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巡防营归属
    杨旷擦拭着满是血迹的剑,漫步的走出了房门,外面的坤沙也帮助寅虎完成了对剩下六人的制裁,楼道那边的凶手集团也是全军覆没,刑部和野火的人无孔不入的对每个房间进行地毯式搜索,外面的包围圈没有松懈,任何人都无法逃离这个天罗地网。

    “主子。”寅虎低头道。

    “嗯,干的不错。”杨旷漫不经心的说了句,独自一人走向楼梯,坤沙和寅虎也紧随其后。

    王逸飞望见了下楼的杨旷,笑着问道:“殿下的目的完成了?”

    “完成了。”杨旷冷冷的说了句,收回了佩剑,道:“也恭喜尚书大人立下大功,想必刑部的位置能做得更稳了。”

    “哪里话哪里话。”王逸飞笑着撇开这个话题,道:“应该恭喜凶手伏诛,恭喜洛阳得以安定。”

    杨旷走到了王逸飞面前,高昂着头若有别意的说到:“安定?大人莫非是在说笑,依本王看,还要乱很久呢。”言下之意就是,杨旷与杨毅之间还会因为储位之争导致洛阳的乱局,你一介官员,何足论道。

    “巧了,刑部的职责便是维护洛阳安定,请殿下多考虑考虑吧。”王逸飞没有示弱,坚定自己的立场像是回击。

    “那就请王大人好自为之,不要自作聪明。”杨旷警告第二次了,没有必要在这件事上浪费口舌,要是他听得进就听,听不进也无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杨旷还没到惧怕哪个人的地步。

    王逸飞拱手道:“下官明白了。”

    杨旷挥了挥手,野火的干部和手下全部聚拢到了他的身边,道:“你们今天做得很好,辛苦了,都回去吧。”

    “是!”众野火人员尽数退散,刑部的人也没有阻拦,王逸飞也是笑看对方的举动。

    “那么本王先告辞了,王大人继续守好你得来不易的位置吧。”杨旷说完便要走,王逸飞也是继续行礼恭送对方,之后掏出一个苹果啃了起来,自言自语道:“下官一定会继续恪尽职守的,殿下才应该小心了。”

    酒楼已经被清洗干净,除了个别几个活捉的人外,其余全都死在了这里,王逸飞下令将活口尽数带到刑部拷问,怎么样也得问出点什么,要是问不出来,就用最残酷的刑法将他们折磨致死,他可没有对犯人的同情心。

    张鸿宇看时候差不多,便来到了酒楼这边,看到了正在清理酒楼的刑部,也看见了被带走的人,振奋的走进了楼里对王逸飞道:“干得漂亮,终于让他们伏法了。”

    “哟,你能夸我真是千年一回啊。”王逸飞惊讶的说着,继续快速的啃着苹果。

    “哼,我也有一颗精忠报国的心啊,刑部的职责不就是这样嘛,从今天开始,我对你刮目相看。”张鸿宇脸上有了笑意,看来他对破案的事情很在意,或者可以说是他的志愿。

    王逸飞啃完了苹果,抹了一把嘴,似笑非笑的说道:“你高兴的是破案,我高兴的是立功了,差不了多少。”

    “说这话干什么,扫兴致。”张鸿宇的笑容保持的很短,又变回了严肃的面容。

    “我不会对破案的事情开心,因为是开了条件的。”王逸飞没有忘记他和杨旷的约定,道:“那为殿下的胃口可不小,要的东西可多呢。”

    张鸿宇脸色黑了下来,道:“你答应他什么了?”

    “这个就不跟你说了,也就是以后低调一点,我们的劲头也可以停下了。”王逸飞话中就代表以后的刑部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嚣张跋扈了,新宠的气数差不多也没了,是该好好安分守己了。

    “呼——”张鸿宇长吁一口气,道:“我还以为你答应他什么条件了呢,幸好只是安分,搞不好还是好事,长久下去也不是好兆头,就当是个过渡期吧。”

    王逸飞把对方的神态变化捕捉的一点不漏,指着他笑着道:“你不就担心我涉入党争了嘛,害怕好不容易崛起的刑部成为权力下的附庸,是不是?”

    怕了他了,感觉永远逃不过这个疯子的眼睛,张鸿宇没好气的说到:“是是是,不还是怕你又想掀起什么大浪吗?”

    “哈哈哈哈哈哈!”王逸飞仰天大笑,说着低调仍旧没有收敛自身的放浪,道:“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放心吧你,我就是求一个功劳稳住位置才这般偏激,要我疯狂也得有为之疯狂的理由啊,目前一段时间是不需要了。”

    “算你狠。”

    杨旷出了门没有回自己的据点,反而先是朝着附近的地方奔去,发现了正在原地休整的暗香阁大大小小的人员。

    “殿下来了。”小阎王最先发现了杨旷,其他人也纷纷把目光放在了走来的杨旷身上。

    众人都是经过激战后的狼狈模样,附近的尸体很多,有暗香阁的,也有别人的,杨旷大致猜到了过程,道:“他们逃走了?”

    “殿下神机妙算,确实被他们逃走了。”墨羽没有追问对方是怎么知道他们的位置的,先回答问题。

    “风雪剑、逍遥翁,两个南夏的高手潜入了洛阳策划了无头女尸案的阴谋,竟是这般居心叵测。”杨旷说着,对着他道:“风雪剑狄青被我杀了,起码破了案让凶手就地正法,这一仗我们不亏。”

    “什么?!”一语出四座皆惊,风雪剑死了?!死在杨旷的手上?!

    小阎王 震惊良久问道:“殿下所言非虚?”

    “骗你作甚,是我亲手杀的,不过前面是阴阳棍替我打的,可不是我一人所为。”杨旷实话实说,这种事情很好调查,欺瞒他们没有任何意义。

    小阎王这才恢复理智,原来是坤沙协助的,他就说杨旷武功再高,也不可能像十大高手那样强大。

    不过说到坤沙,小阎王的脸色少不了一点愤怒,对于那个曾经打败自己并侮辱他的男人,恨意从那日起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弱。

    惊鲵对此表示很欣慰,至少没有白白浪费时间跟逍遥翁拼个两败俱伤,起码阻拦了他们的支援,道:“殿下的手段能力不俗,在下今日深有体会。”

    “谬赞,我是你们的盟友,说这些干什么。”杨旷随口说道。

    墨羽还是不放心的多问道:“殿下确定凶手那伙人全部解决了?”

    “一个没放跑,还抓了几个活口,留给刑部去处理了。”

    “刑部?”墨羽惊愕,他是知道野火的三位干部头颅被王逸飞挂在菜市场示众,杨旷在这种深仇大恨下还能拉下脸面跟刑部合作,着实有点难以置信,于是问道:“殿下是与王逸飞联手了?”

    “是的。”

    “那么他现在是殿下一派的人吗?”墨羽急于求得刑部现在的立场。

    “不是。”杨旷否定道。

    墨羽失望的低下了头,道:“看来他还是摇摆不定的因素,殿下就放心让他继续在洛阳搞动作?”

    “不放心又能怎样,再者我已经跟他开了条件,相信他会安分点了。”杨旷笑着说道,示意墨羽不必再担心刑部。

    “那也不错,殿下的做法比我们好多了。”墨羽虽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在听到刑部安分后也是暗地松了口气,照王逸飞继续搜查下去,指不定又会折腾到哪,说不定连暗香阁都会浮出水面。

    “那就这样,我先走了,你们回去休整吧。”杨旷就是来看看暗香阁到底在干嘛,本来对于逍遥翁那一伙人是交给辰龙独自负责的,没想到暗香阁先手,辰龙密信告之自己后便离开,交由杨旷去查明。

    “恭送殿下!”

    大商的朝会又开始了,这一回除了老太傅没到,杨旷杨毅老王爷都到了,王逸飞也位列百官之列,静候商帝的反应。

    “嗯”商帝看着刑部呈上来的奏疏,满意的点点头道:“案子办的挺快,没几天就把凶手一网打尽,还问出了南夏那帮人的动向,你立了大功啊,王爱卿。”

    “臣不敢当,只是尽忠职守罢了,当不起陛下的夸赞。”王逸飞假惺惺的说着客套话,引来全场的鄙视。

    商帝从不在意这些礼节,大喜道:“王爱卿破案有功,赏领双俸半年,封为子爵,继续统领刑部大小事宜。”

    “臣谢陛下恩赐!”王逸飞叩首拜谢圣恩。

    “爱卿平身,卿是有功之身,不必拘礼。”商帝对这个王逸飞越来越喜欢了,这小子不仅对自己的吩咐言听计从,其他的本分工作也是无可挑剔,试问哪样的君王会讨厌这种臣子呢?巴不得直接收为己用。

    “陛下,臣有本要奏。”右丞相崔文不会放任刑部壮大,自然要当面削弱王逸飞的力量。

    “爱卿说吧。”商帝允准了。

    崔文行礼道:“陛下,臣记得巡防营统领之职仍在空缺,所以这几日一直是由刑部尚书代为调配,可是长此以往不利于洛阳治安,臣恳请陛下选拔新任巡防营统领,以正视听。”

    原来他的目的是想把巡防营从王逸飞的手中剥离,巡防营都是训练有素装甲齐全的精锐部队,负责的是洛阳的安全,这样一股纵横洛阳无敌的力量若是再任由刑部代管,谁知道会不会成为刑部的附属,所以务必要早做打算将两者分离开来。

    商帝听着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倒也不惊讶,巡防营确实在王逸飞的手中待得太久了,于是沉吟道:“爱卿言之有理,但是目前京中有合适的人选吗?”

    王逸飞也插了句话,道:“莫非是崔大人有了合适的人选,这才急着把臣代管的巡防营调走?”

    崔文没有被激怒,他的心性已经大有不同,虽然心中还有怨恨,但是强压住愤怒的他冷静的说到:“王大人多虑了,本相的建议是将巡防营独成一派,由皇族掌管。”

    这话一说,巡防营的指挥权就落在了三位亲王的头上,杨旷、杨毅、老王爷都对这句话有了各自的理解,脸色都不好看。

    商帝道:“不知爱卿想让巡防营归于谁手呢?”

    “臣不敢擅作主张,只是建议。”崔文摆出了恭敬的姿态,道:“臣认为巡防营掌管洛阳治安这般举足轻重的职责,非皇族不能接手,武成王殿下精于战事,是最好的人选。”

    商帝狐疑挑起眉毛,言下之意是想把巡防营交给杨旷吗?

    百官也是状况之外的一片嘈杂,崔氏不是拥立文平王的嘛?为何此刻有意思要推荐杨旷担任巡防营一职呢?

    杨旷和老王爷没有动容,他们都知道还有后话。

    不出所料崔文还有话要说:“可武成王殿下已经担任北境大将军一职,若是刚封为大将军不久又接手巡防营,恐难以服众,所以臣斗胆恳请陛下将巡防营交与文平王殿下。”

    醉温之意不在酒,崔文最终的目的是为杨毅争取到巡防营这块好肉,无形中又带给崔氏集团一股新的力量,同化巡防营又不会落下话柄和敌对,杨旷也没理由反对。

    “这”商帝有些犹豫,没有想到崔文声东击西。

    杨毅也是受宠若惊,他知道崔氏对自己态度很好,但不至于这么重视吧,巡防营这份差事他没信心处理好,但是也有了念头,他也想在父皇面前证明自己的实力,于是道:“儿臣愿意替父皇分忧,接下巡防营这份重担,儿臣保证会恪尽职守,不会怠慢。”

    真诚的像个孩子一样,没办法挑剔。商帝似乎望了一下杨旷,仍然没有下定决心,崔文以及百官都在等待陛下的回答,期待着能为自己增添一份无形的力量。

    王逸飞自然冷眼旁观,他保持着中立的姿态,考虑着自己的打算,没人知道他到底是偏向哪一方的人。

    “父皇,儿臣有话说。”杨旷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瞥了眼杨毅,对着商帝请示着。

    “旷儿说吧。”商帝也想听听杨旷的意见。

    “儿臣认为,可行。”杨旷居然同意了杨毅接手巡防营的事情,这下连崔文杨毅都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不明白对方究竟抱着什么打算。

    而杨旷本人真正的心思,只有他自己知道。巡防营是个强大有力的势力,杨毅拿到巡防营,也就是侧面为崔氏提供了帮助,但对杨旷来说,并没有什么大碍。

    杨毅性子单纯,什么事都是意气用事,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经历过很多次的他完全可以断言杨毅会很老实的尽职权,而崔氏就算能利用到,那也只是明面上的一处,暗地里,靠的还是情报战,其他的都是无用功。说白了拿到了先手的情报,就能完全掌握胜利。

    商帝低眉道:“旷儿,你是认真的?”

    “儿臣不敢欺瞒父皇,所说皆是为了大商的大局着想,不能为了一己私利影响洛阳的治安。”杨旷用出了很漂亮的说辞,至于他人如何猜测,给他们时间慢慢考虑去吧,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忙。

    “既然你皇兄也认为你堪当大任,那么朕,就把巡防营交在你的手上了。”商帝下定了决心,对着杨毅亲口将巡防营的指挥权给予了杨毅。

    杨毅喜不胜收,激动的说道:“父皇放心,儿臣定不负众望,必会让洛阳的治安无懈可击。”

    “行了,朕相信你。”商帝笑着说着。

    崔文也行礼道:“陛下圣明。”

    杨旷也站了回去,余光扫到杨毅感激的眼神,心中说不出话,这个弟弟,心思太过单纯了,根本不知道就在刚才的三言两语,差点能挑动一场新的大战。

    “北唐使臣求见——”

    众人纷纷移目望去,有人在禀报。

    北唐的使臣自上次北境战事结束便被派遣到洛阳协商,没想到今日朝会居然主动请求觐见。

    “宣——”商帝大手一挥,让使臣进来。

    北唐的使臣用着他国之礼进殿,为首的使臣带领众人弯腰行鞠躬礼,暗示两国地位平等,不需要行跪拜礼。

    “北唐使臣参见商国陛下。”

    “平身。”

    “谢商国陛下。”使臣谦卑的直起身子。

    “不知北唐有什么事情要托你们告诉朕啊?”商帝始终表现的谦和有礼,和蔼的问道。

    使臣抬头直视商帝,道:“商国陛下不知,北胡自从上次战事后迁怒鄙国,大将军龚起临危受命奔赴战场,于十日内大败了北胡十万大军,正是举国欢庆的时候。所以鄙国想将喜悦之情通过出使贵国来表达。”

    杨旷皱眉,十日败十万,上次离开北唐仅剩四万兵力,龚起回去顶多再领一万,就靠着五万在十天打败了机动性强大的十万胡骑,龚起的实力实在太过恐怖,幸好自己提前做了准备,不然下次再战必败无疑。

    “原来贵国要派遣新的使者出使大商啊,好啊,不知贵国陛下派遣的事何人啊?”商帝问道。

    “鄙国大将军,龚起是也。”使臣说道。

    杨旷猛然一惊,龚起亲自出使商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