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双方出发
    时间过去的很快,转眼一天过去,商国的皇帝下达了亲自迎接龚起的队伍,由刑部王逸飞和文平王杨毅前去作为迎接队伍,更深的含义是为了保护龚起的安全,算上时间龚起也才刚出发不久,时候赶得刚好。

    杨毅率领着三千巡防营士兵和王逸飞率领的五百刑部人员开往北境防线负责和龚起的使团队伍碰头。浩浩荡荡的队伍从洛阳城的大门出发,百姓们没有出来看热闹,所有人都对龚起有着深深的敌意,不少人的亲人都是死在了龚起的铁蹄下,难免有憎恶之情。

    杨毅没有像杨旷那样乘着高贵的马车,而是在巡防营的拥簇下优哉游哉的骑着马,精神焕发的样子体现了心中好不容易替大商办事的激动,父皇和皇兄都同意把接待使臣这种事情交给一向没事的他来办,怎么说都有点受宠若惊。

    望着前方坦荡的大路,杨毅感到无比的畅快,他终于能够独当一面的去为大商做事了,感觉有种向着高高在上的皇兄靠近了一点距离一样,难掩亢奋,昂首挺胸的策马。

    “启禀殿下,刑部尚书王逸飞求见。”一位士兵向杨毅通报道。

    “谁?”杨毅有些走神,没听清楚,于是又问了一遍。

    “刑部尚书王逸飞。”士兵再次通报道。

    “他来找我?”杨毅没跟这人打过交道,骨子里也反感此人的行事风格,他眼里的崔氏一向光明磊落,这个王逸飞居然还对崔府不敬过,态度自然而然变得不喜,但也碍于携手办理迎接使团的重任,抱着不耽误大事的情况下,才勉强的说道:“让他进来见本王吧。”

    士兵们让开了一个空位让王逸飞骑着马进来,杨毅打量了对方几眼,道:“尚书大人好兴致,在行军途中还有心情吃苹果,也不怕噎着。”

    毫无疑问王逸飞手里拿着的是苹果,本人在马背上颠颠簸簸的吃着苹果,嚼的一身的劲,丝毫没有在意自己正在骑马,一手牵着引绳一手拿着苹果,指了指自己腰间鼓起额袋子,道:“下官这还有一些,殿下要不要尝尝?”

    “本王不喜欢吃。”杨毅随便找了个理由拒绝,道:“尚书大人找本王有什么事情吗?”

    “哦,殿下不说下官差点忘记了。”王逸飞咋呼的说着:“下官其实是来提醒殿下要小心的。”

    杨毅有些不悦,今天是自己出发的好日子,莫名说些不详的话是何居心,于是不善的道:“尚书大人这话什么意思,本王需要注意什么?”

    王逸飞啃着苹果道:“殿下不知道咱们是要去迎接龚起吗?”

    “知道啊,所以本王问你要注意什么?”杨毅不明白对方话中的意思。

    “原来如此,那么殿下就当下官打扰了,告辞。”王逸飞看杨毅不像装的,便掉头回到后面带着自己的人,弄得杨毅一阵疑惑,心想这家伙到底打得什么主意,话怎么说一半一样,着实令人难受。

    回到自己位置的王逸飞把啃完的苹果核丢在地上,自言自语道:“看来文平王殿下真的是一无所知啊,难怪崔氏那帮家伙这么追捧,我就说呢。”

    他身边有一个披着斗篷的人,是乔装打扮的坤沙,背后硕大的阴阳棍暴露了他的身份,见王逸飞自言自语,问道:“你再说杨毅?”

    “嘘——”王逸飞对他做着小声状的手势,道:“这里不是别的地方,对亲王不敬我也救不了你。”不过看他嬉皮笑脸的样子一点感受不到正经,反而更让人不重视他的话。

    “少废话,是不是让我去保护龚起的?”坤沙懒得跟王逸飞玩猜谜游戏,直截了当的问此行的目的,“仅仅是一个迎接使团的任务,犯得着让你请我跟着吗?是不是啊?”

    王逸飞抿着嘴点了点头,坤沙吐了一口气道:“早听说北唐有猛虎,有机会定要领教一下这位猛虎的武艺,我可是听说他有位列高手榜的资格。”

    “好了吧,我是让你帮忙保护他的,你要这样也得等相安无事再说,要是坏了事,咱们都完蛋。”听王逸飞话中意思,搞的好像他们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弄得坤沙一口闷气憋在心里说不出话来。

    坤沙沉住气道:“那么就是说会有比我们这么多人还要强大的部队要去抹杀龚起?”

    “差不多吧,偷偷告诉你”王逸飞特地把头伸过去道:“崔氏集团的人应该都会投身到抹杀龚起的行动中,咱们这一回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呢。”

    坤沙一听就皱眉,道:“杨旷不是跟你开了条件吗?为什么还要让你去办这件苦差事?”

    “那位殿下有他自己的考虑,我可没空猜测他,反正伤神又没用,还不如踏踏实实的把事办好,反正要杀的不是我,我无所谓啊。”王逸飞事不关己最为拿手,感觉什么事都能搞的跟他毫无关系一样。

    “那么杨毅呢?他全然不知?”坤沙对王逸飞对杨毅的评价有些不解,怎么说作为皇族都应该懂一些东西,哪有那么单纯的人。

    王逸飞苦笑了一声道:“你想的对了,这文平王殿下是真的单纯无知啊,他没有装,看来陛下的仁德风度都被这位二皇子继承了,另一位武成王一点都不像哦。”

    “真是对奇怪的兄弟。”坤沙无语的说了句。

    “其实你也不用关心他们,只要听我的,保证没问题。”王逸飞贼笑着,道:“等事情办成了,就放你回深山继续你的苦修,然后再祝福你早日打败霸僧登上天下第二,哈哈哈哈!”

    “滚!”坤沙骂了一句道

    “对了,”王逸飞突然想起了一个事情,来了兴致问道:“怎么从没听你说要打败天下第一啊,为什么总盯着天下第二的位置不放,莫非是你对暮蝉情有独钟?”

    坤沙有点生气的骂道:“姓王的,你他娘的不要太过分,我”想了想还是不跟对方斗嘴,没什么胜算,于是补充道:“不是我不想,而是根本没办法,你不知道现在的天下第一有多么强大,我曾经在几年前有幸目睹过天下第三挑战过那个人,招招落下风,而且对方只是持了一个盾牌,就能让一个进攻的人落入下风,那是现在的我都不知道能否战胜的人,天下第一的实力可想而知。”

    “那么这个天下第一,到底是何方神圣?”王逸飞听的来了兴致,问道。

    “天师陆平。”坤沙面色凝重的说出了天下第一的名号和性命,一个天师就足以体现对方的江湖地位,天师天师,多么尊崇的称谓,坐拥天下第一宝座的陆平该是有多高的武功。

    王逸飞念叨着此人的名号,道:“如果是霸僧和你联手,有几成把握?”

    “不到三成。”坤沙再次给出了一个恐怖的答复,天下第二与天下第五联手,竟然连三成的胜算都不到,还是保守的估计,毕竟坤沙没有见过对方动真格。

    “这么强大的人,竟然没有跻身进入天下棋局,正是可惜了,不知道是真的心无旁骛还是别有他想哦,我记得上一任天下第一是在老太傅的府上作为客卿的,还是霸僧的师傅。”

    王逸飞突然提及此事,也只是偶然想起,没有刺激对方的意思。

    “上一任的高手榜我也不清楚,江山代有人才出,我也是后继之辈而已。”坤沙没有资格评判前任天下高手,便作势不说了。

    王逸飞见他对天下第一如此忌惮,扯开话题道:“我听过阴阳棍的名号,却不知你为何选择练棍?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好奇十八般兵器那样不好,为何要选棍练?”

    坤沙看了他一眼,回答道:“我从小就是一个人,街边打架出身的人,用惯了棍棒之类的东西,便在偶然的机会选择了练棍,天赋也算不错,还练出点名堂。”

    “呦吼,还算不错,就练到了天下第五的位置啊。”王逸飞揶揄道。

    坤沙板着脸道:“的确不高,在天师的面前根本算不上什么、。”

    “真是受够了你们的谦虚,就跟侧面鼓吹一样。”王逸飞噘着嘴说着。坤沙也懒得废话,随他怎么讲。

    “等一下,还有一个问题。”王逸飞又咋呼道。

    “有屁快放。”

    “你第一次是怎么被暮蝉打败的啊?”

    “滚!”

    “大将军,你真的要去吗?”庞潮不愿意龚起身陷商国险境,还想再行挽留,即便知道对方的心意不会改变,却也还是忍不住劝道。

    龚起拍了拍对方的肩甲,道:“放心,本将有准备的,若是本将死了,家父年迈,还望你们多多帮衬。”

    “大将军!”江浩也是十分不舍,龚起的说法让他害怕失去这位跟随已久的大将军,恨不得替他去鬼门关走一趟。

    “不必多言,本将又不是必死无疑,男儿有泪不轻弹,不要让本将看到你们的泪水。”龚起严肃的说着。

    庞潮抹了把双眼,道:“大将军放心,兄弟们一定会坚守在大唐的军中,为大将军回来的时候接风洗尘。”

    他们这些将领都在听闻龚起要出使商国后从附近的军营中赶来送别这位大将军,在他们的心中,龚起就是他们的天,心中的地位无可替代。

    “嗯!末将也会在那!”

    “我也在!”

    “我们都在!”

    将领们声音略带哭腔的喊道,足见龚起在军中的声望。

    龚起心中欣慰,却没有流露出一丝感动的意思,面无表情的说到:“好了,大唐还需要你们,不要在这里哭哭啼啼,弄得跟奔丧一样,走吧。”

    众将仍然不愿意离开。

    龚起管不了他们,只能叹了口气转身上马,他此行只带百人骑兵队,都是一等一的好手,不过这点人也派不上多大的用处,只是路上避免遇上盗匪流寇,他若有所想的只安排了这么点人,有他自己的考虑,同时身边也带了一个亲信——军师张奕之。

    同门师兄弟是他目前最能新任并且依仗的人了,张奕之的头脑比他更为厉害,当然是谋略方面,打仗还是得靠他自己,挂上军师的名头只是方便跟在自己身边。

    张奕之已经在马背上,看着龚起跟将领们告别,忧心忡忡的望着后方。

    将领们送着龚起出了唐都,百人骑兵缓缓的远去。

    这时张奕之发话道:“你不该见他们。”

    “为何?”龚起问道。

    “唐廷本来就对你手握兵权耿耿于怀,刚才的一幕要是被有心人看见,汇报给陛下,你的处境就更危险了。”张奕之提议让龚起以后跟将领保持距离,做出低调的事情。

    龚起叹了口气,道:“他们都是跟我浴血奋战的兄弟,总不能让他们无缘无故受我的脸色吧。”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张奕之有些不悦,“我没要求你给他们脸色,保持距离有很多办法,只是看你想或不想。”

    “说来说去,不还是陛下的猜忌吗?”龚起皱着眉头道。

    张奕之见劝不动他,作罢道:“反正说了你也听不进,我又何必多此一举。”

    “好了好了,是师兄有点独断专行了,师弟体谅一下。”龚起知道他为了自己的处境出了很多良策,都是可以帮到他的计谋,可他没有全部接受,他也有自己的选择,所以选择安抚一下动气的对方。

    “大师兄,不是我说你,为何非要主动前往商国,那里有多少人想取你的性命你心里没数吗?”张奕之把之前的话题一页翻过,讨论着眼前的情况道:“就算是为了知己知彼,也不用这样吧,上次杨旷侥幸取胜,不过是用了些阴谋诡计,下一次大师兄你不就脱离了唐廷的摆布吗?取胜还不是大有胜算,涉险到这种地步,是不是太过了?”

    说来说去,就是反对龚起这样独断专行的性格,迟早是要害了他自己的,张奕之也是为了他好才强行劝导。

    龚起沉默了会,道:“我何尝不知道冒险,可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从上次的战事我充分认识到了杨旷的谋略,他绝非坐以待毙之人,肯定也会对我下次率兵南征有所准备,我想知道他的态度。”

    “你把三师兄当成对手了吗?”张奕之有点猜出对方心中所想,一旦被龚起视为对手,他就会做尽一切调查来为以后的战争谋取最大的胜算,而此刻的龚起,正是抱着这种想法。

    “是的,他当得起。”龚起开始称赞起杨旷。

    “大师兄觉得三师兄会不会也在想杀你的那一队人中?”既然提到了杨旷,张奕之也就放开手脚问了。

    龚起想了想,摇头道:“我不清楚,他的心思我猜不透。”

    “大师兄可以放心三师兄的。”张奕之嘴里终于蹦出好消息了,龚起有了笑意,问道:“师弟不妨跟师兄说说。”

    “杨旷需要你进攻商国,这样他才能牢牢抓住北境大将军的位置握住北境兵权,唇亡齿寒他是明白的;再者要是大师兄死在商国,对杨旷来说是百害无一利,不仅要承受最大的嫌疑,还会在名声落下风的情况下失去北境的兵权。”张奕之耐心的跟龚起解释着他不精通的地方。

    龚起听完双眼一亮,笑着道:“不愧是奕之,这般见识师兄可比不上。”

    “不用说好话给我听,”张奕之没好气的说到:“所学不同,自然见识不一,你我师兄弟联手,还有什么怕的。”

    “那是自然!哈哈哈哈!”龚起畅快的大笑着。

    张奕之也被逗乐了,放开心结笑道:“大师兄真是想的美,我跟你开玩笑呢。”

    “在师兄面前,开不得玩笑的。”龚起把马靠近了他,凑过去道:“这句话我就当真了,我会去好好听你的意见,作为回礼,你也要去学兵法。”

    “凭什么?!”张奕之不服气的喊道,明明是自己在帮他了,为什还要去学那些生涩的兵法,乏味的很。

    “不为什么,因为我是大师兄。”龚起大笑着说到,“你学了兵法,以后我死了,你也好传承大师兄的衣钵啊。”

    张奕之嫌恶的吐了吐舌头,道:“搞的跟师徒一样,我只是你师弟而已,你想太多了。”

    “哪有,师兄说的都是实话,你这样光靠头脑以后也不是个事,这样吧,师兄那有自己所写的兵法心得,以后你每天都要给我好好看。”

    “不干!”

    “那就打一架!”

    “大师兄,你未免太过霸道了。”

    “那你看不看?”

    “看看看,行吧,那我以后提建议师兄也得听啊。”

    “成交!”

    师兄弟在马匹上畅谈着一些题外话,殊不知眼前瞪着他们的有什么变故,或许也是从这一天起,天下开始紧张起来,空竹宅的学生全都步入了天下棋盘,那么接下来的变化,谁又能猜到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