫的动摇。

    “好,不愧是学有所成。”杨旷又高兴又头疼,高兴是有这么一个师弟来帮自己,头疼的是以后对阵龚起的时候还要面对这个师弟,真是双刃剑啊。

    张奕之鞠躬道:“师兄过奖了,师弟当不起。”

    “好了,别矫情了,龚起呢?他什么都不干嘛?”杨旷突然问起了龚起。

    众干部也是很好奇这个龚起,上次北境战争的时候,他们也参与了对战争的影响,下意识把龚起当做敌人,却又不得不去保护他,矛盾的想法让整个野火有些浮躁。

    既然问到了,张奕之出于诚意,也得透露一点,说道:“大师兄说了,他能对战斗的指挥帮上一点忙。”

    “真的吗?!”杨旷表现的很欣喜。

    众干部不明白对指挥能帮什么忙,他龚起又不能出面指挥,没有临场的发挥只在背后纸上谈兵怎么行。

    “真的,大师兄说正好两清。”张奕之笑着回答道。

    杨旷暗自狂喜,龚起的指挥不仅仅是那么简单,他肯定会将兵法阵法融入到自己的野火行动中,试问有过武学底子的野火成员再加上排兵布阵,不就能弥补自身实力的弱小了嘛,简直是雪中送炭。

    转念一想也是,龚起也不想在日后第二次战争中对自己手下留情,杨旷深有体会,因为他们总要成为敌人,不管以后怎样,现在如何同仇敌忾,都必须保持两不相欠,因此不会在战争中受到干扰。

    龚起啊龚起,你果然还是不可一世的大师兄啊。

    杨旷如此在心中感慨着,道:“师弟,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究竟有没有把握歼灭他们?”

    “十成,完全没问题。”张奕之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道:“前提是野火的调动权必须交在我的手上,这样才能保证计划随时改变灵活运用。”

    “这个没问题。”杨旷见他做了保证,就没问题了,大师兄和四师弟,从来不会信口雌黄,他当然信得过,毕竟在空竹宅同窗多年。

    张奕之也是做出不负众望的态度道:“师兄放心,这次是我们空竹宅学生并肩作战,天下何人能挡。”

    杨旷惊讶的张了张嘴,半天说不出来话,四师弟好像很少说出这种豪言壮语,他倒是变了些,或许是跟在龚起身边久了些,才有这些不符合他性格的话吧,没太在意,点了点头,对着野火的干部道:“都听清楚了,没有提前的计划,只要听从他的吩咐就行了,不许有任何的违抗,违抗他就是违抗我,明白了吗?”

    “明白了!”干部们异口同声,一点都不敢慢。

    “行了,退下。”杨旷屏退了他们,道:“师弟,指点江山也该结束了。”

    张奕之不明白道:“师兄这话什么意思?”

    “你说什么意思。”杨旷没好气说道:“意思就是,你接下来要遭罪了。”

    “为什么?”张奕之还在懵然中,根本毫无头绪,刚才的洞察万物的气势荡然无存。

    “你还要我说什么,没事,反正也快到了。”杨旷说着跟张奕之保持了距离,对他报以神秘的微笑。

    张奕之一片空白眯着眼睛胡思乱想着,始终想不出个所以然,突然一瞬间,冷汗直冒,不会吧,上次听她说要去找杨旷,不会现在就在这吧

    望着杨旷的微笑,连额头上都冒出汗,旁边忽的传来一阵风,张奕之无奈道:“该来的躲不掉啊。”

    “看招!”一声娇喝划破长空,直接上去把张奕之一脚踹倒,顺势一拳砸在了他的脊背上,只听地上的张奕之闷哼一声,足以表达那一招的狠毒了。

    杨旷笑出了声,道:“好了止嫣,见面礼送到了,就放过他吧,他今晚还有正事要办呢。”

    “不行!”出手的就是小师妹张止嫣,此刻真很享受道:“他还没投降呢。”

    “我啊——投投降!投降!”张奕之刚才准备投降正好又被砸了一拳,别看小师妹的拳头很娇小,打下来那可是劲道十足,若非练武之人,还真不一定扛得住,赶紧狂喊投降。

    张止嫣这才满意的松开,跑到杨旷的身边笑嘻嘻的道:“三师兄你看,四师兄真没用唉。”

    “你就别取笑他了,他也要点面子的。”杨旷其实早在心里乐出了花,表面上劝道。

    “三师兄不必多说,我认栽。”张奕之扶着背脊站起,那两计拳头不是看玩笑的,他满脸通红的样子痛苦不已,道:“小师妹,用不着这样吧。”

    “哼,谁叫你是最弱的。”张止嫣坏笑着,躲在杨旷背后装作柔弱的样子。

    张奕之真是吃了亏不敢叫苦,感觉他们就像是一对,他才是一个人,顿时倍感凄凉。

    大师兄,我要回你身边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