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魔杀四鬼
    迎接的队伍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山地上开始安营扎寨,巡防营负责轮番换岗执勤,刑部的人负责保卫王逸飞和杨毅的安全,龚起那边由他自己负责调整,当然对于一个能征善战的将军而言,这种小事自然早有安排。

    杨毅看着疲惫的额队伍,心情的有些复杂,总感觉好像没发现什么东西一样。

    “殿下,明日清早启程,不过两日便能达到洛阳。”王逸飞跑过来说了句。

    “啊,这样啊,本王知道了。”杨毅对王逸飞还是有些心存感激的,前些时候的刺杀历历在目,在他的认知中若是没有对方的鼎力抵挡,搞不好此刻

    于是他郑重其事的说道:“本王想问王大人一件事。”

    “殿下但说无妨。”王逸飞无所谓的回了句。

    “王大人是否也是皇兄的人?”为什么单纯的杨毅会怀疑王逸飞呢,主要原因来自于王逸飞是由杨旷举荐而来的,会不会是皇兄早就料到了袭击,或者说是在保护他这个弟弟?疑惑布满了整个脑子,却不敢明着说。

    王逸飞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转了转眼珠子道:“不是,殿下为何突然问起这个?”

    “王大人不要误会。”杨毅连忙摇手,生怕惹对方不快道:“本王这么问实属是摸不着头脑,不知王大人对那帮刺客有什么了解?”

    王逸飞心里送了口气,刚才下意识把对方想成了心怀鬼胎之辈,可对方是纯洁的像一张白纸一样的文平王啊,于是回过神来道:“无妨,殿下有这种疑虑很正常,下官也想了许久,大致可以推断为有人想要破坏商唐两国的和平。”

    这话本来是人尽皆知的常识,但在杨毅听来就像是无比震惊的事情,差点喊出来道:“破坏商唐两国的和平?”

    “殿下小声些。”王逸飞做了个嘘的手势,头疼这位殿下的无脑,道:“此事关系重大,下官也只是推测,殿下不能当真的。”

    杨毅点点头,心想原来还有这层暗幕,谁知道除了他基本上谁都知道了,洛阳棋盘,好像也只有他是个盲棋,又道:“那么王大人认为贼人还会袭击我们吗?”

    “应该不会了。”王逸飞心不在焉的回了句,道:“之前那场战斗已经摸清了我们这边的实力,凭他们那点人对我们构不成威胁,殿下就放一万个心吧。”

    “那就好那就好。”杨毅舒坦的吐了口气,道:“王大人也快去歇息吧,本王也要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明日继续护送使臣进京。”

    王逸飞拱手道:“恭送殿下就寝。”

    “嗯,去吧。”

    王逸飞望着杨毅有些漂浮的步伐,很无语。文平王啊文平王,你比你的皇兄差的不止是才能啊,差的那是十万八千里,连他自己都深有体会斗不过杨旷,这位少不经事的亲王又如何夺得大商的储位,即便有了崔氏的协助又如何,主不明臣不利,明面上占尽优势,实际上惨不忍睹啊。

    希望日后能留住他一条小命,王逸飞如是想到,毕竟老实人不多了,再死一个就少了一个,那么不全都是恶心的嘴脸。

    王逸飞打了个哈欠,今天他也参与了战斗,过了把杀瘾,身上有些酸胀,是时候该去休息了。四处张望了下,没看到坤沙人,也不做别的思考,自顾自的去休息了。

    深夜的山坡林中,龚起与张奕之踩在满是落叶树枝的地上,发出沙哑的声响,在这寂静的渲染下显得有些怪异。

    “大师兄,大半夜喊我来这里作甚?”张奕之不明就里的问道。

    “没事,我就是来看看那个人在不在这里。”龚起在前面走着,视线一直盯着黑暗的前方。

    林中无比阴森,而这二人却连火把都不拿,就这样徒步走在里面,毫无畏惧。

    走着走着,刮来了一阵冷风,吹得张奕之有些哆嗦,龚起没有感觉,却停下了脚步,驻足不前,视线落在斜上方的一棵树干上。

    “大师兄,怎么”张奕之还没问完,就已经发现黑暗的树干上面有一个黑影,顿时心跳加速,不敢说话了。

    “龚起,你好大的胆子,刚被刺杀就敢在半夜跑出来瞎逛。”树干上的人发出了声响,听着有些熟悉。

    “阴阳棍坤沙,我正是来找你的。”龚起为的就是找到这个人,他有一些问题想当面问清对方,状况外的张奕之也随后明白,既然不是敌人就没什么好担忧的。

    坤沙跳了下来,棍子形影不离的背在背上,在黑暗中看不清脸色,开口道:“你想问什么?”

    “哦?看来阁下也看出来了。”龚起笑着回道。

    “哼,大半夜你出来说是找我,除了一大串的问题还能有什么别的事情。”坤沙不是傻子,自然清楚。

    龚起不兜圈子,直接发问道:“那个魔星是什么来头,我对江湖的事情不甚了解,还望阁下能帮我解决疑惑。”

    “魔星吗?”坤沙顿了顿,道:“你真想知道,答案可是很不好的,你知道了搞不好会很绝望哦。”语气中有些想让对方不要再问的意思。

    然而提问的人怎么会放弃,又道:“大丈夫活于世上岂能因为害怕而不去面对,阁下但说无妨,我对要取我性命的人有一点了解。”

    坤沙冷笑了声,道:“旁边的那位小兄弟没事吗?我看他的态度比你还要激动,他要是没意见我就说了。”

    讲的是张奕之,摆着个大敌压前的态度,板脸以对,见两人都对自己投来复杂的目光,稍微有些不适,挥挥手道:“算了算了,没事,阁下说吧,我受得住。”

    连张奕之都表示没问题了,那么坤沙就要开口了:“魔星是一个称呼,就像你的称呼猛虎一样,是外人对他们的评价。而魔星是属于魔杀四鬼中的老四。”

    “所以呢?他在里面实力如何?”龚起道。

    “挺不错,知道出来一个其他三个都会再来,想问他们的具体的战力吗?”坤沙很是欣赏龚起目光的长远,笑了几声道:“哈哈哈,龚起啊龚起,其实本来如果只有崔氏的人的话,你还有活命的机会,可惜连魔杀四鬼都扯进来了,你又该如何活着回去啊。”

    肆意的笑声遍布整个林中,龚起张奕之二人都是紧绷着脸,坤沙没必要无端的说出这种危言耸听的话来,必定有他的道理,他们都在等待着其中的缘由。

    江湖的事情龚起和张奕之是真的一无所知,要不然也不会只认得高手榜的人而不识魔星这等有进高手榜实力却没有排进榜中的人物。

    坤沙笑够了,郑重其事的说到:“龚起你知道吗?我来的时候很想跟你打一场,你有与我一战的实力,而你却一副不惜性命的样子,我就不会跟你这种毫无战意的人决斗。”

    “阁下所言极是。”龚起没有否认,他本来就不打算动真格。

    “那么龚起,你接下来仔细听好了,”月光穿过乌云照在林中,马上亮堂了起来,坤沙那张严肃的脸被照了出来,都在等着他的下文:“魔星在魔杀四鬼中实力第二,比肩天下第九的逍遥翁,而其他三位分别是魔决、魔嚣、魔炼,其中魔嚣的实力在魔星之上,实力比我就差一点。”

    龚起沉吟道:“魔嚣?阁下如何知道他的实力?”

    “因为他败在我手上过,一年前。”坤沙立刻回答道。

    “魔杀四鬼又为何没有列入高手榜?”龚起又提出疑惑。

    坤沙停了会,道:“我接下来要说的,都是很少有人知道的事情,你要注意了,如果你明白了,就必须身陷江湖的纷争,逃不掉的。”

    “当然要知道。”龚起果断的要求答案,眼下的情况轻重急缓他分的清,陷入江湖纷争又如何,他手下唐军数万,何惧江湖高手。

    “好,有魄气。”坤沙道:“高手榜悉数天下高手,这个榜的评定需要对武艺有着绝对的权威,才能有资格让别人心服口服。而试问天下还有谁拥有这种权威?”

    张奕之惊道:“天下第一。”

    “没错。”坤沙笑了声道:“除了打遍天下手让所有高手都心服口服的天下第一,才有资格评定高手榜,除此之外,想都不要想。”

    龚起似乎有些明白了,道:“阁下的意思,是说现在的榜首兼评定人不喜欢魔杀四鬼,便没有将其排入榜中?”

    “可以这么说。”坤沙摊了摊手。

    “那么你的意思,是说每一届的高手榜,都是由天下第一来评定,全由个人意志支配整个高手榜?”张奕之感觉确实知道了不得了的事情。

    “话不能这么说,要是在众人的见证下打败了某个榜中的高手,还是可以顺理成章的位列高手榜中,而就算是天下第一也没有资格反驳,但是”坤沙阴沉道:“谁又敢冒着得罪天下第一的风险去为了一个名气丢了性命不是。”

    龚起叹了口气,无奈的笑道:“看来这次是得罪了不少人啊,都想着取我的性命。”

    坤沙点头道:“魔杀四鬼联手,两个我都未必打得过,再加上暮蝉闫克宇,你们纵然拼死相博,也是必死无疑。”

    “不一定。”龚起给出了不一样的结论。

    就连张奕之都为之侧目,以为他心里有了对策。

    “龚起,我知道你一身傲骨,但是情况之恶劣,并非你之想象,不要轻敌。”坤沙还以为对方错估了敌人的战力。

    “坤沙,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龚起双眼放光道。

    “说吧。”坤沙感觉对方不对劲,皱起了眉头没有拒绝。

    龚起问道:“那么魔杀四鬼和霸僧铁臂这两人到底受了何人的命令前来杀我?”

    “那还用问,”坤沙以为他二人知晓,没想到得到了两双疑惑的眼神,没办法解释道:“当然是商国的老太傅,除了他老人家有霸僧暮蝉作为护卫以及调动崔氏闫克宇还有武者的权力,再加上请动魔杀四鬼,唯有他能做到。”

    “老太傅?我听说过。”龚起仿佛陷入苦思。

    张奕之先声解惑道:“我知道,两朝老臣,开辟了商国的政治格局,谋略无双的太傅。”

    “既然知道,那你们也应该清楚这位老太傅在江湖中也是颇有人脉的吧。”坤沙提醒道。

    原来如此,居然是商国那位的太傅下的手,即使身在北唐,他二人也听过这位老人家的名号,站在商国声望顶点的老人,比之皇帝的权威似乎还要高大。

    “居然是他?!”张奕之还沉浸在后怕中,忽然想到了什么,道:“等一下,老太傅应该不会喜欢杨旷那种阴晦的性格,不出所料应该是站在杨毅那一边的。”

    “哟,不错嘛,猜的很对。”坤沙也对另一个张奕之感了兴趣,看来龚起带着的这个人还有些功夫。

    张奕之一拍脑袋道:“那么就是说,杨旷一定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龚起挑眉道:“为何这么说?”

    “商国正在进行储位之争,这是天下尽知的大事,老太傅既然站在杨毅那边,就说明与杨旷是对敌的状态,我现在终于了解道杨旷出手相助的深层原因了。”张奕之兴奋不止,好像发现了一线希望,道:“我们的性命对杨旷能起到不小的影响,肯定是对储位之争的影响,杨旷会帮助我们活着回到唐国的。”

    龚起一向新任他的推断,道:“没想到他居然会是以这种状况来帮助我,真是料想不到其中竟然藏着如此深的理由。”

    “杨旷?他能做什么?他有的你们不也看见了?”坤沙倒是很好奇为什么一提到杨旷的名字他们好像有了把握一样,不理解道:“他不过一介自身难保的皇子,哪里来的时间帮助你们?”

    “阁下有所不知,杨旷不仅是商国的皇长子,他还是我的师弟,”龚起不在乎的说出了口,道:“不瞒你说,我在他手上败过。”

    “你说什么?!”坤沙一脸震惊。

    “是在战场上。”龚起解释道,才让对方收起那张扭曲的脸,道:“你可能不知道,我的这位师弟学的是什么。”

    坤沙一脸不在意,道:“谋略?”

    龚起笑着摇了摇头,道:“是人心。他只学了两个,人心就是他的拿手本领。”

    “人心?什么乱七八糟的。”坤沙不屑一顾,讨厌这些勾心斗角的勾当,道:“还学了什么,是不是第二个本事能帮到你们?”

    “不,”龚起仰望夜空道:“光是人心就能帮到我们了,至于第二个本事,他还没到时候呢。”

    杨旷在远方也在盯着外面的夜空,一旁的张止嫣递过来一杯茶,问道:“大师兄应该快到了吧。”

    “是啊。”杨旷接过茶杯刚凑过嘴巴又缩了回去,弄得张止嫣一脸不快,道:“没放毒,师兄你放心喝吧。”

    杨旷无奈道:“太烫了。”

    “随你。”张止嫣噘着嘴在一旁坐下。

    杨旷眺望远方,道:“辰龙传来消息,魔杀四鬼中的三人到了洛阳了。”

    “魔杀四鬼?”张止嫣来了劲道:“我听过啊,以前在医堂听过不少关于他们的传闻,全是形容成嗜血狂魔,他们会不会是来对付大师兄的啊?”

    “大概错不了了。”杨旷眉头越皱越深,道:“大师兄啊大师兄,你偏偏要赶在这种时候来,招来了这么多不相关的人,把洛阳的浑水越搅越乱啊。”

    张止嫣贴心的抚了抚他的背脊,道:“师兄,你没有以前开心了。”

    杨旷疑惑的转头看向她,道:“是吗?或许是吧,既然我都变成这幅样子了,你还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她的脸庞顿时羞红,杨旷也意识到语句中的不对,忙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还愿意跟这样的我一起玩吗?”

    “啊?嗯嗯。”张止嫣羞乱未定的含糊道。

    “如此甚好,还是止嫣你好。”杨旷突然伸出手抓住了她细腻的手掌,头一次报以心底的温柔道:“师兄我,已经没有退路了,但是还是能保你无事的。”

    温柔通过眼神流露出来,张止嫣是能体会到的,攥紧了对方的手道:“师兄别怕,我在,我帮你疗伤。”

    杨旷说不清此刻的心情,他从未做过如此事失态的举动,而小师妹却让他没有办法去控制心里的情绪,总有种与他人不同的感觉,他不明白,但也没有抗拒。

    二人相视笑着,映着月光有些温馨。

    这莫非是情?杨旷脑子里出现了这个字,给不了自己答案,唯有牢牢握着她的手不放开,害怕一松手她就会离他而去。

    而外面的暗处,辰龙躲在隐蔽的地方暗中窥视着这一切,哀叹道:“还是动了情,殿下,你会后悔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