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抹杀行动
    夜幕将至,迎接的队伍与龚起的骑兵队已经倍感疲惫,松懈的不能再松懈了,而唯一没有松懈的也就是那几个人。

    黑衣人悄无声息的从两边靠近了队伍,每个人都是蒙面包头,根本看不清面容和身姿,配上夕阳的落幕,眩晕着人们的视线而无法观察到。

    龚起在说了句后,和坤沙同时发现了周围的变故,那些黑衣人虽然瞒得了别人的眼睛,可瞒不了他们两位绝顶高手的视线,当即警觉起来。

    随后便是王逸飞与张奕之,二人也发现了旁边的端倪,王逸飞却是第一个讲出来的人:“殿下!小心!”

    杨毅听到对方大声的警告,当即醒神过来,先是看了眼王逸飞,用眼神询问对方,再自行扫视了周围,顿时汗如雨下。

    周围已经全都是黑压压的一片,乍一看还以为是什么阴影,仔细看去才是一批批黑衣人,他从来没见过如此骇人的场面,惊吓的避免不了的,而之后取代的事恐惧。

    没错,是恐惧,对于一个不经事的皇子来说,还没从马上跌落下来已经很不错了。想象一下一批又一批黑衣人在夕阳下靠近着自己,模糊的视线逐渐清晰的同时,传入大脑的信息也只有不知所措四个字。

    “布防!”王逸飞早知道杨毅没有经验,定然来不及提醒,于是便越庖代俎的先手喊道。

    他这一喊,杨毅倒是回过神来,为了掩饰内心的恐惧,便道:“布防!布防!敌袭!”

    两人的喊叫声不间断的在队伍中响起,这一回被突然袭击的队伍全都想热锅中的蚂蚁一样乱了阵脚,随着黑衣人越靠越近,他们也清楚的发现了他们,试想一下人在即将放松的时候突然被某种变故惊吓,任谁都会有些不适。

    而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除非是训练有素的军队,否则绝无可能马上布下防御的阵势。

    杨毅见两边的黑衣人太吓人,问道:“能撤吗?有马匹的人能够先走吗?”他是有些害怕,但绝不是怕死,他真正担心的是无法将使团安全的送回洛阳,好不容易有了在父皇和皇兄面前证明自己的机会,他不甘心就此失败。

    “回殿下!前面被人堵住了,我们被包围了!”前方士兵好像已经和堵截的黑衣人交战了,巡防营的士兵武器盔甲精良,却也是久居洛阳战力减弱,再加上是被突袭,完全没有突破的能力。

    “什么?!”杨毅惊呼了声,马上陷入了慌乱。

    “什么?!”这一次是王逸飞发出的声音,他目测了一下两边的黑衣人不过五百,前面再多也不会超过一千,自己这边有三千巡防营加上五百刑部捕手,怎么会被这样围堵,莫非这批人真的是精良的——武者?!!

    还没等王逸飞考虑,坤沙已经掀开自己的斗篷,策马离开,王逸飞在后面大喊道:“坤沙!那边就交给你了!”他知道对方是奔着龚起去了,既然目标是龚起,那么最高战力霸僧暮蝉也会到达那里,由坤沙去是再合适不过了。至于他为什么知道是老太傅手下的暮蝉,是由于那帮黑衣人的身形太过相似了,相似什么不必说,不正是那帮崔氏集团的武者吗?

    坤沙默契的抬起了手,表示他明白了,便加快速度策马朝着后面的龚起去了。

    王逸飞见坤沙离开,便着手眼前的事情,前方被堵应该是为了后面的刺杀争取时间,王逸飞没有惊慌,他永远是事不关己,而此刻的认真只是单纯的不爽而已,他是负责人之一,这么明目张胆着实可恶了些,未免太不把他这个刑部尚书放在眼里了,于是策马道:“刑部人员负责护卫文平王殿下,本官去前面指挥巡防营!”这等于是越过杨毅直接下达总命令,完全忽视了正在手足无措的杨毅。

    杨毅没有办法,他也是惊慌之下,还是说了句:“都听王尚书的安排!”

    说完就被五百刑部人员团团的护卫了起来。

    王逸飞策马来到前方,目睹了前面的情况。哪里是被人堵住了去路,分明是被一片黑暗拦住了,黑衣人的阵型也是十分整齐,本来巡防营的阵型也不差,被惊吓后的他们变为一盘散沙,没有办法补救了。

    一支飞镖贴着他的脸颊划过,在他的面庞划出一道细长的伤口,王逸飞没在意,反而大声的喊道:“所有人,给我死死的守住你们的岗位,要是殿下少了一根毫毛,本官身为刑部尚书定然亲自追责你们的过失,到时候若是陛下震怒,你们逃不了连坐之罪!”连坐之罪,是比杀头更为可怕的刑法,受罪之人会被连同家族中人一起服刑,等于是灭门。

    巡防营士兵们在嘈杂的环境中听到了王逸飞的恐吓,想到远在洛阳的家属,顿时恢复了一些神智,马上拿起自己的武器守在自己的位置,不敢再放过任何一个人过来。

    总算是顶住了,王逸飞这时才被自己脸上伤口引发的疼痛弄得有些反感,立马又恢复了笑脸,道:“好啊好啊,本官当你们是在挑衅了,不放陪你们玩一玩。”于是腰间的短刀也随之出鞘,下马来到了最前方,跟巡防营士兵一起守在第一线。

    一刀下去,武者连挡都来不及被一击秒杀,一命呜呼,短刀收回,血迹未干,王逸飞两眼阴狠的盯着前方的一大批黑衣人,舔着刀上残留的血,道:“我说你们,极乐有路你不走,地府无门你自来,找死也得找对人呐。”

    黑衣人们被这个嗜血的人给唬住了一会,又开始想要突破进去。王逸飞何尝不知道他们只是做做样子,实际上根本没有杀进来的意思,争取时间罢了。要是他一人掌队,搞不好会为了将计就计放他们进来,可是现在不行,一旦有了空缺难保杨毅会不会出事,他也不是不知道目的不在杨毅甚至不会伤了杨毅,但是得罪过崔氏的他要是被抓到了把柄,不就跟上次无头女尸案一样受制于杨旷了吗?

    “守!誓死护卫殿下周全!”王逸飞假情假意的样子连他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出于士气喊了出来,歪打正着让巡防营的士气提升了起来,便也跟着喊了起来。

    “誓死守卫!”士兵们一个个呼喊着口号,让无心的王逸飞莫名的感到好笑,可又不敢笑出来,生怕让这帮人泄气。

    前排的士兵们开始和假意突破的黑衣人正面交锋起来。武艺高强的黑衣人对上武器装备精良的巡防营,一时间战的不可开交。刀光血影下唯有王逸飞笑脸相迎,一把短刀看准机会出击,每次出刀都能收走一个黑衣人的性命。

    王逸飞不忘朝着后面望了一眼,看着坤沙没了身影,心想应该是后面开始了刺杀,那么崔氏集团除了霸僧暮蝉这个最高战力,好像还有一个高手榜的人,天下第十闫克宇,两位高手榜的人,坤沙一个人有些应付不了,那么龚起应该也会为了自己的命出手吧。

    想着别的事情,短刀仍在出刀,不断收割着黑衣人的命。

    两边的黑衣人调准矛头,直指龚起所在的位置,如潮水一般的涌去,没有一丝犹豫,全部目光灼灼的盯着目标的咽喉、胸口、腹部以及一切可以致命的部位。

    龚起的亲卫骑兵队哪里能让他们轻易进来,这可是北唐猛虎训练出来的精锐,怎么样都不能给猛虎之名蒙羞,于是纷纷拔刀抵挡,骑兵本来应该是机动性的战力,此刻却围着龚起不动,在原地应对疯狂的黑衣人。

    有些身手较好的黑衣人直接跳起,想要从空中越过骑兵的保护圈,却被骑兵们用刀尖在半空捅了个窟窿,一个都没有成功越过。

    张奕之看着黑衣人被很好的拦在了外面,神情依旧凝重,道:“大师兄小心,高手要来了!”

    喽啰们干扰视听,亦或者假意猛攻,真正能得手的,唯有高手。随着张奕之的一声提醒,龚起马上发现在黑衣人中有两个不同凡响的身影在向他靠近,虽然是在外围,但是凭他的眼力,那二人想要突破绝非难事。

    兴奋燃起,龚起摩拳擦掌准备迎战。

    不出所料,那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施展身法,直接不跟骑兵们缠斗,在马匹间迅速的穿梭,不一会就要到达龚起的位置。

    张奕之把手放在了佩剑上,紧紧握着不敢松手,龚起依旧双手空空,不知道在等待什么。

    第一道身影已经到达,而第二道身影在快到达的时候却被一道从天而降的棍子拦停了去路,插在身前的地上晃动着。

    “阴阳棍?!”龚起惊诧了声,他认得那把兵器,天下第五的阴阳棍,没想到却是自己这一边的人,确切的说是在保护他的性命,不知缘由他也不必深究,只是把目光放在了第一个到达的人身上。

    第二道身影看了看面前的棍子,叹了口气,又摘下了面罩,道:“施主为何还要坏小僧的好事,莫不是心有不服?”

    “暮蝉!有我在,你休想得逞!”坤沙从天落下,方才从马背上一跃而起一棍子脱手甩出,这才制止了暮蝉的前进。

    第二道身影便是暮蝉,一个武僧穿着黑衣服装有些不顺眼,但本人还是先双手合十道:“既然如此,小僧便再陪施主战一回吧。”于是拿出了背在背后沉重的坛杖,将棍子甩了过去。

    坤沙接过棍子,摆好架势备战。

    “不许干扰他们,该干什么干什么,让出一块空地,给他们打。”龚起盯着先到的黑衣人,大喊道,没想到居然同时见到了天下第二霸僧与天下第五阴阳棍,来这一趟算是不虚此行了。

    骑兵们不解,却不敢违抗龚起的命令,便让开了位置足够他二人对战,又专心对抗外围疯狂的黑衣人群体。

    先到的黑衣人也摘下了面罩,道:“北唐猛虎龚起,在下铁臂钢腕闫克宇,不吝赐教!”

    “哦?你就是天下第十?”龚起也听过此人的名号,甚至说高手榜中的人都有些了解,继续道:“没想到我这条命居然值得你们幕后的人出动两名高手刺杀,真是倍感荣幸。”

    闫克宇冷笑道:“哼,阁下不必假惺惺的,我听天师陆平说过,你的武艺足够位列高手榜,若非你忙于军旅,搞不好早就是高手榜的一人,我也会被挤掉。”

    “谬赞谬赞,不过你有一句话说对了。”龚起笑眯眯的说着,“我要是位列高手榜,你会被挤掉,那么就是说你也承认不是我的对手,那么为何还要来到这里呢?”

    闫克宇承认非龚起对手,仍有底气的说道:“你觉得就我和暮蝉两人来就很荣幸了,若是我告诉你还有一个高手呢?”

    “哦?”龚起来了兴致。

    张奕之可没有他的闲情雅致,一把拔出佩剑,道:“大师兄别跟他废话,先解决他下一个也不是问题!”

    “晚了!”闫克宇话音刚落,有一道黑影穿梭过骑兵来到他的面前,摘下了面具。

    “在下魔星,荣幸面见猛虎。”那人自报家门。

    在龚起身边的骑兵本想进攻,却被张奕之阻止了下来,现在攻击他们肯定没法成功,反而会引起里面的混乱,说不定还会造成外围的松懈。

    龚起摇了摇头,道:“我不认识这个名字。”

    “猛虎名将不认识我也正常,毕竟我也是一位没列入高手榜的人。”魔星长相怪异,颇有些妖鬼之状,说话阴森森的。

    闫克宇笑了笑道:“魔星的实力在我之上,只不过无意进入高手榜,两位高手围攻你,你还有胜算吗?”

    正咬牙的张奕之望着摊手的龚起,看着他说出那句话:“被你说对了,没胜算,动手吧。”

    “大师兄!我对付闫克宇,你去对付魔星!”张奕之抽剑下马,站在了闫克宇面前,龚起也下马,双手还是空空如也,笑着面对魔星,道:“看来今天你们要赢了。”

    魔星含蓄的道:“过奖了,能够杀掉猛虎,也算是不枉此生了。”一面拿出了一根细长的鞭子,在地上猛烈的抽了一下,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那边张奕之已经挥剑斩向闫克宇了,被铁腕护住,一边喊道:“大师兄,你还不拿兵器!”他真的生气了,都什么时候了,还能这么淡定的谈笑风生,没有兵器再强的实力也会大打折扣。

    龚起像是没听到一样,魔星瞄着他的两手,狐疑道:“不拿兵器吗?你那位朋友可撑不了多久哦。”

    “若是他撑不住了,我就算拼上这条命也会救下他。”提及到张奕之,本来一脸轻松的龚起瞬间严肃起来,把魔星的气场给压了过去。

    魔星不禁感叹道:“似乎不是你的对手,不过等那边结束,二对一你没有胜算。”

    龚起双手握拳,面容肃穆。

    就在此刻,又有许多身影闯进了骑兵当中,他们同样是身着黑衣,却是每人身上都有一块火红的标记。

    龚起余光扫了几眼,一共十一人。

    那几人也纷纷揭下面罩,闫克宇停下进攻几招压制了张奕之,道:“野火的人?”

    来的全都是野火的干部,其余野火人员正在外面减轻崔氏武者的进攻骚扰,而里面的战局非干部不能插手。

    天下第十和一个比闫克宇更强不知底细的魔星,两个都是棘手的人物。

    “寅虎,你和亥猪去拖住魔星。”代理指挥巳蛇大喝一声,带着剩余的干部将闫克宇包围了起来。

    闫克宇望着这些曾经交手过的几人,道:“上次被我打的还不够惨吗?又来找死?”

    “闫首席说笑了,这是私人恩怨吧。”巳蛇懒得跟他客气,三个新干部武艺也是不俗,他们一起围攻闫克宇应该不成问题,那么就看寅虎和亥猪能否拖住魔星了。

    魔星看着面前拦路的两人,道:“杨旷的人?”

    “嗯?”这话同时也被龚起听到了,嘴角一笑,还真来救他了,挺够意思的啊。

    亥猪一看到魔星就心虚,道:“寅虎,我们好像打不过他的样子,怎么办?”

    “怂个屁啊,一起上!”寅虎说着回头看向龚起道:“麻烦你能来帮忙吗?我们这是在救你的命啊。”

    龚起玩味的摇摇头,道:“本来就没打算动手,你们放心打,要是有性命之危大不了我亲自出手救你们嘛。”

    寅虎火大的骂道:“娘的疯子吧!亥猪别管他,拖住魔星一会就行,我看过外面的情况,过了时间就没事了。”

    “希望如此。”亥猪是被赶鸭子上架,一脸不情愿也得硬着头皮第一个上去了,凭着灵敏躲过了一次又一次致命的鞭打,寅虎举着大刀紧跟其后,欺身近战,仍旧刀刀落空。

    张奕之手臂脱臼被野火的人抬到了外面,龚起扶起他道:“先看一会杨旷的救兵怎么样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