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北唐来人
    “什么,使臣再说一遍?”商帝怀疑自己的耳朵,第二次问道。

    使臣也不意外,道:“鄙国会派遣德胜凯旋的大将军龚起出使贵国。”

    商帝直到确认无疑后,才脸色异常的沉默着。

    龚起可是于不久前率兵南侵商国的,还是由武成王杨旷击退的,如今时隔未久,就要出使商国,唐帝是不是疯了,让这么一个帅才身赴敌国,不是想让他死吗?

    杨旷是全场最为震惊的一个,他料到龚起会再度南侵,可没料到他会以身涉险来到商国,他难道不知道商国有多少人想取走他的性命吗?

    此外也不排除遭受唐帝猜忌的嫌疑,龚起刚刚拿下对北胡的大胜,不至于会遭到这种对待,莫非杨旷的脑海产生了一个答案——龚起是主动要求出使商国的。

    若真是如此,那么龚起一定是做好了准备要来面对洛阳的危险了,他有这个胆量不会没有根据,是该好好调查一下唐廷发生了什么变故了。

    商帝此刻也想好了说道:“朕知道了,大商一定会对唐国大将军施以足够的礼数,众位使臣放心吧。”

    使臣感谢的弯腰鞠躬道:“感谢商国陛下的仁德。”

    “还有别的事吗?朕乏了。”商帝没有心思再去处理更多的事情了,想要尽快解决朝会,自从上次头风突犯后,身体已是大不如前,坚持一个朝会都有点吃力。

    “没有了,商国陛下。”使臣有礼的再次鞠躬。

    “那就退朝,礼部负责接待唐国大将军的大小适宜。”商帝不说废话赶紧从龙椅上起身离开,接受着朝臣们的跪拜恭送。

    朝一退,百官们也各怀心思的离开。北唐使臣也随后离开。

    杨毅忧虑的看了眼愁眉不展的杨旷,想了半天还是走了。

    老王爷来到杨旷身边道:“旷儿,你大师兄要来不准备做点什么迎接的事情啊。”

    “王叔见笑了,侄儿还没想好呢。”杨旷笑着打着寒暄,自己也随后离开。

    朝堂马上又安静下来。

    “龚起!你给我出来!”罗睺听说了他要出使商国的消息后,在龚家的府邸门口大声叫唤,不见到对方誓不罢休的地步。

    门开了,龚起从里面走了出来,道:“罗睺,你干什么?大白天在我家门口乱叫什么?”

    “龚起!你是不是疯了?!你出使商国必死无疑,为什么要这么做?”罗睺不满的吼道。

    “怎么?我死了你还不高兴吗?”龚起把门打开伸手道:“进来聊聊吧,站门口也不怕令尊把你胖揍一顿。”

    罗睺被讲到痛处顿时脸红起来,憋着满肚子的怨气不情愿的走进了龚家,龚起也在他进门的一刻把门关上。

    龚起领着他来到了院里,罗睺看见了坐在桌前品茶的中年人,不敢放肆,尊敬的喊道:“见过龚叔叔。”

    “嗯?小睺来了?坐坐坐啊。”说话的事龚起的父亲,北唐的镇国公龚孝先,这位中年人是北唐上一任的大将军,其子龚起也是因为超群的本领一举挤掉了另一位大将军人选罗如烈。

    “谢叔叔。”罗睺朝着龚起瞪了一眼,气呼呼的坐下。

    龚孝先缓缓的泡了一杯茶,递给罗睺,后者毕恭毕敬的接过,不敢有失礼的地方。

    “小睺,是罗如烈那家伙让你来的吧。”龚孝先笑眯眯的品着茶问道。

    罗睺微微抿了一口,皱眉放下,他一向不喜欢喝茶,太苦了,道:“其实虽然是家父喊我来的,但是小侄自己也有来的意思,就是想问问龚起。”

    龚孝先笑了两声,道:“你别怪叔叔说话难听,你那个父亲就是好张脸,什么事都不肯亲力亲为,就拿你当箭使。”

    这要是换了别人说这句话,罗睺没杀了他就算好的了,起码也得几个月下不了床,可说话的却是龚孝先,他只能默默的听进去,不敢有别的想法。

    龚起在旁边听的乐乎着,道:“罗睺,你也别老向着你那爹了,还不如给我爹当义子呢?”

    “我忍你很久了!”罗睺终于发作,起身指着他的鼻梁道:“要是叔叔说我没意见,就不许你说!”

    “哟哟,看他,还生气了。”龚起笑的不明显,平日里治军严谨让他笑起来别人也看不出来,就像是嘴角动了一点点,而这种情况,从不会在军中出现。

    “有本事上去打一场!别废话了!”罗睺讲不过他,当即就挑战对方,想要用拳头分出高下。

    龚起看了眼龚孝先,在得到父亲的同意下,欣然接受了挑战,道:“正好在这打吧,你要什么兵器,我叫人去给你拿。”

    “我要长枪!”罗睺来了兴致,摩拳擦掌道。

    “好。”龚起转面对着府里的下人道:“去给罗公子取一把好的长枪,再给我取把关刀来。”

    罗睺早就想试试自己是不是有能力打败龚起,与龚起二人各自拿过了下人取来的兵器各站一边,远离了龚孝先,准备开打。

    龚孝先看热闹的说到:“点到为止,不能太过啊。”

    两人都彼此默认,然后龚孝先才喊道:“开始吧。”

    罗睺没有像表面那样冲动鲁莽,等待地方的先手。龚起没有让他失望,对着他道:“我来了。”关刀在左手拖在地上,缓缓的走向对方。

    关刀突然抡起挥下,这一招的力度足以从头到脚劈开一个人,拖刀技,龚起第一招就是杀招,没有丝毫掩藏的意思。

    罗睺有能力挡下,但是他没有这么做,侧身灵敏的闪避,下一秒刀就重重的砸在地上,换成武艺稍弱的人,根本接不住。他避开这一招后长枪如龙刺出,直逼龚起下盘,想要逼退龚起。

    “慢了!”龚起大喝一声,竟然直接跳起躲过,没有达到对方逼退的意图,反而向前跳了一段距离,同时收回关刀在空中对着罗睺的脖颈横空砍去。

    长枪不得不竖起抵挡,罗睺当时只感到双臂一麻,好在没有失去知觉,赶紧抽身逃走,迅速朝前移动了一段距离,拉开和他的距离。

    “怎么?不敢跟我玩近身?”龚起笑着说道。

    “哼!你懂个屁!”长枪快速的向着各个方向刺出,一瞬间竟然产生了残影,分成数个枪尖刺去,看他怎么接。

    见招拆招,龚起没有退后,继续霸道的朝前推进,一把关刀在手中抡起,横空扫去,把枪尖的残影一挥而尽,别开了枪尖的方向,也让罗睺失去了重心。

    不好!罗睺心中紧张,灵机一动竟然把长枪甩向空中,再应对面前砍来的关刀,几个灵活的身法躲过关刀的波及,准备接住落下的长枪。

    龚起没有放过机会,一刀把即将落下的长枪给再次挑向了空中,让罗睺抓了个空,趁着机会关刀继续挥砍,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战斗中的罗睺冷静的思考了一番,只能暂时退后,但是后面已经没有退路了,长枪又要落下,可惜自己已经被龚起的挥砍逼到了绝境,没有机会去拿了。

    关刀大力挥来,罗睺没有办法,只能用双手去挡。

    龚起及时的收力,关刀正好停在了对方的手臂前,没有再动了。

    罗睺见对方收手,服气的说道:“认输了。”

    关刀迅速的收回手中,龚起严肃的说了句:“承让了。”

    “好好好,小睺不错,但比你爹差远了。”龚孝先笑着说着,又替二人泡好了茶。

    二人结束战斗,放下了手中兵器让下人去收拾,龚起拿起一杯茶就喝了起来,罗睺却不情愿没有喝茶。

    “怎么?不喜欢茶?”龚孝先问道。

    “不瞒叔叔,从小就不喜欢。”罗睺还沉浸在失败的屈辱中,就算是败了仍然不服气,就不服龚起。

    龚孝先叹了口气,道:“不喜欢也要学会喝,喝茶能修身养性,对你的武艺还是头脑都大有益处。”

    “知道了。”罗睺仍然没有动那杯茶,先前的确把他给苦到了,然后又说:“龚起,我来这就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去出使商国,你难道不知道不久前刚跟商国打了一仗吗?”

    龚起喝完茶,不慌不忙的回答道:“我知道。”

    “那你还去送死!”罗睺激动的站起来质问道。

    “谁说我去就一定是送死?”龚起反问一句,道:“我有自己的考虑,我迟早是要打回去的。”

    罗睺有点心烦,这家伙怎么就是不明白,道:“你是大唐的大将军,整个大唐就属你最强,你若是死在商国,那对整个大唐都是不小的损失。”

    龚起有点意外的说到:“我死了,不还有我父亲,不还有你们罗家吗?”

    “我是不服你,我也想过害你,”说到这罗睺有点脸红,甩了甩头道:“可是你是大唐的战将,家父也说了,要堂堂正正的打败你们罗家,我虽然不像父亲那样深明大义,想过用卑鄙的手段害你,可是你也只能死在大唐,不能死在异国让大唐的名声受损。”

    这段发言可以说得上坦诚之言了,罗睺的想法与他的说辞一样激动,你龚起可以死在我手上,就是不允许死在敌人的手上。

    龚孝先哈哈大笑道:“小睺啊,我知道你的想法了,龚起有他自己的打算,此次前往商国出使并不一定是送死,他也是为了下一场战争做好准备。”

    “准备?什么准备?”罗睺有点不懂。

    龚起拍着他的肩,被他一把推开,也没在意道:“我说过,迟早要回去的,杨旷不是做了北境的大将军吗?我就看看他这会还怎么挡得住我。”

    “这跟出使商国有什么关系?”罗睺还是一头雾水。

    “我是去看看商国的状况的,知己知彼百战百胜,”龚起双眼明亮的说着:“杨旷上次用他的手段打败了我,我也想知道他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才能对他有更大的了解,才能在下次的战争中攻破商国的北境,成就功名。”

    罗睺惊呼道:“你要做灭国大将?!”

    灭国大将,意思就是灭掉整个国家的大将军,这份荣耀是所有将军的终极目标,试问无论再大的规模和战绩,又怎么比得上灭掉一个偌大的国家呢。

    原来龚起的志向竟然如此远大,目光高到了这种地步。

    “不做灭国大将,何以身为大将军?”龚起骄傲的看着对方,郑重其事的说到:“你难道没有这种宏图伟愿吗?”

    “哼,”罗睺冷哼一声,笑道:“没有,我的愿望是有朝一日把你踩在脚底下,仅此而已。”

    “哈哈哈哈!”龚孝先又开始大笑,这两个孩子都是犟得很,都有各自的执念,年轻人果然心性强大,自己果然还是老了。

    罗睺也认真的看着龚起的眼睛,道:“我想跟你一起去。”

    “认真的?”龚起没有拒绝,反而问道。

    “自然,男人一诺千金。”罗睺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这回龚孝先没笑了,严肃的问道:“小睺,这不是儿戏,有生死的风险,你要想好了在回答,而且你那个不省心的爹会答应让你去?”

    “无妨!”罗睺一笑而过,道:“父亲早就见不得我了,恨不得让我去战场,可是我又不想听你的调遣,只好随你走这一趟生死劫,相信他不会阻拦。再说我死了,还有两个弟弟在家中呢,不碍事。”

    龚起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是个汉子,好,那便由你陪我走一趟,死了可别怨我。”

    “放屁!第一个找你!”罗睺不善的威胁道,便对着龚孝先鞠了一躬,便离开了龚府。

    龚孝先望着罗睺的背影,叹息道:“比不上他父亲,但是比他父亲更执着。”

    “执着打败龚家吗?”龚起道。

    “可能是吧。”龚孝先忧虑的说到:“这孩子资质不差,可惜做了罗如烈的儿子,否则大器可成。”

    龚起扭了扭脖子道:“有吗?孩儿觉得罗叔叔没那么不堪,是不是父亲对他偏见太大?”

    “我对他偏见大?那老小子不对付我就谢天谢地了。”龚孝先不客气的评价着那个老对头。

    龚起没有再说笑,道:“父亲,孩儿这一趟,可能凶险万分,若是孩儿有个万一,还请父亲扛起北境的大军。”

    “还用你说。”龚孝先心中舍不得儿子,嘴上依旧强硬,丝毫不愿意流露出担忧和伤心,道:“快滚吧,自己照顾自己去吧。”

    “孩儿知道了。”龚起少有的露出欣慰的笑容。

    唐帝坐在自己的寝宫玩弄着一些珠宝,手里无论是哪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的至宝。底下跪着一个女人,她长得妩媚,却不是后宫的嫔妃,但大唐的人都知道她是唐帝的心腹,是一个智谋绝伦的谋士。

    “你的意思,是放任龚起这次去咯?”唐帝漠不关心的欣赏着手中的珠宝,眼神中满是贪婪。

    “奴婢是这个意思,陛下不是早就容不下他了吗?”女子妩媚的抬头对着唐帝一笑,足以摄人心魂。

    可惜唐帝使出了名的不近女色,说来也奇怪,这位陛下只对财宝和权力有兴趣,看上去昏庸,却也在对外的政策中强硬无比,尽收君权,有着不为人知的帝王心术。

    “朕的确不喜欢那个家伙,不但是外戚,还掌握着唐国的大半军权,但也不至于现在让他死,不然怎么拿下邺城。”唐帝年轻,长相普通却有着看不透的鼻眼,让人不敢轻易揣测。

    女子道:“陛下不是还有罗家吗?罗如烈不比龚起差。”

    唐帝突然放下珠宝,眯着眼睛道:“然后呢,不就是换个人手握兵权不服管教吗?跟龚起掌兵有什么区别?你难道不知道朕要的是什么吗?”

    “奴婢当然知道,陛下要的是平衡。”女子道,“龚起即便死了,不还也有龚孝先那个老家伙吗?就让他们为了兵权争得头破血流,正好让陛下坐收平衡之局吗?”

    “嗯,说的不错。”唐帝有了兴致重新盘弄着珠宝,道:“龚家两代都掌兵,甚至可以说世袭了大将军之职,朕不得不敲打一下这帮没意识的假货了。”

    “陛下千秋无期,定能将大唐发扬光大,横扫四海。”

    “好了,朕没有听这个的意思,朕还有个问题,如果龚起死了,那么就意味着与商国的开战,这一战绝对不能输,你以为,龚孝先和罗如烈,谁更有胜算打赢商国?”

    女子仔细思考了一番,下结论道:“罗如烈。”

    “哦?”唐帝来了兴致,道:“朕还以为你要说龚孝先呢?”

    “奴婢虽然知道龚孝先比罗如烈更为优秀,可是陛下要的是平衡,罗如烈除了性子猛烈激进外,没有别的劣势,相比之下若是再由龚家执掌兵权,那才是对陛下的不利。”女子分析的头头是道,唐帝也很满意。

    唐帝阴险的笑道:“龚孝先?龚起?朕会让你们知道在大唐谁才是真正的主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