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决定
    杨旷召集了全员干部,除辰龙外尽数到场,是一位干部整齐的排成一字队列面向他,不敢松懈。

    “龚起要来洛阳了。”杨旷直接说出了这一惊天消息,让众人镇静无比。

    不久前北境商唐两军恶战没多久,他龚起作为北唐的大将军竟然就要出使商国,不是明摆着送死吗?作为北唐作为强大的战力,只要他死了,北唐就不会再那么汹涌的在北境肆虐,任谁都会动起杀念。

    杨旷盯着众人反应,继续道:“我推断龚起是主动请愿出使商国的,以唐帝那猜忌的性格,即便对龚起不满,也断然不会在龚起大破北胡十万大军后就急着发难。因此除了龚起主动请愿,我想不出别的理由。”

    众人对杨旷说的话仔细思考着。巳蛇首先发问:“主子可有杀他的意思?”

    问出这句话虽然突然,但是确实不可避免的过程,野火的人总要明白杨旷的立场才能做到不误解主子的意思,否则一旦态度不明,他们也没有办法尽心尽力的工作。

    “没有。”杨旷对这个问题早已有了答案,不假思索的回答道:“杀龚起是可以让北境轻松,但带来的代价不是那么简单,还有可能对大商不利。首先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更何况商唐两国眼下相安无事,贸然让龚起死在商国境内,无疑是背信弃义的恶名,对于父皇来说不是好事;其次北唐除了龚起还有他的父亲,上一任北唐大将军龚孝先,以及罗如烈这个精通兵法的人,此二人虽然不及龚起用兵如神,却也是沙场老手,不可小觑,若龚起身死,北唐必会占大义名分,打着替龚起报仇以及对商国的谴责占据人心的优势,哪一样都对北境战事起不到好的影响。”

    杨旷没有说大话,一切都是推演中必然的结果,意思就是龚起一旦死在商国境内,那么北唐就有了理由开战,从哪一个因素考虑北境都有极大的风险失守,最坏的情况便是唐军深入商境,有亡国之危。

    “主子深思熟虑,属下愚钝了。”巳蛇为自己的后知后觉感到惭愧,对杨旷表示歉意。

    “无妨,我说过了,不可以杀龚起,你们,也要记住。”

    “明白了。”野火干部异口同声的应道。

    亥猪发问道:“那么主子是让我们去保护龚起吗?”他总是第一个猜准杨旷心中所想的人,其他干部也默认了这一事实,便都把目光放在了主子身上,等待一个肯定。

    杨旷点了点头,道:“没错,我们不但不能杀龚起,还必须保护他。洛阳的势力不止我们一个,崔氏也有可能会动杀念,搞不好又会是一场腥风血雨。”

    新任酉鸡冷冷的说道:“主子为什么会认为崔氏也有杀念,属下认为凭借老太傅的头脑,不会不知道杀了龚起反而会使大商陷入危险?”

    “他的确能料到,但是还是会去杀。”杨旷冷峻的回了句,道:“因为杀了龚起,就不会让北境战事吃力,也不需要我去对付唐军,北境的兵权就会落空,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天赐良机。他能料到其中的代价,就一定会有人选来担任接下来对抗唐军的人选,总而言之,就是想把我手中的北境兵权削走,对他们拥立杨毅更为优势。”

    “储位之争吗?”新任未羊一皱眉,牵动了整个脸上的肥肉,看着有些恶心。

    “属下觉得,难。”新任申猴对杨旷还有些芥蒂,不过此时此刻也不敢懈怠,道:“从任务类型看,是战力高低的问题,崔氏有天下第二霸僧和天下第十闫克宇,而我们就算加上暗香阁也没有足够的把握拦下他们的刺杀。”

    “就算?你觉得暗香阁会拒绝?”杨旷有点发现新任申猴的头脑很灵活,比老干部高出一截,不愧是辰龙推荐给自己的人,除了不服管教外其他都无可挑剔。

    新任申猴内心还是畏惧杨旷的,清了清嗓子说道:“暗香阁以未知的目的作为与主子结盟的原因,在我们不清楚对方目的的情况下,难保不会有可能对龚起生死的事情持不同的看法,主子应该考虑这些不确定的因素。”

    “你说的有道理,我是准备走一趟。”杨旷被新任申猴提醒到了一个关键的点,暗香阁应该比他更早得知龚起出使的情报,迟迟没有找人告诉自己,里面的嫌疑就已经很大了,说不定真如新任申猴所说的那样别有他想。

    其他干部也对这件事情的棘手程度感到紧张,照主子这样推论,不仅有崔氏集团这样的大敌在前,连盟友暗香阁都怀有别的心思,那么他们岂不是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对付两个比自己还要强大的势力。

    “暗香阁那边,就不用殿下去了。”辰龙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这里,消无声息的回答了一句。

    杨旷看到他来了,心里有些定下来,道:“我不去,难道你替我去?”

    “想多了,我是让亥猪去。”辰龙把任务放在了不明就里的亥猪头上,可把这家伙的惊的,转眼愤怒道:“辰龙,你太过分了,怎么每次尽把坏主意出在我身上!”

    辰龙懒得回答,直接跳过他对杨旷道:“去暗香阁并无危险,殿下是清楚的,可其中谈话的内容却是关键无比,既然他们态度不明确,就一定要争取让他们不插手,否则他们介入此事,光凭野火毫无胜算。”

    “你说的很对,亥猪,你能胜任吗?我要听你的承诺。”杨旷把选择的机会交给了亥猪本人,不想再去逼迫他,大事在前,没有其余时间来开玩笑了,他要的是亥猪去帮他完成一件重要的事情。

    亥猪当然能明白杨旷话中的意思,他总是知道对方心中所想的,敏如如斯,也是不得不说道:“属下愿意,请主子放心。”

    “能办好吧?”辰龙问了句。

    亥猪当时就火了,道:“你个杀千刀的,还在这乱说话。”

    “好了。”杨旷见亥猪答应下来,便取消了自己亲自前去的念头,暗香阁已经不像之前立场那般坚决了,与野火的联盟也只是共同对付崔氏集团罢了,没有明说要帮自己夺得储位,所以是要在这段时间拉开跟他们的距离,作为野火的首领,不能再抛头露面的孤身进入别人的地盘。于是对着众人道:“亥猪去暗香阁商议龚起一事,你们先各司其职,在龚起来到洛阳之前做好尽可能的准备,我还是要去跑一趟。”

    “主子要去哪?”巳蛇担心杨旷的安危,别无他意的问道。

    “我要进宫一趟。”杨旷皱眉道:“进宫去问问父皇的立场,他不说话,我还是有些掣肘。”

    辰龙没有阻拦杨旷进宫的打算,只是问道:“陛下无论做出何种决定,殿下你的立场都不会改变吧?”

    “绝对不改!”杨旷坚定着说道。

    “那便好,我会把大量情报在龚起进洛阳之前汇报给你。”辰龙也做出保证,又补充道:“但是龚起进洛阳前的安全,我就没办法保证了。”

    杨旷轻轻一笑道:“不用你操心了,我自有打算。”

    “好。”辰龙惜字如金的离开了,亥猪也随之奔赴暗香阁的据点,众干部也忙着去做准备了。杨旷没闲着,抓紧时间要赶着进攻,快马加鞭的来到了宫门前,这一次他没有选择策马入宫,从第一道门便下马步行。

    就连宫廷守卫都吃惊的看着杨旷步行而走,暗自称奇,没想到一向嚣张跋扈的武成王殿下也会这般低调起来,又在打什么主意。

    杨旷没心思揣摩守卫的想法,满脑子都是接下来如何跟父皇谈论龚起的事情,言辞态度都必须要合情合理,这位父皇就是太仁慈了,也正是因为太过正值才让他处处无法猜测,不是对父皇的不敬,而是对大局的考虑。究竟要怎么说才能让父皇明白龚起出使的重要性以及随着他的生死会对天下造成什么影响。

    他忧心忡忡的步入了后宫大门,慢慢的走着。

    抬头瞥见远远的一个人,好像早就在等他一样。

    “谢量海?”杨旷诧异的喃喃道,于是走上前去道:“谢公公怎么在此地驻足啊,不是应该陪伴在父皇身侧伺候他吗?”

    谢量海俊美的容貌即使是四十的他也没有丝毫的皱眉,洛阳第一美男子并非浪得虚名,只见他笑了笑,露出了门牙之间的缝隙,极不美观的说道:“奴才在此奉陛下命等候殿下已久了。”

    “等本王?”杨旷略微愣了下,随后马上接着道:“父皇知道本王要进宫?”

    “正是如此。”谢量海卑微的俯下身子道:“奴才参见武成王殿下。”

    杨旷不喜欢莫名的礼数,道:“不必了,依本王看不一定是父皇猜到了,而是公公你提醒的吧。”

    “殿下说笑了,奴才哪有那种本事啊。”谢量海低头笑着说道。

    “哼。”杨旷也不厌烦,冷哼一声道:“罢了,公公这便带本王去见父皇吧,顺便陪本王聊聊。”

    “奴才遵命。”谢量海恭敬的说着,便在前面带路。

    杨旷见四下无人,便问道:“不知公公最近有没有好好想过本王上次进宫提出的事情。”

    “奴才记性差,不知殿下说的是哪件事了。”谢量海装作糊涂的回答道。

    “本王也不怕别人知道,毕竟整个洛阳都清楚本王对储位势在必得。”杨旷在宫廷这般庄严的地方讲出被旁人很是忌讳的逆言,没有一点畏惧,道:“公公总是闭口不提,本王难免会多想。”

    谢量海同样处变不惊,道:“殿下不需要这般费力,奴才先前不就说过了吗?奴才是陛下身边的奴才,皇族中需要帮助奴才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杨旷不喜欢这种云里雾里的说法,道:“谢公公还要逃避到什么时候,整个洛阳都无法避免,谁都无法避免脱身,一旦身陷其中,公公还认为会有明哲保身之策吗?”

    “殿下是怎么想的?可否告诉奴才?”谢量海反问道。

    杨旷将目光放于别处,道:“大商如今内忧外患,早已不像之前那样强大,北有北唐,南有南夏,洛阳也是争斗不断,再放任下没有丝毫益处,所以本王需要更多的力量来铲平路上的崎岖,公公手里握着的,正是本王需要的。”

    谢量海走在前面,只有背影看不清神色,传来悠悠的声音道:“殿下认为大商已是内忧外患了,为何还要沉迷于权术诡斗?这不是将大商更加推入深渊吗?”

    “绝非如此。”杨旷没有因为这番话动摇激动,平静的说着:“不是本王非要争,而是大商士族强大,威胁到了皇权,公公日日陪着父皇,难道看不出父皇对士族无力抵抗步步妥协的状况吗?不知发生过多少官员逼迫父皇妥协的案例,本王没有为自己的利益辩驳的意思,可皇权就该高高在上,父皇仁慈是他的能力,本王却不能接受。”

    “这就是殿下的理由?”

    “这是大局,不彻底铲除威胁,大商仍有隐患。”杨旷紧接着说着。

    谢量海在前面止步,杨旷也在他身后停下。

    “殿下,奴才还需要好好想想。到了,殿下先进去吧。”谢量海停在了寝宫的门口,止步不前,对着杨旷说道。

    “无妨,谢公公仔细考虑考虑吧。”杨旷不急于一时,要是谢量海这么快答应他也不相信,于是好生说着走进了寝宫,望其项背的谢量海抬头面无表情,思虑良久。

    进了寝宫,杨旷便看到了等待自己很久的商帝,没有外人所以他就不行礼了,商帝和他在没人的情况下很少拘泥礼节,道:“父皇在等儿臣?”

    “是的。”商帝看着杨旷,眼神复杂。

    杨旷来到商帝坐着的地方找了个靠近的地方坐下,看着地面道:“父皇是在等儿臣说什么?”

    “不知道,就是想听你说说。”商帝的视线从没离开杨旷。

    “儿臣知道父皇断然不会想杀龚起,父皇仁慈大义,或许是在等待儿臣的回复吧。”杨旷闭上眼道:“父皇认为儿臣想杀他吗?”

    商帝犹豫了下,还是点头道:“朕担心过。”

    杨旷笑了声道:“那父皇大可放心,儿臣绝无杀龚起的想法,儿臣是为了保护他的性命而来的。”

    “你这么说朕能明白,你在为朕的名声保护他吧。”商帝能看出一点自己儿子的心思,父子情深,道:“你也担心大商的安危,可是他们不明白。”

    “儿臣此时来只是确定父皇没有别的意思。”杨旷这句话有些像废话,但还是说了出来。

    “你就没别的话要同父皇说吗?”商帝的语气有些动容。

    “儿臣有,但是儿臣的想法和父皇的不一样。”杨旷深知理念的不同就会造成分歧,进而会将残破的父子关系弄得更僵,于是转移话题道:“父皇准备好了吧。”

    商帝皱眉道:“你说龚起的事情?”

    “儿臣正是此意。”

    “朕都让国境内所有州郡都会参与到保护使臣的任务中,这些事应该没问题。”

    杨旷陡然抬头盯着商帝,道:“儿臣觉得不妥。”

    “为何?”

    “儿臣有预感,有人会在龚起一入商国的时候就下手,而且会很猛,很快!”杨旷郑重的说出自己的结论。

    商帝震惊道:“一入商国,那么就是北境的那一段距离,那不是司马元在替你代为管理吗?”

    “当然没错,”杨旷接着道:“但那是战乱之地,兵力肯定会集中在邺城,那边的百姓都所剩无几,正好可以作为有心之人下手的好地方。父皇试想一下,一段无人地带,无论是埋伏还是突袭都能有极大的可能得手,只要龚起走出北唐一步,那么就会算作商国的境内,那个时候我们怎么解释都没有用,战争一触即发。”

    “新的战争吗?”商帝头疼的说到:“南夏那边有了动作,北唐又除了新招,南北两线同时开战,大商必然有亡国之险。旷儿,你有什么办法吗?”

    杨旷就在等父皇松口,道:“儿臣物色了一个人选,定然能安然护送龚起来到洛阳。”

    “何人能让你如此信任?”商帝诧异的问道。

    “刑部尚书王逸飞。”杨旷说出这个人的名字有他的道理,“刑部人员众多,王逸飞张鸿宇都是恪尽职守的人,再加上天下第五的坤沙相伴,儿臣认为只需再调给他一批人马,就能大功告成。”

    “那你认为洛阳还能调给他什么兵马?”商帝问道。

    “让二弟带着巡防营去。”杨旷眯着眼说出了他的办法。

    商帝不解,却也找不出其他的兵马调给刑部,道:“旷儿,你对毅儿执掌巡防营真的不介意?”

    “不介意。”杨旷回答道:“只要是为了大商,儿臣都不介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