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歼灭战
    下午的阳光鼎盛,却仍然照不到洛阳某些阴暗的地方。就如同手持阴阳棍的坤沙,在一处角落与野火的十一位干部会面。

    “就你还行,跟着我吧。”坤沙扫了一眼,也就野火中武功最高的寅虎入得了他的法眼,于是挑选了寅虎作为他的助手,因为他接下来是要对付敌人最高的战力的,为保万无一失,坤沙也需要有人在身后支援。

    寅虎表现的非常谦卑,在天下第五的面前没有了野火中的傲气,微微颔首道:“阁下尽管吩咐,在下保证不会拖阁下的后腿。”

    “不拖我的后腿?哼,挺有自信的。”坤沙笑了声,觉得寅虎挺顺眼的,道:“你应该知道不是什么小事吧,他们不可能单独行动,而你我二人要面对的是一群武功高深的对手,你能保证不托我后腿,意思就是说不用我救你的咯?”

    “不用。”寅虎坚定的承诺着,虽然他也不知道面对的什么样的高手,但是总没有天下第五强,自己能跟天下第二过几招,也不至于被吊着打。

    坤沙大笑了几声道:“本以为帮王逸飞办事会很不悦,没想到看上去还是不错的嘛。”

    “阁下过奖了。”寅虎不卑不吭的说着。

    巳蛇见坤沙仅仅挑选了寅虎一人去,便不再要求什么,对着剩余包括自己在内的十位干部道:“作为代理指挥,待会其他人就交给我们和刑部的人联手处理了,有问题吗?”

    “没问题。”众人都做好了准备,想要一举摧毁凶手集团。

    “那么行动开始!”巳蛇令下,带着人前与和刑部的人汇合,坤沙朝着寅虎做了一个手势,目标正是不远处的一个酒楼。

    辰龙查到凶手集团潜藏于这家不知名的酒楼,正是因为不知名,所以底细干净,没有任何洛阳势力牵扯其中,成为了凶手的基地,而他们所有人都在对这家酒楼进行着无声的包围和进攻。

    坤沙被王逸飞要求作为最高战力带着野火的人奇袭凶手所在,他挑选了野火中武功最高的寅虎,也是仔细想过了,在不清楚对手的底牌前,保持最高的机动性是最好的选择。

    酒楼很冷清,每天的客人也是屈指可数,而请报上说的凶手所在便是楼上的几个房间。坤沙和寅虎正大光明的走近了酒楼,对着店家道:“住房,带我们上楼。”

    店家见来了客人,先是很欢喜的站起,又变为强颜欢笑的说道:“两位客人不好意思,楼上的房间全被一些客人包下来了,没有多余的房间提供两位住下了。”

    全部都是凶手集团的人吗?坤沙和寅虎相视一眼,寅虎突然朝着店家后颈挥下手刀,瞬间打晕对方。几个小二没来得及反应,都被坤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晕。从这些细节来看就能看出坤沙的武功比寅虎高出数倍。

    “都解决了,下面就是正面进攻了。”坤沙朝着酒楼外面挥了挥手,刑部王逸飞带领数百号人和野火干部率领的一班人马都蹑手蹑脚的潜入了酒楼中。

    王逸飞看着满地晕倒的人,对着坤沙有说有笑的道:“这么快,果然不愧是阴阳棍啊。”想来那店家也是迟钝,看到坤沙拿着奇怪的兵器进了酒楼,居然一点警觉都没有,看来不是凶手一伙人。

    “没时间开玩笑了,你们把周围包围好了吗?”坤沙不耐烦的问道,他可不想还没打就被别人逃掉了。

    “当然已经全面包围了,他们现在就算发现都没用了,外面都是刑部的人。”王逸飞张狂的笑道,对着寅虎道:“你们的首领什么时候现身啊?不是说要亲自动手吗?”

    寅虎冷冷的回道:“不用大人操心了,主子自有他的打算。”

    “如此啊,那么就开始吧,相信楼上的人也注意到周围的情况了,不过也只能干着急了。”王逸飞幸灾乐祸的说着,对着下面所有人道:“进攻!一个都不许放跑。”

    刑部的人和野火的人全部朝着楼梯一人一边的冲了上去,刚冲上楼的瞬间便引起了交战,厮杀声不断。

    坤沙和寅虎也出了酒楼,选择从窗口进行突袭,就如同凶手暗杀花魁一样的手法。

    坤沙靠着墙壁几个身法就到了窗口,一气呵成的翻了进去,正好有几个人注意到楼梯的动静,没注意到窗口进来的坤沙。结果自然不必多想,几招下去他们便纷纷死在了阴阳棍下。

    坤沙出门一个房间一个房间挨着寻找敌人真正的大本营,这时寅虎刚从一个房间走出,还有些吃力,被坤沙看在眼里笑了笑。

    不一会他们就清理了九个房间,来到了第十个房间,坤沙一棍打破了门,里面也甩出了几个飞镖,被坤沙二人轻易躲过。

    “阴阳棍?”里面的人传来了惊呼,说话的正是杀害花魁的神秘凶手,此人在酒楼也是蒙面不示脸面,语气震惊的难以平复。

    坤沙见对方认识他,也不多说,马上跟寅虎冲了进去,瞬间被十几个高手团团围住,而楼梯那边还在进行着激烈的对抗。

    蒙面凶手之前便发现了楼外的人,但是已经被团团包围,惊怒之下正在准备考虑如何脱身,没想到已经有人来突袭他们,来的居然还是天下第五的阴阳棍。

    加上蒙面凶手的十几位高手都是武功不低的人,他们气势汹汹的围住了坤沙和寅虎,准备伺机进攻,被阴阳棍的名头给吓住了,没人敢第一个上去送死。

    “你们是怎么发现我们的?”蒙面凶手憋了半天才说出这句话,实在是没有预料到洛阳居然有人这么快发现他们的踪迹,亏他还准备在明日撤离洛阳暂且观察形势,现在想再多都是没用的。

    “你自己去问阎王吧。”坤沙不喜废话,见围住自己的众人没有先手,便自己先发制人,一手棍法锁定面前的两人开始进攻。寅虎也不甘示弱的紧随其后,替坤沙把守着后方,面对攻向自己的三人,紧张的握刀一一应对,还是十分的吃力。

    蒙面凶手很愤怒,本来认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当中,没想到居然会被打了一波伏击,怎么能平静下来,也是失去理智的加入了对坤沙的围攻当中。

    凶手一伙精锐都是手持匕首,没有坤沙的阴阳棍范围大,所以轻松的棍杀了首先攻向的两人,又挡下了蒙面凶手的突刺,退了半步侧身捣出一棍,挑翻了对方。

    “嗯?”坤沙皱眉呼了一句,没想到对方居然能够化解自己的杀招,想必武功不会太弱,然后加大攻势以一敌六,没有达到势均力敌的程度,反而显得被压制住了一样。

    突袭的效果已经没有,坤沙陷入被围攻压制的情况很正常,如是想着的寅虎着手面对眼前剩余的六人,劣势之下只能选择边逃边打,他可没有坤沙高强的武艺,虽然没有蒙面凶手这个地方最强,但是这六人也不可小视,一旦被抓到机会就是必败无疑,还有可能导致坤沙分心。

    说过不拖他后腿就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寅虎猛喝一声,一手大刀大弧度的横扫了一圈,逼退了围攻自己的六人,开始逃向门外,施行边逃边打的拖延战略。

    六人虽然知道他是在拖延时间,却也不敢轻易放走寅虎,于是都追了出去,抱着必须杀掉对方的想法追了上去。

    坤沙见寅虎逃走,心里倒认为是正确的,他也不用在担心波及到寅虎了,额头青筋暴起,用起了全力。

    闫克宇带着所有的武者在半路上被卡主了,卡主他们的正是巡防营的人。

    崔文一接到刑部大举出动的情报就下令让闫克宇带着所有战力干预其中,也想从中分取一点好处,没想到王逸飞那家伙居然提前在酒楼的重要道路上安排了巡防营的人全部堵截,任何人都不放进来。

    “张司长,你这是何意?”闫克宇低声问道,脸色十分不好。

    负责调配巡防营的事典狱司司长张鸿宇,现在也是寸步不让的死死拦住了武者,对着闫克宇道:“阁下以为本官是什么意思,前面是刑部办案重地,岂容闲杂人等干扰。”

    “哼,我们是来协助刑部抓获凶手的,凭什么不让我们过去。”

    “谁知道你们打得什么主意。”张鸿宇仍然不给面子的拒绝,道:“尚书大人命下官在这里肃清街道,如果阁下不服从安排,不妨试试从这里强攻进去。”

    闫克宇当然不可能主动进攻装备精良的巡防营,他们这一边就算都是武艺高强的武者,但是正面对抗军队,绝对是找死,再者真的进攻就被刑部抓住了把柄,他还没这个胆子犯下重罪。

    “说到底张司长是不愿意让开吗?”闫克宇不甘心的再问道。

    “不让。”得到的还是果断的拒绝。

    闫克宇又不想无功而返,只能在此地跟他们耗起来了,张鸿宇也没有攻击的意思,只要对方不过去,就不算干扰办案,他不会去主动生事。

    于是双方就在此地耗上了。

    闫克宇心烦之事,又有一批人到了,来的是老太傅和霸僧暮蝉。他马上行礼道:“见过太傅。”

    张鸿宇不能视而不见,便也行礼道:“见过太傅。”

    老太傅拄着拐杖笑眯眯的问道:“姓张的小子,能不能看在老夫的面子上放他们过去,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嘛,你说是不是。”

    “不行。”就算是大商最有威望的太傅前来张鸿宇依旧拒绝,他心里虽然不敢直面老太傅强大的气场,但是交给他的任务他绝对不会松懈,不能放人过去,任何人都不行,,除非是皇帝亲自到场,否则来了谁都不行。

    老太傅旁边的暮蝉也道:“施主不能行行好吗?”

    “师傅说笑了,职责所在,恕不能从。”张鸿宇此刻居然有点担心这位天下第二带着人强行从这边突破进去,若是老太傅的话,说不定真有可能会这么做。

    “当真不行?”老太傅亲自问着第二遍。

    “不行。”张鸿宇心跳都开始加速了。

    “那就算了。”

    张鸿宇听到后愣住了,老太傅作罢的挥挥手,让闫克宇带着武者们先回府再说,没有坚持的要求,自己也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在暮蝉的陪同下离开了。

    见到他们离开,张鸿宇大口的喘息着,想着方才发生的事情,幸好自己没有松口,一旦被老太傅唬住,那可就真的要完蛋了。

    “酒楼那边好像有动静。”一伙人在附近感受到了酒楼那边的动静,疑惑警觉的说到。

    为首的一人是个老头,摸着雪白的长须叹道:“功亏一篑,他们要死了。”

    “怎么可能?那个地方没有十天搜不到的吧。”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之不会错了,他们结束了。”老头哀叹着说着,自言自语道:“看来我们的位置也同样暴露了。”

    “什么?”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暗香阁的小阎王带着墨羽惊鲵等五位长老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小阎王冷漠的说着:“没想到除了天下第二的坤沙,居然连天下第八第九的两位也到了洛阳,现在的大商什么时候这么热闹了。”

    老头苦笑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谁?”

    “高手榜第八的逍遥翁。”

    “好好好,原来你们真的在这么短的时间获取了所有重要的信息,很好。”老头俨然就是天下第八的逍遥翁,而蒙面凶手自然就是天下第九的那位了。

    墨羽对着逍遥翁道:“你们都是来自那边的人,向来瞄准的不仅仅是花魁,也不是杨旷,而是整个大商吧。”

    “大商?区区一个残破的大国有什么资格自称大商,哈哈哈。”逍遥翁扬天长笑,道:“既然都被发现,我也没什么要说的,就看你们拦不拦得住我了。”

    暗香阁的战斗人员几乎全部出动,盯上的就是蒙面凶手的援军——由逍遥翁带领的队伍。

    惊鲵开口道:“你们自始至终,都不是认为你们的计划天衣无缝吗?要怪就怪你们主动去招惹了那位殿下。”

    “殿下?杨旷吗?”逍遥翁一语猜中了来龙去脉,不屑的说到:“要不是你们南边的那人,这小子早在十年前就陪着他的母亲死在我们的手上了。”

    “可惜了。”墨羽沉吟道:“这位殿下十年前非但没有死,而且还活到了现在,学得了一身的技艺回到了洛阳,而你们都会在殿下的手上死无葬身之地。”

    “杨旷只是我们要引出的一部分而已,我们的目的你们怎会知道。”逍遥翁仍旧不屑一顾的说着。

    “不就是引发新的战争吗?”墨羽点破了对方的企图,道:“大商的南边最近也不太平,正是因为有那位大人守在那里,才让你们不得不藏头缩尾的潜入洛阳兴风作浪吗?”

    逍遥翁明显恼羞成怒,道:“他也挡不住的,你们这么多年只有被压着打的份,而我们永远在进攻,总有一次,总有一天会直捣洛阳,踏碎你们的国家。”

    “笑话,就凭现在的你们。”墨羽不跟他废话,五位长老和小阎王带着所有暗香阁的刺客一拥而上,便要歼灭逍遥翁的队伍。

    洛阳爆发了两处的激战,激烈无比。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