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阴阳与霸道
    洛阳城又到了朝会的时间,文武百官都在议论纷纷,商帝还没有在殿上现身,所有人都在为即将到来的龚起想法万千。杨毅那边迎接队伍昨日传来信件,已经带着使臣进了洛阳,目前正在殿外准备。

    杨旷由于身份不能亲自去看了,早早的等在了朝堂上与老王爷并肩而站,等待着龚起被宣入殿的那一刻。

    昨日辰龙汇报了消息,说是暮蝉等崔氏集团的武者早在使团进入洛阳城前两日便到了洛阳城,之前还有魔杀四鬼,让他的内心十分的不平静,然后他就让辰龙不要轻举妄动,他知道魔杀四鬼对辰龙的底细有一定的了解,但是目前大局为重,先把龚起的性命保全了再说。

    谢量海一如往常的提前入场,宣布着商帝的到来。

    百官们也是一如往常的跪拜到:“参见陛下!”

    商帝坐于龙椅之上,俯视着跪在地上的百官,比往日还要精神的沉声道:“平身。”

    百官起身,都在心里有了自己的心思。

    杨旷与百官们想的一样,父皇是为了接见使臣才特地装作精神百倍的样子,商帝身子不适他是知道的,但是既然父皇是为了整个商国的脸面,他也不会说什么。

    “启禀陛下!文平王殿下领北唐使臣龚起在殿外等候!”一名太监在朝堂外喊道。

    “宣!”商帝等这一刻很久了,赶紧挥手道。

    于是在百官们和杨旷的注视下,杨毅带着一位身穿使臣礼服的男人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杨旷看着来人,有点恍如隔世,明明不久前才打过一场生死博弈的战争,却有一种许久不见的感觉,感慨万千。

    北唐使臣大将军龚起来了。

    龚起是从靠近武官的那一排走向殿中的,跟着杨毅行走,路上与杨旷的目光撞了个正着,作势笑了下,而对方却是面无表情。

    “儿臣不辱使命,成功接回了使臣。”杨毅来到这的第一句话就如是说道。

    “辛苦毅儿了,去陪你皇兄吧。”商帝没有太过在意杨毅的话,只是迫不及待想要见见那个在北境压制商国数年的猛虎名将。

    杨毅愣了下,没有得到意料中的表扬,没怎么表现出来,默默的走到了杨旷那边,抬头看看他,却发现皇兄也在盯着龚起,好像都忽视了自己。

    来到了自己的位置,龚起微微鞠躬道:“外臣龚起,拜见商国陛下!”

    “平身。”商帝挥挥手,道:“等你很久了,朕对你们唐国一向是欲图止战,如今外卿终于来了,朕不甚欣慰啊。”

    上来的只有龚起一人,因为只有他这种大将军的职位才能有幸得到商帝的允许觐见。

    龚起直起身子,昂起了面庞。百官们纷纷赞叹此人面相刚毅,英气蓬勃,不愧是天下名将北唐猛虎。就连商帝在看清他的脸庞后也是感到有些动容。

    杨旷毫无感觉,上一次见面,那是在两军阵前,不要太真切,现在的见面未免过于拘束,没什么意思。

    “商国陛下言重了,我朝陛下也是心心念念渴望止战。”龚起恭谨的说着,引来了一帮朝臣的不屑,你们北唐恨不得直接打过黄河灭了我们,说什么止战不是笑话吗?

    商帝笑了笑,道:“外卿都这么说了,那么贵国陛下也是仁德之君,朕是意外的喜悦啊。”

    龚起道:“商国陛下大可放心,外臣此次前来是为了和平,绝无挑起战争的意图,请商国陛下明鉴。”

    “朕知道朕知道,”商帝心领的点点头,又道:“听闻龚外卿在路上遇到了贼人刺杀,可有此事啊?”

    “有劳商国陛下费心了,的确有一伙贼人袭击过队伍。”龚起说道,“多亏了贵国文平王殿下英勇抗敌才让外臣有幸保全性命。”

    这话明显是把功劳全部推给了杨毅,刑部尚书王逸飞抽了抽鼻子,没什么感觉,反正马屁都拍过了,他也没什么好说的,功劳对他来说轻于鸿毛,他在意的是随着龚起来到洛阳后会发生怎样有趣的事情。

    商帝终于注意到了杨毅,道:“毅儿,人家说是你英勇抗敌,朕对你刮目相看啊。”

    杨毅在失望后又重新有了希望,赶紧跪下道:“为父皇和大商效力本就是儿臣的本职,没什么值得父皇赞赏的。”按耐不住内心的狂喜,低着头还笑个不停。

    百官们都看在眼里,都不停的赞许杨毅谦虚,杨旷对之冷眼,一帮迂腐之辈,何必跟他们较真,他们认为文平王优秀就任他们去吧,反正这不是他需要的,他也强求不得。

    “毅儿,有功就该夸,有功就该赏,来人,将朕内院的秀丽山河图赏给毅儿,聊以慰问。”商帝一出手就是一张稀世珍宝,惹得众人艳羡,都以为商帝对杨毅产生了宠爱。

    然而这在杨旷看来是无比残忍的,并不是嫉妒说假话,一个画价值再高又能如何,父皇始终没有赏给杨毅一些有用的东西,反而对自己加以重视,他作为明白人不愿意揭穿这一切,却也无能为力。

    可杨毅倒是分外兴奋,连忙道:“儿臣谢父皇圣恩,日后定当更加努力的为父皇效力!”他可没有别的想法,单纯的认为这是父皇真正的重视。

    而这一幕落在了龚起的眼里,杨旷也感受到敏锐的视线,与他对视了眼,表情复杂的收回目光。

    龚起笑了笑,对着商帝道:“不知外臣可否在贵国朝堂上对一位故人打个招呼。”

    “放肆!”一位京官厉声呵斥道:“你以为这是你唐国朝堂吗?休得无礼!”

    “无妨。”商帝知道龚起要找谁,便没有阻拦这一看似无礼的举动道:“随外卿。”

    龚起低头谢恩后,转向杨旷,道:“师弟,许久不见,记得上次一别,是在邺城一战吧。”

    杨旷有准备的回答道:“嗯,本王也记得那日与师兄一别,虽然侥幸获胜,却也是狠心打破了师兄南下的野心啊。”

    两人一言一语,在这庄严的朝堂上谈笑风生起来,没有任何人敢阻拦,唯一有权力制止的商帝也是在观察他们二人的谈论。

    “师弟好记性,还记得是侥幸。”龚起话中另藏玄机。

    “师兄也是很强,本王虽侥幸,却也是实实在在的胜了。”杨旷同样允以回击,不甘示弱。

    龚起看着他,道:“好了好了,不与师弟较真了,好久不见,师兄甚是想你啊。”

    想我?怕是梦寐以求要在北境扳回那一场失败吧,杨旷冷笑道:“师兄说笑了,说好了是为了两国的和平而来,怎可提及战事,岂不是太没诚意了吗?”

    “说的也对,不知师弟可有再去看过竹姨,她可想你呢。”龚起不知道在卖什么关子,处处扯向别的话题。

    杨旷回答道:“没有,本王事务繁忙,没有时间。”

    “那真是可惜了,竹姨还跟我念叨过师弟你呢。”龚起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撒谎不眨眼睛,杨旷根本不会相信这些事,因为竹姨绝不可能念叨他的,那位老师可是出了名的冷漠。

    杨旷随意回到:“好了,朝堂重地,没有闲工夫陪师兄聊天了,本王觉得还是先说一下你们陛下的意思吧。”

    不想聊了,龚起也不勉强,扯闲话到此为止,于是郑重其事的从怀中拿出一道唐国的圣旨,低首举在头顶道:“我国陛下特地拟写了一道圣旨交给贵国陛下一览,其中缘由,尽在当中。”

    “拿上来。”商帝命人将唐国的圣旨传了上来,大略的扫视了一下,基本上都是客套话,没什么重要的信息,却还是要礼貌的回应,他略微蹙眉道:“如此朕便了解贵国陛下的诚意了,那么就请外卿先退下吧,这边还要商讨我国政事,就不方便让外卿久留了。”

    龚起知道要避嫌,于是道:“外臣完成对我国陛下旨意的送达,便先退下了。”

    “嗯,对了外卿,正午朕在宫中为你设宴,望外卿不要拒绝。”商帝漫不经心的说了句。

    陛下要设宴款待唐国使臣,百官们又开始多想了,崔文也在揣摩着其中的意思,其实也就是商帝的一时想法,这也是规矩,但是快了点,有点让众人来不及接受。

    龚起谢恩退下,临走不忘再看了杨旷一眼,默默的离开了。

    杨旷怀揣着心事与百官一样心不在焉的进行着惯例的朝会。

    朝会终于结束,杨旷第一个快步走出大殿,就在商帝刚离开的时候便动身,让文武百官为之注目,莫非这武成王殿下真的与龚起手足情深,急不可耐的前去相会了?

    崔文盘算着老太傅的下一步杀局,悄无声息的随着百官走出了朝堂。

    杨旷的速度很快,出了大殿就急忙来到了使臣居住的地方,不管侍卫的阻拦,二话不说闯了进去。

    这时龚起才刚好坐下,还没来得及喝茶就望见杨旷闯了进来,一同愣住的还有随行的张奕之。

    “嗯?四师弟?”杨旷头一次得知还有四师弟参与其中,顿时有些震惊。

    “额三师兄。”张奕之懵然的回了句。

    龚起轻笑了一声,道:“师弟不用这么急着来见我吧,大师兄又跑不掉,你说你们的侍卫也太不管事了吧,居然连通报都没来得及。”

    杨旷很少见大师兄笑,很是吃惊,上次的那场战争是否让这个冰冷的战将有了改变,顾不上那么多的先说了句:“洛阳谁没见过我,还用得着通报吗?”

    “这倒也是。”龚起回了句。

    “我也是万万没想到四师弟也会陪你来。”杨旷就说是谁在给龚起出谋划策,上次的战争没有杀掉龚起原来是有谋略无双的四师弟相助,真相大白了。

    张奕之没有想好怎么说,有些含糊道:“额三师兄,你这次是帮我们这边的人吧。”

    “废话。”杨旷觉得他是在放屁,这么明显的事情张奕之会看不出来,多此一举干什么。

    龚起失笑道:“那真是太好了,三师弟居然要帮我了。”

    “少自作多情,你死了对我没好处。”杨旷也笑了出来。

    三个同门师兄弟都在笑着,有点不一样的气氛。

    杨旷恢复了平静,道:“大师兄你是怎么想的,怎么突然主动提出要出使商国?”

    “你怎么知道我是主动的?”龚起偏要多问。

    “呵呵,你们的皇帝不会那么急着除掉你,还是在凯旋归来的时候,也只有你主动才能促成此事。”杨旷饶有兴致的跟他废话起来。

    张奕之见两人谈笑风生,也定下心道:“两位师兄先不要讲别的事了,师弟以为目前”

    “闭嘴。”这回倒是杨旷和龚起异口同声的说道,把话还没讲完的张奕之堵了憋屈。

    二人相视一笑,大笑起来,张奕之也笑着。

    他们在战场是一绝生死一较高下的对手,而现在是一个阵营,同门的情谊盖住了一切的不愉快,杨旷问道:“是不是想来探察我的底细,好有个底。”

    “是啊。”龚起不掩饰的坦诚相待,道:“你知道的,我是不会放弃南下的,小心死在那里。”

    “呵呵,大师兄你才应该小心。”杨旷不甘示弱道。

    “对了三师兄,”张奕之又开口,这回没人阻止他,道:“听说要杀大师兄的是你们当朝的太傅?”

    “没错。”提到了老太傅,杨旷的脸色就很不好了,道:“他是洛阳最强大的势力,说实话我不是他的对手。”

    龚起道:“凭你的阴谋诡计,斗不过他?”

    “斗不过。”杨旷直接承认。

    张奕之低头沉默良久,道:“霸僧暮蝉,铁臂钢腕闫克宇,魔杀四鬼,还有不计其数的武者,大师兄的处境很危险。”

    不知道为什么,从来没进行过如此畅快交谈的三人居然在这里畅所欲言,杨旷和龚起没有了之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态度,一切行云流水,没有任何准备预料,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在一起商讨对策了。

    这是谁都没想到的,龚起没想到,张奕之没想到,杨旷更没想到。

    龚起道:“这么多人来杀我,我岂不是死定了?”

    “不一定,”杨旷留了句话,道:“我在洛阳还是有些底子的,你也要动手。”

    “一定要吗?我还以为三师弟能保护师兄我呢。”

    杨旷听着有些恍神,道:“你的命你当然要自己出力,你死了对我没什么好处,所以目前师弟是你这边的人。”

    “然后呢,我就算动手也不是他们的对手,他们手下的高手太多了,坤沙来也不够。”龚起摇摇头。

    杨旷道:“你错了,坤沙只是王逸飞的人,他不是我的人,而且这与迎接的时候太不相同,那时有巡防营有刑部,而此时王逸飞立场不定,说不定不会帮我们。”

    张奕之道:“那岂不是更凶险,三师兄有何良策?”

    “坐以待毙有何用,还不如主动出击。”杨旷直接摊牌道:“要在各大高手的刺杀下保护你难如登天,若是我们可以逐个击破呢。”

    “不可。”张奕之反对道:“三师兄所言有理,但是欠缺考虑,主动出击逐个击破是良策不错,可其中的风险不值当,三师兄你和那位太傅对峙已久,想必相互了解,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得手,如果师弟猜得不错,三师兄你这一招应该用过了吧。”

    杨旷沉默良久,道:“不愧是四师弟,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

    “三师兄过奖,师弟倒是有个策略,不知三师兄能否答应。”张奕之抱着期待的眼神看去。

    “讲吧。”杨旷摊手道,自己的谋略是不如这位师弟,索性就交给他来吧。

    张奕之认真道:“将三师兄所有的资源提供给师弟我调配。”

    龚起感到不可思议,觉得张奕之在异想天开,人家的势力怎么可能说给你就给你,杨旷也是有些疑惑的皱起眉头。

    “不愿意吗?”张奕之笑了声,道:“若是我和大师兄帮你扳倒太傅呢?”

    这个条件开出的很诱人。

    杨旷歪嘴笑道:“你说真的?老太傅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是要合我们师兄弟之力去对付一个不知深厚的老头,有胜算吗?”

    “那三师兄就有胜算保住大师兄的性命吗?”张奕之反问道。

    “好。”话说到这就没什么需要顾虑的了,头一次把宝压在曾经的对手身上,杨旷笑道:“可以,我的人任你们调遣,有言在先,要是你们办不到,就别怪我去找小师妹了。”

    提到张止嫣,张奕之全身开始颤抖,打心底害怕那个小祖宗,就是死都不想见她。

    杨旷其实很无奈,张奕之说的都准确无比,他的势力太弱小,没有暗香阁的帮助孤军难当。

    龚起是最开怀的那个,看着杨旷与张奕之商讨,道:“阴谋阳谋合为一方,我还怕什么,师兄就帮你对付一下那个老头,让他知道一下我们空竹宅学生的力量。”

    阴谋属杨旷、阳谋属张奕之,最霸道的,还是龚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