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真相大白
    蒙面凶手带着六人与坤沙激战已久,但是始终没有击败对方,一直成压制之势将坤沙逼得步步紧退。

    坤沙手中阴阳棍千变万化,谁都没有绝对的把握上去补上致命的一击,天下第五的名头让所有人都不寒而栗,这是实力与地位上的气场,任谁都改变不了的。

    “一起上!”蒙面凶手再也忍不住的拿出了一把剑,丢掉了原来的匕首,准备动真格了。

    坤沙看见了那把青色的剑,终于有了忧虑之色,道:“风雪剑狄青?”风血剑狄青,天下高手榜排名第九的人,与他一起在高手榜上的人,难怪感觉到棘手了。

    “正是在下,受死吧!坤沙!”蒙面凶手便是风雪剑狄青,一手突刺加上周围三人的围杀,坤沙不得不先手抵挡狄青的突刺,再想办法避开三人的围杀,终究是被划伤了一道口子,又有另外两人乘机上前,被他一棍击退。

    坤沙啐了一口痰,道:“卑鄙无耻,以多欺少,你算什么天下第九。”

    “能赢就行!”狄青不在乎名声,誓要击杀对方,又是第一个挥剑而上。

    棍剑相互试探的攻击,两人交战在一起,由于阴阳棍的范围太大,导致狄青身后的五人找不到空隙帮忙,只能等待棍子露出空挡的时机。

    十几招后,坤沙轻松的击退了狄青,毕竟他的武功是能够披靡天下第二的霸僧,对付一个区区的第九还是绰绰有余的,五人见狄青败退,紧跟着上去不给坤沙喘息的机会,拼尽所有的手段一起杀了上去。

    棍子一个个荡开匕首的偷袭,狄青也再度上前,坤沙再次陷入了劣势,被压制的无法还击,但是他的头脑还保持清醒,原来在劣势的时候人更能激发不同凡响的爆发力,一手纯熟的棍法不断加速起来,竟让六人无法再进一步。

    “狄青,不妨告诉你,我可是刚在霸僧的手上败过,你认为我会再输一次吗?”坤沙冷笑了声,直捣一人,活生生的震碎了对方的匕首,虎口都崩裂冒血,这只手一时半会是用不了了。

    五人瞄着机会上前继续围攻,仍然稳稳的压制住棍子,而受伤的那人咬了咬牙,另一只手掏出一把匕首继续参与到战斗当中。

    战况越发的激烈,坤沙也越发的吃力。

    他身上的伤势还没有痊愈,本来有个杀招却无法用出来,一旦落空不但会引起旧伤复发,还会陷自己于更危险的地步,这才一直没用。

    狄青稳操胜券的说道:“坤沙,认输吧,你就算再厉害也打不过我们六个,现在认输放我们走,还可以留你一条性命。”他也不想过多的浪费时间,因为对他们一样不利,刑部的人把他们团团包围,要是在不赶紧突围,他们就真的逃不出去了。

    “想得美。”坤沙血性的说了句,随即大吼道:“有本事就杀了我坤沙,我不介意拖一两个人下水!来啊!”

    “找死!”狄青带着五人又准备上前围攻他,而此时破碎的门口居然站着一个人影。

    不是寅虎,寅虎还在楼道跟六人展开拉锯战,来回逃窜的样子虽然可笑,但是起码派上了用场,成功的拖住了六人的速度没有让他们加入对坤沙的战斗中就已经很好了。

    而此刻门口站着的男人居然如此眼熟,狄青惊呼道:“杨旷?!”

    “杨旷?”坤沙也看向了这边,发现真的是那个人。

    没错,正是杨旷本人,他也是从一处窗户翻进来的,这点高度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而他的目的正好是狄青一伙人,刚刚才找到了这边。

    杨旷观察了一下里面的情况,笑着说道:“都在啊,那太好了,不用本王一个个的去解决了。”

    “原来是你!”狄青总算知道是谁发现了他们的踪迹,没想到居然是他们一直对付的杨旷,他不是死了三位干部吗?怎么没有整顿,这么快就盯上了他们?太不可思议了吧!

    “你们一个都跑不了。”杨旷是笑着讲出这句话的,但没有任何一个人觉得他在笑,那种笑容带着无穷的愤怒,愤怒到杀气外泄,让人背后冒出冷汗。

    坤沙终于松了口气,道:“殿下来的晚了些。”

    “没错过什么,你不还活着嘛。”杨旷第一次见坤沙,居然很是熟络的打趣道,就像是相识许久的老友,或许是统一战线的默契吧。

    狄青气的牙关要紧,吼道:“加上一个你又怎样?你们两个都是死路一条!”

    “是吗?”杨旷侧过身子,露出了另一半身子,他们才发现这位亲王的手上提着一把夺目的宝剑。

    “商天子佩剑转轮?”狄青和坤沙同时惊讶的说到。

    “算你识货。”杨旷提着剑二话不说就冲上去刺向最前面的一人,被挡了下来,杨旷惊讶的说了句:“武器不错,换了寻常的兵器,可挡不下刚才这一下。”

    坤沙头疼的说了句:“废话,我的阴阳棍不比你的剑差,用全力才勉强震碎了一个匕首,你要小心了,他们手上的兵器都不俗。”

    “把他们都给我杀了!”狄青亲自去带着两人去对付坤沙,另外三个瞄准了杨旷围了上去。

    杨旷冷哼一声,一剑砍向一人,被闪躲过去,前面和左边都有匕首刺来,他侧翻起来,正好躲过了两处匕首的攻击,连出两剑斩向方才攻击的那位,顿时让其节节败退。

    两人的匕首再次而至,杨旷转身就是横空一斩,逼退两人,再回首一剑刺去,正好命中了那人的衣摆,再上手一挑,把他的外衣整个挑破了,露出了雪白的胸口。

    狄青虽在跟坤沙鏖战,也瞟到了杨旷那边,这位殿下的武艺居然如此之高,能把自己最精锐的部下打成这样,果真不简单。

    “跟我对战还敢发呆!”坤沙猛力的挥动起阴阳棍,把两人瞬间打飞,一棍朝着狄青面门当头一棒打去。

    狄青反应过来双手持剑抵挡,还是被打了个踉跄倒退,心里想着没有另外三人帮忙真的不是坤沙的对手,再看向被打飞的两人,都在地上呻吟,失去了战斗能力。

    “废物。”狄青恶骂了一句,专心对付坤沙,道:“就让在下领教一下阴阳棍的威力吧!”

    “好啊,我会让你见识见识的。”坤沙没了他人的干扰,终于能好好的跟对方打一场了,阴阳棍甩了几下,背在身后快速的逼近他。

    狄青表面紧张内心慌张的在估算对手的下一招是什么,准备做好准备迎接猛烈的一击。

    棍子忽的扬起挥下,狄青不敢正面接招,暂时闪避刺剑而出,想要一招命中软肋,被坤沙发现,抽回棍子打偏了剑尖的走向,又是一棍落下,重重的砸在了格挡的剑身上,震动通过剑身传递到狄青的两臂上,疼的他直龇牙,没办法的滚落逃避,又被一棍砸得继续逃窜,没有了刚才压制坤沙的优势他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

    败局已定了,狄青虽然这么想着,准备用尽最后的力气挡下坤沙的最后一招。坤沙运气丹田,爆喝一声,一棍高举用处了毕生最大的力量重重的砸了下来。

    “输了。”狄青说出了句话,双手紧握剑柄,接下下不止是双臂,整个身体都被剑身传来的震动弄得剧痛无比。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不甘心的松开了剑柄,脚步发飘的向后倒退,依靠在墙壁上忍不住又吐出两口猩红的血液。

    “是我输了,杀了我吧。”狄青认命的闭上眼睛,等待了良久,却没有等到最后的杀招,疑惑的睁开眼睛,却发现对方正在帮助杨旷解决那三人。

    有了坤沙的帮助,那三人片刻便都死在了沾满血迹的阴阳棍上,各个筋骨粉碎的在地上,睁大眼睛惨死在房间中。

    “坤沙,去帮帮寅虎吧,本王有事情要处理。”杨旷和蔼的对着坤沙请求道。

    坤沙了解的点了点头道:“王逸飞跟我说过了,那人就交给你了,先走了。”于是便出门帮助寅虎去了。

    留下的杨旷与狄青在房间中独处。

    “我就说坤沙怎么不了结我呢,原来是留给殿下来处理啊。”狄青咳着血凄惨的靠着说道,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

    “当然是由本王来了结你,你可是设了圈套专门对付本王的,作为回礼,取走你的狗命不是最好吗?”杨旷阴狠的笑着说道,提着剑走来。

    狄青不屑的说到:“呵呵呵,不过是一个十年前侥幸存活的小子,要不然早就跟你父皇还有母妃一起死在那里了。”

    杨旷眯起眼睛尽最大的可能咧开了嘴角,阴沉的说到:“可惜本王活的很好,活到能把你杀掉了。”

    “要不是要不是那个怪物,你也没有现在,你们商国早就被灭了啊哈哈哈咳咳咳!”狄青疯狂的嘲笑着却忍不住咳嗽着,鲜血不断从他的口中溢出。

    “本王也是万万没想到,你们居然是南夏的人。”杨旷说出了他们的来历,作为夏国的高手,竟不惜在洛阳犯下滔天大案搅动起整个乱局,也是煞费苦心了,“你们为了知道洛阳的情况,找到了你们所了解的吐蕃贵族的花魁作为盘问的对象,想要知道本王的意向,再杀了她砍下头颅做出十分残忍的样子引起整个洛阳的注意,目的就是为了牵动整个商国的内乱,因为你们知道洛阳在为储位之争闹得不可开交,想要挑拨几方势力混战,洛阳乱了,商国也就乱了,那么你们南夏就更有机会吞并商国了吧。”

    “哈哈哈咳咳咳咳!说的好,正如殿下所想,呵呵呵。”狄青凄厉的笑着,道:“可惜居然功亏一篑,万万没想到会栽在刚刚收到重创的你手上。”

    杨旷不在意的说到:“你以为本王会因为干部的死亡畏手畏脚,好让你们更加肆无忌惮的实施挑拨的计划,未免太小看商国的人了吧。”

    “成王败寇,我不后悔。”狄青面色苍白的说着,“只可惜没有机会在有生之年亲眼目睹那个怪物的死亡了。”

    “你认为他是怪物吗?”杨旷问道。

    “你知道吗?我以前是夏国的将军,十年前就是,”狄青在濒死之际说起了自己的往事,杨旷也没有打断的意思,静静的聆听对方的话,“十年前,你们的皇帝御驾亲征,败在我们夏军的手中,我们日夜追赶,星夜追杀,本来以为会大胜,其实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我也是,我带着我的人,冲在第一个,想要建功立业。”

    杨旷冷面的听着,没有说话。

    “可是,可是,可是那个怪物”狄青讲到这里,情绪激动了起来,面目狰狞喊出他一辈子都忘不掉的梦魇:“古劲松!就是他这个怪物,断送了我的志向!”

    “他居然能带着残军败将,打败我夏国十万大军,我是第一个败在他手上的将军,我至今忘不了那日,那日我倒在血泊中,周围全是弟兄们的尸体,而古劲松,站在堆起来的尸体上,俯视着我,他居然,他居然放走了我!”

    “你应该感恩戴德了。”杨旷用着冰冷的口气说到。

    “放屁!咳咳咳!”狄青口鼻都在溢出鲜血,眼睛充血的吼道:“他居然看不起我,居然把我像条狗一样的玩弄在股掌之间,我不服,他凭什么活着,他为什么不死?!!!”

    杨旷听够了,道:“因为你太弱了,你没有资格跟他站在同一个高度对阵,因为你是蝼蚁。”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狄青彻底疯掉的嘶吼着,已经听不到杨旷的的话了。

    杨旷斜着嘴扬起了弧度,道:“弱者没有资格抱怨,你们南夏,永远都没机会。”一剑刺入了狄青的咽喉,鲜血飚溅了杨旷满脸,而前者,只是微微眨了眨眼。

    说了要杀你,就一定要杀你,不为别的,就为了申猴三位干部的性命,就为了大商。

    暗香阁副阁主被阁主喊来下棋,副阁主满面愁容,就他一人见过阁主的真面目,实在不想跟这位神秘的阁主走的太近,又不能不给面子,于是边下边道:“阁主有什么事吗?”

    “南夏又忍不住了。”阁主的面容隐藏在阴影中,看不清,道:“依我看,要不了多久,南夏就会大举进攻南境。”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副阁主不懂他的意思。

    “这就意味着古劲松又要立下功劳了。”阁主城府极深的说到。

    副阁主疑惑的问道:“这跟古劲松立功劳有什么关系,古大将军镇守南境十年了,数次击退夏军,要说功劳早已是积满了,不差这一次了。”

    阁主揉搓着手道:“南境的战事,会影响到储位之争。”

    这个结论让副阁主不解,问道:“阁主何出此言?”

    “不用猜测都知道古劲松必胜无疑,南夏的皇帝倒是不信这个邪,非要朝着南境猛攻,就让他输去吧。但是古劲松这次要是再赢了,那么陛下会赏赐他什么?”

    “无非是金银珠宝”说到这副阁主忽然发现说不下去了,封爵升官、赏田赏地、金银珠宝,古劲松早就有了,他也想不到这次会赏赐什么了。

    副阁主好像想到什么说道:“阁主是说古劲松功高震主,封无可封,陛下会”

    “你有没有好好想,”阁主失望的摆摆手,“当今陛下是仁慈之主,仁德之名远及四海,是断然不会做鸟尽弓藏的事情的,我不是说过会影响储位之争吗?”

    “那就是古劲松的站队。”副阁主恍然大悟的说到。

    “古劲松不是个能拉拢的人,他永远只有一颗效忠陛下的心,任何事情都无法动摇,而与我们结盟的武成王,当年就是被古劲松救下护送的。”阁主说着。

    “阁主认为古劲松会借着战胜夏国的时机帮助杨旷?”

    “不尽然,我只是说影响储位之争,而不是有把握猜到他的选择。”阁主分析道:“这份功劳陛下绝对不会不赏,古劲松没有特别需要的东西,你觉得他会提什么要求?”

    “他会向陛下提出他自己的建议。”副阁主说到。

    “没错,古劲松虽然是忠心之人不涉党政,但是为了陛下,他还是会说出自己的心里话的,作为天下第一名将,他没有理由什么都置身事外。”阁主断定了未来的形势,可谓老谋深算。

    “那么阁主打算干涉吗?”

    “不了,”阁主道:“只是跟你提一下,免得你没想清楚。储位的争斗是由无数的尸骨堆成的帝王之路,登顶的那位会踏着尸骨成就帝位,所以我不希望你有别的想法。”

    副阁主叹了口气,道“我何尝不知道阁主的想法,您对大商也是有情怀壮志的,我不想看到阁主如此忧虑的一面。”

    “谁说不是呢,我当初放弃了那么多,也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如今满是悔恨,不该做出曾经愚蠢的选择,我们只有在此时把握住杨旷给我们带来的机会,才能实现我心中真正的目的。”阁主也是忧伤的说着。

    “阁主,我有句话憋在心里很久了。”副阁主放下了手中的棋子,有点犹豫的说道:“我们既然有那种目标,为什么还要跟杨旷结盟,杨旷的手段和实力我们有目共睹,难道阁主的目的是”

    “不是。”阁主立刻否定了对方的猜想。

    “那请阁主给个明示吧。”副阁主一定要出答案。

    阁主在阴影中显得难以揣度,黑暗中的那双眼睛充满了力量,用一种无比认真的口气说到:“我的目的自始至终没有改变,是大商变了,但我从来没变,我要的是整个国家的强大和繁荣,杨旷和我们都只不过是洛阳棋盘的棋子而已,再大也逃脱不了棋盘的控制,皇帝、古劲松或者天下的英雄豪杰,都也是棋盘中各式各样的棋子,谁都无法超出棋盘做出自己想做的事,而我,一定要去实现。”

    “阁主不觉得太难了吗?”副阁主激动的问道。

    “难,但还是要做。”阁主态度也是异常的坚定:“我不愿意遵守天命,也不信天命,我要做逆天改命的大事,就不能存留常人的想法和情感,杨旷不也是一样的想法吗?”

    副阁主深吸道:“阁主既然都说出来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那就祝阁主大业可成吧。”

    “多谢。”阁主不再说话。

    二人继续棋盘上的争斗,俨然像极了洛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