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大动作
    “殿下,我有发现了。”

    杨旷望着信心满满的辰龙,相信他所言非虚,既然从他口中说出了发现,那就不会是小消息,而是惊天动地的情报,要说在这洛阳,就算是崔氏也及不上辰龙的情报网,于是满怀期待的问道:“愿闻其详。”

    辰龙从怀中掏出一卷书信,递给杨旷道:“我的人终于发现了凶手。”

    “凶手?确定了?”即便是知道辰龙底细的杨旷也有点震惊,距离案发才四天就查出了因果,一边焦急的翻开卷书查看里面的内容。

    “错不了,这是我的人写给我的信,上面说已经获得了凶手的信息,说是在昨日发现了一批神秘人的踪迹,探察一夜才探听到他们口中的信息,亲口承认了杀害花魁。”辰龙面具下的声线不慌不忙,似乎是在等待杨旷的反应。

    杨旷仔细查阅了信上的内容,问道:“信得过吗?”

    “那是我最得力的人,你说呢?”辰龙傲气的反问了一句。

    “那就是真的了,有听到是否是陷害我们的那些人?”杨旷继续发问。

    “这个就不清楚了,大概也是**不离十。”

    杨旷重新卷起书信,在手中拍打着,激动的来回踱步,良久平复下心情对辰龙道:“你可真是神通广大,这么难办的案子都被你搞定了。”

    “殿下过誉了,这案子其实也简单,换做洛阳任何一方势力调查也晚不了几日,主要是对方以为我们失去阵脚,才大意的留在洛阳,迟早是要毕露的。”辰龙道。

    杨旷大笑道:“是啊,他们万万想不到这洛阳除了崔氏竟然还有你这位耳目遍及洛阳比之更甚的家伙。”

    “我怎么听着像是讽刺。”辰龙笑骂道。

    “不提这些了,这伙人一定要清理,不管今日得到的答案是什么,我都不会惊讶。”杨旷眯起眸子阴冷的说着。

    辰龙问道:“殿下今日就要动手吗?”

    “当然,留着他们主动来找我们吗?”杨旷笑了声,“我等不及了,这是出于我的初心。”

    辰龙欲言又止。

    “没事,你放心,我可没说是我们来清理。”杨旷好像知道对方心之所想,道:“刑部不是给我们表了态吗?就送他们这个人情。”

    “殿下真是这么想的?”辰龙若有他意的问道。

    “当真如此,你不就是担心我因为三位干部的死迁怒与刑部吗?”杨旷阴测测的笑了笑:“虽然我心里很愤怒,但是要忍住,你不是说了嘛,现在的我没有闲心处理私人恩怨,以大局为重。”

    “我果然没看错殿下。”辰龙第一次对杨旷进行了赞许,道:“殿下能够忍下一时之怒,握着杀害自己手下的手一起去处理那帮兴风作浪的小人,我很欣慰。”

    “就像你操心过一样。”杨旷笑出了声。

    “我还真的没少操心,那么殿下具体是如何想的?”辰龙还想听听杨旷作为领袖是如何处理接下来的事情的。

    杨旷收起笑容,道:“把这份情报透露给刑部,让他们欠下我们一份人情。”

    “王逸飞不是小人更不是君子,你确定他会接受?”

    “他不接受也得接受。”杨旷说了句,“因为我会亲自去刑部把这份情报告诉他。”

    辰龙道:“你是要跟他开条件?”

    “没错,他可是杀了我三位携手已久的属下,我连这份仇都忍住了,他要再没什么表示,我就直接撕破脸皮了。”杨旷沉吟道:“王逸飞上位不久,急需一份功劳来稳住他刑部尚书的位置,我已经想通了他为什么两边都不讨好的在疯狂调查刁难了,原来是在寻找一份功劳巩固自己的势力。”

    王逸飞先是把崔府闹得天翻地覆,跟崔氏集团形成了势不两立的局面,又转而对自己开始不给面子的搞动作,若是有原因,那么就是出于他的私心。功名利禄才是他想要的,也不能说他追名逐利,而是需要。之所以这么明显的目的他们没有发现,全都是被他乖张的行事风格造成了来自心底的厌恶,因此从未有人重视过简单到这种地步的因素。

    “你说对了。”辰龙低声说了句。

    杨旷叹了口气,道:“原来你早就猜到了,一直没有告诉我。”

    “你们是身陷其中无法自拔,我是想看看殿下能不能在这种形势下保持清醒的头脑,既然猜到我也就放心了。”辰龙解释道:“对敌人的憎恨影响了人们判断了,所以我不会犯这错误,好在殿下醒悟的快,不然就算告诉殿下又能怎样,殿下不还是会执着己见吗?”

    “瞧你说的,搞的好像我听不进人言一样。”杨旷又好气又好笑的说到。

    辰龙道:“殿下准备好开出什么样的条件了吗?”

    “我自有分寸,你帮我托住那伙人就行。”

    杨旷说完喊道:“亥猪!给我过来!”

    马上就飞快的跑进来一个人影,亥猪等了很久的道:“主子有什么吩咐,所有干部人员都集合完毕。”

    “好啊你小子,把我心思摸得很透彻嘛,我还没下令你就提前集结好了野火所有人。”杨旷嘴上这么说,其实对亥猪的做法十分赞赏。

    “那还不是主子教的好。”亥猪依旧打着马虎眼。

    “少拍马屁。”杨旷看了一眼外面,又看了一眼辰龙,在对方没有拒绝的情况下,喊道:“都进来吧。”

    外面的十位干部早就集结完毕,听到后一起走了进来。

    他们第一眼注意的不是杨旷,而是站在杨旷身边的戴面具的男人,顿时想起了那位。

    杨旷不掩饰的说到:“给各位介绍一下,他就是辰龙。”

    原来眼前的人就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最神秘的干部啊,气场异常的肃杀,七位老干部都下意识的抱有警惕的心思,不敢轻易对他敞开心扉。

    倒是新任的三位干部看到辰龙,连杨旷都不喊先对辰龙道:“辰龙大人。”然后才是对杨旷称主子。

    辰龙像是没听到一样不理睬,弄得他们三人十分尴尬,特别是断了一条手臂接上了机关手臂的新任申猴,虽然机关手臂很灵活,但是心有怨恨,本想趁着机会跟辰龙说一下,没想到对方根本像没看见他一样。

    巳蛇先开口道:“主子,是不是要在今日惩治他们了。”

    “没错。”杨旷不否认的说道,“但在此之前,我要你们对我保证没有任何情绪才能执行任务。”

    寅虎第一个忍不住说道:“主子吩咐,属下们不敢违抗。”

    “我要你们和刑部巡防营联手对付凶手。”杨旷说出了令人担忧的话,刑部的王逸飞可是将三位干部的人头挂在菜市场,看着昔日的同僚遭到这种残忍侮辱的行为,他们说什么也不会和刑部的人联手。可是主子发话了,一时间矛盾四起,没有人回应。

    杨旷本来还想继续说,辰龙却好心的代替他道:“哼,感情用事很了不起吗?这是大局,乱了计划才是愚蠢。要是你们做不到,就由我一人负责。”

    言下之意就是说干部们没用,到时候他们派不上用出,就由辰龙全权负责。

    巳蛇第一个冷静下来道:“主子命令,属下们遵守便是,请主子相信我们,属下们绝对不会掺杂任何情绪。”

    “请主子下令!”七位老干部终于放下了心中的怨恨,愿意携手与刑部一起对付凶手,毕竟真正害他们三位兄弟惨死的人正是那位幕后的凶手。

    三位新任干部也是不敢怠慢,跟着说道:“请主子下令。”

    辰龙冷笑了一声,交给了杨旷。

    “很好,这样一来行动完全没有问题,”杨旷看向辰龙,道:“你把位置告诉他们,我先去刑部走一趟。”

    “没问题,你自己小心。”辰龙默契的应了下来。

    两人一言一语,像极了一队搭档,无人可挡。

    杨旷先行离开了据点,回头看了眼正在跟干部们吩咐大小事宜的辰龙,放心的策马而去。

    杨旷正要走时,碰到了张止嫣和莫邪,疑惑的问道:“止嫣?莫邪?莫非你们也知道了?”

    “当然了,亥猪都说了,我也要陪师兄去。”张止嫣调皮的跳上了马背坐在了杨旷的后面。

    莫邪吃瘪的看着张止嫣,自己也跨上了自己的马,没好气的说到:“我跟你一起去。”

    杨旷想了想,并无大碍,笑道:“好,那咱们走一趟。”

    三人不一会便快马加鞭来到了刑部,杨旷一马当先的不管门吏的阻拦,带着两女来到了里面。

    王逸飞和张鸿宇还在谈话,看到突然闯进来的杨旷,有些奇怪,便起身道:“见过殿下。”

    “见过殿下。”张鸿宇紧跟着说着。

    “平身。”杨旷带着两人直接坐下,不讲客气。

    王逸飞盯着杨旷的眼神,顿时明白了什么,对着张鸿宇道:“你把人都带走吧,我没事,看来是殿下想找下官谈谈一些事情了。”

    “好。”张鸿宇也不废话,知趣的支开了不相关的闲杂人等,独留杨旷三人与王逸飞独处一室。

    静下来了,谁都没有先开口,王逸飞问道:“殿下来找下官,不想说点什么吗?”

    “你就不先问问本王前来为何吗?”杨旷没有要做着急的哪一方,打起了心理战。

    王逸飞笑了两声,拿起了一个苹果开始啃起来,道:“殿下定然是有事情来找下官,下官又如何猜得到呢。”

    “猜不到?”杨旷冷哼一声,“那你就这样耗着吧,反正损失的不是我。”

    “殿下就这么有自信?”王逸飞反问。

    “随便你吧。”杨旷始终不松口,等着王逸飞主动。

    终于王逸飞还是服了软,猜道:“想必是与无头女尸案有关吧。”

    “没错。”见对方松口,杨旷就没什么好顾虑的,唯一在意的地方解决了接下来都好说,于是开门见山道:“本王有凶手的位置和人数,要透露给你。”

    这还真是没想到,不是没想到杨旷回来告诉他,而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前前后后才四天时间,这位亲王是如何做到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找到凶手的所在和资料。王逸飞知道总有一方会猜到他的用意也必然会有先找到线索的人前来和自己开条件,来的如此迅速,不知是福是祸啊。

    王逸飞眯着眼啃着苹果,道:“殿下居然这么快就知道了凶手是谁,还有具体的资料,想必费了不少功夫吧。”

    “当然要费一些功夫。”杨旷笑着道:“不然怎么对得起死在你手上那些我的手下。”

    此言一出,长久困惑王逸飞的难题终于得解,若有所思的说到:“原来是殿下的人,那可真是不好意思了。”

    “寒暄到此为止吧,本王不是来追究你的。”杨旷摊牌自然有他自己的想法,道:“本王的手下在你手上死去,虽然不是你策划的,但始终有你参与并下手,对于此事,本王既然都放下仇恨与你携手,你应该明白本王的意思了吧。”

    王逸飞啃剩一半的苹果随手摔在地上,一向爱苹果的王逸飞居然连苹果都不要了,露出疯狂般的笑容,把两女吓了一跳,道:“明人不说暗事,殿下如此坦诚,下官还有何话可说,携手共同惩治那帮不法之徒。”

    杨旷托腮道:“携手没问题,不过在此之前,我有几个条件。”

    “殿下请吩咐,只要是下官力所能及,都能办到。”王逸飞早有准备的说出说辞。

    “首先,我要你站在本王这一边,本王知道很难办,如果一时半会无法做到,也不能做出对洛阳争斗的任何干涉,一旦涉入视为宣战,没有协商的余地。”杨旷的第一个条件。

    王逸飞欣然接受,没有压力的说到:“可以。”

    “第二个,本王不会管你和崔氏集团的过节,但是如果有机会让本王参与,必须要告之本王,携手对付崔氏。”杨旷开除了第二个条件。

    “这个嘛”王逸飞显得有些为难,当然是故意做给杨旷看的,目的什么也不用说,自然是为了显示这个条件的困难。

    “怎么,不愿意就没得谈,本王自己处置他们。”杨旷不给对方思考的时间,力求速决。

    “可以。”王逸飞马上答应了下来。

    “最后一个,也是决不能妥协的事情。”杨旷肃杀之气散漏,道:“凶手一定要由本王亲自了解,功劳给你无所谓,但是他一定要死在我的手上。”

    “可以。”王逸飞不假思索的应了下来,又问道:“不过凶手武艺高强,殿下虽然武艺不差,但是”

    杨旷咧嘴一笑,道:“本王听闻天下第五的阴阳棍在尚书这里,想必到时候应该能派上用场。”

    “哈哈哈哈。”王逸飞不禁大笑起来,杨旷也跟着笑起来,两人笑的都是那么疯狂,于是他道:“好好好,殿下开了金口,下官没有拒绝的理由,坤沙会参与到其中,最后就交给殿下您了。”

    “就这么说好了。”杨旷不忘威胁道:“要是你敢在本王的眼皮子底下耍小动作,本王就算不顾流言蜚语,也会亲自找父皇把你给废了,不要以为自己的位置稳,本王想要你死,那也四分分秒秒的事情。”

    王逸飞一点没有害怕,笑着说道:“多谢殿下提醒。”

    “明白就好,出了事情别怪本王没提醒你。”杨旷说完便要离开,道:“这次的行动不能出一点差错,我要你封锁住崔氏的情报,你可以用巡防营封锁那里,不能让崔氏任何一人放进来。”

    王逸飞深深的鞠了一躬道:“殿下放心,敢在洛阳兴风作浪的人,下官一个都不会放过,跑不了。”

    杨旷回头注视着行礼的对方,想起申猴他们就是死在了他的手上,暂时压住了愤怒,强露笑脸道:“尚书可要小心了,本王也是记仇的,你得更注意以后的动作了。”

    “上次的事纯属意外,还望殿下不要怪罪。”王逸飞起身邪魅的笑着,道:“天下纷争,哪有不会牺牲的代价,殿下若想成就大业,可不能对这点小小的损失耿耿于怀啊。”

    “哼,拭目以待。”杨旷冷笑一声,带着两女离开。

    王逸飞见他们不在,张鸿宇也随后进来。

    “谈什么的?”张鸿宇有种预感。

    “下去准备一下,今天洛阳要有大动作了,嘿嘿嘿。”王逸飞一个人在那桀桀怪笑着,没人知道他肚子里又有了什么主意。

    张鸿宇道:“凶手?”

    “没错,我是不是跟你说过,洛阳需要整顿,而他们,就是我们刑部最好的试刀石。”王逸飞阴狠的怪笑着。

    “放心,还有什么别的吗?”张鸿宇猜到还有别的事情。

    王逸飞想了想道:“你不提醒我差点忘了,殿下不希望崔氏的人干预,你让巡防营去办吧。”

    “好。”张鸿宇问道:“这回你干什么?”

    “我?我当然不会去的。”王逸飞道:“我去把坤沙叫来,他也需要恢复后的第一战。”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