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谈判结果
    亥猪来到了暗香阁的一处据点,接待他的是墨羽长老。

    墨羽长老虽然中年,但是说话似乎比一些老人更有威望,多半是因为他自身的能力决定了在组织中的地位。长老之中或许只有他能代阁主职权。

    “在下亥猪,求见暗香阁阁主。”亥猪似乎不满意接待他的是墨羽,主动提出要面见连暗香阁几乎都没见过的阁主,目的非常奇怪。

    墨羽皱了皱眉头,道:“阁主把大小事情差不多都交给了我和副阁主,亥猪,你我也算相识,我来跟你谈难道还不够吗?”

    “哪里敢哪里敢。”亥猪态度很飘忽不定,嬉皮笑脸的说着:“墨羽长老来见我自然是给足了面子,在下也不是得寸进尺,只是主子交给我的事情事关重大,想必墨羽长老也不太清楚其中缘由吧。”

    “呵呵,暗香阁还有什么是我不清楚的,亥猪,明人不说暗话,你不就是替你主子来问我们对龚起是什么对策吗?我完全可以跟你谈。”墨羽不想让亥猪烦劳阁主,再说阁主连自己人都不见,仅仅只见副阁主一人,又怎么会屈尊去见对方一个小小的干部呢,哪怕是杨旷亲自来,都不会见到阁主本人。

    亥猪好生的说着:“在下从没质疑过墨羽长老的权威,只是兹事体大,毕竟连你都没见过你们阁主本人,又怎么能确切的得知他老人家的意思呢?”言下之意就是你还是不够资格,只不过用了委婉的修辞讽刺了一番,今天无论如何至少也得把副阁主引出来。

    “你”墨羽长老纳闷他是怎么知道阁主不见暗香阁的人的,难道这小子早就做好了盘算,冷静了一番道:“还是我来谈吧,阁主副阁主日理万机,你贸然去打扰也不好,何必要劳烦他们呢?”

    亥猪听到了一线希望,对方提到了毫无相关的副阁主,也就是说动了实在不行就搬出副阁主来见自己,这么一来只要自己强硬一些,引出副阁主不是问题了。别看亥猪平时马马虎虎,心思敏锐的像只利箭,能刺破很多藏得很深的事情。

    于是亥猪道:“不行,是在对不住墨羽长老,在下实在不敢违抗主子的命令,这件事太大,没有副阁主阁主之类的人出面,想来是谈不成了。”

    墨羽没有办法,只能要去请出副阁主来对付这个滑头的小子,可是两人还没说话,从里面走出一个老者,俨然就是暗香阁的副阁主。

    “副阁主,您怎么?”墨羽吃惊的看着前者,有点奇怪,阁主不是吩咐过尽量让自己负责吗?难道改主意要派副阁主出面谈吗?

    亥猪也是略微吃惊,或许对方只是在观察自己的态度,他已经做好了和副阁主谈的准备。

    谁也没想到,副阁主接下来的话让两人差点停止心跳,道:“亥猪,阁主他老人家希望你进去跟他谈谈。”

    什么?阁主亲自要求的?!!!

    墨羽怀疑自己听错了,那位阁主可是只见副阁主一人的,从来没见过他要求见任何人,自己人也不例外,他们都没有机会见到的阁主,却被亥猪撞上了机会,能够如愿以偿的面见阁主。

    可是并没有如愿以偿,亥猪一开始说要见阁主只是先把筹码太高,然后在跟墨羽周旋的时候各退一步,没真的想过要见阁主本人,最多也就期待了一下副阁主,亏他还做好了完全的准备,阁主一时兴起,倒是把他的全盘计划尽数打乱了。

    亥猪心中叫苦,推辞到:“副阁主,既然阁主不方面又事务繁忙,在下还是不打扰了,就跟您谈谈吧。”

    副阁主白了眼对方,没好气的说到:“阁主和我都闲的很,让你进去就进去,难不成让我八抬大轿抬你进去啊?”

    惨了惨了惨了!亥猪都有一头撞死的心,仍然不放弃的说道:“还是不打扰了,在下也只是说说,副阁主,就您跟我谈吧,要是真的打扰到阁主的清修,那才是不敬呢。”

    “呵呵,你要是不进去,那么什么都不用谈了,回去准备领你主子的罚吧。”副阁主幸灾乐祸的说着,对上那位阁主,看你小子怎么应对。

    亥猪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自己担下这份职责怎么都推不掉了,在心里狂骂辰龙不是个东西,强颜欢笑的回答道:“那行,行行行行行行。”亥猪一连说了好几个行字,表达自己愿意的态度,接着道:“那么请副阁主带路吧,感谢阁主他老人家的深明大义,哈哈哈哈。”后面的笑比哭还难看,墨羽都有点同情的感觉。

    亥猪跟在副阁主后面,忐忑不安的走着,脑中有点空白,反应过来已经到了一个房间,副阁主给他让开道:“你自己进去吧,我就不陪你,自己小心哦。”

    小心?认真的嘛?亥猪提醒吊胆的点了点头,蹑手蹑脚的走进了房间,里面没有烛火显得很昏暗,突然身后的门被副阁主一下子关上,吓得他差点跳起来,全身上下都紧绷起来。

    他小心的黑暗中摸索,看还是看的见一些模糊的视线的,黑暗中有个模糊的人影,是坐着的,往上看就有一张模糊的脸,亥猪心头一紧,不敢再看,用最快的速度把头低下,适应黑暗中的环境。不敢看当然是有原因的,要是看见了连暗香阁自己人都没见过的那张脸,不就是必死无疑了吗?人家给你看你不能真的去看,那是送命的一张脸啊。

    “你不抬头吗?”沉闷的声响如响雷般炸在亥猪的耳边,每一个字都触动着他的心弦,身体竟有些开始止不住的颤抖。

    亥猪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在下不敢,阁主老人家的尊荣岂是在下一介鼠辈能有幸得见的,还是不看为好。”

    “你倒是听机灵的,我很喜欢你的滑头,”沉闷的声音自然是坐在黑暗中的阁主发出的,“要不要来我的暗香阁替我做事,别跟着杨旷那小子,反正我两一家,来我这也能让你更有前途。”

    对方始料未及的居然开始拉拢起他来了,亥猪马上婉拒道:“在下没有什么本事,在野火干的不错,享不了暗香阁那份福气,阁主您老人家对我过赞了。”答案只能是否定,就算他答应,也是死路一条,谁会收留一个随意反叛的家伙,自己还是在野火来的安全,不用面对这样一个恐怖的阁主。杨旷虽然有时候看不透,至少比这个人好多了。

    “这样啊,可惜了,我确实挺喜欢有这样的手下的,那帮家伙都闷的很。”阁主发出感慨。

    “阁主说笑了,咱们干这一行的,不就是要严肃吗?”亥猪打着马虎眼道。

    “是吗?那你怎么这幅样子?”

    阁主的问题把亥猪给难住了,他转了转眼珠,道:“在下不成器嘛,才被主子用来传话的。”

    “是吗?”阁主似乎笑了一声,道:“杨旷把跟暗香阁谈判如此重要的事情交给了你这个不成器的家伙?”

    亥猪说是不行不是也不行,说是就说明在撒谎,说不是就说明跟暗香阁谈判不是大事,怎么回答都不好,灵机一动道:“哈哈,在下也不知道,阁主以后问问主子就行了。”

    “一口一个主子,你们野火的人都这么称呼杨旷吗?”

    “当然,主子就是主子嘛。”亥猪猜想这家伙又想干什么。

    阁主沉默了一会,道:“称呼他为主子,果然心高气傲啊。”

    不能再拖了,亥猪来是有事情的,于是抓紧时间直入主题道:“那个阁主龚起出使商国的事情,你们暗香阁有没有那个那个那个什么介入的想法?”

    “有啊,我准备杀他的。”阁主更直白的讲出来,弄得亥猪要疯了,怎么不按套路出牌,要不要这么坦诚啊。

    亥猪脑袋飞速运转,苦思冥想道:“既然暗香阁有这个意思,为什么不提前告之野火,好让我们又准备啊。”

    “为何要告诉你们?”阁主的发言有些任性。

    “额这个嘛”亥猪都被他搞的有些结巴了,道:“我们不是盟友吗?情报共享这种您看”

    阁主别有意思的说道:“我杀个人还用得着跟你们请示吗?”

    没有谈的意思吗?亥猪只能从杨旷的角度去说了,搬出自家主子好歹有底气,道:“主子的意思是让我来劝阁主不要动手的,原因嘛这个”亥猪又在组织语言,道:“龚起身死商国对北境的战事不利,对大商的名声更为不利,所以主子想尽可能的护龚起安全,不知阁主您”

    “这么说我们要当敌人咯。”阁主又有点任性。

    亥猪满头大汗的解释道:“在下不是那个意思,既然我们是盟友,就应该顾全大局,主子没有强迫暗香阁帮忙保护龚起的意思,只需要只需要不插手就行了。”

    “不插手?条件开的不错,那么我能得到什么?”

    亥猪道:“得到一个更为坚定的盟友。”

    “哈哈哈哈哈哈!”阁主大笑起来,亥猪适应了黑暗中的视线,抬头一瞬间就能看到对方的脸,但他始终不敢,低头低着都有点脖子酸了,仍旧不愿移动一点点,生怕对方认为他看到了对方的脸。

    “你这小子真是滑头,可以可以!哈哈哈哈!”阁主放声大笑着,不管低头战战兢兢的亥猪,道:“龚起死后的一切影响我是知道的,你猜猜我为什么坚持要杀他。”

    “这个”对方无疑又出了一道难题,亥猪想了半天,有点想通了,却还是装撒充楞道:“在下愚钝,还望阁主您老人家告之在下。”

    阁主在黑暗中不知何种表情,道:“因为龚起的威胁,比他造成的后果还要严重,下次他带兵攻击北境,大商会有亡国之危,比南北两线同时开战还要危险你知道吗?你家主子就有把握能挡住那头猛虎吗?上次的侥幸不会再重演,下场战争,龚起必然是势不可挡,你家主子就算智谋超群,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又能如何呢?”

    他的话是对的,亥猪猜到了大致,他也想过问杨旷这些问题,但是主子既然做了决定,他便只有执行,别的不敢说,论忠心,亥猪配得上忠心二字,永远站在杨旷的背后。

    “在下相信主子能打败龚起。”低头下的声音是那般的坚决肯定,容不得一丝改变。

    “哪里来的自信?”

    “与身俱来。”含糊如亥猪都用上了果决的语气。

    阁主又开始放声大笑,道:“哈哈哈哈,杨旷有你这条忠犬,算他走了狗屎运,好好好,我就答应你们主子,不会插手龚起的事情。”

    亥猪大喜过望,送了口气道:“多谢阁主您老人家体谅。”

    “我话还没说完呢。”阁主意犹未尽的补充道:“我说过不插手,也不会帮你们,好心提醒你,没有暗香阁的帮助,野火是挡不住崔氏集团的暗杀的,他们和我抱着一样的想法,都是势在必得。”

    “多谢阁主好意,达到这个目的对在下来说就已是无碍了。”亥猪为自己完成任务感到喜悦,差点兴奋的抬起头,马上意识到危险性又定住一动不动。

    “该说的我都说了,让你们主子自己小心吧。”阁主说完了想说的话,放弃了对龚起的杀意,妥协了杨旷的条件。

    亥猪早就想离开了,脖子都快撑不住了,慌忙道:“那么在下就先告辞了,阁主您老人家额多加珍重。”

    “走吧走吧,我看你也怪难受的。”阁主也是发现了亥猪的难为之处,一直低着头谁都受不了。

    亥猪依旧低着头,面朝着阁主后退,两只手摸索着门,慌乱的拉开门,仍然面朝阁主退出门口,又把门关上,才大舒一口气抬起头,按摩着颈脖,缓解上面的酸疼。

    “谈的怎么样了?”副阁主像鬼一样突然在后面说话,把正放松的亥猪吓得魂飞魄散,望旁边跳起,也把副阁主惊了一下。

    亥猪一看是副阁主,收起了呼之欲出的脏话,道:“是副阁主啊,看把吓得。”

    “你怎么不说你跟见了鬼了样把我惊到了。”副阁主打趣道。

    亥猪腹诽着你不就是我见到的鬼嘛,无声无息的站在背后讲句话,不被吓到才怪呢,何况刚刚见了那个恐怖的阁主。

    “对了,谈的怎么样了?”副阁主对谈话的结果很是关心。

    “额,那个阁主他老人家答应不插手了。”亥猪挠着头说着。

    副阁主听后点了点头,道:“也好,至少不用和你们刀兵相见了,咱们至少还是盟友吗?”

    你也知道啊,那还不帮忙,假惺惺的,亥猪都懒得再多话,又不能失了礼数,于是说道:“那么副阁主,在下任务完成了,就先走啦。”

    “这么着急走吗?”

    “自然自然,主子还等着我的回话呢。”

    “这样啊,那就不留你了,好走不送啊。”副阁主笑着打开那扇门进去找阁主了,亥猪赶紧溜了,实在不想在这诡异的地方多呆一秒。

    外面的墨羽也在等他,同样的问题他又同样的回答了一遍,还有同样的寒暄也进行了一次,他迫不及待的就离开了。

    亥猪离开了,副阁主也进门找到了阁主。

    “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突然改主意了?”阁主看着进来的副阁主,问道。

    “是的,原来阁主不是抱着得罪杨旷也要杀掉龚起的打算吗?”副阁主不解的回答道。

    阁主回答道:“我是准备无论谁阻拦都要杀龚起的,可是那个滑头的小子,居然摆出一副无比认真的嘴脸对我说他相信杨旷能再一次打败龚起。”

    “就因为这个?”副阁主不敢相信的惊呼道:“阁主没说笑吧,他的人对他忠心不假才是真,再一次打败龚起?古劲松都没完全的把握说出这句话。”

    “你先别激动。”阁主挥着手示意对方冷静,副阁主怎么冷静的下来,就因为别人一个态度就让计划改变,怎么令人信服,“那小子的为人我是知道的,你们应该也熟悉,他平时是什么样的人不用我多说了吧,但他用那种口气对我说出那句话,我就知道他没有骗我,不管杨旷有没有把握打赢龚起,至少他们有信心,光是这个,全天下人都少有。”

    副阁主叹气道:“难道真的不插手也不帮忙,崔氏集团的实力连我们都不是对手,野火怎么对付得了,看着他们覆灭吗?”

    “谁说一定会输?”阁主摇了摇手指道,“天下从没有胜负已定的局,战争如此、权谋亦是如此,胜负不仅要看自己,也要看天意,我虽不信天,却也不得不屈从于此。”

    “那么阁主就保佑杨旷能顺利的成功吧,不然我们的心血又将付之东流。”副阁主赌气的说到。

    阁主一笑而过,道:“一切,看造化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