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第二轮
    崔文带着崔云逸来到了老太傅的府上,而以往冷清悠哉的太傅府邸如今也是群雄汇集,都在密谋着一件惊天的刺杀案,没有人放松下身上紧张的气氛。

    “太傅。”

    “太傅爷爷。”

    崔文父子规矩的行礼道。

    老太傅等候多时的点点头,道:“都来了,正好,老夫也准备开始吩咐一下今晚的计划了。”

    “今晚?”崔文有些吃惊,道:“这么快的吗?太傅不再想一想,毕竟龚起才刚进入洛阳,这绝杀的一击,依晚辈的拙见来看,还得缓一缓吧。”

    “不需要,老夫自有安排。”老太傅摇摇头道,指着旁边的一群人,道:“我们有他们这些绝顶高手,就是那头猛虎再凶悍,也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旁边的那群人,有霸僧暮蝉,有铁臂钢腕闫克宇,还有魔星,以及三位神秘的高手,崔文看在眼里,的确阵容十分大,龚起就算武功再高,即便有了杨旷的帮助,也没太大的可能从他们的手下逃过追杀。

    崔文于是没有意见的低头道:“那就请太傅定夺,最新的消息,暗香阁不准备插手这件事。”

    “哼,他们就算插手又能怎么样,不过螳臂当车。”老太傅抚着胡须胜券在握的说道。

    崔云逸看到了没见过的四个人,问道:“太傅爷爷,他们是”

    “哦,他们是魔杀四鬼,”老太傅道明了包括魔星在内的四个人,道:“都是老夫在江湖的朋友介绍来的,花了不少力气。”

    魔杀四鬼?崔云逸没有听说过,但不可能实话实说,于是到:“久仰久仰,感谢诸位前来相助崔氏。”

    魔星笑了声,道:“那个最魁梧的是我们老大魔嚣,我是老二魔星,老三魔决,老四魔炼。”做完了自我介绍,很客气的说着。

    闫克宇有些疑惑,为什么连老太傅都不尊敬的魔星会这么好声好气的对待崔云逸,难道说对崔氏有巴结之心,他难道不知道老太傅才是幕后的一把手吗?

    带着疑惑他沉默着,现在没有他说话的权力。

    最高大的魔嚣踏着大步来到了老太傅面前,道:“老家伙,要不是师傅非让我们来帮你,我们才懒得来,要有什么任务赶紧说吧,没时间跟你在这耗着。”

    “你”崔文一听就有些沉不住气,指着对方欲言又止。

    “怎么?!有意见?”魔嚣毫不畏惧的挺直了腰杆正对着崔文,弄得后者自觉的退后了两步,又转头对老太傅道:“快说吧,正好也能杀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我都等不及要亲手取下他的人头了。”说的就是龚起,看来魔杀四鬼对猎杀龚起很是感兴趣,说着不情愿的话其实很享受。

    老太傅做了个手势,不恼火,示意稍安勿躁,道:“老夫决定今晚就动手,没有别的考虑,只是为了速战速决,避免夜长梦多,至于深层你们也知道,杨旷身边有个叫辰龙的人,计谋百出,是个不好对付的人物。”

    说到辰龙,众人都是深有体会的默认下来。

    唯有魔杀四鬼不屑一顾,他们是知道一些辰龙的底细,为首的魔嚣不屑一顾的说到:“辰龙?是那个曾经在江湖号称鬼蛟的那个吧,哼!就一个他便把你们这些大人物给吓住了,太让我失望了。”

    “够了!魔嚣!我忍你很久了!”闫克宇终于爆发,吼道:“你根本不知道洛阳的局势,一介武夫也敢对老太傅的判断指手画脚,你才是自不量力的莽夫!”

    魔嚣挑眉,一个瞬步来到闫克宇面前,欲图直击咽喉。

    那一刻,暮蝉同时动身,在慢魔嚣半步的情况下及时握住了对方的手,用上的劲道足以让魔嚣有些疼痛。

    其余的三位魔杀成员也是蠢蠢欲动。

    “施主为何杀气四溢,不懂内敛休怪小僧不客气了。”暮蝉也对他们四个邪魔外道早有不满,一出手就是警告,没有了出家人的慈悲。

    魔嚣虽然手臂疼痛,却也不在脸上表现出来,只是冷冷的说了句:“霸僧,我承认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也不要惹毛了我们魔杀四鬼,你们现在是求我们帮忙,注意你们的态度。”

    “态度因人而定。”暮蝉没有放手的意思。

    崔云逸看了眼魔星,对方有作战的架势,对自己的眼神却没有敌意,他莫名其妙的皱眉道:“好了好了,和气为贵,两位前辈可否暂且放手,先将眼前的事情解决不迟啊。”

    老太傅也是呵呵大笑,完全不在乎刚才发生的事情,道:“逸儿说的不错,看来有时候小孩子懂得比我们这些大人还要多,你们说对不对啊。”

    这无疑是个台阶,魔嚣要是再不跟着下台,就没有谈话的必要了,他也清楚对方实力强大,眼下不是争执的时候,便道:“好,我听您老人家的吩咐,你也好放手了吧,暮蝉僧人。”

    “自然可以。”暮蝉松手,魔嚣顺势大力收回手臂,擦过对方的肩膀站回了三个小弟的身边。

    见没有了其他的问题,老太傅清清嗓子,道:“崔文,你跟他们说说你见到的龚起是个什么样的人,顺便也说给老夫听听,也好让大伙对他有个了解,方便动手。”

    崔文单凭早朝的一面之缘,做出了他的理解,道:“依晚辈看来,龚起身居北唐高位,身负大将军一职,又有一身足以位列高手榜的武艺,无论是文韬武略都有可能棘手,晚辈看他独自步入异国朝堂分毫不惧,气势凌然,有着一身的气场,或者可以说是霸道无比。”

    “霸道?你从哪看出来的,我怎么没有这种感觉。”魔星不相信的杠了句,他在那天刺杀时并没有发现什么霸道的地方,对崔文的形容表示质疑。

    “二弟,不懂就别多说。”这回反驳魔星的却是魔杀四鬼的老大魔嚣,他阴沉着一张脸道:“所谓霸道,并非整日摆出霸道的架子,所谓霸道,多为内敛之气,我觉得龚起很有可能就是那种傲视天下的将所有的霸道内敛于心里的豪杰。”

    众人有些疑惑,为何跟龚起素未谋面的魔嚣能够道出这般见地,而其本人也做出了解释,道:“我之所以如此评价他,一方面是由于崔文对龚起的评价,一方面也受了那些俗世中对龚起名气的影响。”

    这就不奇怪了,龚起名将之名传遍天下,所有人都知道北唐有一头凶悍的猛虎,扫荡北方无人可挡,而在不久前,却被一位不知名的皇子给头一次打了回去。

    那位皇子,在那场战争后,所有人都知道了他的身份:武成王杨旷,大商的皇长子。

    回归主题,众人理解了魔嚣对龚起的评价后,霸僧也出言附和道:“小僧与魔嚣施主的理解是一样的,小僧曾在与坤沙对决的时候见过龚起出手,打出那种气势的人,除了霸道,找不到别的词语形容。”

    “那么你们的意思,都是说龚起是为霸道之人咯。”老太傅略微点头听着众人的话语,用拐杖敲了敲地面,眯着眼睛道:“老夫虽然不识这小子,但是龚起必死不可,他活着,无论是对大商的安危,还是对文平王殿下的储位之争,都没有好处,所以老夫在这里只有一个要求,不论任何代价,必杀龚起。”

    崔氏一派的人第一时间低头应和。

    魔嚣盯着老太傅数秒,道:“老头,我们都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不就是要杀掉龚起吗?可以,我还是那句话,赶紧把任务交代好,反正我们四个没别的要求,只求亲手解决龚起。”

    崔氏的人都在怒目相向,这个魔嚣太不是抬举了,一口一个老头老家伙,老太傅尊贵至极,怎可被他屡次无礼冲撞,本来有几人都想上前提醒,却被老太傅手上的动作的阻止了下来。那是一个停止的手势,老太傅不在乎这些,他要的就是完成目的,所以让他们暂且隐忍。

    老太傅制止了崔氏人员的躁动,稳重的宣布着自己的想法,道:“龚起今晚除了外臣居住的地方哪里都不会去,老夫已经在那里布下了无数的眼线,那小子插翅难飞。所以我们的任务,就是在午夜子时,夜袭使臣府,目标只有龚起,只要得手,立刻撤退,不得恋战。”

    “是!”崔氏一派的人员没有异议,都看想了不做声的魔杀四鬼,还以为他们又有什么问题。

    魔嚣冷哼了声,道:“老头,说好了龚起要让我们解决,你不把话说清楚,就像让我们听你的命令,这不是言而无信吗?”

    “诸位稍等,”崔文忍不住插话道,他强忍心头的怒火,理智的说到:“诸位还没认识到这次事故的严重性吗?我们要杀的是北唐的大将军,是作为使臣的龚起,现在讨论由谁下手已经无关紧要,当务之急是”

    “住口!”魔星跟在魔嚣后面大喊道,“你算什么东西,有你说话的份吗?你又不是话事的,让老头亲自回答我们。”

    崔文一口气憋在嗓子眼说不出来,再次强压怒火退后默不作声,一旁看在眼里的崔云逸十分愤懑,而他的身份比崔文还要差一截,也说不上话。

    “对了,”魔星突然又冒出一句话,道:“崔公子聪慧明理,连老头都赞不绝口,要不然就让崔公子说句话吧。”

    崔云逸一脸震惊,完全不知道这跟自己有什么联系,魔星到底买的什么葫芦,打一棒给个枣子?还是别有所图,崔云逸带着满脸的疑惑看着崔文,在父亲也满是疑惑的表情下只能望向老太傅,得到的是点头。

    他看向一脸笑容的魔星,战战兢兢的道:“在下年幼无知,哪里有什么高见,还是各位前辈自行商讨吧。”

    这是一种警觉和抗拒,鬼知道魔星为什么平白无故对自己那么友善,还是不要欠他的人情为好。

    魔星略带失望的道:“这样啊,可惜啊可惜。”

    “好了,老头,说句话吧,”魔嚣不耐烦的说到:“把下手的机会让给我们四个,我们就帮你们,否则免谈,就算是师傅发话也不行。”

    威胁吗?老太傅笑着摆摆手,道:“随你们好了,你们既然要背上杀掉龚起的罪名就让你们背吧。”侧面给出了一个重要信息,谁杀了龚起就要背负这个罪名,整个天下都会知道。

    本以为对方会有些忌惮,谁知魔嚣大笑几声,道:“好好好,如此便可,今晚随你们调遣。”

    “魔嚣,你要知道,背上杀害北唐大将军的罪名可不小,你们四个以后在江湖的处境会很危险。”老太傅做着最后善意的提醒,本来是打算由崔氏的闫克宇或者暮蝉来背负的,毕竟他们身在洛阳不在江湖,不会有多大的事情。

    “无妨,反正都已经得罪了一个天师了,还怕背负更大的危险吗!”魔嚣一脸轻松的拍拍胸口,道:“既然定好了,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到时候喊我们便是,先告辞了。”于是带着三个小弟离开了太傅府邸。

    崔文这时终于可以说出来了,道:“太傅,不是晚辈多嘴,请哪位高手不行,为何非要请这些个邪魔外道,他们素来的名声有多差您老人家不会不知道吧。”

    这句话问后,崔氏一派的人员都把目光放在了老太傅的身上,等着他的回答,这或许也是所有人的疑问了吧。

    老太傅叹了口气,道:“你们啊你们,总是想的那么好,天下哪有两全其美的计策,就说高手榜的高手,哪个不是各有目的,要么一心修炼要么跻身纷争,很难请得到他们,我们能请的只有不在榜上的高手,除了魔杀四鬼,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况且老夫和他们的师傅还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

    听完老太傅的一番解释,众人这才理解他的苦心,魔杀四鬼确实不服管教,狂妄自大,但是他们的本事足够他们来炫耀,四人联手,暮蝉也不是对手。

    “魔杀四鬼,战力不俗,是我们不可缺少的一股重要战力,”老太傅见平息了众人的疑惑,继续道:“龚起加上杨旷,可是不好对付的,天下最出名的豪杰便是岁寒三友——兵仙古劲松、鬼谋刘远梅、还有深居山林的竹居士,而杨旷和龚起的老师,便是竹居士,岁寒三友无论哪一位,都是连能让天下大乱的人物,即便是老夫也不得不承认不如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位。”

    听到了岁寒三友的名号,所有人包括暮蝉都有些恐惧,在江湖中就素闻一手挑起江湖血战安然脱身的刘元梅,也听过战场上从无败绩的古劲松,竹居士能调教出龚起杨旷这种不可一世的奇才,也能从某种方面感受到其中的恐怖。

    崔文又发问道:“可是太傅,恕晚辈直言,龚起与那日又杨毅带人护送不同了,首先坤沙就不一定还会参与对他的保护,再者巡防营和刑部亦不会插手,连暗香阁都表明中立的立场,杨旷就凭借一个野火,便想保住龚起,晚辈认为不需要做出那么小心的策略。”

    老太傅瞪了他一眼,把崔文弄得低头不语,老太傅这才道:“你这个木头,忘了上次宝塔寺是怎么毁掉的嘛?我们那时不也是占尽优势,结果呢,全都是大意所致,你还要老夫教你几遍,凡事都必须谨慎!”

    “太傅教训的是,晚辈愚钝。”崔文惭愧的认错道。

    “不过你也说出了龚起目前的处境,”老太傅总算消了点火气,道:“杨旷只有野火,就算辰龙还有什么底牌,也不够魔杀四鬼塞牙缝的,可以说这一次是十成的胜算,怕就怕又会有什么样的奇招被杨旷那小子用出来。”

    “太傅,小僧认为不只有杨旷需要提防。”暮蝉郑重的提醒了一句,让老太傅也有些不解。

    暮蝉道:“太傅忘了,龚起身边还有一个军师张奕之,我们的探子在他们进洛阳就已经调查好了,小僧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他有些可疑。”

    “张奕之?我认得他。”崔云逸突然发出了话,让众人都很惊讶,连崔氏密集的情报网都获悉不了的信息,崔云逸一个公子居然会知道。

    崔云逸见诸位都投来的不敢置信的眼神,抿了抿嘴道:“杨旷又一次与我和王昭荣见面的时候,那是两年前的事了,杨旷说过,他有两个师兄一个师弟,那个师弟的名字好像就叫张奕之。”

    “又是一个竹居士的学生?!”老太傅有些激动,没想到一碰就聚集了三位竹居士的学生,老成如他都有些不太好了。

    “逸儿,这不是开玩笑的,你确定?”崔文也是保持质疑。

    “孩儿可以确定,时隔久远,但是这个印象深刻,孩儿绝不会搞错。”崔云逸一口咬定是真的。

    老太傅叹了口气,道:“到底还要出几个小怪物啊,老夫有点受不了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